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61造势

    夏天的夜晚,蝉鸣蛙声一片,静谧的小山村在夜色笼罩下有一种朦胧的美。

    庄户人家歇息的早,可也有例外的情况。

    比如丧事。

    今儿是金宝奶奶过世第二天,村里许多相熟的人家都帮忙在这守灵。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流传下来的规矩,村里每户人家有人过世,村里人都会自发过来帮忙,就算是不做什么也在这守着。要是谁家来的人少,那就说明这家人在村里不收待见,是要被人背后讲究的。所以即使那人缘特别不好的人家,遇到死亡这种事儿,大家伙也是善良的不计较过往的事儿。

    人死为大,大抵就是如此吧。

    所以刘家尽管闹出了这许多事儿,可作为村里的老户了,金宝奶奶死了,村里许多人家依然过来守灵。

    刘家的小院里停着一口棺材,火把的映照下显得阴森森的,尤其是上面不知道是什么的画,看起来更像是要吞人的魔鬼。

    金宝下意识的往韩恩举的怀里缩了缩。

    “金宝别怕。”韩恩举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他今天特意给金宝做了一身黑色的衣裳,不过来之前他什么都没告诉金宝。孩子太小,他担心吓到他。

    球球窝在大哥的怀里,小胖手抓着姐姐的手,小声道:“金宝奶奶就躺在那个棺材里吗?”虽然害怕,却好奇更多。

    梁田田本不想带小家伙来的,结果这臭小子死活不跟菊花婶子走。没办法只好把他带过来。

    梁满囤也跟过来了,小声道:“是的。”又道:“球球要是害怕二哥就抱你回家吧。”

    球球摇摇头,“我,我要等金宝跟我一起回去。”

    “还挺讲义气的。”梁满囤小声打趣了一句。

    刘家的气氛本来就挺沉重的,毕竟金宝奶奶不是正常死亡。是被人打死的,而凶手还是本村的人。

    现在韩恩举抱着金宝过来,让本就不大好的气氛显得更诡异了。

    刘家的院子里此时围了不少人,大家伙似乎在争吵什么,也就没有人注意到韩恩举他们的到来。

    梁田田他们谁都没吭声。就躲在人群里看热闹。梁田田还往前挤了挤。

    “金宝爹,你这是啥意思?”是里正陈冲的声音,听着似乎不大高兴。

    梁田田挤进去,站在边上看着。

    刘瘸子披麻戴孝跪在棺材旁,一脸沉痛的道:“我娘走了,儿子现在也因为拿不出银钱给人家汤药费。都不能送奶奶最后一程。我们家现在不说家破人亡也差不多了。一个村里住着,吴棒槌他太狠了啊,我娘做了啥对不起他的事儿,他就这么下死手啊。”说着呜呜痛哭。

    人群中一阵唏嘘,都为刘家的悲惨难受。梁田田却撇撇嘴,说了这么多。像他们是受害者似的。啥叫因为付不起汤药费不能送奶奶最后一程?他咋不说自己根本没想付钱呢,这么长时间人都没露面。他还好意思拿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

    韩恩举抱着金宝把这话听的清清楚楚的,他叹了口气。幸好今天走了这一遭,不然韩家的名声怕都要因此毁了。

    本来看着挺老实本分的人,谁曾想这么算计人。

    韩恩举就要推开人群过去,这会儿却听陈冲大声道:“你把我请来,就为了说这些?”又道:“吴棒槌那人还没找到,我们家老三带着人也走了快两天了。你放心,老狼洞肯定会给你娘一个交代的。”儿子出去这么久。要说陈冲不着急上火是假的。这周围都是山林,野兽经常出没,谁知道是不是遇到啥事儿了?一想到儿子刚刚被分出去,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就……陈冲这两天嘴角都起了大泡,还不是给急的。

    “我知道里正是公平的,肯定能给我娘一个交代。”刘瘸子抹了一把脸,沉声道:“可我刘家人丁不旺,如今更是就剩下我一个人送我娘最后一程,我希望里正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陈冲的脸当即就不大好看了,事情到了现在他要是再搞不清楚刘瘸子想干嘛他可真就是傻子了。

    刘瘸子见里正半天没吭声,偷眼打量,结果就看到陈冲黑锅底一样难看的脸色。就知道坏了。不过他想到媳妇嘱咐他的话。

    “里正一定不会那么容易答应放出我,这个时候你就要博得大家伙的同情,家里老人没了,媳妇却不能送最后一程,没有这么说的,那陈冲到最后不想答应也得答应……”

