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370满天乌云散了

    感谢怜星恋心、茵茵风轻、13587211515、erhh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東方風雲、_318亲的平安符。

    感谢花志亲的兔子;

    感谢诸位亲送我的月饼,么么。

    -------分割线------

    梁守山空手捏碎酒碗,那手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这样的举动不但震慑了族老们,也在坐席的众人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梁家,不再是之前那个任他们随意揉捏的梁家了。

    梁守山这个名字,一瞬间勾起了大家伙很多不大好的回忆,却偏偏发作不得。

    梁守山的意思很清楚了,族老们也都不是傻子。

    虽然理是这么个理,可看到他这样强硬的态度,之前向着梁王氏母子的族老们就有点儿不高兴了。“守山,你一走就是四年,这别的本事没看到,脾气可见长啊。”一位族老没压住火气,说话也有点儿不好听。

    梁守山突然笑了,“族老教训的是,守山年轻,受教了。”竟然换了一副笑脸。

    梁田田在远处愕然的看着他,感情大哥那副腹黑的性子是随了他的,这可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吗?似乎也不能这么说。

    梁田田发现,自从被绑架后,这心情第一次这么畅快,似乎就连桂红艳离开时都比不上此时心中的舒畅。

    果然,压在心里最大的石头去掉了,整个人都轻松了。

    一直以来梁田田最怕的就是这是个愚孝的爹,那他们家之前对付梁王氏母子的那些手段,就都成了笑话。好不容易分家,要是来个愚孝的爹,那过去的一切不就都没了吗。

    现在好了,爹不是愚孝的傻子,梁田田是彻底放心了。

    她突然觉得。有个爹回来还真是一件不错的事儿。

    那族老看着梁守山的笑脸,憋了半天愣是没憋出一句话来。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毕竟是梁家的事儿,人家都这么样了。还能让他说出啥来。

    一时间席面上的气氛有些压抑,三叔公又开口了。“就按守山说的做吧,这孝顺也不是啥人都得孝顺的,长辈要是做不到那,也别指望小辈去孝顺,那是愚孝,咱们老狼洞虽然不大,可也要活的明白,不能有那糊涂人,像是吴家和刘家的事儿。一次就够了,我活了一把年纪半只脚都入土的人了,不想再听到那些糟心的事儿了。”

    三叔公开了口,这件事儿就被定性了!

    三叔公年纪最大,又是村里最年长的人。他都发话了,就连陈冲都规规矩矩的应“是”,这一局算是梁守山赢了。

    梁田田彻底松了口气,这才发现,感情手一直握着,里面竟都是汗水。

    从此以后,梁王氏就算去闹他们也有话说了。更不用担心因为“不孝”的名声影响了哥哥们的学业,梁田田怎么能不开心。

    这一刻梁田田望着梁守山的背影,觉得他是那么高大。

    梁守山心有所感,突然回过头来,看到自家闺女那瞬间尴尬的表情,微微一笑。

    梁田田一怔。随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来。

    那边梁满仓兄弟也显然听到了这番话,哥俩一个个脸蛋通红,显然是激动的。

    首席那边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敬酒,梁田田他们也准备离开了。

    找到忙里忙外的陈家三婶,梁田田去跟她说了一声。又跟大哥嘱咐了一句,就带着球球回家了,小花自然也跟着去瞧瞧。

    小花看着丝毫不掩饰喜悦的梁田田,拿手捏捏她,“你呀,可算是高兴了吧。”

    “那是当然。”梁田田跟她根本没有什么好掩饰的,叹气道:“一直以来老宅那对母子就是我心头最大的隐患,现在隐患没了,你说我能不高兴吗。”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本来还担心这个便宜爹给他们惹事儿,没曾想他回来竟是解决事儿的。这一刻梁田田仿佛又感受到那久违的温暖,心里说不出的激动。

    “我就说梁大叔不是那种人,让你别担心,就你爱操心。”小花也替她高兴,眼角眉梢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笑意。

    梁田田假意嗔怪,“咦,我之前可没听你说过,你什么时候说过这事儿了?”

