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55诉苦【粉红150+】

    刘家那些闹心事儿梁田田不知道,晚饭准备好了,忙碌了一天的人开始吃饭。

    饭桌上于大伯道:“这位置水线好,这水啊比我想的出的还早,明儿就可以加固了。”

    听到水线好,兄妹三人都很高兴,梁满仓更是道:“要不要再深挖挖,别干旱的年头再缺水。”

    “放心吧,水足够,肯定不会缺水的。”于大伯这一趟走的值,饭菜啥的也可口,他也高兴。“明儿就让他们把预备的大青石拉过来,你们兄妹小,家里又都是孩子,回头给你们砌一个高的井台,再给你们弄个井盖,又干净又安全。”考虑的比梁田田他们还周到。

    “那可是谢谢于大伯了。”梁满仓忙道谢。

    “谢啥谢,你们花了银钱,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于大伯显然也高兴遇到这样懂事儿的孩子。

    “话是这么说,可没人能像你们想的这么周全。”花花轿子众人抬,梁田田也知道说好听的。

    于大伯果然高兴,笑眯眯的多吃了一大碗饭。

    “丫头你这饭菜做得好。”一边吃还不忘夸奖梁田田。

    “于大伯喜欢就多吃点儿。”梁田田又给众人添了饭。

    吃完了晚饭,守望大伯就准备回家。梁田田递给他一个篮子,“装了一大碗豆腐炖土豆,一早就盛出来了,守望大伯拿回去给婶子和铁蛋他们尝尝。”

    梁守望嘴唇动了动,最终道:“谢谢你了田田。”他也知道无法拒绝。再说梁田田他们现在日子好过。他也就没客气。

    天黑了,于大伯和徒弟们老早就睡下了。累了一天,这身子可乏了。

    梁田田把半大的鸡崽关起来,元宝和铜钱像是巡视领地的国王,在前后院子里不停的走动。

    梁田田这才想起来,忘了让洪铎帮忙买几条听话的大狗了。

    算了,这事儿不急于一时,回头再说吧。

    梁满仓过去锁大门,回头也帮忙一起收拾院子里的鸡粪啥的。

    待兄妹两个收拾完。这天就彻底的黑了。两人洗洗手,刚要回屋睡觉,大门处有人敲门,听声音还挺急促的。

    这么晚了是谁过来啊?

    “小妹你回屋待着,我出去看看。”梁满仓担心有啥危险,就随手摸了一个棒子。

    “没事儿。我跟你一起去。”梁田田还担心大哥呢,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都说不通谁,只好一起去了。

    “谁啊?”梁满仓隔着门问道。

    “是满仓吧,我是村里你大伯。”

    梁满仓兄妹听着声音熟悉,打开门一看。可不是村里的大伯吗。梁田田记得这人是住在刘瘸子家隔壁的。

    “大伯,这么晚了是有啥事儿咋地?”梁满仓看他急吼吼的。就道。

    “可不是吗,我这刚从镇上回来,刚给金宝奶奶买了寿材回来。”那大伯擦了一把汗。

    梁满仓一看也不好在门口说话,就把人让到屋里。梁田田又给倒了水。

    “大伯,咋这么晚才买了寿材回来?”小三子可是说,下午那会儿人就没了,按理说这寿材早就该买回来了。

    “唉。别提了。”那大伯叹了口气,就道:“谁说不是呢。这金宝爹啊,也不知道是咋想的,先说银钱都在媳妇那,去了祠堂见那刘田氏,结果那刘田氏就是拽着他哭,又是道歉又是赌咒发誓的,听说金宝奶奶没了还说要披麻戴孝的,这一通折腾啊。还闹到里正那,看金宝爹的意思是想让刘田氏出来,不过里正没同意,陈家婶子更是把金宝爹给骂了好一通,最后人才灰溜溜的走了。没从刘田氏那要到银钱,到了最后还是自己掏的银子买的棺材。”来人撇撇嘴,“我看那金宝爹啊,也是给拎不清的。“

    “金宝爹去见了刘田氏?”梁田田跟大哥对视一眼,“那金宝不是被刘田氏打的都吐血了吗,咋金宝爹还要把人放出来呢?”梁田田就闹不懂了,按理说刘家就金宝这么一根独苗,应该宝贝的跟命根子似的,咋看刘瘸子这架势似乎一点儿都不在意金宝呢。

    “见了,说啥银钱在刘田氏那,竟骗人,我跟着去的,可没看到他要到银钱,倒是看他不嫌弃的抱着那女人一顿哭诉才是真的。”几天没洗了,披头散发的,身上还有一股怪味儿,也不知道那金宝爹咋就不嫌呼。

    这人可真是……

    梁田田摇头,金宝爹这样拎不清的,她也是第一次遇到。

    那大伯也是给爱说的,就道:“你们说,这金宝被那毒妇打成那样,差点儿没命了都,金宝爹不说找那女人拼命吧,咋还像是舍不得似的呢?你说他为了老娘都能找吴家人拼命去,咋就舍不得一个女人。要说这女人还能有儿子重要?金宝可是他们老刘家的唯一的根苗啊。”

    外人都看得清楚的事儿,就金宝爹一个人看不清楚,这事儿也怪了。

    也许不是看不清楚,是真的不在意吧。

    梁田田管不了金宝爹,却愈发觉得金宝这孩子可怜。

    等等……金宝爹找吴家拼命?

