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58拦截

    梁田田正愁怎么把金宝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听了菊花婶子的话心中隐隐有个想法。不过这想法具体能不能成行,却还要看韩家那边的意思。

    这个世界的规则她并不是完全了解,希望这一次不要好心办坏事儿吧。

    菊花婶子见梁田田神游外物,一副不以为意的状态,担心她吃亏,就又道:“你也别太实在了,这人啊,该争得时候就得争。韩家做了那么多,可别让人家寒了心,再跟你们家离心离德的。”

    梁田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菊花婶子又道:“实在不行我找陈家婶子说说。”指的是陈冲的媳妇。

    “我知道了婶子,放心吧,没事儿。”梁田田心中隐隐有个想法,还得去找韩家人商量一下才行。

    一路上梁田田想着心事,什么时候到了郭家镇都没注意。

    “小妹,小妹…...”梁满仓叫了几声梁田田都没答应,他就过去推了她一把.

    “啊,怎么了?”梁田田吓了一跳,好悬没从车上掉下去。梁满仓忙扶住她,“小妹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梁满仓小声道:“到地方了,咱们下车吧。”

    “哦。”梁田田挺不好意思的,特别是看到福满楼那两个小伙计一脸了然的笑意,也不知道他们想到了什么,不过梁田田都懒得管。

    下了车,梁田田提着篮子,两人往镇上走去。

    私塾和韩家医馆是两个方向。兄妹两个刚要分开,斜刺里却窜出一个人来。

    梁田田吓了一跳,梁满仓看到那人却把脸沉了下来。“你又来干什么?”

    大哥认识?

    梁田田仔细一看,这是一位中年妇人,穿的洗的发白的衣裳,看头上还戴着两个银钗,应该条件还不是太差。

    可是这样年纪的妇人,自家大哥是咋认识的?

    梁田田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

    妇人一上来就是一脸讨好。“梁家小哥。这是去私塾啊。”一副明知故问的架势。

    “嗯。”梁满仓用鼻子哼了一声,板着小脸道:“你走吧,我要去私塾,别浪费时间了。”

    “唉,梁家小哥,你都没听我说呢。咋就赶人了。”妇人似乎早就料到梁满仓的态度,一点儿也不着恼。相反还一脸谄媚的道:“其实也不用你们做啥,我们家老爷也是好心,就让你们兄弟到那说一句话的事儿,回头我们家老爷愿意拿三两,哦不。愿意出五两银子。”

    啥话就值五两银子啊?

    梁田田愈发好奇了,大眼睛看着自家哥哥。希望能得到答案。

    梁满仓却不假辞色,“哼,一句话,说得好听。我弟弟被你们毒打的时候谁听我说一句话了?现在你们家人得了邪病那也是报应,想让我们兄弟原谅你们,没门。”梁满仓也是孩子气,一想到兄弟被打的起不来炕。就一阵愤恨。

    梁田田有点儿看明白了,如果没看错。这妇人是肖家的下人吧。

    不过一下子拿出五两银子来道歉,这肖家也是下了大手笔了。怕是那个肖富贵被吓坏了吧。

    梁田田一点儿也不为自己做的事儿反省,相反,她觉得自己还是太客气了,让肖家这会儿还敢打自家人的主意。

    “梁家小哥,话不是这么说的,我家少爷那不是也付出代价了吗。再说你们一个私塾读书,那可就是同窗啊,咋地你们都得顾念点儿不是。再说小孩子打架,哪有这么记仇的,梁家小哥,不是我说你,你们这样可忒不大气了。”妇人一副长辈的口气训斥道。

    梁满仓气的浑身发抖,“你们打我弟弟的时候怎么没想着同窗之谊,现在跟我说这个?那肖富贵得了邪病也不是我们兄弟让得的。自己做了啥亏心事儿跟老天爷说去,你们跟我说不着。我告诉你,这件事儿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兄弟的打不能白挨,我要到官府告你们为富不仁。”梁满仓气坏了,这不是欺负人吗。一天天的,总这么折腾,他们这被打的倒不懂事儿了,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妇人一听事儿不但没办成,还要被告,当时就吓坏了,“你……你凭啥告我们?”

