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324上面有人

    艾玛我太神奇了,居然码出来了。

    本人觉得这一章特别内涵,承上启下啊有木有、?

    亲们求鼓励(*^__^*) 嘻嘻……

    --------分割线--------

    傍晚,梁田田家在摘香瓜。

    “小妹,看这香瓜越长越多,没曾想这东西还挺能结果的。”梁满仓挑了几个大个的香瓜摘下来放在筐里,这可都是银钱啊,他们家今年靠这个就没少赚钱。

    “也就再有一个多月就差不多了。”梁田田估算了一下,“差不多还能有一百两银子,多了也就没了。”香瓜这东西也就结几个月,这还是她偷偷加了空间土呢,不然这个月估计就差不多罢园了。

    “可惜了了,这么值钱的东西不能一直种到秋天。”梁满囤有点儿不舍的道。

    “做人要知足,咱们家靠这个没少赚钱了。”梁满仓拿出长子的威严训斥道:“这也就是小妹知道种这个香瓜赚钱,你看看村里别人家,可没咱们家这么好运,这才不到一年的功夫啊,咱们兄弟不但不用饿肚子了,还能读书了,这都是小妹的功劳,你可不敢忘了。”

    “大哥,你看我像是记性不好的人吗?”梁满囤嘻嘻笑道:“我这不也是寻思多赚一点儿吗。还有小妹上次说的那个西瓜,京城都有人种出来了,我合计咱们也种一下试试,我看小妹种这个可是一把好手。没准就能成呢。”

    “嗯,倒是能试试,就是种子不多,可不敢祸害了。”梁满仓不忘嘱咐道。

    “大哥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梁田田在远处应了一声。

    梁满仓突然抬起头,“小妹,咱们拿了梁铁锤的金戒指,怎么这都三天了他也没找上门来,是不是又打什么歪主意嗯?”这可不像是梁铁锤的作风。以往没占到他便宜,他都想过这边找麻烦呢,现在被他们兄妹占了一个金戒指的便宜啊,就算是梁铁锤发财了,也不用这么大方吧。

    “谁知道呢,许是被掌柜的骂了没功夫管这事儿呗。”梁田田一想到梁铁锤那天气急败坏的模样。明显就是失宠了,估计这会儿正想着固宠的事儿呢。

    要说梁田田说的还真不差。

    在家里住了三天,一看虎哥那边根本像是没事儿似的没人搭理他,梁铁锤终于待不下去了。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了,在村子里找了个马车,给了二个大钱让人趁着天黑前送他回郭家镇了。

    到了虎哥那处宅子。梁铁锤胆战心惊的叫了门,很怕走了三天就不让他进门了。结果一开门小厮看到他依然陪着笑脸。“梁公子回来了。快里面请。”梁铁锤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还没被虎哥抛弃。莫名的心里酸溜溜的,像是被人养着的妻妾,赌气回了娘家,自己又灰溜溜的回来了。

    “虎哥呢?”梁铁锤随口问道。

    “啊?”小厮一愣,随即笑着答道:“虎爷的去向哪里是小的知道的,梁公子可别为难小的。”虎哥做的都是见不得人的买卖。虽然这宅子里的下人并不是都清楚,可他御下极严的事儿大家伙都清楚。多句嘴没准就被发卖了。谁敢多言。

    “不用问也知道,肯定还跟那个玉堂春在一起瞎搅合呢。”梁铁锤随口咕哝了一句,小厮笑笑没敢接话,头垂的极低。

    好模好样的一个男人叫什么玉堂春,真是丢人。

    梁铁锤心情不好,摆摆手,“行了行了,你不用跟着我了。”径直去了内宅自己的院子。虎哥这处宅子没有女眷,眼下内宅也就梁铁锤和玉堂春,他也没什么顾忌。

    进了内宅,远远的就听到水榭那边有依依呀呀的唱腔。梁铁锤初时还没反应过来,待明白这就是那小贱、人在唱曲儿,顿时心头火起。

    怒气冲冲的往水榭那边去,他倒要看看,这个小贱、人到底长了怎么一副勾人的模样。

    远远的就看到水榭那边摆着几案,虎哥带着手下几个小头目正在喝酒,中间的空地上一个扮相十足的“女人”正在依依呀呀的唱曲。

    唱的什么梁铁锤听不懂,却也觉得声音很好听,一时间心头的怒火都压下了几分。

    走近了才发现,这“女人”真是太漂亮了,眼角眉梢都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英气,看起来雌雄莫辩的模样,真真是招人稀罕。就是梁铁锤都被他那小眼神撩拨的心眼难耐,私心里想着,这样的美人儿,可比楼子里那些姑娘还勾、人,要是能共、度、春、宵,就是怎样都值了。

    梁铁锤站在阴影处,虎哥他们尚未发现他,那玉堂春小谨却已经看到了他。

    别看梁铁锤不认识小谨,小谨却知道这梁铁锤是虎哥的禁、脔,远远的还看到过几次,此时看他那么一副猪哥的模样,哪里还不明白他被自己所吸引。

    听说他前几天还跑了出去,现在回来了,看来是想通了。

    小谨有些得意,土包子就是土包子,一个庄户人家的小子,也想跟他争宠?

