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343失联【周一求票】

    感谢【煊煊妈】、【joycf】、【望月如梦】、【北堂0馨儿】、【问情酒】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无言mo】亲的香囊;

    感谢【书友130220174715963】、【東方風雲】亲的平安符。

    亲们,月末告急,急求大家粉红票支援,一浊努力码字,粉红票就拜托大家了。

    ----------分割线---------

    “她怎么还不醒?”一间低矮的民居里,华服少年微微蹙眉,一脸的不耐烦。

    “回……回……您的话,这位姑娘她……她伤了头,一时半会儿的是不能醒来了。”老大夫不过是村里的土郎中,哪里有什么好医术,一看这伙人高头大马的就被吓坏了,那包扎伤口的活计还是这群人里那个年长的包的。

    一想到这伙人带着兵器不由分说就闯到他们家,老人还一脸的害怕。

    儿子、媳妇都被他们看管着,希望这伙人不是强盗啊。

    可是……不是强盗怎么都带着兵器出门啊。

    看到自家里三层外三层的被这帮凶神恶煞的家伙围住,老人一脸焦急。早知道住在这半山腰会惹出这事儿,他就听儿子的搬到村里去住了。现在可好,连个村里人帮忙的都没有。

    老人一脸无奈,那少年更是一脸苦闷。

    蹙眉道:“她的脑袋,没事儿?”他真心希望是没事儿。当时看到她的时候。正好从马上摔下去,那么高摔到地上,头都摔破了。估计很惨。

    想到这事儿欧阳文轩就是一阵愤恨。

    “这……”老人很实在,害怕说出实情自家遭殃,可是说谎他又自责,就一脸愁苦。

    欧阳文轩摆摆手,不用说他已经知道了。

    愤恨的砸过去一拳,土坯的房子当即簌簌掉下一堆土屑。

    “少爷。”老仆惊呼一声,“少爷你的手?”

    欧阳文轩举起手。白皙的手指上都是血迹,他却浑不在意。

    “告诉他们,如果不能将这伙人一网打尽。他们提头来见。”欧阳文轩咬牙切齿的吩咐道。

    老仆心头一紧,“是!”这帮家伙也太不开眼了,居然去绑架梁家兄妹。这不是找死呢吗。少爷调查了他们这么久,一直忍着没动手就是想在他们露出马脚的时候一网打尽。却不想把那几个孩子牵连了。少爷一定很自责。

    老仆暗自叹息,他当初就说留下人盯着那兄妹,一方面监视一方面也是保护。偏生少爷怕府里的人发现了连累那兄妹,结果可好,现在还是出事儿了。

    特别是……唉,那三个孩子也不知道有事儿没事儿。要说这小丫头也是命好,居然撞到了他们少爷。

    难道是救了少爷一命,所以少爷也要救她一命?

    老仆想着。或许这就是一桩因果啊。

    有人过来给欧阳文轩的双手包扎,他不耐烦的扯掉纱布。大步走近房间。

    “她现在能不能移动?”欧阳文轩看着身边的土郎中问道。

    “能是能,可是不能颠簸啊,这姑娘伤的可挺重的。”流了那么老多的血,郎中也挺心疼这孩子的。看着穿戴也不像是什么大富大贵人家的,咋就跟这帮煞星搅合到一起了呢。

    欧阳文轩突然做了一个决定,弯腰抱起床上昏迷的少女,大步往外走。

    “少爷。”老仆看到就是一愣,待看到欧阳文轩大步流星走向马匹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叹了口气,随手接过那丫头,待少爷上马了又重新把人交还回去。

    “少爷,这里离灵山县城不远,却也有三十里地,山路难行,少爷是不是?”这一路抱着人走三十几里地,少爷也受不了啊。

    “我怕她等不了。”欧阳文轩只说了这一句话,打马就走。双手稳稳的抱着怀里的小丫头,双腿磕着马腹,他也不敢走的太快了,一是怕自己摔下去,二来也是担心摔到了怀里小丫头。

    自从母亲走后,这个世上给他最大温暖的就是那段时日每天期盼的身影,当一个人快要死的时候,突然出现的那个救了他的人,就是天神一般的存在。

    对梁田田,欧阳文轩甚至没有什么旖念,就是单纯的想要保护她。他甚至都没有想过要接她到身边,就觉得不该打扰她的日子。

    欧阳文轩说不清楚对梁田田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很多时候他就想着,累了倦了,偷偷的看上她一眼就好。像是他这种双手沾满了血腥的人,是不该打扰到她正常的生活的。更不配拥有他。

    老仆紧紧跟在欧阳文轩身边,几次想要接过梁田田,可一想到少爷对这女孩的执着,就暗自叹息。少爷从小到大没有什么亲人,母亲早亡,老侯爷又戍守边疆很难相见。偏生内宅不安,少爷一直渴望亲情,对身边人虽然严厉却也关怀备至。不想竟然就是身边人被人买通了,差点儿害了少爷的性命。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却也知道是这女娃娃救了少爷的性命。

    现在看来 ,少爷只怕不只是感激她的救命之恩。在少爷心里,只怕这女娃娃是亲人一样的存在了。

    老仆想到少爷看到这女娃受伤时的惊骇,默默叹了口气。

    这女娃可是有未婚夫婿的,少爷现在似乎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感情,万一将来……唉!

