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63狠心

    五月的老狼洞,温度宜人。

    可此时陈冲看着刘瘸子,只觉得心里一片冰冷。

    金宝奶奶尸骨未寒,刘瘸子就要把刘家唯一的根苗给卖掉了,就算是对方是韩恩举,陈冲这心里依然难受。

    可这事儿怨得了谁呢?

    说来说去还是刘瘸子自己被银钱迷了眼。

    “你可想好了,金宝可是你们刘家唯一的根苗,你今天卖了他容易,来日想赎回就难了。就算是赎回了,他那做过奴才的经历也是改不了的。”陈冲声音冰冷,却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我已经决定了。”刘瘸子不敢看众人的脸色,说来说去他始终是有私心的。

    “不后悔?”

    “不后悔。”刘瘸子的声音坚定而沉重。

    陈冲哼了一声,一甩袖子转过身,看都不想看他了。

    刘瘸子松了口气,知道里正这就是同意了。

    一把拉过金宝,刘瘸子把他拉到近前。“金宝,爹不能养活你了,以后你就跟着韩大夫吧。”

    金宝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道:“爹是有了大宝哥,就不要金宝了吗?”谁说五岁的孩子什么也不懂,其实金宝心里明白着呢。爹有了大宝哥做儿子,就不要他了。

    “不是这样的。”刘瘸子有点儿慌乱,“是金宝病的厉害,爹没钱给你治病,只好把你卖了。”面对儿子清澈的双眸,刘瘸子第一次显得心虚。

    “那金宝不治病了。我不想被卖掉。”五岁的孩子或许不懂得做奴才意味着什么,可一想到身边没有爹了,金宝这心里也不舒服。虽然这个爹平日里对他并没有多好,可那也是爹啊。

    这下轮到刘瘸子傻眼了。讷讷劝道:“韩家有吃有喝,还能治好你的病,金宝跟着去享福吧,爹这也是为了你好。”

    周围看热闹的人直叹气,也就这不要脸的能说出这种话来。

    “那爹跟金宝一起去。”孩子的思维方式跟大人总是不同的。金宝可怜兮兮的抱着他的胳膊,“金宝不想离开爹。爹,咱们能不能带着奶奶一起去。”

    “奶奶死了,再也不能跟金宝在一起了。”刘瘸子想着怎么告诉孩子,就指了指棺材,“奶奶在那里面,以后就要埋到土里。永远出不来了。”

    “那奶奶会不会害怕?爹,咱们陪着奶奶吧,你别把金宝卖掉。”金宝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特别害怕。像是要抓住什么,孩子死死的抓着爹的胳膊。把刘瘸子一个大人都抓的直咧嘴。

    “奶奶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金宝你别想了,爹告诉你,跟着韩大夫,以后有吃有喝,还能学医,以后再也不用跟爹受苦了。”刘瘸子有点儿不耐烦,这个孩子太墨迹了。

    “爹。可是爹,金宝想跟着你。金宝不怕挨饿,爹……”小小的孩子瘪着嘴,抓着他的胳膊死都不松手。

    “你跟着我干嘛?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呢。”本以为卖掉儿子很容易的一件事儿,刘瘸子突然发现,最大的阻碍却是来自小屁孩。

    “爹,金宝可以少吃,你别卖了我。”金宝似乎懂了什么,开始小声的抽泣。

    “你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儿?”毕竟是自己亲生的儿子,他也疼了那么多年,宠了那么多年,现在看着儿子这样,刘瘸子的心里翻江倒海的。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忍不住拭泪,就有人道:“金宝爹啊,孩子这样,你咋舍得啊?”

    那个也道:“金宝奶奶要是知道了,死都不能瞑目啊,金宝这是多好的一个孩子啊,可别卖了。”

    “谁说不是呢,这么好的孩子,就是吃糠咽菜也要自己养着啊,咋就舍得卖了呢。”

    老狼洞这么些年,日子虽然过得穷苦,可还没有一家一户卖过孩子,刘瘸子的做法显然让大家很不喜欢。

    “爹,你别卖了金宝,呜呜……”小小的孩子跪在地上抓着爹的胳膊哭,只求他别卖了自己,这样的场景,没人无法不动容。

    就算是一心为金宝考虑的梁田田此时此刻也不得不考虑,当初的想法到底是对还是错?

