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369强悍爹初露峥嵘

    感谢ing、吃苦耐劳的牛、飘香女、猫猫海盗、sandysd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书友130427172717888亲的平安符。

    感谢joycf亲的玉兔;

    感谢诸位亲送我的月饼,么么。

    亲们我们今天继续爆发,大家有粉红票的支援一下,一浊努力码字,粉红票就拜托大家了o(n_n)o谢谢

    ------分割线------

    虽然不是第一次坐席,可梁田田也没曾想这帮人会这么凶残。

    梁田田家里也做过酒席,不过那会儿是几个相熟的人家,再有就是帮忙的男人们,还真没几个像妇人们这样的。

    其中一个妇人目光躲闪,“那啥,家里孩子还小,我先回去了。”根本没搭理分东西这茬,转身就走了。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跟着离开了,竟没有人提起要分给梁田田几人的事儿。

    那小媳妇抿着唇,眼看大家伙都走了,有些歉意的看了梁田田一眼。“孩子小,也吃不了多少,我这还有肉和花生米,你们几个吃点儿吧。”虽然有些舍不得,可一看梁田田几个也是孩子,这小媳妇就释然了。

    梁田田虽然没吃饱,可也不至于吃别人的,忙道:“你快拿回去给孩子吃吧,我们吃饱了。”难得出来吃一顿,一看那小媳妇自己都没吃饱,还能顾得上他们,真是难得了。

    小媳妇又推让了一番,看梁田田坚持不要,就没再坚持。先是喂了孩子,然后自己才细细的吃起来。梁田田发现这小媳妇还挺斯文的,不像是那帮人那样狼吞虎咽的。

    别看那小媳妇长的瘦瘦小小的,那碗里的东西也吃了个干净 。看她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像是还没吃饱。

    小媳妇掏出一个素色帕子擦擦嘴,挺不好意思的。“让你们见笑了。”看样子似乎还挺有规矩的。

    梁田田摇摇头,突然道:“姐姐你叫什么?”这个女人她没印象。算是第一次见面吧。

    “我叫凌晓楠。”小媳妇还挺高兴的,“我知道你,你叫田田,这是你弟弟球球。”老狼洞就这么大,梁田田他们家这半年来可没少闹出事儿来,村子里还真没谁不认识他们兄妹的。

    梁田田也猜到了原因,还挺不好意的,不过姓凌,“姐姐是隔壁凌家村的人?”

    凌晓楠点点头,眼睛一亮。“我听说你定了个娃娃亲是我们凌家村的,可是真的?”

    竟然连这事儿都知道,梁田田挺尴尬的,笑笑没吭声。

    凌晓楠以为她是不好意思,也没有继续纠缠。“我们家就住在村西头。没事儿你们姐俩过来玩,平日里也就我在家带孩子。”

    “好啊。”梁田田也客气了两句,看着凌晓楠抱着孩子走了。那细细的腰肢,长的纤瘦的模样,给梁田田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咱们村里还有这么漂亮的小媳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小花笑笑,竟然也不认识凌晓楠。

    “她是谁家的媳妇啊?”梁田田好奇道。

    小花蹙眉。“我也不知道。”她虽然比梁田田在村里走动的多,可也不去谁家,只是偶尔路过听人家说说话才知道一些村里的事儿。

    梁田田“哦”了一声,也没有放在心上。

    球球之前吃了一个鸡腿,也不饿,梁田田和小花虽然没吃饱。不过这肚子里都有油水,一顿两顿的也不差什么。

    梁田田朝院子里最上首的那桌看过去,便宜爹此时就跟着一群族老们,还有陈家三叔坐在那一桌。

    陈家三叔能坐上去,是因为这是他们家请客。剩下的都是村里的长辈,而便宜爹能坐上去那个位置,就值得玩味了。

    看来,这个爹在村里的地位还挺高的。

    梁田田算是又一次认识了这个爹。

    此时陈冲为首的族老们就在说着这些年的事儿,一向不怎么吭声的三叔公突然发话了。“你走了四年倒是走的洒脱,你那媳妇走的贞烈,村里人都佩服着呢。就是你那几个孩子可遭了罪了,满仓当时还不满十岁,球球才三岁,你这个当爹的,不是我说,亏欠着几个孩子呢。”三叔公说到这顿了顿,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就算是你闲不下来还要走,那也得等几个孩子长大了再说,至少也要看满仓能顶门立户的。”十岁的孩子就要挑起家庭的重担,村里人虽然没说啥,可对梁家这几个孩子也是很敬佩的。

    众位族老点头,纷纷表示梁家兄妹不容易,更是有人提起当初梁王氏母子的刁难,欲言又止。

    一位族老突然叹道:“守山你回来了,这些事儿也早晚都能知道。可不管咋地这一笔也写不出两个梁字来,你爹活着的时候可是对你们兄弟一视同仁的,现在他走了,留下那孤儿寡母的,你是老大,也别太计较当年的事儿了。也是给突厥兵闹腾的,孩子们毕竟没啥事儿,你该孝顺的也得孝顺。”虽说梁王氏不对,可人家毕竟是长辈,大义上就占了名分了。

    众位族老点头,“是这么个意思,守山啊,你毕竟是梁家的老大,就算是分家了,可也得挑起家里的重担!”

