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56儿子当然没有媳妇重要

    感谢【89854652186】亲的粉红票支持,群抱么么。

    感谢【kkmay】亲的评价票。

    感谢【花志】亲的平安符么么哒。

    今儿第三更,算是我提前给大家的一点儿补偿吧,这个月出门,接下来的稿子就定时发布了,亲们见谅!

    -------分割线----------

    来人万万没想到,来接一趟孩子,竟然遇到这样的事儿。

    他其实也是好心,只是没想到刘家办事儿这么差劲。

    来人有点儿后悔,这一趟真是不该来啊,这把自己都装进去了。

    “可不是一直在我们家吗,我们家球球跟金宝是玩伴,那孩子也乖巧懂事儿的,我们看他可怜,刘家不管不顾的扔下他不管,可我们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孩子病着不是。”

    梁田田一副无奈的模样,“可大伯你也看到了,我们家就我们兄妹几个,我二哥这被人打了也是我们自己瞧的病,我们家要是再分能拿出这笔钱,也就……”梁田田没想说谎,就说了半截话,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唉。”

    一切尽在不言中!

    “唉,这钱咋地都不能你们出啊。”不提梁家就几个孩子,不沾亲不带故的,凭啥替刘家出了这钱啊?

    想想就知道这银钱不是一个小数目。

    “行了,大伯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我走了。”今天就不该来这一趟。

    话已经说到位了,梁田田就没再提这茬。“天黑路滑,大伯你慢点儿走。”梁田田兄妹把人送到外面。

    “回去吧。”来人摆手,轻声道:“早知道刘家这样,这一趟说啥我都不会来的,给你们添麻烦了。”

    “大伯千万别这么说。”梁满仓忙道。

    事儿是这个事儿,可话却不能这么说。

    送走了来人,梁满仓锁上大门,突然道:“小妹……”只叫了一声就没了下文。一副欲言又止的难为情模样。

    梁田田叹了口气,“大哥是想说,我们这样做是趁人之危吧。”清冷的月光下,少女的声音也显得有些清冷。

    “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梁满仓意识到这样伤了小妹。忙解释道:“我就是觉得,刘家现在事儿多,不是说这个事儿的时候。”他总觉得这样挺抹不开面子的。

    “那什么时候是时候?”梁田田静静的看着他。“大哥你也看出来了,刘家就是故意趁着这个时候算计我们。他们自己都能在这样的时候想着算计人呢,那我们凭什么还护着他们?别忘了,我们也是一群没有娘疼。没有爹护着的可怜人。”

    梁田田这话说的梁满仓眼圈通红,轻声道:“对不起。”是啊。他们自己尚且自顾不暇,哪里还有多余的同情心来同情别人。

    “大哥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只是这个世道残酷,在我们实力尚且弱小前,总要多一份警惕之心。”这话梁田田早就想说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大哥和二哥在外面。更要多多提防。”

    “嗯,我知道。”梁满仓挺不好意思的。家里本来就啥事儿都要小妹操心,现在更要担心他们。他这个大哥当的还真是失败。

    梁家兄妹回屋去睡觉,这一下子总算是安静下来。

    不过梁家这边安静了,老狼洞却并没有安静下来。

    那位大伯回去就鼻子不是鼻子,脸子不是脸子的。刘家之前可什么都没说,这说好听的是让他帮忙,说不好听的就是拿他当枪使呢。

    “孩子在韩家医馆呢,听说这么多天这汤药费一文钱都没给人家,我是接不来孩子,还是你自己去接人吧。”那位大伯也是个直性子的人,“人家韩家医馆也不是开善堂的,里正说了话人家才给金宝瞧病的,咋还不给人家把银钱结了呢。”就把孩子扔在那不管不问的,现在想起来了,早合计啥了。

    刘瘸子带着孝,一身缟素,脸色也不好看。“我这不是没抽出功夫吗,家里这么多事儿,现在娘也没了,我……”说着说着的就要掉眼泪,像是谁逼他了似的。“我合计一个村住着,金宝跟球球向来玩的好,就放他们家几天也没啥事儿,我这不是抽不出手吗。”这话说的,合情合理的,不知道的还真会怪梁家几个孩子不懂事儿呢。

    可大家伙一个村子住着,谁不知道谁啥人啊,说这话也得有人相信才成。

    那位大伯已经吃了亏,现在当然不会上当,“这说起来,你家婶子今天才没的,之前你们就没寻思把银钱给人家结了?再说梁家也就几个孩子,最大的满仓也才十岁,咋好意思把那么大的孩子扔给人家。那几个孩子自己的饭都不知道咋吃上的呢。满囤还让人打了,一身的伤等着人照顾,这冷不丁的又要照顾你们家金宝,这是想逼死人家孩子是咋地?”

