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74天上掉馅饼【为茗儿盟主++】

    感谢【飞仙流影】、【hao19780107】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飞仙流影】亲的评价票,群抱么么。

    第一个盟主啊,我得加更是不是。这算是第二更,从今天开始除了正常更新加十更,原谅我的慢效率,没有存稿真心没办法一天十更啊⊙﹏⊙b汗

    ---------分割线---------

    梁满囤气的一把拉住她,“小妹,咱们不要他的钱。”

    有钱不捡,傻啊?

    梁田田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哪个银钱上面写了他名字?”

    梁满囤:“……”可是,确实是梁铁锤那家伙扔的啊。

    “哈哈,姐,你看我捡到好多。”球球撅着小屁股捡钱,眉开眼笑的。

    梁满仓和金宝也加入了。

    梁田田笑眯眯的道:“有钱不捡才是傻子呢。”真希望那个逗比每次路过都当散财童子。哈,希望他得宠的日子不要太短才好。

    梁铁锤的事儿没有影响梁家兄妹,梁满仓兄弟拿着那份“红案”去研究,第一名无疑就是凌旭了,顺着往下找,在十二名的位置找到了韩恩举。

    “韩大哥也好厉害啊,考了十二名。”梁满仓感叹道:“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下场。”他们年纪还太小,即使先生夸他读得好,明年下场也是有很大风险的。

    “大哥你别灰心,你看韩大哥还要做大夫分心呢。这都考了十二名,我相信你和二哥,将来肯定能考的更好。”梁田田怕他们有压力,忙劝道:“再说凌旭大哥和韩大哥都是从小就启蒙了,你们读书晚,咱们家也不着急,慢慢来。”

    梁满仓轻声道:“道理我知道。”可是……他们兄妹有那么多的时间等吗?每每一想到那些欺负他们的人,梁满仓就恨不得快点儿长大。

    球球拉着金宝靠过来,奶声奶气的道:“哥、姐。等球球长大了考状元回来,比凌旭大哥还厉害。”

    “嗯,我就等着我弟弟考状元了。”梁满囤被逗的哈哈大笑,一把抱起小家伙,扔得老高。

    “唉,满囤你小心点儿。”梁满仓吓了一跳。

    “二哥再高点儿。”球球大笑。哪里有一点儿害怕的样子。

    梁满仓一拍额头,无语了。

    梁田田抱过金宝,很认真道:“金宝乖,别学他们疯玩,那样太危险了。走,田田姐带你去抓蝴蝶。”

    金宝羡慕的看了一眼疯笑的球球。乖巧的跟梁田田去了后院。

    梁满仓看着手里的红案,突然道:“糟了。忘记让凌虎大哥把这个给凌伯父送去了。”人家儿子的成绩,他们拿着算怎么回事儿啊。

    “没事儿,明儿私塾不就上课了吗,咱们给带过去呗。”梁满囤并不是很在意。“不过凌旭大哥接下来好像还得去考试吧,这个时间可有点儿紧,不知道他能不能回来。”

    秀才考试一共分了四场,童生试、县试、府试、院试。只有通过了院试才算是考上了秀才。凌旭如今刚刚通过了县试。考了第一名,是县案首。接下来还有府试和院试要参加。院试是三年两考。好在这两个考试今年都有,如果顺利凌旭今年就能取得秀才功名。

    十二岁的秀才啊,别说是在灵山县,就算是在辽东府都是一件轰动的事儿。不知道为什么,梁家兄妹没人觉得突兀,都觉得凌旭就是能考中。

    “放心吧,凌旭大哥是个有数的,咋地考试都不能错过吧。”梁满仓这么说着,其实心里并没有底。

    这个时代通讯不方便,也不知道凌旭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

    天还早,梁田田就开始准备晚饭了。

    征求了大家伙的同意,晚上烙饼准备烙白面饼,再做一个西红柿牛肉汤、红烧豆腐,再有一个凉拌土豆丝、一个拍黄瓜。也算是一顿丰盛的晚餐了。

    晚上韩恩举要过来给金宝扎针,梁田田自然就要多准备一些。

    牛肉是老牛肉,梁田田特意切了小薄片,又用刀背敲了敲,就是怕不熟。大牛骨头也扔到锅里一起煮汤,西红柿牛肉老早就在西屋的锅里炖上了。

    红烧豆腐倒是不着急,梁田田准备等烙饼后再弄。

    即使是白面饼,梁田田也花了心思,摘了不少新鲜的小葱,剁碎了和面,也就是葱花饼了。又在擀面饼的时候加了一点儿豆油,这样饼能分层,不至于太死板。

    并没有因为梁田田是女孩就她一个人干活,五个孩子一起动手,烧火的烧火,送柴禾的送柴禾,再加上两个时不时偷偷捏一块面疙瘩玩耍的,梁家这顿晚饭其乐融融。

    东西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做好了,这会儿院门却响了。

    梁满仓过去开门,一看竟然是许久不见的三叔梁守林,忙把人让进来。

    梁守林是个藏不住心事儿的人,愁眉苦脸的,进院也不说话,板着脸也不知道跟谁赌气呢。

    梁田田迎出来,“三叔,这好多天没看到你了,是又进山打猎了咋地?看你都瘦了。”说起来梁守林今年也不过十四岁,还是个半大孩子,虽然是叔叔辈的,可梁田田也把他当个大孩子,一看他这副模样就知道有事儿。“咋地了?是有啥事儿咋地?”

