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372爹的身世之谜【第一更】

    感谢【63203516】、【春夏秋雨】、【ㄚ梦】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懒虫7717】亲的平安符。

    周末睡迷糊了,⊙﹏⊙b汗

    亲们求粉红票,我们今天继续爆发,那个我先去吃早饭了咕~~(╯﹏╰)b粉红票拜托给大家了。

    -----分割线------

    因为梁守山跟着,考虑到路上不好换衣服,梁田田就干脆提前穿上一身小厮的衣裳,看的梁守山一愣,不过他也看出来了,这孩子挺有主意的,索性也没多问。

    一路上无话到了县城,小伙计习惯的帮忙把东西卸在城外,笑着道:“可还要雇车?”

    梁田田笑眯眯的点头,“麻烦两位大哥了。”到现在福满楼的伙计都不知道梁家兄妹是跟谁做的生意,每次都是在这下车的。

    路上有外人在,梁守山不方便多问,此时就剩下他们父女了,看着脚下四个大筐的香瓜,梁守山疑惑了。

    “田田啊,你就是在这里摆摊吗?”这得卖到什么时候去啊?就算是县城这来往的人多,可这香瓜不便宜,估计很难卖完吧。

    “不是的。”梁田田故作神秘一笑,“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梁守山暗自叹息,这个闺女还是不叫“爹”,那两个大的都搞定了,怎么到小的这里反而不好摆弄了呢?

    也是,两个大的对自己只怕还有些记忆。接受起来也容易一些。

    自己走的时候田田还不到四岁,没球球大呢,估计仅有的一点儿记忆也忘的差不多了。至于小儿子,那小子更是没什么记忆,前儿他甚至听到那小子着急叫自己叔叔,当时他脸都黑了。

    这样想着梁守山也就释然了,不过看着闺女酷似媳妇的脸,他更加坚定要好好保护他们。

    没多大一会儿灵山县城赶出一辆马车,还是那种带棚的坐人马车。等看到梁田田把车拦下,并谈好了价钱,梁守山就更不懂了。

    趁着往车上搬香瓜的功夫,梁守山拉着梁田田低声道:“丫头你这是要做啥?”虽然质疑,却也没有随便插手。几个孩子能够走到今天,肯定有他们自己的一套法子。未必多成功,不过肯定比一般人强,看家里添置的那些日常所用就知道了。

    以梁守山的见识自然发现自家孩子跟旁人家的有些不同,他也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多了解一下。

    “待会儿就知道了。”香瓜都搬到车厢里,四筐落在一起,梁田田和梁守山坐在马车里还得扶着点儿。不然担心摔了。

    这坐个马车还得小心翼翼的,梁守山苦笑。

    梁田田犹豫了一下。轻声道:“香瓜这东西金贵,挺多人想买呢,我跟人家签了合约,现在价格虽然下降了,却也是两百文钱一斤。我怕有人对我们兄妹不怀好意,每次来都是这副打扮,也没对人说我的真实姓名。就是怕有人眼红。所以……我还是自己去,你在车上等我。”

    梁守山先是错愕。随即眼睛愈发深邃的盯着她。

    闺女好像才八岁吧,这份机智……梁守山想到了这几个孩子这大半年做的那些事儿,犹豫道:“这个是谁教你的?”不然这么小的孩子,自己哪里懂那么多。

    梁田田目光一闪,意识到自己做的可能过了,忙道:“很多人啊,韩爷爷啊,凌伯父啊,菊花婶子啊,凌旭大哥啊,陈家三婶啊……”一口气说了一堆人名,有的梁守山知道,有的却不熟悉。“这些人都教过我的,告诉我,要低调,嗯,就是低调。”梁田田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我这么做是不是不好?”那副胆怯的模样看的梁守山心疼。

    轻轻拍了拍她的头,“不,很好,我闺女做的比谁都好。”如果不是看小丫头还有些疏离,他真想把孩子抱在怀里。

    梁田田垂下头没吭声,心里却松了口气。

    到了洪记干果铺的门前,梁田田下车,梁守山把四个大筐推到车边,自己就在车里坐着。

    借着车帘的缝隙,他看清楚了洪记干果铺的招牌,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可目光在墙上一个似乎随意涂鸦的符号上面一扫,梁守山眸子睁大,这里竟是……锦衣卫的暗桩。

    眼看着自家丫头被伙计热情的迎进去,嘴里还称呼着“淳于少爷”,梁守山脸上的表情再次转为愕然。

    淳于少爷?

    这丫头,是知道了什么,还是一种巧合呢?

    梁守山目光阴晴不定,本以为离开了突厥王庭,他跟朝廷就再也没有瓜葛了,却不曾想,回到这偏僻的灵山县竟然遇到了这种事儿。

    淳于?

