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86温情

    感谢【kellywong】、【xcr】、【天宫南】、【鹫恋】、【hzh可可】、【微翠】、【旖旎v】、【雯雯心心】、【精品之作】、【657muzi】、【茆茆123456】亲的粉红票;

    感谢【铁加曼rpg】、【潜清清】亲的评价票;

    感谢【无言mo】亲的香囊;

    感谢【yh_yh1166】、【qiyexueabc】亲的平安符。

    感谢亲们在我一更的时候还能支持,下个月一定给大家多更一些。

    ----------分割线---------

    对于菊花婶子这种尽职尽责的表现,梁田田当然是欣喜的。有个人这么关心自己,这种感觉真心不赖。可问题是……找凌旭谈什么啊,她现在才八岁,凌旭才十二岁。还是那句话,未来太多变故,现在提这种事儿还是太早。

    梁田田解释了半天也没能让菊花婶子改变主意,最后她直接抛出重磅炸弹。“凌旭大哥是县案首了,他还得准备下一场考试,婶子,这事儿咱们过段时间再说。”到时候咋回事儿还说不定呢,先拖着吧。

    菊花婶子一听,忙又问了细节。末了道:“凌旭这孩子看着就是个用功的,没想到还真考上了。”又是高兴又是担心的。

    本来凌家跟梁家这门亲事就是梁家高攀了,回头凌旭这地位高了。会不会……呸呸呸,想哪去了。田田这么好,这样的姑娘凌旭去哪里找去。再说满仓他们不也在读书吗,没准将来比凌旭还厉害呢。

    虽然这样想,可毕竟还是不放心,就道:“田田啊,让满仓和满囤都好好读书,看看凌旭,他们可不能让人比下去啊。还有球球也是。好好读书,婶子给你做好吃的。”菊花婶子连球球都不放过。

    小家伙眉开眼笑的,“婶子我将来考个状元回来孝敬你。”

    “嗯,好。”菊花婶子被小家伙这句话逗的心情大好。本以为孩子的一句戏言,却不曾想多年以后竟然成真了。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陈奶奶迷迷糊糊的睡醒了。就看到炕边两张笑脸。笑道:“田田和球球过来了,吃饭没呢?”

    “还没呢陈奶奶。”球球奶声奶气的道:“你好点儿没有?”

    “好多了。”陈奶奶挣扎着坐起,梁田田过去扶起她。那边菊花婶子递过来一碗清水,“娘,先喝一口吧。”

    “唉。”陈奶奶眼角眉梢都是笑意,道:“我这也是自找的。你婶子不让我出去不让我出去,趁着她打柴我就去伺候伺候那园子……唉。人老了就不中用了。”上了岁数的老人,最后总喜欢用这句话结尾。

    “陈奶奶才不老呢。”球球撅着屁股爬上炕,“韩大哥说吃药了就好了,陈奶奶不怕苦,吃药就好了。”

    “好,我不怕苦。”陈奶奶被逗的哈哈笑,这么小的人儿。还知道哄人,怪不得大家伙都稀罕这孩子。

    “刚我做梦啊。梦到凌旭考中了,说还是啥案首不案首的。田田啊,凌旭回来没呢?啥时候有结果啊?”老人显然这是睡迷糊了。

    小花正放桌子呢,就笑道:“奶奶,你那不是做梦,凌旭大哥回来了,也考上了,就是县案首,可厉害了呢,说是第一名呢。”

    “啊?真的啊?”陈奶奶双手合十,虔诚道:“佛祖保佑佛祖保佑……”

    梁田田好笑,跟他啥米关系啊,这是凌旭自己努力的结果。不过看到老人这时候还惦记这事儿,心下不感动绝对是假的。

    菊花婶子这一家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是不是还得接着考啊?得考到啥时候呢?”陈奶奶还挺关心这事儿的。

    “是得考,具体啥时候,我也不是很清楚。”梁田田帮忙盛饭,先给老人盛了一碗米饭。“陈奶奶,咱们先吃饭,凌旭的事儿让他自己合计去,咱们不跟他操心。”怕老人伤神。

    “唉,你这孩子,咋说话呢。”老人故意板着脸,“那可是你将来的夫婿,你可不敢瞎说啊。”

    梁田田吐吐舌头。这帮人,好像总是忽略她的年纪。

    菊花婶子把大骨头汤炖的土豆送上桌,突然道:“田田啊,你们都出来了,你们家那个姑娘咋整?”虽然不喜欢,却也不想她挨饿,就道:“要不我送去点儿吧。”

    梁田田嘴角微不可查的一翘,忙道:“婶子没事儿,家里有吃的,饿不到她。”菊花婶子以为梁田田给留了饭,就点点头。“那行,我就不操心了。”压根不知道梁田田就是故意的。吃的是有,也得那位“大小姐”自己动手才行。

