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356惊吓、端倪【二更求粉红票】

    <ina】、【liuwt1802】、【libre】、【sanl52id】、【余默一一】、【彼岸18】、【旖旎v】、【幽悠悠然】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dragon_318】、【ㄚ夢】亲的平安符。

    还有更新哦,妹子们,手里还有粉红票的支援一下,这个月我们努力向前冲!

    ----------分割线----------

    梁田田自认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了——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比这风浪更大的。

    可是就在昨天,那惊天一箭还是让她至今想起来都是一阵后怕。

    她有时候不禁暗自在想,许是安逸的生活过久了,抽冷子来一把这样刺激的,她那脆弱的小心脏就有点儿负荷不了了。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惊天一箭后面男子凌厉的眼神,所以在看到梁守山的瞬间她尖叫出声,却是身体不由自主的反应。

    “你怎么了?”

    凌旭和欧阳文轩同时挤到炕边,一脸担忧的望着她。

    梁田田指着梁守山,想到那惊天一箭,小脸变得煞白。

    “韩爷爷,你快给田田看看。”梁满囤急的眼圈通红。

    不用他叫,韩爷爷也过来了,一摸脉。忙道:“惊吓过度,没事儿的,我给她扎两针,你们先出去吧。”说完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梁守山。

    这丫头他也不是一天两天认识了,别看是个女娃娃,那胆子不是一般大,现在居然被亲爹吓成这样,这可不是装出来的啊。

    这梁守山到底做了什么呢?

    韩爷爷给梁田田扎了两针,看她脸色还是不大好看。就小声道:“孩子,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梁田田抿着嘴,先是摇了摇头,随即想到那惊天一箭,又点了点头,小声把事儿跟韩爷爷说了。

    韩爷爷松了口气。“你爹当时应该是为了救你,没曾想被你看到了,还……”竟然还喷了一脸的血,这也就是这丫头吧,换个孩子没准都得吓出失心疯来。

    “你别怕,韩爷爷给你开点儿安神的药。你好好休息几天就好了。”嘴上这么安慰着,心里却担忧。这毛病只怕一时半会儿都不会好了。他突然有点儿同情梁守山,刚回家就把闺女吓成这样,估计一时半会儿是不会被孩子接受的。

    特别是西屋那两个,那女人看着就对梁守山有情义,偏生经过了金宝的事儿,几个孩子只怕心里都有阴影呢,还有那个叫虎子的孩子。跟狼崽子似的,可不是个善于之辈。都说三岁看到老。韩爷爷一把年纪了,什么看不透啊。

    梁田田看了一眼炕上的人,认出是顺子,忙道:“他怎么了?”看着好像病的不轻。

    “中了一箭,箭上带毒,能挺到现在也是他命大,不知道还能不能挺过去。”虽然他是太医,可是有些事儿也不是能够扭转的。

    梁田田想到当初那个阳光大男孩,对顺子的印象还挺好的。“但愿他能挺过去吧。”想着什么时候给他用点儿现代的消炎药,希望能挺过去吧。

    韩爷爷和梁田田在屋里说话的功夫,凌旭和梁守山也到了欧阳文轩跟前。

    “田田和球球这一次得救,还没来得及谢谢文轩呢。”既然对方不挑破身份,梁守山自然也不想挑破。

    “梁大叔客气了。”欧阳文轩喜欢梁家这几个孩子,并没有摆架子,看了一眼他们家的院墙,蹙眉道:“这里靠着大山,这院墙都是土坯的,也不安全,几个孩子在家的时候多,梁大叔有时间给砌个石头的吧。”怎么都比这个结实,“砌的高一些,就是野兽来了也能防着点儿,这里背靠大山,如果能挖个连接后山的地道就更好了。”谁也不知道突厥兵什么时候再来抢掠,他这样也是变相的提醒了。

    梁守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多谢公子提醒。”

    凌旭也是暗自点头,他早就想要加固院墙了,奈何之前手头紧,好不容易松快了,这一忙也没倒出时间来。

    “也不知道这一次是什么人来绑架田田和球球,后山还有一具尸体,是被家里狗咬死的,不知道怎么处理呢。”凌旭一副腼腆大男孩的模样,尴尬的挠头,“这事儿是不是要禀报官府一声?”他本意是想自己处理的,可那尸体好多人见过,他就不好偷偷处理,现在看欧阳文轩来了,当然把这个麻烦扔给他。

    果然,欧阳文轩点点头,“这事儿我会让人处理的,你们就不用管了。”

    桂红艳带着虎子从西屋出来,看的出来虎子一脸的不耐烦,还不时的抬起小脚踹她一下,显然被拽着的举动很是令他不舒服。

    球球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只比自己高了半头的小男孩,大眼睛一亮,笑眯眯的凑过去,“我叫球球,你是谁呀?”还以为家里来了客人呢。

    虎子被桂红艳拖出来本就不高兴,看球球凑过来就没好气的咕哝了一大堆。

    “你说什么?”球球听不懂,好奇的眨着大眼睛。发现这小子竟然没留头发,就去他的小光头上摸了一把,“你咋不长头发呢,是掉光了?”

