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66出殡

    “爹……”金宝下地,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刘瘸子嘴唇动了动,没有答应,却道:“金宝啊,你都是韩家的人了,以后这爹就别乱叫了。”

    金宝瞪着无辜的大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陈冲气的胡子乱颤,“你还没死呢,金宝就是被卖了他叫你爹也没人会说啥。”这外人还没说啥呢,他自己倒是急着撇清关系了,天底下咋就有这么狠心的爹。

    陈冲气的不行,忙揽住金宝,“好孩子,咱们别跟他一样。”

    金宝委屈的看着爹,小声道:“陈爷爷,爹是不是不要我了?”

    “没有没有,好孩子,你爹他……”陈冲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解释,就瞪了一眼刘瘸子。

    “里正,何必瞒着孩子呢。”刘瘸子倒是狠的下心,直接过来拽着金宝,道:“以后金宝就是韩家的人了,也别叫我爹了,好好的跟着韩家大夫,你的伤也能治好,也不用跟着爹吃苦受罪的了,好好的跟着韩家过日子吧……爹没本事,也帮不上你啥。”

    “爹,是不是金宝不乖,你不要我了。”金宝声音软软的,透着一股无助。

    刘瘸子不想看那双清澈的眸子,就把头扭到一边。“今天是你***最后一程,你奶奶活着的时候最疼你了,你松松他吧。”并没有回答孩子的问题。

    小三子背着球球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下子就挤到前面。很怕落下啥精彩,忙不迭的道:“咋地了,又发生啥事儿了?”放下球球怨怼的看了他一眼。这小家伙,之前不让他背,偏偏走的还慢,到底还是落下啥了吧。

    球球过去抱住梁田田的胳膊,小声道:“姐,我把小黑他们放出来了,让元宝看着。铜钱守着门,谁都别想进去。”

    梁田田摸摸他的头,“乖,金宝奶奶要下葬了,你别乱说话。”

    球球乖乖的点头,看了看场中孤单的金宝。小声道:“金宝呢?”

    “金宝要送他奶奶最后一程,你乖乖的,别乱走,姐抱着你。”梁田田要抱着他,小家伙却摇摇头,“我自己能走。”大家都说他沉了。球球不想累到谁。

    金宝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大家,却也影响了刘瘸子的心情。他终究没再提让刘田氏和韩大宝送老人最后一程的话。

    棺材被十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抬了起来,金宝和刘瘸子在前面走,乡亲们自发的送行。今儿怕是老狼洞人最全的一次,因为都知道一会儿里正要在坟前处理刘田氏和吴家的人。

    梁田田领着球球跟在大队伍的后面,韩恩举和小三子、小花菊花婶子都跟在旁边。

    漫天的黄纸洒落,梁田田的心情都跟着沉重起来。

    也许,金宝奶奶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就是此时吧。

    梁田田突然觉得挺悲哀的。一个人活着的时候没能拥有,百年之后不过黄土一捧。这时候再折腾又有啥用呢?她又有点儿替金宝奶奶庆幸,幸好她没有看到儿子把孙子卖掉,不然只怕真的要死不瞑目了。

    刘家的祖坟就在村子后头一处山坡上,背风向阳的一个地方。梁田田不会看风水,却也觉得这个地方挺好,远远的还能看到村子。刘家的先人选择坟地的时候估计也是这个想法。

    山坡上站满了人,都是村里人。刘家到了刘瘸子这一代可以说就这么一股了,也没啥人来送行,幸好还有这么多的乡里乡亲的。

    一系列繁复却简单的礼节后,金宝奶奶入土为安了。

    刘瘸子和金宝跪在坟前烧纸,上坡下几个妇人拉扯着一个女人过来,离的老远就听到刘田氏的嚷嚷声。“放开我,放开我,你们凭啥抓我,私设公堂,我告诉你们,别以为老娘好欺负,小心老娘到衙门告你们。”

    梁田田扭头,这女人中气十足,看来也没吃啥苦头吗。

    还知道私设公堂?这脑子也还灵光。

    就是不知道明明不缺心眼的女人,咋就做出那种狠毒的事儿。一个小孩子她也下得去手,可真够狠的呀。

    “你给我老实点儿吧,还告我们?有本事你去告啊?”拉扯刘田氏的正有二柱子媳妇一个,当即冷笑道:“你这种毒妇,就应该拉去浸猪笼,还想告我们?我呸呀,有本事你倒是去告啊。”大手摸着刘田氏细皮嫩肉的后腰狠狠的一掐。这个地方的肉最软了,掐着也最疼,一般会儿都缓不过劲来。