    逃难的就要有一个逃难的自觉,别处处把自己当成大小姐似的高人一等,可没人伺候她。

    是的,梁田田这就是立威。

    才来一天不到就闹出这么多事儿来,不给那个文鸳立威,梁田田怕以后自家人闹心。

    左右饿一顿也饿不坏,再说自家的确好多吃的,就看她大小姐会不会弄了。

    中午吃了饭,球球自己玩,梁田田跟着小花和菊花婶子绣花。小家伙玩累了,等陈奶奶喝了药,就跟老人一起睡了一个午觉。

    梁田田也有睡午觉的习惯,绣了一会儿花也跟着小花睡了。

    菊花婶子看看外面的日头,拿了一个帽子去后院收拾那二亩地的菜园子了。

    每个过不好的家庭都是一样的懒惰,可是过好的家庭却各有各的勤奋。不说旁人,就说菊花婶子吧,明明一手绣活出类拔萃的,完全可以养活自家人。可对于菜园子她也没舍弃。比旁人更加精细的伺候。这样的人家,真是没有理由过不好日子的。

    快傍晚的时候梁田田才带着球球晃晃悠悠的回家。

    等梁田田离开,陈奶奶把小花支出去,悄悄对菊花婶子说:“那凌旭考了个案首,我也不知道是个啥官,听着就挺大的。你说他会不会不跟梁家结亲了?”显然老人也想到了这么一层。

    菊花婶子也担心这事儿,就道:“我看凌旭那人,应该不能吧。”其实心里也摸不准。

    “唉,凌旭那孩子倒是个好的。可他家人呢?”陈奶奶一句话问到了点子上。

    房间里一阵沉默,好半天菊花婶子才道:“不行,找个机会我得跟凌旭说道说道这事儿。”看着挺好的姻缘,可不能就这么没了。

    “这事儿啊,只怕你说了也是白说。”陈奶奶看的比她远。“要是几个孩子的爹回来就好了。守山那人啊,办事是个明白的。”好几年没有信儿。好不容易有信儿了吧,这人又不知道啥时候回来,可真让人着急啊。

    菊花婶子也叹气,“那娘,这事儿咋办啊?”别看她这么大岁数了,可家里好多事儿还是让娘拿主意。

    “先别动。如果凌家真有啥说法。咱们再出头也不迟。”陈奶奶看的远,干脆道:“不是还有里正吗。咋地也不能让田田那丫头吃亏就是了。”

    菊花婶子点点头。

    也只能这样了。

    牵着球球惬意的走在路上,梁田田跟村里人不时的打招呼。本来没有几步路的距离,跟这个说两句,问候那个两句,愣是让她走了半个时辰。

    球球也乖,时不时的跑两步逗逗元宝,要不就是跟小伙伴们打招呼玩一会儿。左右姐姐走得慢,他也不急。

    出了村子就看到自家半山坡的院子。梁田田牵起嘴角。

    不知道大小姐怎么样了,梁田田坏心眼的脑补大小姐气急败坏的模样。

    结果推开门,看到的场景跟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凌旭拿着个铁锹正在收拾院子里的鸡粪,看到梁田田和球球就笑着迎上来,“回来了?”就知道这两个小家伙是故意的,果然,直接等到做晚饭才回来。

    梁田田看着凌旭,愣了。

    “你不是去镇上了吗,怎么,没看到凌伯父?”以为他就算回来也要晚上呢。还有这家伙的样子……一个漂亮的大男孩手里端着一堆鸡粪,这场面,呃,挺违和的。

    不过凌旭却不觉得什么,笑着道:“见到了,就又回来了。”其实还是想多和她待在一起。父亲有父亲的生活,他喜欢那种教书育人的日子,凌旭能看到他平安喜乐就够了。何况他一个过来人,被父亲板着脸教育的感觉,其实还是挺不爽的。

    这么久没见了,“难道凌伯父没有话嘱咐你?”这好像又快下场了吧。真是奇怪。

    “嘱咐了。”凌旭见她关心自己,心里满满的都是浓情蜜意。

    梁田田眨眨眼。

    凌旭神秘兮兮的道:“就四个字。”

    “嗯?”

    “戒骄戒躁!”凌旭想到父亲当时板着脸,却怎么都掩饰不住笑意的眼。哈哈大笑,好不畅快。

    梁田田眯起眼睛,嘴角翘起。

    严父慈母,大概是这个时代人的通病吧。凌伯父就剩下这么一个儿子相依为命,对凌旭平日里看的极重。那是一个温润的男人,可每次看到儿子都故意板着脸,像是怕惯坏了似的。这大抵就是这些男人所谓的教育方式吧。

    梁田田虽然不赞同,却可以体会到那种浓浓亲情,说实话,她还挺羡慕的。

    前世父母过世的早,她先是一个人在家族里努力,其后无意中有了宝珠又被人发现,继而追杀。这种家的温暖才是她所羡慕的,所以一直以来她都特别珍惜这个家。甚至是那个所谓的便宜父亲,尽管希望他不要太早回来影响他们,其实心里还是有所期待的。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午饭吃了没有?”梁田田想到凌墨轩的性格,怕是凌旭老早就回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