    这样想着,小谨就冲他抛了一个媚眼,把个梁铁锤弄的一愣,继而脸蛋通红。他哪里经过这个,一时间只觉得心痒难耐,想抓一把偏又摸不到地方,好不难受。

    “哈哈,小谨唱的愈发好了,快过来。”虎哥这会儿哈哈大笑,一把扯过玉堂春捞到了怀里,手指点了一下他的红唇。随即一口酒水嘴对嘴的就过了下去。

    小谨脸蛋红扑扑的,低声唤了一声“爷!”那长长的韵味儿,似乎余韵未了,让人心里愈发难忍了。

    虎哥突然站了起来,紧紧搂着怀里的美人儿,“这眼瞅着三伏天了,喝酒出了这么一身臭汗,哥几个慢慢喝着,我换身衣裳再过来。”紧紧箍着那美人儿就走,可不像是喝多了的样子。

    “虎哥快去快去。”他手下几个兄弟冲他挤眉弄眼的。

    虎哥冲后面扬扬手,带着那玉堂春奔向另一个方向,眼看着是奔着最近的房间去了。

    人进了房间,砰的一声房门就关上了。那哥几个这才露出“会心”的笑意。其中一个挤眉弄眼的道:“别怪虎哥这都湿了,就是哥们儿我这看了那小妖精唱这么一出都有点儿吃不消了,不过虎哥今晚这一通折腾,怕是咱们的角儿又要在炕上躺几天了,哈哈……”

    “哎呦,可不是,那玉堂春别看这年岁不小,真真是勾、人啊,要不是哥们不好这口,说不得被他弄得心痒难耐的。”另一个也附和道。

    其中一个年长板着脸训斥道:“找死啊,虎哥的人你们也敢打趣?不怕虎哥回头教训你们,难不成你们忘了前些天那两个人的教训了?”

    场面突然变得沉默下来,众人想到了那两个跟着梁铁锤的人突然不告而别,虎哥足足派出几十人,追出了几百里地追上了那两个人,愣是不顾念往日的情分,绑在马后头拖拽了上百里地,最后都不成人形了。

    “又不是什么正室夫人,一个戏子而已,怎么就不能说了。”其中一个年轻的猛的灌了一口酒,压抑的嘶吼道:“虎哥这件事儿做的太过分了,不就是一个玩物吗,就算被人打了换一个就是了,就为了那么一个没见识的乡下小子就那么对待咱们两个兄弟,我这心里……”

    “啪”的一声脆响,水榭这里顿时安静了。

    年长那个收回手,冷冷的看他一眼。“这一巴掌是打醒你,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记得自己的身份。”

    旁边的人轻声劝道:“虎哥平日里御下极严,那两个人不是因为没保护好那梁铁锤才被处置的,而是他们不告而别,你也知道咱们兄弟做的是什么买卖,一旦这泄露出去,别说咱们兄弟了,就是上边的人都得出事儿,所以那两个人必须死,虎哥这也是杀鸡儆猴,他是为了大家伙,你也别觉得委屈,二哥打你也是为了你好。”听他这话里有话的,似乎他们这一行人做事儿还有人指使。

    那个年轻人不敢多说,却瓮声瓮气的道:“可咱们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钱没少赚,连个正经日子都不敢过,家里都不敢联系,我怕哪天死了家里人都不知道我在哪?”

    “谁不是这么过日子的,你没看虎哥,这几年也没成家吗,憋得只好玩男人了,还不是心里压着那件大事儿吗。”那个年长的二哥开口,“不过也快了,准备了这么多年,上面也该动手了。”

    “不说了不说了,喝酒喝酒,那个玉堂春今儿被虎哥带走是不能回来了,没曲儿听了,赶紧喝酒喝酒。”

    梁铁锤捂着嘴不住后退,他觉得自己似乎听见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事儿,却又云里雾里的。

    直到退出去好远,梁铁锤这心还噗通噗通的乱跳。

    原来那两个人竟然死了。

    死了,死了……虎哥,真是心狠手辣啊。

    鬼使神差的梁铁锤就走到了虎哥刚刚带着玉堂春进去的那个房间,因为是个临时的休息所在,并没有什么人把守。更因为太着急,那房门也没关紧,透过门缝梁铁锤就看到了里面不堪的一幕。

    床榻上玉堂春脸色惨白,看着虎哥手里的物事哆哆嗦嗦的央求道:“爷昨儿折腾的狠了,今儿且饶了小谨吧。”

    虎哥嘿嘿一笑,“你这小浪、蹄、子,回头舒服的保管你求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