    “唉呀妈呀,杀人了……”刘田氏发出尖锐的嘶吼,疼的她差点儿岔气了。

    “你嚎什么玩意嚎?你给我闭嘴,你个毒妇!”二柱子媳妇的大手咔咔又掐了两把,这个解恨啊。

    旁边几个拉扯她的妇人也生气,动作很粗鲁,不过却没像二柱子媳妇这么狠,反而看她的目光有些鄙夷。

    二柱子媳妇却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还大声的嚷嚷道:“看着我干啥?都看着我干啥,我说错了咋地?这个毒妇差点儿把金宝打死了,那么小的孩子她都下得去手,她有啥做不出来的?我掐她两把你们是心疼了咋地?她把金宝打吐血的时候你们咋没说啥呢。”

    众人都不吭声,心里也恨刘田氏,不过让他们下手吧,她们又下不去这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二柱子媳妇这样“愤世嫉俗”的。

    能把别人的仇恨当成自己个的,二柱子媳妇这也是一种本事。

    “你个小娼、妇,你给我等着。”好半天刘田氏才缓过气来,张口就骂。

    “老娘等着呢,你给我闭嘴吧。”二柱子媳妇恶狠狠的,也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破帕子,粗鲁的塞到刘田氏的嘴里,动作那个粗鲁的啊,啧啧,梁田田都看不下去了。瞧瞧瞧瞧,刘田氏这样一个细皮嫩肉的女人被塞的直翻白眼,也不知道是恶心的啊还是恶心的啊……

    梁田田暗自冷笑,真是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她倒是有点儿喜欢二柱子媳妇这个性格了,疾恶如仇的,没啥坏心眼子,人挺实在的,就是……有点儿傻。

    好吧,脑残其实是硬伤!

    相比于刘田氏的嚣张,后面走过来的吴王氏整个人都显得呆呵呵的,虽然衣衫整齐,看着不似刘田氏那么狼狈,更没有被五花大绑,可整个人看起来就是没有精神头。

    梁田田反应过来,怕是她已经知道了自家男人杀人的事儿,不然不会是这样一副失神的模样。

    倒是最后被大家伙绑着过来的吴棒槌,虽然看着憔悴,可看他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不知道的还真不会想到这是一个杀人犯。

    韩大宝作为一个孩子,也被大家伙带来了,虽然绑着,却只松松的绑了胳膊,两个半大小子拽着他,把他带到了坟地。

    “娘。”韩大宝看到刘田氏就“嗷”的一嗓子。

    刘田氏呜呜的挣扎,也不知道想表达啥,眼睛瞪得老大。

    “你给我闭嘴。”二柱子媳妇在她后腰上又是恶狠狠的一下子,刘田氏白眼一翻,好悬没晕死过去。

    韩大宝瞪大眼睛,想再叫,被身边的一个半大小子一瞪,吓得当即不敢吭声了。这几天的“牢狱”生涯,显然让这小子懂了不少规矩。

    众人看了一眼后面的刘田氏等人,谁都没吭声,人群却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刘瘸子跪在坟前烧纸,想到娘亲生前种种,也掉了几滴伤心泪。正哭着呢,突然听到韩大宝的动静,猛的站起来,结果忘了自己瘸腿,哐当一下又摔了回去。

    刘瘸子一身孝,几天没好好休息也是一脸的憔悴,一个瘸子摔了个仰八叉,看着这个狼狈啊。可惜,没有人心疼,更没有人去扶他一把。

    “爹你没事儿吧。”金宝忙去拽他,可惜他小小的身体哪里能拽的动,忙道:“爹,你疼不疼啊,摔坏了没有?”

    多么贴心的儿子啊,硬是狠心的给卖掉了,大家伙暗恨,更觉得他不值得同情。

    刘瘸子心里有鬼,一下子就看懂了大家伙的目光,一把推开金宝,“我没事儿,不用你管。”

    金宝一屁股坐在一堆碎石上,夏天穿的本来就少,小孩子又细皮嫩肉的,当即摔的红了眼圈,瘪着嘴眼泪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金宝不哭。”一个妇人忙抱起孩子,气道:“你跟孩子撒啥气啊?”

    刘瘸子爬起来,气正不顺呢,当即回嘴道:“我管我自己的儿子,跟你啥关系,你是他啥人啊你管我们家闲事儿?”

    “你们家闲事儿?”妇人冷笑,“这金宝都被你卖了,如今人家是韩家的人,你打韩家的人,韩家的人可是会来找你算账呢。”随即骂道:“呸,臭不要脸的,卖儿子,还说是你儿子,真不要脸。”

    刘瘸子气的浑身哆嗦,这人是来他们家帮忙的还是来拆台的?

    陈冲看事情闹的不像样子,忙道:“行了,都别吵吵了。”明面上是帮着刘家平息事端,实际上却在那妇人骂过之后才开口,显然的偏袒啊。

    刘瘸子一口气憋在胸口,这个难受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