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300随礼【9+】

    感谢【22怡】、【飘香女】、【福晋】亲的粉红票;

    感谢【无言mo】、【緑小兮】亲的香囊;

    三百章了(*^__^*) 嘻嘻……

    -------分割线-------

    吴山花竟然真的去冲喜了。

    梁田田挺佩服这姑娘的勇气的。

    未婚先孕还敢嫁过去,这种事儿别说放在这个礼教大防的古代了,就是现代……吴姑娘真不是一般人啊!

    梁田田也能猜到吴山花是打的什么主意,母凭子贵呗,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得逞。

    不过这个事儿梁田田却不看好,谁都不是傻子,那肖八斤一辈子据说媳妇也没少娶,会没法识破她一个小丫头的鬼把戏?那岁数可真是活到狗身上了。

    肖家和吴家的事儿梁田田懒得管,听过了就是热闹过了。

    可小花却神神秘秘的道:“你猜我看到谁了?”

    “嗯?”怎么听着还像是有内幕消息一样。“看到谁了?”难道是肖家来人了?按理说不能啊,肖富贵据说被吓出毛病了,不敢出屋都,肖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还不得邪乎的什么似的啊。

    “是你那个后奶梁王氏,还有你那个二叔梁铁锤,都在肖家跟着张罗。”小花也觉得挺奇怪的,“按理说那老太太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你说吴山花嫁人了,她张罗的这个欢实啊,还帮着招呼人啥的。我看那个梁铁锤也是的,这把他勤快的,不知道的以为是他要成亲呢。”小花知道梁王氏母子是什么人,又见他们总欺负梁田田兄妹,所以连带着也喜欢不起来他们。

    梁田田“哈”了一声,那个梁铁锤可不是得勤快吗,那可是他媳妇和孩子啊……呃,这话说的好不别扭,不过这也是事实。

    不过看着自己的媳妇带着孩子嫁人还能这么高兴的。估计也就梁王氏母子能干的出来了。

    梁田田知道梁王氏母子和吴山花的关系,却没有办法说给小花听,就笑着道:“许是他们干亲的关系好呗。”

    小花想想梁王氏和吴王氏的关系,就点点头。“还真是,之前梁王氏和吴王氏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没想到现在吴王氏两口子都行动不方便的。这梁王氏母子倒是挺殷勤的。”小花叹了口气,“以前我一直觉得他们都是那种自私自利的人,对你们兄妹尚且如此,没想到对待外人却能这样。现在看来,他们也不是没心,就是分人了。”小花挺为梁田田兄妹抱不平的。

    梁田田却没有说什么。她心里很清楚。梁王氏母子那就是无利不起早的人,之所以这么帮着吴家。可不是看在梁王氏的面子上,那是看在吴山花肚子里孩子的份上。毕竟那可是梁铁锤的孩子啊。特别是梁铁锤,殷勤就更有个说法了,他现在可是人家的外室,这以后能不能成亲还是说不准的事儿,现在有了后,他当然要精心了。

    想到梁铁锤。梁田田突然道:“梁铁锤一个人回来的?”不对啊,每次那个虎哥的人都跟着。生怕他跑了似的,这次也不能够啊。

    难道是失宠了?

    梁田田颇有点儿幸灾乐祸。

    “也不是。”小花有点儿迟疑,“本来是有两个人跟着的,不过梁王氏说碍事儿,就跟人吵了一架,那两个人没搭理她,最后还是梁铁锤说,就在村子里,也没啥危险,让那两个人先回了家,现在就在梁王氏那待着呢,时不时的还要出来看一眼,像梁铁锤在村里能出啥事儿似的。”小花一脸鄙视,“那家伙,不惹事儿就挺好了,他有啥好保护的。”

    梁田田失笑,这个虎哥,看来还真是中意梁铁锤,这么一瞬都不放过,很怕他跑了似的。

    唉,没想到梁铁锤还真过上了这种锦衣玉食的生活,不知道他内心里是不是真的满意这种生活。

    梁田田越想越觉得好笑,一个男人,被人包养成了外室,这种事儿怎么都觉得很嗨皮。

    “估计也就这两天,他就得回镇上了。”梁田田想到那个叫虎哥的,还真是霸道啊。就算是女人出嫁了还能回个娘家呢,这梁铁锤跟了他,回个村里都被监视,也是够憋屈的了。

    “哎呀,扯远了,我要跟你说的不是这个事儿。”小花顿了顿,“吴山花要嫁人,找你们家没?”

    找我们家干什么?

    梁田田不明所以,“我们家就我们兄妹几个,两个哥哥还在私塾读书,就算是找人帮忙干活也不能找我和球球吧。”再说以他们和梁王氏母子的关系,谁也不能找。

    “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啊。”小花叹了口气,“我不是说这个,是说吴山花嫁人,村里人不得去添妆吗,难道吴家没给你们送信?”

