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65死人也不放过

    第二天一大早,梁家兄妹刚起来摘了菜,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就被一阵铜锣声吵到了。这是村里有大事儿集合的声音,梁田田来到这里这么久也就分粮食那次听到过。

    这是又出啥事儿了咋地?

    兄妹几个对视一眼,也不知道这一次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随即小三子跑过来。

    “小三子,出了啥事儿咋地?你咋还跑来了。”梁田田看他跑的气喘吁吁的,直觉又有啥不好的事儿发生。

    “田田,快……快……呼呼,去刘瘸子家里,我……呼呼……我爹他们抓了吴棒槌回来了。”小三子气喘吁吁的,终于把事儿说明白了。

    “吴棒槌抓到了?”梁田田惊呼出声,忙道:“那你爹咋样,没啥事儿吧?”这人一连走了几天,也不知道这些天十几个人咋过的。

    “没啥事儿,我爹饿了,我娘做饭呢。”小三子这会儿气喘匀了,就道:“大家都饿坏了,那吴棒槌腿摔坏了,被大家伙抬回来的,黄爷爷给他治伤呢。刘瘸子要去找他算账,一大早被人拦住了,来找爷爷,爷爷说全村都去刘瘸子家,说是要把这些事儿都解决了。”小三子语速很快,巴巴的就把事儿说清楚了。

    刘瘸子又要去杀吴棒槌,这是闹的哪一出啊?

    经历了昨儿卖孩子的事儿,梁田田可不觉得刘瘸子是个多么有骨气的人,那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他嚷嚷要去杀吴棒槌。这是又打啥主意呢?

    福满楼的小伙计赶着马车进院,看到大家伙都在院子里,就道:“这是咋了?”明显看出气氛不对劲。

    “没啥事儿。”梁田田指了指准备好的青菜,“先过秤吧。”村里让大家都去,他们兄妹自然也不能例外。

    小伙计也看出眉眼高低来,马车还没停好,一个小伙计就过来过秤。

    梁田田他们这边刚过了秤,那边菊花婶子和小花抬着一个大筐就跑过来,小花气喘吁吁的。“还好还好,赶上了。”不然今儿这菜卖不出去可就糟蹋了,那是将近一两银子呢。

    “没事儿,来得及,村里怕是许多人家还没起来呢。”梁田田忙过去帮他们过秤啥的。

    小伙计也看出大家伙着急,却又不好过问。只是快速的帮大家过秤。

    这边还没等秤完,守望大伯挑着两个大筐也过来了。“还好还好,还赶趟。”守望大伯一边擦汗一边道。

    小伙计情知是有事儿,手上动作更快,很快付了三家的银钱。

    “梁小哥可要跟我们去私塾?”小伙计迟疑道,因为今天一看这边就有事儿。

    梁满仓就看向小妹。有点儿迟疑。梁田田却摆摆手,“大哥、二哥。你们去私塾吧,家里有我呢,啥事儿我都能做主。”根本不用非得留下两个哥哥。

    梁满仓想想就点点头,“行,小妹,要是有啥困难你就等着我们回来。”

    “放心吧,还有我呢。”韩恩举就道。

    梁满仓想想也是。这才拉着福满楼的伙计一起吃了口饭,然后跟车走了。

    梁田田让韩恩举留下照顾两个小的。她自己跟着小三子他们往村里去。也不知道到底是啥事儿,韩恩举毕竟是外人,去了怕不方便。至于球球和金宝,这么小的孩子不会有人在意。

    梁田田跟着菊花婶子、守望大伯,牵着小花的手往刘瘸子家走,离得老远就听到那边的吵闹声。

    “……杀人偿命,我娘死的憋屈,我杀了他给我娘报仇。”是刘瘸子的嚷嚷声。

    梁田田冷笑,真有这个骨气你就偷摸去下手啊,说这些废话有啥用?

    现在说这么一大堆,还不是要借着这个事儿得到好处。

    真是有用的男人啊,儿子可以卖,老娘的死也可以利用。以前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刘瘸子。

    “杀人杀人,你就知道杀人,杀人能解决问题那还要官府干啥?”陈冲显然很生气,大声道:“再说你当我这个里正是摆设啊,你就知道杀人,你那么能耐你们家的破事儿自己解决吧。”

    陈冲作为里正在村里还是很有威信的,他这么一说,刘瘸子就讷讷的不吭声了。

    陈冲冷哼道:“今儿我把大家伙召集来就是要说这件事儿,你找急忙慌的去杀人干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心虚要灭口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我心虚啥。”刘瘸子一听这话就急了,“我就是要给我娘报仇。”他还真有点儿这个心思,只是临到跟前他就胆怯了。杀鸡杀鸭子啥的他敢,可这杀人……想想就手软啊。

    陈冲一听他这话里有话的,顿时就蹙眉。“对了,我还没问你呢,当初你娘可是在吴家被打的,你们娘俩好好的不在自家待着,跑到人家吴家干啥去了?”