    “哎呀,你个死丫头,我都说了,梁大叔回来你们就享福吧,这还不算是知道啊。”两个小姐们乐乐呵呵的,一顿打闹。

    球球虽然不明所以,不过看到姐姐高兴,他也笑眯眯的跟着。

    “好了好了,不闹了。”小花还真不是梁田田的对手,忙转移话题,“对了,你们家那个女人咋样了?还欺负你们兄妹吗?”显然是知道这事儿的。

    提到桂红艳的事儿,梁田田就笑了。

    想给他们做后娘的人走了,爹又不是个愚孝的,现在满天的乌云都散了,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梁田田说了桂红艳离开的事儿,不过她没提那些猜测,只是说了那女人多管闲事儿,后来又被说了两句就走了,细节也没多说。

    饶是这样小花听的也挺不高兴的,“怎么还想到你们家当家作主怎么的?”小花也不傻,“她是不是有啥想法啊?”一个未婚的女人,整天赖在人家,还对他们指手画脚的,小花这大半年来也跟着读了不少书,可长了不少见识呢。

    “谁知道呢。”梁田田不愿意提这事儿,毕竟她年纪在那摆着呢,太妖孽了也不好。就道:“好在人现在是走了,我们家也清静了。就是……这冷不丁的出来一个爹,其实还挺不适应的。”

    梁田田把小花当成知己,有什么话也没瞒着她,就说起了自己的心事。

    “看着倒是对我们挺好的,不过这刚回来,谁能说得清楚呢。”对待梁王氏母子的态度是挺好的,可梁田田还摸不准这个爹对他们兄妹到底怎样,这些还要观察,毕竟大家见面的时间还短。

    他们兄妹其实都是一样的想法。不是想拒绝这个爹。

    只是不好的事儿经历多了,孩子们下意识的就想要防备,因为被伤害的多了,性格难免多了一份不符合年龄的谨慎。

    “你啊。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小花点了她一下,“有个爹多好啊,能宠着你们照顾你们,以后你们家里的地也有人伺候了,你们兄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看梁大叔对待那梁王氏母子的态度,就知道是心疼你们的,你还有啥不放心的啊?

    还有,我听奶奶和娘说了,梁大叔以前可是打猎的好手,听说野猪都能打死。你们家以后日子会越来越好过的,梁大叔这人脾气也好,听说这么多年都没跟你娘吵过架。”提到娘,小花怕刺激了他们姐弟,忙转移了话题。“对了。你们那个什么顺子叔咋样了?”

    梁田田想到那个虎子,爹是对他们不错,可是那个孩子,始终是他们心头的一个梗。

    他们兄妹不再是唯一了,家里突然有了虎子这么一个外人,以后爹真的会一点儿都不偏心的疼爱他们吗?梁田田不自觉的就想到了金宝的爹,那还不是亲生的儿子来了呢。都能那么对待亲生的金宝,虎子可是便宜爹亲生的啊。还是小儿子,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像刘瘸子狠心对待金宝那样狠心对待他们?再说便宜爹那么年轻,也不可能一直守着空房吧,回头再找一个后娘……梁田田突然觉得头大,索性也就不想了。

    提到顺子。梁田田还是挺满意的。“哦,还好,人已经清醒了,韩爷爷说慢慢养着,两个月应该就恢复的差不多了。”顺子这人。不像桂红艳那种把自己当成个主人看待,梁田田兄妹也不讨厌他。再加上受了伤的弱者总是遭人同情的。说起来梁守山这几个兄弟都挺不错的,就那个桂红艳,明显是被惯坏的女人。

    顺子吧,就是最近太沉闷了,印象中顺子应该是一个阳光大男孩。她也知道原因,不过感情的事儿旁人可帮不上什么忙,就得他自己想通了走出来。

    “你家还给他天天炖鸡吃吗?”小花又低声问道。

    梁田田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这事儿她可没提过。

    小花一愣,随即忸怩道:“那啥,是,上次满仓看到我说的。”

    哦,原来是大哥。

    梁田田也没多想,毕竟年纪还都小,就道:“就一开始炖了两只,后来人病的厉害也没提这事儿,这两天吃的粥都是人参片炖的。今儿这不陈家三婶给了两个鸡腿吗,我合计着,留下这个给他炖个鸡丝粥。看看明儿要不再杀一只鸡。”如果不是顾忌家里有了大人,梁田田其实是想把鸡汤放在空间里的,不过现在梁守山是什么样的,她也不敢保证,可不敢冒险。

    “现在天气热,啥都留不住,要是冬天那鸡汤也能多留两天。”小花突然眼睛一亮,“你们家不是有井吗,把鸡汤放到井里,也能放两天,这样就不用天天给他熬鸡汤了。”就算是有钱也没有这么糟蹋的,那每天祸害的可都是一只鸡啊。

    梁田田想想也是,之前有空间可以放心用,这冷不丁的不能依赖空间了,就不知道变通思维了。

    “瞧我,都没想起来。明儿就再炖一只鸡,给他好好补补。”顺子也怪可怜的,梁田田也不是那心狠的人,受了那么重的伤好不容易捡条命,可不得好好补补啊。

    ps:

    回来晚了⊙﹏⊙b汗

    亲们今天还有第三更,求粉红票支援\(^o^)/~吼吼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