    添妆?

    梁田田想起来了,可不是吗,这个时代女孩子出嫁亲戚里道的要去给添妆的,说白了其实就是随礼。

    “吴家没给我家送信,估计看我们几个孩子,也就没送信吧。”梁田田想了想,“我们家那会儿盖房子,吴家也没来随礼,没啥往来,他们也不能够让我家添妆。”礼尚往来礼尚往来,就讲究个有来有往,没啥过往的,一般你没给人家随礼,自然有事儿也不好通知人家。

    小花蹙眉,“那你说咋就给我们家送信了。”提到这事儿小花也挺闹心的,“我们家平日里除了你家基本上也不跟谁家往来,今儿我就去看了一会儿热闹,吴山花就拉住我,整的挺热乎的,我还以为这是要嫁人转了性子呢,谁曾想是让我去添妆。”小花越合计越憋屈,“田田你说哪有这样的人,她平日里在村里都是用鼻孔看人的,都不搭理咱们,现在居然好意思让我们家去添妆,这是啥人呢。”小花憋在心里气不顺,就找梁田田抱怨了几句。

    “还有这事儿?”梁田田觉得也挺奇葩的,“都没啥往来,干啥过去给她添妆啊?那你跟陈奶奶和菊花婶子说了没,他们咋说的?”

    “奶奶说一个村里住着,都张嘴了,不去也不好看。”小花提到这事儿更是郁闷,“还说都这么多年了,大家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还说吴家现在困难,就算是拉扯一把吧。”

    小花撅着嘴,一看就不高兴。

    梁田田无语,这还真是陈奶奶能说出来的。那位老人平日里爱唠叨,却是个心肠极好的人,也不愿意得罪人。

    “我娘就更别提了,回来知道这件事儿了,就拿着一块布料去了吴家。”小花抿着嘴,咕哝道:“那料子还是田田你上次买给我做新衣裳的,我都没舍得用。”要是早知道会送给吴山花,她早就做衣裳了。

    “菊花婶子把一整块料子都送去了啊?”梁田田咋舌,“是不是有点儿多啊。”庄户人家送礼啥的,一般也就一尺两尺布就不错了,布也都不是啥好布。这菊花婶子一出手就是六七尺,真是太贵重了。何况梁田田买的料子虽然看着普通,却是极好的棉布料,在庄户人家这也算是贵重的东西了。

    “我看娘也是忙糊涂了。”

    梁田田看着小花那气鼓鼓的小模样,就笑道:“好了好了,不就是一块料子吗,别生气了,回头我再送你一块。”怕小丫头伤心,梁田田忙哄道。

    “我是为了一块料子吗?”小花委屈道:“我就是寻思,这么多年了,除了你们家,根本就没有人管我们家,我们家有事儿的时候他们都不伸手,凭啥他们有事儿就好意思跟我们张嘴,还有那吴山花,咋就好意思让我们家去添妆呢。”越说越委屈,这眼圈就红了。

    梁田田忙掏出帕子给她擦眼泪。

    “快别哭了,为这种人不值得。”这种事儿,人家长辈都决定了,梁田田还能说什么。“你也别伤心,左右不过一块料子,就当咱们接济穷人了。”吴家那样的人家,估计小花家有事儿也不能到场,可不就是打了水漂吗。

    小花抿着嘴唇擦眼泪,“我也不是舍不得,就是气不过。”

    “是是是,知道你是最大方的。”梁田田调侃道:“我还以为你今儿来是因为这许多天没看到我,想我了呢,感情是找我诉苦水来了。唉,表错情了。”梁田田说完故意叹了口气。

    “人家正难受呢,你还来逗我。”小花破涕为笑,满天的乌云终于散了。

    “哎呀呀,我要是不逗逗你,怕有人一会儿真的掉金豆豆了。”梁田田笑眯眯的,“好了,别再为他们伤心了。明明是他们犯的错,我们为什么要给他们犯的错付账呢?你说是不是?”

    小花想想,觉得挺有道理的。

    “田田,我发现你越来越像三叔公了,说的话都要让人想半天才能明白。”

    梁田田:“……”

    这是夸她呢,还是夸她呢?

    好吧,就当夸她了。

    问题是:三叔公那是年纪大了,说的话含糊好吧。

    梁田田转移话题,说到了绣花上,小花道:“我娘最近绣你给画的新花样,还说你画的好,我看着那大幅的 也喜欢,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绣一个。田田,要不你给我画一个特别大的,我慢慢绣,也不着急,一两年能绣完就好,将来……”

    梁田田当即一挑眉,“怎么?准备将来出嫁用啊?”

    “你这死丫头,看我不挠你。”小花气结,两人又闹成一团。

    前院突然传来狗叫,梁田田和小花忙过去,就听大门口有人道:“田田,田田开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