    梁守山垂着头没吭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梁田田听得眉头皱起来,怎么的,他们都分家了,还得养活梁王氏母子?凭什么啊?

    他们又没断手断脚的,都年富力强的,凭什么让他们家养活?

    目光灼灼的盯着那边,如果便宜爹敢说要养活,或者接过来一起住的话,梁田田发誓,就算是背上一个不孝的名声,她也不会容忍这种事儿发生的。那对母子她可是受够了。

    没等梁守山说话,陈冲微微蹙眉。

    “按理说,梁王氏其实也不是守山的亲娘,那梁铁锤也不是梁家老哥亲生的,不是我多嘴,那梁王氏做的那些事儿,可真不像是个长辈能做得出来的。”欲言又止的,不过言外之意大家伙听得明白,这是让梁守山不必拿梁王氏当长辈啊。

    那边一位族老就蹙眉,“话是这么说,可守山那也不是梁家老哥亲生的,还不是当亲儿子一样养。再说那梁王氏虽然不怎样,可还是给梁家老哥生了一个守林的。”这是不同意陈冲的观点了。

    梁田田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她知道这种事儿是决定他们家今后走向的严肃问题,虽然知道无法插话,可遇到自家利益相关的事儿,她还是很紧张的。

    “不是亲不亲的问题。”陈冲听了有点儿不高兴,“满仓他们当初就分家了,那合约上可是写的清楚,两不相欠,这大半年来,梁家的事儿大家伙都看在眼里,我也就不多说啥了。虽然那梁王氏是长辈,可她也不单单是守山一个晚辈,那梁铁锤也是半大小子了,都十几岁了,又没分家,咋就不能养老人了。

    再说守林,不是我说,就守林这孩子,你别看年岁小,可随了梁家老哥,是个踏实的后生,只要那梁铁锤不败家,那守林都能养家了,也不用说守山非得咋样。”陈冲说这话明显是向着梁田田兄妹的,这让梁田田松了口气。果然这大半年来的交好是没有白付出的。

    诸位族老听的不住点头,陈冲顿了顿,就继续道:“不过也不是说分家了守山就彻底不管那边了,毕竟守林也是你亲兄弟,那也是你长辈,那边遇到啥解不开的疙瘩,守林啊,听叔一句话,能一家人那也是缘分,别太计较了。”

    “是这个理!”众人听了都点头。

    一直没吭声的梁守山突然抬起头,端着酒碗就站起来,“守山一走就是四年,对家是不负责任的,我没尽到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责任,这几年家里也多亏了诸位父老乡亲的照顾,守山这里啥也不说了,都记在心里,先干为敬。”一碗酒眼睛都没眨一下都喝了。

    梁田田暗自咂舌,没看出来,这还是个海量。

    梁守山坐下,郑重其事的道:“说起来,我爹也就守林这么一个嫡亲的血脉,我爹当年救了我,我这当大哥的,就守林这么一个兄弟,我不能不管。我今天把话撂到这,守林将来无论是有什么事儿,我这个当大哥的都包了。至于其他人……”

    梁守山眼睛通红,“我是没尽到一个做丈夫、做父亲的责任,可我媳妇也不能白死,到底咋回事儿谁心里都清楚,我不追究这件事儿就已经看在我死去爹的份上了,谁要是得寸进尺,也不要怪我不念往日的情面了。”说话的功夫,手里捏着的酒碗竟然“咔嚓”一声碎掉了。首席上坐着的可都是上了岁数的族老,见到这一幕不禁面面相觑。

    旁边众人也才反应过来,这梁守山可不是普通人啊,那是连野猪和狗熊都能独自一人打死的狠人啊。很多人开始回忆,到底有没有欺负梁家那几个孩子,可别被这样的狠人给惦记了。

    梁田田双眼冒光,长得帅还有本事的人,总是让人格外注意的。

    再者梁守山说那话意思很明显了,梁家老宅那边,除了三叔梁守林其他人都不会管,这就给梁田田吃了一颗定心丸。至于梁守林还没成亲,以后要管的事儿可能有很多,不过这些梁田田都不在乎。谁让他们兄妹都看好三叔呢,不是便宜爹说,将来梁守林那边有事儿,梁田田他们兄妹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