    “大伯,那吴棒槌找到了?”不然吴王氏被关在祠堂,这刘瘸子找谁拼命啊。

    “找到啥啊,陈家老三他们到现在也没回来,这都黑天了,也不知道追到哪去了。”那大伯叹气,“金宝爹也是红了眼,说是找人报仇,吴家还有啥人啊?吴王氏被关在祠堂了,那吴山花也不知道躲到哪去了,唉,你说说,这好好的,村里咋就出了这些事儿呢。都是那个刘田氏闹得,自从她来了你说这村里出了多少事儿。”

    感情不单单是自家看的明白啊,看来村里人对刘田氏都不满啊。可惜,最应该看明白的那个人——刘瘸子偏偏还是给“瞎子”。

    “金宝都被打吐血了,脑子里都扎了三根针,那是要害死金宝啊。就这样的后娘,金宝爹还想留下她咋地?”梁满囤压不住火气,就嚷嚷起来,“金宝咋就摊上这样的一个爹,唉,真是气死我了。”坐在那不断运气。

    “还有这事儿?还给脑子里扎了针?”这位大伯显然还不知道这事儿,一阵唏嘘,“啧啧,都说最毒妇人心,这后娘果然是最狠毒的,这是想把金宝害死,让她那儿子分家产啊,果然是毒妇啊。”

    看看吧,外人都一下子就能明白的事儿,就金宝爹愿意做一个糊涂人。

    也许他不是糊涂,只是不想明白而已。

    梁田田叹气,把金宝交给这样的人,她真是不放心啊。一想到那孩子乖巧懂事的模样,梁田田又是一阵心疼。

    “那大伯今天过来是有啥事儿啊?”梁田田不想听这些糟心事儿了,直接道。

    “唉,瞧我,说了这么多都把正事儿给忘了。”来人忙道:“是这么回事儿,金宝奶奶不是没了吗,刘家就金宝一个孙子,他爹的意思是让金宝回来给守孝。”

    “就这样?”梁田田挑眉。怪不得人没亲自过来呢,这是一点儿也不提医药费的事儿啊。

    “啊。”来人迷糊了,“还有啥事儿咋地?”

    既然这人代表刘瘸子过来了,梁田田不得不把事情给他说清楚。

    “按理说这事儿是应该跟金宝爹说的,可上次我们说了,当时金宝奶奶也在,也没给我们一个准信,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家是啥意思,既然今天大伯代表金宝爹来了,那这事儿我们兄妹就跟你说。”梁田田很是严肃的道。

    “啊?啥事儿啊?”来人突然意识到今天这一趟似乎走的不大对劲。他突然有点儿后悔。

    “是这样的。”梁田田准备跟他说清楚,“金宝当初不堪虐待跑到了山上,是我们家球球发现他,把他带到家里来的。正好镇上韩家医馆的大夫来给我二哥看病,就给金宝瞧了。”

    梁田田顿了顿,看来人在仔细听,就继续道:“金宝发现金宝内脏伤了不说,脑袋还被扎了三根针,身上更是大伤小伤无数…….人家韩家医馆的大夫给人看病也是要钱的,因为里正爷爷说了话,所以这看病的银钱先欠着了,可也不能不给吧。

    这金宝都瞧了十来天的病了,银钱流水似的花了,孩子是一天天见好。这昨儿被吴王氏撞了一下病情反复也是人家韩家医馆给治的,现在人都住在韩家医馆了,人家给瞧了病,这刘家一点儿表示都没有。我们是没有脸去接孩子,要接就刘家自己去接吧。”你不是躲着吗,那我何必要伸这个手?

    本来梁田田是不准备这么做的,可看刘瘸子的意思,还惦记那刘田氏呢,甚至一点儿都没考虑金宝和死去的老娘,梁田田凭啥对他客气。

    这种人,你对他善良就是纵容他的过失。

    “还有这事儿?”来人显然没想到,“这咋没听刘家说呢?我就说嘛,咋这些天没看到金宝,感情一直在你们这。这人咋能这样呢?”梁家也是几个孩子,还没有个长辈照顾。刘家这么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存了啥心思。(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