    “我们……”刘瘸子讷讷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间憋得脸通红。

    梁田田和小三子仗着人小就挤了进去,微微撇嘴。

    还能干啥去?吴王氏撞了金宝,让金宝吐血了,估计是去讹人了。自家救了金宝这娘俩都敢来讹呢,何况是吴家这当事人了。

    可惜啊,吴家不是省油的灯,金宝奶奶赔上了一条性命。

    “我们就是想问问金宝的事儿,吴王氏把金宝给打吐血了,我想问问他们到底咋回事儿,谁曾想他们就杀人啊。”刘瘸子只说了一半。

    “事情到底是咋样的,叫了吴棒槌一起来对峙就知道了。”陈冲也不会傻到听取他的一面之词。

    “里正,金宝奶奶今儿出殡,这时辰可差不多了。”就有人提醒道。

    这要是就这么审问下去,怕是一天也完不成,到时候闹到啥时候是个头。

    “先出殡,别的事儿之后再说。”陈冲也是个有决断的,当即道:“大家伙伸把手,把人抬到刘家祖坟,那边的坑都挖好了。”不得不说,陈冲办事儿还是很靠谱的。

    梁田田仔细打量,陈冲满眼的红血丝,显然这是没休息好。弄不好这是一夜没睡啊。

    乡亲们对于过世的人还是给予了极大的尊重,虽然刘瘸子这货办事儿让人膈应,可大家伙对于金宝奶奶还是给予了尊重。年富力强的纷纷去抬棺材。

    不想刘瘸子却挡在棺材面前,“等一会!先别动手。”

    这又是要出啥幺蛾子?

    梁田田这边刚嘱咐小三子回去告诉金宝过来,这边刘瘸子就不让人动他娘、的棺材。这是想自己扛去咋地?

    这棺材可不同于一般的物事,你别看没多少斤,可这里面一旦装了死人,那是越抬越沉的,所以抬棺的人一般都是年轻人,体格子还得好。而且抬棺一旦抬起来都是一路小跑的,因为到后边越来越沉,趁着轻的时候还能走远一段路。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啥原因,梁田田也没试过,只是听大家伙都这么说。

    刘瘸子这别说还是一个残疾,他就是好腿,一个人也别想把这棺材抬走啊。

    “里正,我媳妇和儿子还关在祠堂呢,这是我娘的最后一程,得让他们送一程。”刘瘸子很认真的道。

    陈冲一听就皱眉,哪里还看不出他那点儿心思。却故意装糊涂道:“你儿子金宝不是让你给卖了吗,你哪里还有啥儿子?”自己亲生的儿子不要,却认了人家的孩子做儿子,这人……就没见过这么糊涂的。这也就不是自己儿子,不然早家法伺候了。

    “我说的不是金宝。”刘瘸子被闹了个大红脸,特别是周围那些鄙夷的、探究的目光,更让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哦,你除了金宝还有旁的儿子?”这人都能干出卖儿子的事儿,陈冲也没给他留面子。特别是对比韩恩举的做法,就更觉得这人枉为人父。

    “我说的是刘田氏和韩大宝。”刘瘸子硬着头皮道:“不管咋地都是我媳妇,大宝那孩子也叫了我一声爹,叫了我娘一声奶奶,咋地都得让他们送老人最后一程。”如果再不抓住这个机会,媳妇只怕真的救不出来了。他现在可是啥都没有了,可不能再失去媳妇了。

    “我看你娘未必希望他们送最后一程。”陈冲知道今天的事儿不会这么了的,就道:“抬棺材走了,那边去几个妇人,把那刘田氏还有她儿子,吴王氏、还有吴棒槌,统统带到坟地去。”这是想在坟地统统把事儿给解决喽。

    刘瘸子一听心里暗道不好,忙道:“里正啊,我媳妇可没啥事儿,还是把她放出来披麻戴孝吧,不然我们刘家人丁不旺的,就我一个人看着也不好。”

    陈冲没惯着他毛病,“你要是觉得不好就不会把金宝给卖了。”离老远看到韩恩举抱着金宝一路小跑过来,叹了口气,“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自己,这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刘瘸子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就看到小小的金宝披麻戴孝,被韩恩举护在怀里,顿时目光就变得复杂起来。看到那孩子看着他的怯怯眼神,刘瘸子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