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349爹回来了

    感谢【小呆、笩誩亽】、【鱼031269】、【一棵无聊的树】、【我是天上一片云】、【pei007】、【我爱巴拉克】、【ylfox】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无言mo】亲的香囊;

    爹回来了,新的一卷开启,亲们砸点儿票,我给乃们看有爹如何逆袭o(n_n)o哈!

    -----------分割线-----------

    韩家的小伙计等到私塾放学,就把梁满仓兄弟接到家里。

    韩老爷子也是担心这边有事儿,这才急急忙忙的回来,不过一看这兄弟两个镇定的模样就猜到他们还不知道家里出事儿呢。

    韩老爷子把事儿说了,梁满囤当时就急了。

    “什么人绑架田田和球球的,是不是梁铁锤,他又想做什么?”咬牙切齿的。

    那边梁满仓却蹙眉,“韩爷爷,田田和球球呢,他们咋样了?有没有受伤?”他首先关心的还是弟弟妹妹。

    梁满囤这才反应过来,也巴巴的看着。

    韩老爷子忙把两人的情况简单说了,当然没说那些惊险的事儿,只说是让人救了,现在在他的一个朋友处养着。

    “是不是受伤了,不然咋不回家?”梁满囤一听就知道有问题,更别提人精似的梁满仓了。

    韩老爷子顿时头大,第一次觉得孩子太聪明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忙道:“受了点儿惊吓,擦破点儿皮。没啥大碍。”

    兄弟两个松了口气,却不免担心。

    韩爷爷又道:“难道连我你们也不相信?他们姐弟要是真有事儿,我也不会在这跟你们心平气和的说话了。”兄弟两个想想也是,这才释然。不过脸上的担忧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

    韩老爷子想了想,“我送你们回家吧。”想着球球说那些人都带着武器,怕老狼洞再有人受伤,干脆就背着药箱。

    起初兄弟两个也没想什么,心里乱糟糟的,也没过分推迟。

    等上了马车。心细的梁满仓发现老爷子欲言又止的,就知道事情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韩爷爷,您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们兄弟啊?”

    梁满囤本来就心里难受,一听这话猛的跳起来,“砰”的一声脑袋撞在车上,疼的他龇牙咧嘴的。却也顾不上疼痛。忙不迭的道:“是不是田田和球球不好了?”眼睛当时就红了。

    梁满仓显然也往不好的方面想,他虽然努力克制,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涌出来了。

    韩老爷子一看就慌了,忙不迭的劝着,“不是,不是。不是田田和球球,是你们家。”老爷子一看瞒不住了。忙解释道:“是你们的爹回来了,我是怕你们一时接受不了,怎么竟往不好的方面想啊…….你们……没事儿吧?”果然担心不是多余的,看这兄弟两个呆呆傻傻的模样,韩老爷子又叹了口气。“我也是听我那朋友说的,你们的爹回来了,当时跟着凌旭那小子一起去救球球。结果他们晚到一步,就让人劝走了。”不用想也知道。这劝走的过程怕是也不会太顺利。

    梁满仓兄弟两个呆愣了好久,眼瞅着都快到家了,兄弟两个对视一眼,都紧紧抿着嘴,谁也没说话。就连一向比较欢实的梁满囤都沉默了。

    爹这个词,在他们脑海里出现了无数次。每当他们兄妹被欺负时、吃不饱时、母亲过世时、生病的时候、甚至是过年过节的时候,他们都特别的想念那个记忆中已经模糊的身影。他们一直想着盼着的就是爹能回来,回来照顾他们兄妹,保护他们不被人欺负。

    可是出了这么多事情以后,爹回来了,他们就能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有爹护着了,可这个时候,他们的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复杂。

    田田和球球都出事儿了,爹回来了…….他回来的可真是时候啊?

    “我是不会原谅他的。”梁满囤突然道。眼泪却先不争气的流下来。虽然他们一直想着、盼着爹回来,可是这么多年,特别是娘死的那么惨,他们的心里一直都是有疙瘩的。

    梁满仓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觉得喉咙被堵着,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韩老爷子叹了口气,轻轻揽住两个孩子,果然他来的就是对的。“别怕,还有韩爷爷呢,不会让你们受欺负的。”听小侯爷的人说,那个爹好像还带着个女人回来,韩老爷子一想到家里金宝受的委屈,心里一阵担忧。这么好的几个孩子,希望不要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吧。其他几个大的他还不是特别担心,可是球球那小家伙,才四岁啊,这要是被人欺负了,真是防不胜防啊。

