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350忤逆不孝

    感谢【深夜的清泪】、【胖姑】、【yanyan6613】、【幻寒影】、【书友140220142236340】、【飘落涟漪】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书友131111133703566】、【東方風雲】亲的平安符。

    来了两个朋友,更新晚了,见谅!

    亲们,月末急求粉红票支援,妹子们快看看还有木有票了,谢谢。

    ----------分割线-----------

    他们那是什么眼神?

    好像被鄙视了!

    老四一脸求助的看向自家大哥,梁守山撇撇嘴,那一脸的嘲讽,还别说,跟他两个儿子真有一拼。

    老四一脸无奈,这年头想讨好小孩子也不容易啊。

    把鸡都赶到院子里,凌旭道:“满仓你们去看看铜钱吧,我来收拾院子。”

    “哦。”兄弟两个垂着头,刻意避开梁守山灼灼的目光,转身回了屋。

    桂红艳刚刚要刷存在感,结果她这刚站到梁守山身边,那两个小子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回屋了,这让她顿时升起一股挫败感。

    桂红艳心里有气,没好气的道:“这孩子怎么这么没家教呢,看到长辈也不知道叫一声。”明明认识自己却不叫人,这是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吗。亏得她还想好好对待他们呢,这种孩子就是缺乏管教。

    突然感受道一股冰冷的目光,桂红艳吓了一跳。忙道:“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为你抱不平。”

    “用不着。”梁守山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我自己的儿子,我走了四年,是缺乏管教,可也用不着别人来教训。本就是我对不起他们兄妹还有他们娘,我不想再听到什么对他们兄妹不利的话。”如果不是担心顺子有个好歹会抱憾终身,他是绝对不会让这女人跟着回来的。

    当初要不是她任性。顺子也不会出事儿……好吧,顺子喜欢他,看这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这一关,就让她暂时待在这里吧。

    “我……”桂红艳想说什么,被那边老三使了个眼色,终究是没开口。不过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像是多委屈似的。

    她说什么了她,就被他这样对待?

    明知道自己喜欢她,偏还是这副模样,自己哪里不招他待见了?

    桂红艳觉得自己无比委屈,可惜都没有人理他,以往很疼她的三哥、四哥现在也疏远她。还不都是那个死顺子,她又没让他替她挡箭。那是他自己找没趣,怪的了谁。

    当然,这也就是在心里想想,她非常清楚,现在要不是看在顺子的面子上,估计她早被抛弃了。

    抛弃,是的。就是抛弃!

    一想到这个词汇,她就恨的牙根痒痒。

    凭什么啊!

    她喜欢了他三年了。等了他三年了,他之前说自己有家室不肯娶她,可现在那女人不是死了吗,他那是什么态度?

    桂红艳很气愤,同时也激励了她不服输的精神。

    且等着吧,她早晚会成为这个家里的女主人的。

    一进外屋就闻到一股肉香,是鸡肉的味道。

    家里的鸡居然被杀了!

    梁满仓兄弟对视一眼,眸子里都有火焰在跳跃。田田和球球辛辛苦苦养大的鸡,他们自己都没舍得吃一只,他们回来就杀鸡,那可都是半大的鸡球,还留着下蛋呢。就算是公鸡,也要等到冬天才能卖给好价钱吧。

    心里的不喜又多了一分,不过两兄弟聪明的谁也没吭声。

    站在外屋,他们先去了东屋,果然东西乱糟糟的放着,不过看到炕上韩家祖孙在给人治伤,虽然看不到那人脸,不过既然是病人,他们也就没说什么。

    又去了西屋,铜钱病怏怏的趴着,地上铺了一层干草。旁边元宝守在一边,看到两人回来直摇尾巴。

    许是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儿,铜钱懒洋洋的撩开眼皮,看到两兄弟明显眸子一亮,挣扎着想起来。

    铜钱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幸好没有伤到要害,这也是他命大。

    “铜钱乖乖的,快趴着。”梁满仓一看铜钱都受伤了,难过的直想落泪,怪不得田田和球球被抓走了,原来他们伤了铜钱。

    “铜钱你伤的重不重啊,可不要有事儿啊。”梁满囤心疼的抱住它,铜钱很小的时候就到了他们家,虽然是狼,可从来不咬他们兄妹,更是听话的很,一看他受伤了,梁满囤这也心疼。

    梁守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西屋,学着他们的样子蹲在边上。不过他可不敢太靠近那狼,那家伙看着温顺,实际上别看他受伤了,之前要不是凌旭管着,这家伙都会跃起伤人的。

