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94缺德的丫头【6+】

    今天好安静,难道所有的亲都出去过节了?

    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我也应该做点儿什么,卖花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惜,看到满大街卖花的少年们,我暗自庆幸,这卖花的比情侣还多⊙﹏⊙b汗

    亲们,球球撒娇卖萌打滚跟诸位衣食父母求票!不给就哭,大过节的乃受得了吗?

    ---------分割线-------

    低矮潮湿的下人房里,此时乱糟糟的。

    众人围着衣衫不整的红玉七嘴八舌的说着。

    “你说你啊,咋就这么想不开呢,没事儿上吊干啥啊?”

    “这好死不如赖活着,不就是被打了几下吗,还寻死觅活的,这是给谁看啊?”

    “你爹娘送你进府里,就算是不指望你荣华富贵,可也不能就这么想不开吧。”

    ……

    人之初,性本善。

    虽然不喜欢红玉平日里的嚣张,可看她这样寻死觅活的,大家伙还是善良的劝解着。有安慰、有监视,总之是不想红玉再寻短见。

    红玉也不整理衣衫,头发乱糟糟的,小脸红肿的吓人,就坐在炕边呜呜的哭着。看着好不委屈。

    外面一阵脚步声,人群中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句。

    “来了来了……”

    红玉眼睛一亮,是少爷来了!

    果然还是来了。

    眸子里有精光闪过,红玉下意识的往下拽了拽胸口的衣裳。门外脚步声响起。人群自动分开了一条路,待脚步声到了门口,红玉想都没想一下子扑了过去。

    “少爷你让红玉死吧,红玉没脸见人了……”故意挺着身子露出胸口大半的春光,看的众人一阵错愕。

    果然猜的没错,这娘们就是没安好心。什么寻死觅活的,不就是想趁机让韩大哥看到这一出,好赖上人家吗。

    可惜,她打错算盘了。

    梁田田饶有兴趣的看着她胸前的沟壑。还别说,挺白挺大的,就是……能不能不要用她的凶器顶着自己的下巴,她可不饿。

    梁田田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翘起脚尖,似笑非笑的在她耳边轻声道:“红玉姑娘。你露奶了。”

    红玉闭着眼睛,虽说她早就有了这样龌龊的心思,可毕竟是一个云英未嫁的大姑娘,这样的举动也让她害臊。可耳边的动静,等等……不对啊!

    红玉猛的睁开眼睛,就对上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居然不是少爷。

    “啊!”红玉一声尖叫,下意识的抱紧了胸口。毕竟是一位姑娘。哪能让人随便看了身子。

    梁田田好笑的看着她那副样子,搞的跟个贞洁烈女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多纯洁呢。整天惦记着自家少爷,也不嫌丢人。

    “呦,瞧把红玉姑娘给吓得,啧啧,这脸都白了啊。”梁田田眯着眼睛看红玉在那快速整理衣裳。早寻思啥了,现在才整理。可惜啊,谁都明白了她那点儿小心思。“红玉姑娘这衣裳穿的还真别致,这也幸好是我进来,不然要是一个男人进来,红玉姑娘为了清白,说不得就得嫁给那个男人了吧。”对于这种女人,梁田田毫不避讳的戳穿了她那点儿小心思。

    “你……”红玉气的脸色通红,“你别胡说。”这才看清楚来人竟是一个小丫头,这不是少爷带回来的客人吗?红玉一愣,“你怎么出现在这里?这是韩家的家务事,你一个外人进来干什么?”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内宅的女主人,听那口气,不知道的还真被她忽悠住了,谁能想到这就是一个丫鬟啊。

    梁田田可不是吓大的。

    “我知道这是韩家的家务事,如果不是内宅的事儿我还不来呢。韩爷爷和韩大哥都是男人,你这衣衫半解的张罗着要见少爷,谁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今天幸好是我来了,不然知道的是你自己不检点,不知道的还以为韩家怎么回事儿呢。”梁田田可没给她留面子,这样的女人满心的算计,到这个时候还认不清事实,自己凭什么帮她。

    这个死丫头,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红玉气的脸色难看,好好的主意就被她给毁了,真是恨不得毁了她这张脸。

    “你,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惦记少爷了?”红玉口不择言。

    “哦!”梁田田故作恍然大悟状,“感情你是在惦记韩大哥啊,啧啧……”梁田田什么都不说了,就那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你……”红玉脸色咋请咋白,紧紧咬着嘴唇。如果眼神能杀人,梁田田肯定要死上两次了。

    周围本来劝解红玉的那些人还有点儿同情她,好好的一个大丫头被少爷打了,还想不开的自杀了,这么小的年纪,真是可惜了了。

    起初还觉得梁田田说话太不留情面,可是现在看来……感情这个红玉没安好心啊。

    周围顿时一阵鄙夷声,有人突然反应过来,“怪不得嚷嚷着说要见少爷呢,感情是有这样龌龊的心思,我呸呀,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还妄图惦记做少爷的通房。”