    老爷子打定了主意,如果这个爹不是个好的,那他干脆就把几个孩子接过去住。听说这个爹还挺年轻的,估计有了女人他是不会在意这几个孩子的。

    当然了,如果爹是好样的,他当然希望几个孩子能够享受到父爱,毕竟几个孩子太小了,这一年多他看着都觉得辛苦。如果能有一个嫡亲的长辈宠着、护着,那他也为几个孩子高兴。

    远远的就看到梁家的大门大敞四开的,这让梁满仓兄弟脸上的表情不大好看。家里小妹什么时候都把门锁好,像是这样,让他们觉得像是有土匪在里面。

    韩老爷子让马车停在大门口,三人下了车,刚进大门,井边桂红艳手里的木盆也不知道是没拿住还是怎么的,咕噜噜就滚出来,正好摔在梁满仓脚边。

    院子里的鸡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到处都是乱糟糟的,阿大、阿二、阿三几只小奶狗突然冲过来,围着梁满仓兄弟汪汪的叫着。

    梁满仓下意识抱起一只,抿着唇看着院子里的人。

    没有一个他认识的。

    不对,那个女人他认识,上次就是她和另外一个人送来的消息,这个女人看他们的眼神让他们兄弟觉得很不舒服。

    梁守山正在喂牛,听到门口的动静猛的抬头,一眼就看到两个半大的孩子。这是……依稀还有小时候的模样,梁守山激动的紧走两步。

    “满仓?”梁守山又试探的叫了一句,“满囤?”四年了,两个孩子跟四年前有了很大的变化。

    梁满仓兄弟对视一眼,有些迟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梁满仓兄弟都是冬天生的,生日比较小,可现在也是一个十岁,一个九岁了,四年前的记忆虽然模糊,却也依稀记得眼前的男人就是他们的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爹了,却又不想叫人。

    他们也说不好,总之心里很不舒服。就像是有什么堵在胸口似的,上不来下不去的。梁满囤看到男人手上的血,更是警惕的盯着他。

    “爷爷,你来了,太好了。”这时候韩恩举突然从屋里出来,手上竟然也带着血。“爷爷,里面有病人,伤的很重,您快来看看。”这傻小子,眼睛里只有病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院子里有些压抑的氛围。

    背后突然乱糟糟的,梁满仓兄弟回头,就看到凌旭领着两个回来,每个人手里都抓着几只鸡,地上还有一些被赶回来的。

    凌旭身上也埋埋汰汰的,甚至还沾着几块鸡屎。看到他们兄弟忙道:“满仓、满囤快,鸡都跑出去了,我给找回来了,幸好他们没跑远。”凌旭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院子里怪异的氛围,自顾自的解释道:“铜钱受伤了,我们忙着把它抬回来,结果大门忘记关了,鸡就跑了,还好,都没走远,就在旁边的草垫子上,都给抓回来了。”

    梁满仓兄弟忙帮着赶鸡,这可都是球球一点一点喂大的,小家伙宝贝着呢。再说这鸡都开始下蛋了,还等着卖钱呢,可不能丢了。

    韩老爷子冲梁守山点点头,也进屋了。算了,他们父子的事儿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吧,以韩老爷子阅人无数的目光来看,这个爹应该不是那种狠心的人,特别是他看两个孩子的目光,让他觉得也挺温馨的。

    “顺子咋样了?”看到韩恩举手上带着血,凌旭身后一个高大青年忙道。

    韩恩举没理他,自顾自的拉着自己的爷爷进了屋。

    另一个青年看着梁满仓兄弟,一脸的审视,突然道:“大哥,还别说,这两个小子长的还真像你。”

    梁守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废话,老子的儿子,能不像我吗。”像别人就坏了。他这句霸气十足的话倒是引起梁满囤的注意,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眸子里不再是那种警惕和怀疑,有一丝好奇和……隐隐的兴奋。

    梁守山注意到儿子这个表情,冲他翘起嘴角,谁曾想梁满囤竟然顿时黑了脸,忙不迭的把头扭到一边,像是多看他一眼会生病似的。

    梁守山觉得牙花子有点儿疼,这臭小子,那是什么眼神?

    梁满仓压根没看他,表情始终酷酷的,扭头去帮凌旭赶鸡,阿大、阿二、阿三几只小狼狗也围前围后的一顿闹腾,院子里终于有了点儿人气。

    那两个兄弟也看出了大哥这两个儿子似乎对大哥不大友好,他们也知道,大哥四年没回来,这是跟孩子生分了。

    “那个,你们谁是满仓、谁是满囤啊?”年龄比较小的一个腆着脸过来,尽量做出一副长辈和善的模样,“那个,我是你们四叔,来,叫叔叔好,叔叔给你们吃糖。”

    梁满仓兄弟:“……”

    这个逗比,哪儿冒出来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