    欧阳文轩不知道老仆的想法,他只是稳稳的抱着怀里的小丫头,即使胳膊酸了、抖了也没有想过放下她,更没有让她坐到马上,很怕颠簸到她。他就这么一直走下去,即使走到永恒。也不想将她放下。

    另一边梁守山一路追踪,终于还是让他把人跟丢了。

    他毕竟是两条腿走路,那又是一匹受惊的马。哪里能让他追上。不过这梁守山也是了得,竟然靠着一些蛛丝马迹查到了踪迹。

    桂红艳跟在他身边,梁守山只是微微蹙眉,也没说什么,可是后来身边出现的少年让他愣了那么一瞬间。

    “你是?”他记得,这少年当时可是叫女儿的名字的,而且看他的年纪不大。箭法却了得,显然也是个练家子。

    凌旭面对老丈人,总有一种心虚的感觉。前世小娇妻为了他而死。虽然老丈人一直没有说什么,还对他关爱有加,可凌旭就是觉得愧对这一家子。面对年纪尚小的梁满仓他都心虚,更别提老丈人了。

    可再心虚也得面对啊。这算是他们今生第一次正式见面。凌旭不想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郑重道:“小婿凌旭见过岳父大人。”他小时候见过梁守山,这么说也不突兀。

    这下轮到梁守山傻眼了。

    “你认错人了?”什么小婿?他早就把当年的事儿忘记了,只是凌旭这个名字?听着有点儿耳熟。

    凌旭:“……”

    怎么回事儿?

    跟想象中的不大一样啊。

    前世岳父可是一直记得他和小娇妻的亲事的,当年自己第一次见岳父也是特殊场合,岳父一听名字可是就知道自己是谁的,怎么这一世早了几年岳父就不认识自己了?

    凌旭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只当梁守山这四年多在外面经历的事儿多了。只怕是忘记了当初的事儿。

    这可不是好现象啊。

    凌旭一阵后怕,忙提醒道:“家父凌家村凌秀才。名字上墨下轩,不知道岳父大人可有印象?”他一口一个“岳父大人”也是没安好心,就是要坐实了这事儿,回头他想反悔都不成。

    凌旭这个恨啊。

    早知道岳父会是这样的反应,当初他就应该请老狼洞的里正帮忙做主把他和小娇妻的婚事定下来,怎么的婚书也得过了啊,也不至于像现在似的弄的这么尴尬了。

    一提凌墨轩梁守山想起来了,“你是墨轩大哥的儿子,都长这么大了。难怪难怪,我说这名字这么耳熟呢。”梁守山恍然,“墨轩大哥还好?”

    凌旭满头黑线,感情还要提自己爹的名字才想起来,自己就这么不招岳父待见吗?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梁守山一边查探踪迹往前赶路,一边道。

    “小婿当年见过岳父大人,一直记忆深刻。”凌旭这话当然是扯谎,当年他还穿开裆裤呢,记得毛的岳父大人,还不是为了刷好感。

    不想梁守山微微蹙眉,“你和田田还小,岳父大人就不要乱叫了,你要是不嫌弃,就叫我一声梁叔。”怎么听这小子一口一个“岳父大人”就这么别扭呢,总觉得这小子要跟自己抢闺女似的。自己闺女,这回来还没看到一眼就被人抢走了,现在又来了个臭小子在眼前晃悠,心里莫名的就不舒服。

    凌旭:“……”

    这是不想承认婚事的节奏吗?

    凌旭只觉得一股凉意从后背冒出,这老丈人回来就是跟他作对的吗?

    梁守山没看凌旭的表情,突然注意到前面马蹄散乱,蹙着眉头大步往前走。

    元宝一路走一路嗅嗅,时不时的低吼两声,声音里充满了焦急。

    一行人没再交谈,很快就找到了梁田田摔下马的地方。

    凌旭颤抖着手摸过去,那鲜血已经凝固了,可他的心却像是被抽离了似的,一屁股摔在地上。

    倒是梁守山,眸子有一瞬间的刺痛,可是随即他注意到周围散乱的马蹄印记。

    “大哥,是往那个方向去了。”桂红艳也是追踪的好手,她还相对比较理智,当即指了一个方向。

    远远的看到许多炊烟,桂红艳道:“许是被村子里的人救了也说不定呢?”

    梁守山和凌旭同时望向远处的村庄,眸子里充满了期冀。(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