    “我……我不知道这些。”刘瘸子目光躲闪,心里却恨极了这人。哪有这样拆台的,再者,梁家那几个死孩子也是的,不是跟韩家交好吗,几两银子还跟他们算计,真是可恶。

    要说有的人就是这样,他从来不合计自己,只想着别人欠了他多少。跟他是天老爷似的,谁好像都得欠着他似的。

    “那现在知道了,就去把人家医馆的银子给送去吧。人家给照顾了这么多天的孩子,你不说别的,就是出于感恩也得谢谢人家。”这人也不提银钱,只提做人的厚道问题。

    刘瘸子犹豫着,“那个……这不是家里有事儿吗,你看看。大哥,要不你替我跑一趟吧。”他去了,那不得往出掏银子吗。索性就装糊涂到底。

    “我去?”都拿他当了一回枪使了,还想当他是傻子啊。“我去也成,可惜我不姓刘,人家不能把孩子给我,再说这汤药费没给人家,我可不好意思去。”

    大伯直接点出这个,干脆就道:“你这手里不是还有银钱吗。那就赶紧把人家韩家医馆的银钱给结了,不能让人家给你又看病又照顾孩子的,最后还让人家亏本吧,做人可没有这么做的。”

    旁边热心的乡亲都在帮忙,这么会儿功夫也听明白了是咋回事儿,就道:“可不是吗。金宝爹,人家韩家医馆那可都是好人,你还是赶紧把银钱还了吧,银钱不够就借点儿。再说金宝你也该接回来了,也没有让人家给你养儿子的道理不是。”

    谁都不是傻子。

    起初这大家伙还觉得刘瘸子挺可怜的,听这话的意思是不想给人家汤药费。还把儿子甩给了人家,哪有这样的人家啊。也就是韩家仁义。不然把金宝丢出去也不会有人说啥。

    刘瘸子被大家伙说的没脸,他这心里又有鬼,当即道:“啊,啊,那个,我这就去接回来。”又看看天色,“这时候不早了。去镇上估计也都睡了,我明儿再去。”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儿。到时候又可以拖过去了。至于金宝不能送奶奶一程……刘瘸子磨牙,回头就说是韩家医馆的人没钱不给孩子,让他们名声也坏了,到时候反正自己也没钱,他们还能扣着儿子不给自己咋地?

    刘瘸子发了狠,反正要银子他是没有。

    娘没了,家里就剩下他老光棍一个,他还想要媳妇呢。一想到那个白嫩嫩的媳妇,刘瘸子心里顿时一阵火热。

    不行,不能老让媳妇在祠堂待着,他得想办法给救回来。

    “金宝爹,你明儿一大早就接了金宝回来吧,毕竟是亲孙子,孩子奶奶也想看到他。”说话的妇人正是白天拦着刘瘸子杀人那个,抹着眼睛道:“金宝奶奶最稀罕金宝了,最后一程,咋地都得让孩子送送。”

    “谁说不是呢,这人没得……唉。”几个妇人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平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人冷不丁的没了,大家伙心里都不好受。特别是这人还不是正常死亡,偏偏是被人打死的,凶手还是村里人。

    大家伙七嘴八舌的,刘瘸子只“恩恩”的应着,也不知道他听进去没有。

    来帮忙的人不少,可惜刘家也没个女人,晚饭也没有人准备。

    起初大家伙还不在意,可是渐渐的就有人开始不满了。

    “这来帮忙,不说一顿饭吧,咋一口水都没有,这金宝爹心里也忒没数了。”虽说家里有事儿吧,可别人家经历这事儿的时候也没这样。最开始大家伙是同情,可不地道的事儿做多了,就有人不满了。

    “家里也没有个女人,别挑了。”有那脾气好的就想做和事老。

    “啥女人不女人的。这家里要是一直没那个搅和的女人,怕是还没有这事儿呢。”有人冷笑。对刘田氏可谓是深恶痛疾了。

    “说的也是。”之前开口的人点头,“不过这会不会做人可跟年岁大小没关系。你看看人梁家那几个孩子,别说女人了,家里连个大人都没有。可你们看看人家盖房子的时候,就田田和球球忙里忙外的,满仓和满囤都读书呢,可人家的房子还不是盖起来了,啥啥的都张罗的不差,饭菜也准备的好。村里就小花经常在那帮忙,那也是个孩子呢。你看看人家,再看看这……”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大家伙心里都有一杆秤,这一对比可就出来了。

    “要说梁家孩子真是好的,人家还收留了金宝,可金宝爹这是想干啥?赖上人家孩子了咋地,金宝这儿子都不管不问了。”

    刘瘸子路过正好听到这话,面上阴晴不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