    多么熟悉又陌生的姓氏啊!

    梁守山想到了四年前的西北之情,眸子里掩饰不住的落寞。

    早就应该知道的,当年他被单独抛下那一刻,其实家族就已经抛下他了。说得好听是想给他找个活路,实际上只是因为他是庶出,嫡母看不上罢了。

    可笑他这么多年竟然还想找到家族,挽救家族众人,却不曾想,人家即使被发配到了大西北,以淳于家族的底蕴,竟然依然是世家的做派。

    那当年在路上,他们又何必抛下他呢,不过就是一个孩子,难道就真的差了那一口饭?

    梁守山想不通,他更想不通的是,为何明明西行的路上没有危险,他们却让他孤身一人往北走……遥记得当年,东北可是在战乱啊。

    以前想不通的,不想刻意去想的,这一刻全部涌上心头,梁守山脸色苍白,那种被至亲抛弃的痛苦,即使已经知晓很多年了,可每每想起依然让他忍不住的心痛。

    父亲当年也不过多夸了他几句而已,就把他们吓得非要除掉自己不可。那时候的他……还没有满仓现在大吧。也不知道当年自己离开后,父亲有没有想过自己?

    思绪飘出很远,梁守山一脸掩饰不住的落寞。

    梁田田进了洪记干果铺,东家洪铎没在这里,梁田田跟大掌柜的交涉了,将近一百两银子入账,让梁田田始终笑眯眯的。

    大掌柜犹豫一下,“淳于少爷,咱们这香瓜还有多少?”按照日期来推算,估计也差不多罢园了。

    虽然洪记干果铺上上下下都知道梁田田是个女娃娃,不过人家自己这幅打扮显然就是不想被人戳穿,大掌柜当然不会在这种小事儿上得罪人。

    “应该还能摘两次,不过也没有多少了。”这也就是梁田田用了空间土的缘故,不然这一批之后就已经没有了。

    大掌柜听到这松了口气。“这就好,东家还问呢,就担心这香瓜没有了,这东西现在可是好卖的紧。”虽然有其他地方收上来的一些香瓜,却都没有这个品相好,要说还是这一种卖的最好。东家甚至暗自留了不少种子,准备来年自己家里的田庄也尝试种一些,这样一来才是个一本万利的买卖。

    “放心吧,只要我还有,肯定卖给咱们洪记啊。”梁田田笑眯眯的,这种贵重东西,一般人她也担心吃不下。而且洪记还挺靠谱的,虽然跟踪过她一次,却没有赖过账,这一点让她最满意。

    大掌柜笑着道:“就知道淳于少爷是个诚信之人。”随即又道:“淳于少爷那果酒可是许久没送来了,不知道有没有新的做出来。”

    梁田田目光一闪,这里现如今已经被梁守山知道了,这香瓜自家院子里种了好解释,那果酒可不方便说。何况那果酒的价格……梁田田只稍微一犹豫就想好了。

    “那果酒我也就做了一批出来,大掌柜也知道,水果难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那果酒不赚钱,我也就没再做了。”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以如今他们家的经济条件,还真不在乎那果酒那点儿银钱。梁田田当即想好不做这生意了。不过那果酒吗,反正空间里水果有的是,慢慢酿着,留着以后喝也挺好的。

    “啊?”大掌柜一听惊呼道:“不做了?”要知道,这香瓜虽然利润不小,可跟那果酒一比可差远了,毕竟香瓜这定价在这呢。那果酒才是他们店铺占了大便宜的,居然就不做了。

    大掌柜也是个反应快的,忙道:“淳于少爷要是碍于价格方面,咱们其实都好商量。”哪怕是稍微提价,那果酒也是赚的良多。要知道,香瓜这是季节性的东西,可那果酒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卖,那才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梁田田考虑到梁守山,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不做了。”做人,不能太贪心的。

    大掌柜又劝了几句,梁田田很坚持,他也就没再说什么。只说以后有什么好东西要先想着他们洪记,梁田田笑着答应了,这种应付场面的话她当然会说。

    等洪记送了银子过来,还是现银,梁田田揣在怀里,衣裳里鼓鼓囊囊的,那毕竟是将近一百两银子呢,大掌柜都担心她弄丢了。

    大掌柜把梁田田送到门口,“大掌柜留步。”梁田田忙拦住她。这个时候外面有两个看似客人的人进来,看到大掌柜就努努嘴。

    大掌柜一看来人,目光一凝。“淳于少爷,我就不送了。”

    梁田田忙道:“大掌柜有事儿先忙,告辞。”声音清脆,有心人一下就能听出是个女娃娃。

    和梁田田擦身而过的瞬间其中一个一愣,随即看向梁田田的目光充满了疑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