    有那小丫鬟春心萌动也在暗中倾慕自家少爷的,就吐了一口,“呸,也不看看自己的姿色,少爷能看上你怎么的,还妄想麻雀变凤凰,我呸呀。”

    几个粗使婆子说话更难听。“看着是个邪乎的,本以为就是京都来的脾气大了点儿,没想到竟藏着这样龌龊的心思,小小年纪不学好,偏偏学那窑姐的做派,爹娘生了你就是让你出来丢人现眼的吗,我要是你啊,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拿根绳子吊死算了。”这样的不知廉耻,跟她同为下人都觉得丢人。

    旁边有人附和道:“人家这哪里是寻思啊。就是故意的,没看那露出大半个胸脯啊,还想着少爷看你一眼就娶了你怎么的,我呸,当你那心思谁看不出来咋地。”

    “就是,少爷没来,肯定就是看穿了她的心思。”

    大家伙七嘴八舌的,说的红玉紧紧垂着头,像是无地自容了。

    梁田田听着那些贬损的话。暗自咂舌。这女人要是嘴巴毒起来也真够受的了。既然已经戳穿了红玉的真面目,想来韩大哥也就没有什么危险了,梁田田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好了,大家伙都别围在这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吧。”不然她怕这群女人一会儿再吵起来。

    梁田田转身往出走,不想那红玉突然抬头。一脸怨毒的看着她,猛的扑了过去。

    “都是你,都是你……”疯了一样抓住梁田田又打又挠的,“都是你个死丫头,都是你毁了我,都是你阻了我的路。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梁田田触不及防之下被红玉一下子扑倒在地。趴在地上浑身剧痛,偏偏红玉个头高,又沉,一时间想起都起不来。

    红玉跟疯了似的一顿扑打,梁田田下意识的抱住了头。

    旁边一个婆子反应过来,尖叫一声,“快。快拉住她啊,别让她伤了少爷的客人啊。快点儿啊。”

    “都别愣着了。”

    大家伙七手八脚的去抓红玉,梁田田这才被解救,头发被抓了好几下,梁田田这个郁闷啊。

    今天出门忘记看黄历了吧,怎么这么多的倒霉事儿啊。

    还好,没落下什么伤痕。

    “你个死丫头,我跟你势不两立,我要杀了你。”红玉被人按着,状似疯癫。

    梁田田揉了揉发疼的腰,骂道:“混账,自作孽不可活,你今天这副样子怨的了谁?还不是你咎由自取?”居然还怪到她头上了,死女人。

    “你个死丫头,村姑,你以为没有我,你就能嫁给少爷吗,别做梦了,韩家是京城望族,可不是你一个村姑能够想的,你就彻底死了心吧。”一以己度人,红玉下意识的以为梁田田是想嫁给韩恩举。

    梁田田都愣了。

    这个女人,脑子没病吧。

    帮忙还帮出一身麻烦来,梁田田气坏了。

    “你们看住她,别再让她瞎折腾,等你们主子吩咐吧。”她现在骂人都懒得骂了。

    捂着后腰,梁田田皱眉走出屋子,就看到不远处韩恩举和凌旭一脸担忧的站着。

    韩恩举一看到她出来就道:“田田,屋里怎么回事儿?”吵闹声他们离的老远都听到了。

    凌旭看到梁田田头发散落,眸子就是一缩。大步迎了上来,“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受伤了?哪里受伤了?是不是那个女人打你了?”一口气问了一窜的问题,梁田田苦笑,“我要先回答你哪个啊?”

    凌旭见她脸色不好,急道:“是不是受伤了?”

    “就是摔了一下。”梁田田实话实说,“腰有点儿疼。”

    “该死!”凌旭气的瞪着眼睛,一弯腰就把她打横抱起来,“咱们回家。”这个韩家,看来是不能来了。

    韩恩举后知后觉,忙迎了过来,“田田你受伤了?”又急道:“伤在哪了?凌旭你快放田田下来,我给她瞧瞧。”抱着在内宅里走来走去的,让人看到算怎么回事儿啊。

    凌旭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还是赶紧处理好你的家务事儿吧。”要不是那个红玉,小丫头至于遭这个罪吗。

    韩恩举被他说的一愣,看到一个婆子跑出来,忙道:“怎么回事儿?”

    “哎呀少爷,那个红玉疯了,想勾引少爷呢,这是没安好心啊,多亏了那位姑娘戳穿了她,红玉这丫头,真没看出来啊,居然惦记少爷呢……”

    这都哪跟哪啊。

    “说重点。”韩恩举冷冷的打断她,“我是问你,田田是怎么受伤的?”声音冰冷。

    田田?

    婆子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说的是那位姑娘,忙道:“少爷,红玉疯了,对这位姑娘又打又骂的,要不是我们拦着,只怕都要打死了。”

    韩恩举气的握紧了拳头,“把她给我关到柴房去。”这样的女人,看来是留不得了。

    婆子忙应了一声,眼看少爷大步走了,忙追问道:“那要是红玉再想不开呢?”

    “那就让她自生自灭。”韩恩举冰冷的声音远远传来,让婆子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