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90烦恼和受伤

    感谢【熊仔姿梦】、【嫣然蝴蝶】、【禾树组合】、【四叶3叶草】、【ima3)】、【wangyan158】、【osmile】、【wdid007】、【飘香女】、【erhh】、【北堂0馨儿】、【冰川十代】、【妙芙儿】亲的粉红票;

    感谢【sunny璐瑶123】的评价票和香囊;

    感谢【東方風雲】亲的平安符。

    月末最后几个小时了,亲们,粉红票还有剩下的支援一下哦,下个月清零了。

    ------------分割线-----------

    第二天一大早,梁田田兄妹吃了早饭,跟谁福满楼的马车都去了镇上。

    梁满仓兄弟要去私塾,梁田田则打着看望金宝的名义,拉着凌旭一起。其实是想给他看看伤的。

    凌旭一听要去韩家医馆,顿时跟被侵犯了领地的猴子似的,精神百倍的。就是梁田田不叫他,他都要跟着,何况还特意让他帮忙抱球球呢。

    家里有文鸳,她也不会跑。梁满仓兄弟以为小妹又是故意整治她,也没多想。这样不知进退的女人,就该好好整治。

    就这样,各人怀着各异的心思去了镇上。

    等文鸳起来的时候发现家里都没人了,冷锅冷灶的,一点儿吃的都没有。

    文鸳这个气啊,这帮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大米、白面啥的是有,可问题是她根本不会弄。让她怎么吃饭啊?

    文鸳想去后园子看看有啥吃的没,结果刚到后园子,半大的铜钱猛的跳出来,不断的冲她龇牙,嘴里发出“呜呜”的警告声,吓得文鸳忙跑回屋子。

    一条狗都欺负她,这日子没法过了。

    文鸳压根没认出来铜钱是狼,不然估计得吓死。

    几乎一天没吃啥东西了,文鸳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没办法,只好喝凉水充饥了。

    凉水能顶饿吗?

    答案显然是不能的,文鸳喝了好多水,只觉得越来越饿。躺在炕上想睡觉,结果肚子咕噜噜的叫,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农村的破炕咯得慌。文鸳扯过梁田田的被子铺上,还是咯得慌,翻来覆去好久也没睡着,一阵折腾。

    梁田田可不知道那位大小姐悲剧的喝凉水充饥呢,到了镇上大家分别,梁满仓兄弟去了医馆。凌旭抱着球球跟梁田田去了韩家医馆。

    韩家医馆今天人比较多,梁田田本以为是天气热了生病的人渐多。结果发现小伙计不像往日在忙着抓药看病,而是在往外推人,顿时就愣了。听了一会儿,梁田田脸上的表情很是怪异。

    凌旭倒是心情大好,笑眯眯的道:“没想到韩大哥还挺抢手的吗,看看,这郭家镇适龄的姑娘都请人来做媒了。”韩恩举成亲。对他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他当然心情好了。“说起来韩大哥年纪也不小了。也到了成亲的年纪了,看来韩大哥这是要有人生双喜了。”以凌旭看来韩恩举考中秀才不难,再加上一个成亲小登科,可不就是人生双喜吗。

    凌旭说这话的时候偷偷打量小丫头,发现她一脸怪异,倒叫他愈发摸不准小丫头的心思了。

    “哎呀,这位大娘,我都说了这里是医馆,提亲的事儿就别说了,我们还得给人看病呢,你赶紧走吧。”小伙计一脸无奈,语气还算好,可这表情是骗不了人的,明显的不耐烦。

    那个显然是媒婆打扮的人也不气馁,笑着道:“我这不就是来瞧病的吗,咋就不能去看韩大夫了。你这小子就是乱说话。这成亲啊可是人生大事儿,回头大娘给你也介绍一个好的,看你这年纪,也到了说亲的年纪吧。”小伙计被她说的小脸通红,一脸的憋屈。“我不用,大娘你赶紧走吧。”

    旁边一个小伙计也刚“送走”了一个说媒的,过来这边直接道:“大娘,我们这还忙,您先走吧。”推着就把人“送出去”了。

    梁田田好笑的捂着嘴,低声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家有子百家求吗?”说完咯咯笑。韩大哥这下算是火了。

    凌旭见小丫头没心没肺的,心情大好,笑眯眯的道:“应该就是吧,这韩大哥真是抢手啊,我都恨不得为女儿身了。”他就是开个玩笑逗小丫头一乐。不想韩恩举正好从里面出来,黑着脸,“你要是女的我倒是可以考虑娶了。”这家伙,故意的吧。

    凌旭被人抓包,却并没有尴尬,反而调笑道:“韩大哥,很抢手吗,我们差点儿都进不来院子。”

    韩恩举也是被众人闹烦了,并不是真的动气。闻言苦笑道:“我也没想到事情闹成这样,今儿一早我还纳闷怎么女病人这么多,感情……”他重重的叹了口气。感情都是打着有病的幌子来相看他的,甚至有几个大胆的姑娘自己就装作生病上门了,这让韩恩举很是郁闷。

    “这样下去可不行,没有多久又要下场了,韩大哥,要不让韩爷爷过来坐堂几天吧。”梁田田就出主意道。毕竟这科举才是大事儿啊。

    韩恩举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早知道他就不去参加什么考试了,一个小小的县试就惹来这么多的麻烦,这要是真中了秀才,估计麻烦就更多了。

    得想个法子才是。

    韩恩举突然看了凌旭一眼,“奇怪了,我这个考在后面的都有这么多人上门,你怎么没人给提亲?”这可是名副其实的县案首啊,中秀才那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凌旭表情一僵,怎么还提到自己身上了?