    刘瘸子有点儿怕陈冲,可一想到媳妇的吩咐,当即咬咬牙。

    “娘啊,你死的好惨啊,儿子没本事啊,金宝不能送你最后一程,如今连儿媳妇都不能送你最后一程啊。”刘瘸子转身趴到棺材上大哭,一边哭一边用力的拍打着棺材,“啪啪”直响。“娘啊,你睁开眼睛看一眼吧,咱们刘家要完了,谁都不护着咱们啊,娘啊,你死了连个送你最后一程的人都没有啊……”

    梁田田脸上挂起嘲讽的笑容。

    连个死人都算计,刘瘸子这也算是奇葩了。

    他这么哭本来没错,就是算计着把刘田氏给放出来吗,聪明人都知道他的意思。可这么多乡里乡亲前来帮忙,你能说大家伙不是为了送金宝奶奶?刘瘸子现在这样一嚎,反而是打了众人的脸。不但没博得同情更让大家伙难堪。

    果然,陈冲一听第一个不干了。

    “你这是嚎丧啥呢?我不是人?大家伙不是人?”他怒道:“感情大家伙这些天给你们家忙里忙外的,在你眼里都看不到是不是?”

    “我……”

    刘瘸子傻眼了,事情不应该是这么发展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他只是想救出媳妇而已。

    陈冲冷笑,“你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你就是想放出那个毒妇吗?”事情闹成这样,他索性也撕破了脸皮。“你这是把我们大家伙都当傻子啊?什么没有人送你娘最后一程,感情我们做的这些你都看不到,你的眼里只有那个差点儿害死了老娘和儿子的毒妇,你啊你,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为了一个女人,连老娘和儿子都不要了。”

    这个罪名可太大了,刘瘸子当即慌神了。

    “不是这样的!”他大吼,“我娘是被吴棒槌打死的,我们家金宝也被带去医馆了,如今我拿不出那汤药费,人家也不给我孩子啊。”又把责任推给了医馆。他苦兮兮的道:“我就是想让娘走的不那么冷清。”

    “人家医馆是不给你孩子吗?”陈冲都要被气疯了,“人家韩家医馆看着我的老脸,不用先付银子就给金宝看病,可你自己看看,你都做了什么?这么多天你有去医馆问一声吗?没有吧。不但没有过去,还偷偷把孩子送去梁家,明明接走了你们大半夜又送回去啥意思?别当谁都是傻子,我告诉你。”陈冲气的胡子一翘一翘的,声音老大,吼道:“这么多天你们一次都没去过医馆,说啥人家扣了你们孩子?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那良心让狗吃了?人家替你儿子看病,还要给你担负骂名?你那心是黑的咋地?”话说的太多,声音又急,陈冲也几十岁的人了,当即一阵眩晕。

    韩恩举抱着金宝越过人群,一把扶住他,“陈爷爷,你息怒。”随即又叹气道:“老狼洞有您老给我正名,这一次我们韩家就算吃亏也认了。”什么银钱,什么汤药费,他本就不在意。在乎的唯有一个名声,还有……韩恩举望向人群中的小丫头,他在意的,只是她的态度而已。

    “陈爷爷,我回来了,你别难受。”金宝伸出小手帮陈冲摸着胸口顺气,奶声奶气的道:“你别生爹的气,是金宝不好,没在家陪着奶奶。”到了现在孩子不明白人死了意味着什么。

    “唉,小韩大夫,老夫没脸见你啊。”陈冲垂下头,随即想到什么又抱过金宝,“谢谢你啊小韩大夫,带金宝回来送他奶奶。”

    “陈爷爷说这话可就见外了。”韩恩举也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礼数自然不能少了。当即道:“我也是今天才听说金宝***不幸,这就紧赶慢赶过来了,没想到还是晚了。没让孩子见到老人最后一面……”韩恩举叹了口气,“金宝伤的太重,我也没想那么多,就想着尽快让这孩子治好了伤,没有经过人家家人长辈同意就把孩子抱走了,还要求的原谅。”说这话又冲着刘瘸子深深鞠了一躬。

    人群中梁田田就小声道:“看吧,都误会人家了。医者父母心,人家韩大夫就是为了治好金宝,倒让刘家误会了。”她声音不大,又故意把声音压的深沉。夜色的笼罩下大家伙也不知道是谁说的。

    这有一个开口的,大家伙就发、泄心中的不满。

    “可不是,一点儿都不想着接回孩子,就想着那个毒妇,这可真是个狠心的爹。”

    “唉,有后娘就有后爹,可怜的金宝,奶奶没了,现在摊上这样一个爹,还想着那个毒妇,也不知道这孩子以后咋办。”

    “谁说不是呢,金宝才五岁啊。”

    人群中一阵叹息,梁田田走到自家兄弟跟前,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