    梁守林看了她一眼,嘟囔道:“二哥回来了,带回来两个人,说话都不让多说,啥都管着。吴家山花姐过来看娘,都被他们拎着给扔出去了,田田你说,哪有这样的人,这不是让我们家把村里人得罪光了吗。”

    感情是为这事儿生气。

    等等……

    梁田田努力捋顺这些信息。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两个黑衣人算是监视梁铁锤这个“外室”的。这是回家省亲的架势啊。想到之前梁铁锤的嚣张,梁田田真是无语了,果然,二笔青年欢乐多,这个二货,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他好。

    不过吴山花……不是正跟梁王氏算计怎么嫁到肖家吗,这怎么又跑去梁铁锤那了,是不死心还是咋地?

    “吴山花过去干啥了?”梁田田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就忍不住道。

    “这不是吴家婶子和吴大叔都病着吗,山花姐过来找娘帮忙,说是她自己身子不舒坦,正好看到二哥回来。你也知道,他们一起长大的,话多些。就被二哥带来的人不喜了,拎着胳膊就给扔了出去,就把人摔在了大门口,山花姐当时脸都吓白了。”梁守林明显有气,“田田你说,哪有这样的人。我让二哥管管他们,二哥还说我小孩子不让我管闲事儿。”

    如果不是娘拉着。梁守林都想上去揍那两个家伙一顿。当然,打不打的过就不好说了。

    梁田田一听摔的脸都白了,下意识道:“那孩子没事儿吧?”以前看宫廷剧,那些女人一个屁蹲都能把孩子摔掉,这被扔了一下,还不得那啥啊。

    咦,好吓人。

    “啥孩子?”梁守林傻乎乎的问。

    梁田田:“……”好像说漏嘴了。

    “那啥。我是说,其实……那个。吴山花也是个半大孩子,那些人对待孩子也太不客气了。”越说越顺嘴,让梁守林挑不出理来。“三叔,二叔就没拦着?”吴山花肚子里怀的可是梁铁锤的孩子啊,虎毒不食子,这货不会连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吧。

    “二哥什么都没说。”提到这事儿梁守林垂头,他也觉得二哥做的不对。不管咋说大家伙都一个屯子住着,二哥让他“手下”的人这么对待村里人,回头会让大家伙戳脊梁骨的。却根本不知道,梁铁锤也无法控制这事儿。

    梁田田张了张嘴,还真是不好说什么。

    “那二叔这次回来是想?”梁田田好奇的问道。

    “给家里送些粮食,又买了肉,也没啥事儿。”梁守林闷声道:“还说让我也去镇上,跟着虎哥一块干。”

    梁田田心一紧,跟着虎哥——那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家伙一起?

    虎哥那人,不是梁田田看不上他,一看就不是啥好人,三叔跟了他,别回头惹上什么麻烦。“三叔,那你是咋想的啊?”梁田田试探道,心里却合计着怎么把这事儿搅黄了。该死的梁铁锤,咋竟往家里招惹祸害呢。

    “我……”梁守林正是因为没啥主意才跑出来的,蹲在地上抱着头,痛苦道:“我不想去,可是娘和二哥都让我去。”一想到娘和二哥说的那些话他就难受。说啥跟着虎哥能吃香的喝辣的的,还让他看二哥。殊不知,一看二哥脸上那层厚厚的粉,他没来由的就从心底升起一股厌恶感。好好的男人,哪有打扮成那样的,跟镇上那些不正经的女人似的。

    可这些话他又没法说,拒绝了二哥还惹来娘的一阵骂,没办法梁守林才从家里跑出来。

    梁田田松了口气,只要三叔不想去就好。

    “那个虎哥是干啥的?二叔没说清楚吗?”梁田田准备婉转的提醒一下三叔,可别上了人家的当。

    梁守林摇摇头,“二哥没说,就说去了啥也不用干,整天里喝酒吃肉的,到时候还有大把的银子拿。”梁守林重复二哥跟他说的话。

    梁田田失笑,“这么好啊!”又道:“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买卖吗,啥都不用干就有这么多的好处,那三叔,这么好的活计怕是别人挤破头想去吧,要不跟二叔说一声,我们兄妹也过去?”

    梁守林终于咋么出不对劲来,猛的起身道:“我这就去跟他说清楚。”气鼓鼓的,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