    受伤的野兽是最危险的。

    “别担心,小韩大夫给他看了伤,说是不碍事儿,几天就能恢复了。”声音尽量放轻了,梁守山抓住一切机会跟儿子交流。“顺子受伤了,伤的太重,他已经吃不下去东西了,我自作主张抓了鸡,想给他熬点儿鸡汤,我知道没经过你们的同意,抱歉了。”竟是没把自己当成长辈,完全一副平等对待的口气。

    这样的态度,让梁满仓兄弟的警惕心去了不少。

    “没……没关系。”梁满仓也万万没想到,这个爹会是这样的态度,这让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偷偷的看了一眼这个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爹,他果然那么高大、那么结实,看着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年轻。

    三叔都那么厉害,想来爹更厉害吧。

    渐渐的眸子里就没了那么多的警惕。

    梁满囤更是一脸好奇的打量他,根本就不避讳自己审视的目光。

    梁守山微笑着蹲在那。大大方方的任他们兄弟打量,面上看着平静,其实心里也是紧张到了极点。小时候三个孩子都是很缠着他的,那时候家里日子不好过,他时常出去打猎,再加上勤快伺候田地,家里的日子渐渐的也好了。

    后来离开家里,还偷偷塞了媳妇几两银子,就是怕她被上房那对母子欺负。又嘱咐老三照顾他们,却不想还是……梁守山有些后悔,早知道孩子会这么跟他生分,他就不该离开的。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压抑,兄弟两个的目光又转移到铜钱身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铜钱。实际上兄弟两个也绷紧了神经,面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爹,他们也紧张。

    “回来的路上我就遇到了球球。”梁守山突然开口让兄弟两个一愣,提到球球,两人的目光更是定格在他脸上,这让梁守山有些措手不及。

    原来他们兄妹的感情这么好。

    这让梁守山很欣慰。可看到两个孩子眸子里与这个年纪不相符的沉稳时,他心中又在隐隐作痛。

    深吸口气。他轻声道:“当时我也没认出球球,就是觉得这个孩子看着挺可怜的,就是不想他受苦……”梁守山把当时的情形说了,兄弟两个静静的听着,待听到就那么放走那个坏人的时候,梁满囤哼了一声,小声咕哝了一句。“笨蛋!”

    梁守山:“……”

    这不是说他吧?

    梁满仓始终观察梁守山的表情,一看他脸色变换。吓了一跳,想也不想就给了梁满囤一巴掌。那清脆的巴掌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说话没大没小的,跟谁说话呢!”梁满仓的语气从所未有的严厉。

    “大哥,我?”梁满囤都被打傻了,大哥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他说什么了他?不就是说句笨蛋吗,他放走了那个坏人,没有及时救出球球,难道还不让人说了?

    梁满仓恨铁不成钢,怒道:“罚你写十篇大字,现在就写。”他都要吓死了,这个满囤,他当面对的人是梁铁锤那个没有什么血缘的外姓人吗,这是他们爹,他们亲爹。他那么说话,要是被人传出一个忤逆不孝的罪名,以后这辈子都毁了。

    自己还是没有做好大哥的榜样,太宠着他了。

    看到梁满囤捂着脸一脸的委屈,梁满仓心里也挺不好受的。算了,待会儿偷偷给他解释吧,还是不要惹毛了这个男人。

    下意识的,梁满仓竟然把梁守山排除在外了。

    梁守山在外面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不过大儿子打了小的一瞬间,也让他蒙了。起初还以为是儿子孝顺,可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儿。

    这孩子,是把自己当外人了。

    不过看他们兄弟这么互相爱护,也让他欣慰。

    种种复杂涌上心头,梁守山又想到那个温柔的水一样的女人,一时间眼眶有点儿发红。

    “对……对不起,是我没有管教好满囤。”不知道为什么,梁满仓不敢去看他,低声道:“娘走了,我们兄妹活的难,突厥兵来了,娘碰死了,他们连棺材都不给娘,还是小妹要吊死自己,我请了族老来才要来了棺材。”提到这些往事,梁满仓心里涌起无数的辛酸,一时间眼睛也红了。本来还只是想让这人别怪罪满囤,可说着说着,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像是找到了发泄口,想把这些年的委屈都倾诉出来一般。

    “……刚分家那会儿饭都吃不饱,梁铁锤还总想欺负我们兄妹,满囤就跟他拼命,被他打的浑身都是伤,球球吓得整日里哭,小妹一个人又要照顾球球,还要担心我们被欺负…….”

    梁守山仿佛看到了四个孩子艰难度日的场景,那么小的孩子,竟然经历了那么多。

    怪不得,怪不得他们这样不待见自己……喉咙里像是堵住了什么东西,说不出的难受,鼻子酸涩的难受,他努力仰起头,不让眼眶里热流涌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