    韩恩举首先就受不了了,眼睛湿润,他大声道:“金宝爹,金宝的汤药费不用你出了,你别卖孩子了,我是不会买的。”金宝这样,让他心里酸溜溜的难受,最主要的是,他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让人家骨肉分散,他是万万不能容忍这种行为的。

    韩恩举也知道梁田田是为金宝好,可这种好他不能赞同。

    梁田田张了张嘴,此情此景让她也说不出话来。

    唉,都怪金宝命不好,摊上这样一个爹。

    韩恩举和梁田田那边都放弃了,却不想刘瘸子先不干了。

    “韩大夫啊,可不能这样啊,是你先说想收了金宝当徒弟的,咋地,我现在要卖孩子了,你现在又说这话了,这是想压价还是咋地?”他要是不买,金宝的病谁给治?再说带着一个金宝,他跟媳妇肯定也不方便啊,将来金宝再挨打,他是管了还是不管?再者,还有卖孩子的银子呢,韩家这可真不地道,这是想讲价啊。

    韩恩愕然的看着他。

    天底下竟还有这样的父亲……不,怎么没有,这样的父亲太多了,他怎么忘了呢?韩恩举想到自己的身世,突然无比的同情金宝。

    他突然想通了,跟着这样的所谓的亲人,与其将来让金宝痛不欲生,莫不如现在就把他解救出水火之中。

    “好,既然你愿意卖儿子,那好,我就买了。不过我提醒你,这是你的亲儿子,既然卖给了我,那就是韩家之人,跟你刘家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你可想好了?”有些话必须要说清楚。

    “想好了。”刘瘸子想都没想就道:“那你出多少银子?我告诉你,我可去打听了,人牙子那一个孩子可要十两银子,金宝是小孩子,这银钱也不能太少了。”

    居然还去人牙子那打听卖人的价格?他想卖谁?

    梁田田眯着眼睛看着他,这一刻心里却有点儿后悔,他们的手段是不是太温和了呢?

    “呜呜,爹,你别卖了金宝,金宝想跟着爹……”金宝还跪在地上哭,可惜刘瘸子根本顾不上。

    韩恩举心疼的看了一眼孩子,愈发觉得同病相怜。

    “十两银子,金宝我愿意给你十两银子。你要是不后悔,咱们现在就写了字据。”他是一刻都不想再让金宝待在这种地方了,这只会让孩子更加难过。

    “好。”刘瘸子巴不得这样呢,却提醒道:“你那银子准备好了没?”

    天底下竟真有这样狠心的父亲。

    韩恩举面色铁青,一旁的小徒弟忙拿出十两银子,冷冰冰的道:“差不了你的。”显然也是心寒刘瘸子的做法。

    韩恩举看向陈冲,“陈爷爷,今天的事儿你也看到了,我……”跑到老狼洞来买人,这并不是韩恩举的本意。

    “韩家小哥,你啥都别说了,我不是瞎子。”陈冲摆摆手。如果说最初韩恩举的徒弟开口的时候他心里没有忌讳那是假的,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那是刘瘸子自己不争气,怪不得人家韩家。韩恩举能在这种情况下还收了金宝,不但没有趁人之危,相反是给了这个孩子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人家也算是孩子的救命恩人了。

    陈冲想了一下,这才几天的时间啊,金宝就从那么乖巧懂事儿的孩子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奴才……奴才啊,身份地位一下子不一样了。

    可怜的孩子。

    有人准备了笔墨纸砚,陈冲就帮忙写了一个卖人的字据,刘瘸子和韩恩举都签字画押,一式两份的收好。陈冲作为见证人在上面同样签字画押。

    梁田田抱起金宝,小声哄着,“金宝乖了,跟田田姐回家好不好?”看着哭的一抽一抽的小家伙,梁田田这心里也很难受。

    如果没有她的那番算计,这孩子是不是就会守在爹的身边呢?

    可转念一想,刘瘸子这样自私自利的人,难道他会真的对金宝好吗?不说别的,就凭金宝现在这个身体,跟在他身边只怕早晚出事儿。

    “金宝不哭,我给你核桃酥。”球球献宝似的塞给他一块,小声哄着,“金宝不哭,以后你跟我玩,你就住在我家。”显然弄不明白金宝被卖了意味着什么。

    “可是我想爹。”金宝又巴巴的看向爹。刘瘸子躲闪开孩子的目光,他在心虚。

    金宝瘪着嘴,像是被人抛弃的可怜小狗狗。

    梁田田气的哼了一声,轻轻拍着金宝。“乖了,田田姐带你回家睡觉。”

    那边韩恩举的徒弟付了十两银子给刘瘸子,这次人口买卖就算是交易完成了。

    金宝还抽抽噎噎的哭,韩恩举心疼的走过来,“把孩子给我吧。”抱过金宝,也没见他怎样,只是轻柔的在孩子身上按了几下,金宝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韩恩举看了一眼陈冲,轻声道:“陈爷爷,恩举还有事儿相求。”(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