    “哼,让你们为富不仁。”梁满仓冷哼。

    妇人也急了,“啥为富不仁的?我们老爷可没做啥亏心事儿,就是打你弟弟那也是他先打了我们少爷,走到哪里我们都有理。”说这话的时候她自己底气都不足,在肖家干了二十几年了,那个肖富贵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是个啥货色谁心里都清楚。

    “那你们就试试。”梁满仓也是生气。整日里来缠着他,私塾也去闹,先生不让他们家人进门了,还学人家来半路堵着了。看街上那些路过的目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做了啥见不得人的事儿呢。“我告诉你们,最好别再缠着我。”他想放几句狠话,偏偏又不知道说啥,只好自己生闷气。

    “缠着你咋了?不就是让你说一句原谅的话吗,咋就那么难了?”妇人脾气也上来了,“我告诉你,别不识好歹。”可能觉得这个姿态不是求人的,声音又放缓了,就一副为梁满仓考虑的架势劝道:“梁家小哥,我也听说了,你们家条件不咋好,这读书的银子都是凑的,你说说你们置这气干啥?那不是小钱,那是五两银子啊,不说你弟弟的汤药费够了,就是这一年的花销也够了。听说你们家里连个长辈都没有,这银子你们拿着,将来攒着也能娶媳妇。不然听说你们家还有个妹妹,这没有嫁妆的姑娘到时候可嫁不出去……”

    妇人自以为是的认为说的很好,根本不理会梁满仓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居然敢说他的家人,特别是他的小妹,那更是逆鳞。

    “我警告你,别再说我的家人。”梁满仓恶狠狠的道:“回去告诉你们家老爷,少做亏心事儿啥都有了。”

    妇人也没见过这么糊涂的人,就气道:“咋跟你这孩子说不通道理呢,咋地,钱多怕咬手啊?”在她看来,有钱都不拿,梁满仓才是真正的傻子呢。

    梁满仓想起先生的话,果然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气的跺脚,“我还要读书,我告诉你们,以后别来打扰我。”说着气呼呼的走了。

    “你……你,你别不识好歹,我告诉你,肖家也不是好说话的。”妇人在后面叫嚣。

    “大妈,我劝你还是回去让你们家老爷、少爷自己反省反省吧,这亏心事儿做多了,保不齐哪天就遭报应了。”梁田田笑眯眯的站在她面前,道:“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刻未到。哎呀,听说肖家出了不少事儿,这是老天爷要报应了吧。”说着像是呗吓到了似的耸耸肩,一副脆弱的模样小声道:“咦,好可怕!”

    大白天的,妇人总觉得后背凉飕飕的。突然反应过来,“你……你又是谁?”大妈?她有那么老吗?

    “我?”梁田田眨眨眼,“我就是我啊。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就是你说的那个嫁不出去的。”梁田田一副苦口婆心的架势,叹气道:“唉,奴才做到你这份上,也是一个悲哀啊。”转身追着自家大哥去了。

    “大哥,你走错路了。”梁田田打趣道。

    “我知道。”梁满仓板着脸,也不知道在跟谁置气。

    “大哥去私塾不会迟到了?”梁田田笑眯眯的。

    “没事儿,先生都没这么早到。”梁满仓板着脸,脾气已经接近爆发的状态了,难得他还能跟梁田田平和的说话。

    “哦,看来私塾的先生也不是那么勤快吗。”梁田田一副好奇宝宝的架势,看着说的轻松,实际上提着个篮子,还要快步跟着几乎暴走的大哥,已经很吃力了。

    “大家到了都是先自学,先生到了再讲课。”梁满仓喘着粗气,不是累的,而是气的。他突然停住脚步。梁田田一个收不住差点儿射出去,还好她稳住了。

    “小妹,我是不是特别没用?”梁满仓抿着嘴,眼睛有点儿酸。

    梁田田一看坏了,果然怕什么来什么。当即把眉头一跳,“谁说的?”然后又大声道:“我大哥最厉害了,能打的了坏蛋,还能采蘑菇捡粮食养活弟弟妹妹,还能带球球,还会做饭,读书成绩还好……这样的大哥哪里去找,也就我们家大哥才这么厉害。”梁田田一只手抱住他胳膊,把头枕在他肩膀上,“大哥是我们家的顶梁柱,我们兄妹还等着大哥出息了罩着我们呢。”

    感受着身边的小男孩气息渐渐平稳,梁田田暗自撇嘴。

    唉,青春期的孩子闹情绪果然好可怕。还好还好,自家大哥是个靠谱的。

    可问题是,十岁的孩子……呃,青春期来的好早啊。

    好吧,古代孩子早熟,不讨论这个问题了。

    梁满仓拍拍她的脑袋。“我哪有小妹说的那么好。”终于露出了笑模样。

    “我家大哥是最好的。”梁田田笑眯眯的,心里却把肖家骂了一百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