    见小娇妻好笑的盯着自己,凌旭一阵心虚。

    “那啥。我不是出来躲清静了吗。”不然他干嘛不回家。好吧,其实他也是想跟小娇妻多待在一起一段时间,趁着她年纪小自己还能住在他们家,再过几年可就得避嫌了。而且……“我一早就放出风去,我已经定亲了,自然就没人上门提亲。”凌旭为自己的聪明自豪。

    韩恩举一拍脑门,“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

    “嗯?”梁田田挑眉,“韩大哥也定亲了?”没听说啊。

    凌旭也巴巴的看着他,这家伙要是定亲了可真是太好了。

    “哪有的事儿啊。”韩恩举苦笑。“我这不是被逼的没办法吗,不行,我赶紧让他们放出风去,免得再有人上门。”真是一劳永逸啊。

    “这样不妥吧。”提出异议的居然是凌旭。虽然他不喜欢韩恩举跟小娇妻走得近,却也不想他这么胡作非为的。“这样败坏自己的名声,传出去对你不好。”

    韩恩举愣了一会儿。点点头,“的确。”难道就没有法子了?要是天天被这样纠缠,他的医馆也不用开了。

    “其实也不是没有法子。”梁田田若有所思,“如果不让人知道流言是你们传出去的就好了啊。”到时候大可以来个不认账,这样就无所谓什么败坏不败坏名声了,还可以暂时摆脱烦恼。

    凌旭明白梁田田的意思。终究觉得这样对名声有害,不过确实是眼下解决麻烦比较好的办法。其实现在所谓这些麻烦在他看来也没什么。韩恩举到了年纪尚未定亲,就是在其中选一个女子也没什么不好。不过他也知道韩家身份特殊,估计是不会这么做的。

    韩恩举心领神会,道:“待会儿我就让小徒弟们出去走走。”这种日子他受够了,能够躲得清净才是主要的,至于这种名声他也不大在意。别说韩家的根基不在这里,他将来就算是成亲也不可能是在郭家镇。那这所谓的名声其实也不是很重要。只要不是人品之类的名声,其实他还不是很在意。

    “医馆这边也没啥事儿。让我徒弟盯着,带你们去我家吧,金宝在那呢。”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请梁田田去家里,韩恩举还有点儿小激动。

    “中午我让人在福满楼定了酒席,你们都别走,晚上接了满仓他们,我让人送你们回去。”被缠了这么久,韩恩举这也算是忙里偷闲了。

    梁田田他们都没拒绝,不过在这之前……“韩大哥,麻烦你给凌旭大哥瞧瞧。”梁田田把凌旭推出去,“他之前受伤了,看看落下病根没有。”

    “受伤了?”韩恩举一愣,“那跟我去内室,我给你检查检查。”一提到看病的领域,韩恩举都格外认真。

    凌旭一脸苦笑,想说什么,可看到小丫头突然板起的脸就没招了。果然,今天跟她来医馆就是被算计了,真是,怎么忘记这小丫头也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主呢,昨儿还天真的以为她不纠缠这个事儿了呢。

    凌旭随着韩恩举进了内室,过了好久两人才出来,凌旭一脸尴尬,伤的地方不大方便。

    “怎么样?”人一出来梁田田就迫不及待的问道。说来说去她还是担心凌旭的。

    “没什么大碍,就是血气亏损的厉害,回头我开个药膳,吃上半个月调理一下就是了。另外……”韩恩举这一停顿不要紧,梁田田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

    “怎么了?”

    “喂,你不要大喘气好不好?”凌旭知道自己的问题,根本不是什么大毛病,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韩恩举笑笑,“就是容易落下疤痕,毕竟伤口比较深。”他可没说谎。就是以他们家的祖传医术,那样的伤口也没有完全愈合的希望。

    凌旭很无语的甩了他一个青葱白眼,“那种地方,有没有疤痕很重要吗?”再说了,是男人的,哪个身上没有一点儿伤痕。

    韩恩举怪异的看了他一眼,没吭声。算是默认了。

    凌旭一想到自己那地方被他看了,顿时脸色很诡异。

    梁田田看着两个人“眉目传情”突然很好奇。“那个,凌旭大哥,你伤在哪了?”

    凌旭:“……”

    韩恩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