    不曾想虎子眼睛一瞪,猛的推开球球,叽里咕噜的又是一堆。虽然听不懂,可看他表情显然是生气了。

    球球触不及防摔了个屁蹲,委屈的抿着嘴,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你做什么?”梁满囤过来一把推开虎子,抱起球球怒瞪着他。“你比球球还大,怎么能欺负他呢?”

    看到球球要哭了,桂红艳也挺不好意思的,不过这虎子也不是她的孩子,她也没觉得跟自己有关,就道:“其实虎子没球球大,就是长得比较高。他也不是没头发,被大哥给剃了。”因为发型怪异,一眼就看出不是汉人的孩子。所以才剃了光头。

    桂红艳随口解释一句,也没看几个孩子,凑到梁守山跟前一脸讨好。“大哥,家里来了客人啊。”俨然一副小媳妇的模样,笑着道:“晚上留饭吧,我去镇上买点儿菜。再给大哥打壶酒。”

    “不用了。”欧阳文轩看到球球被欺负了,还挺不高兴的,结果听到那孩子还没球球大呢,他这么大人了自然不好说什么,却也不喜欢桂红艳这女人一脸的谄媚。招招手,“去把车上的东西都搬下来。”又道:“梁大叔。我们还有事儿,改天再来。”他来灵山县可不是为了玩的。那伙贼人还没有抓到,他还得去盯着点儿。

    老仆人带着人搬下来一堆东西,居然都是个各色补品,就是老山参都有好几株,看的梁守山直皱眉。忙道:“文公子客气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可不能收。”非亲非故的,谁也不想欠人这么大的人情。

    “这也不是我准备的。是看田田和球球病了,下面的人准备的。梁大叔别跟我客气。孩子还小,给他们好好补补。”欧阳文轩看到梁田田扶着门框走出来,忙道:“你伤还没好,快回屋歇着吧。”

    “谢谢。”梁田田知道,就算是今天自己拒绝,这家伙也会把东西留下的,只好道谢。

    欧阳文轩笑了,“跟我还客气什么。”又冲众人抱拳,“有事儿就先走了。”深深的看了一眼梁家的院子,转身就走。

    不是他不想多待,虽然已经很低调了,可他还是担心有人因此查到这里来烦这一家人。

    回去的路上老仆人也上了马车,“少爷,人已经抓的差不多了,就是那个头目暂时还没有抓到,不过也有了眉目了,说是逃到龙江府那边了。”

    “他倒是聪明。”收起了笑脸,少年一脸的严肃,“不往港口跑,倒是知道声东击西,不过他跑到哪里都没有用,务必把人给我抓回来。”

    老仆人点头,出去吩咐了几句,又回了马车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什么话,说吧。”单独面对老人,欧阳文轩的态度还是好了不少的。

    老人踌躇了一阵,轻声道:“少爷,梁姑娘的父亲……”拉长了声音,还是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

    “您老要说什么?”欧阳文轩的目光陡然凌厉起来。

    老仆苦笑,果然,那梁姑娘就是少爷的逆鳞。

    “老奴只是想说,那梁姑娘的父亲只怕不是普通的庄户人家汉子,如果老奴没看错,他一身功夫可不弱,就是他的那两个兄弟,别看都是二十多岁,却也都是练家子,老奴借着说话的功夫看过他们的手掌,上面厚厚一层老茧,那都是常年拿兵器的人,还有那个桂红艳,即使是女人,功夫看起来也是不弱的,老奴就是担心,这样的人突然回来,会不会给梁姑娘他们带来麻烦?”他主要还是担心给自家少爷带来危险。

    欧阳文轩蹙眉,“会不会是因为做惯了粗活所以有老茧?”

    老仆叹了口气,少爷还是不愿意往坏了想啊,不过眼下的形势却不得不多考虑。“少爷看看自己的手掌就知道了。”

    欧阳文轩抬起那双白皙的手掌,即使养尊处优如他一般,手心也是有不少老茧的,那是经常握着弓箭、练武留下的。

    老仆同样抬起自己那双满是皱纹的手,手心的老茧更多。

    “习练的功夫不同,人手上的老茧也不同,那几个人,显然都是箭法极高明之人。”老仆张了张嘴,看到少爷不断变换的脸色,知道他已经听进去了,就不再多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