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44吐血

    感谢【大ya】、【福晋】、【熊仔姿梦】、【小麦芽】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亲们,月末最后两天,球球撒娇卖萌打滚求粉红票了。

    眼看着粉红票再有十几张就可以加更喽。

    亲们加油。

    -----------分割线-------------

    这人就是这样,越是心虚就越凶巴巴的,以为这样就可以掩饰内心的紧张,殊不知这样更容易被人识破。

    吴王氏虚张声势,梁田田本就知道他们家的把柄,这会儿哪里会让她好过。

    梁田田冷哼一声,突然道:“婶子你们家吴山花呢,前些天我看她老吐老吐的,现在好没好?”说完挑衅的看着她。

    你不是说我瞎说吗,那索性我就瞎说给你听听。

    敢诬陷她,那也不看看你们自己干净不干净。

    梁田田本来不想拿吴山花说事儿,可一想到他们母女的嘴脸,就顾不得那许多了。

    梁田田这话一出吴王氏就傻眼了,吴山花的事儿就是她心头的一根刺,这根刺不拔了,她这心里啥时候都不能安定。

    “你……你……你知道啥了?”难道闺女怀孕的事儿被她知道了?

    这一刻吴王氏想了很多,灭口的心思都有了。

    “我啥都不知道。”梁田田看着一地被毁的青菜,就道:“我就知道我们家菜地被人偷了,秧苗都被人毁了。我们家这损失大了去了。”

    陈冲这会儿也知道吴王氏衣裳放下了,就转过身沉着脸道:“老狼洞还没出过偷盗的人,你们把她绑了,一起关到祠堂去。”刘田氏的事儿他故意晾着刘家没处理,现在可好,村里又出了这么一桩丑事儿。陈冲气坏了,这是自己不给自己长脸啊,哪有这样给村子抹黑的。

    二柱子媳妇一听就是眼前一亮,嚷嚷道:“拿绳子拿绳子。我来绑人。”还上瘾了。

    “你敢。”吴王氏慌了,又央求陈冲道:“里正啊,我这不过是看着青菜好,想着给我们家花儿摘点儿回去,她这几天胃口不好,可不是啥偷盗啊。我和孩子的奶奶可是干姐妹,我吃他们点儿青菜咋地啦?我可是他们的长辈。”

    “你最好给我弄清楚了,我们姓梁,我们梁家可没有你们吴家的长辈。”梁田田说话老实不客气。“别拿着鸡毛当令箭,你们家吴山花咋就那么金贵,可以把我们卖钱的青菜吃了。你们家人镶了金牙咋地?”今儿这事儿要是这么算了,那他们家这些青菜也保不住了。回头谁家都来占便宜。那她就彻底不用卖菜了。

    梁田田人前第一次这么强硬,让陈冲都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人家孩子这是想着护着这一园子的青菜呢。

    梁满囤撑着过来,怒道:“谁拔了我们家的秧苗?还要不要脸了,这是故意祸害我们家咋地?”

    大家伙面面相觑,可不是吗。庄户人家偷摘个柿子、黄瓜啥的没啥,可你祸害人家秧苗。这事儿可就不对了。

    大家伙一脸鄙夷的看着吴王氏,一看这娘们就没按好心。

    金宝被球球拽着站起来,小家伙脸色苍白,捂着胸口咳咳的咳嗽。梁田田吓了一跳,“金宝你咋样了?”这孩子可本来就有伤的。

    “田田姐,我……咳咳……”金宝强忍着,结果还是没忍住,嘴角就流出一丝鲜血。

    梁田田惊呼一声,忙抱起金宝,紧张道:“陈爷爷,快,备车,送金宝去镇上,他又吐血了。”跟上次不同,这孩子这次吐的可是鲜血。

    陈冲一看眼睛都瞪圆了,骂道:“你这个毒妇。”

    “可不管我的事儿啊。”吴王氏“嗷”的嚎了一嗓子,吓得当即大哭。

    “给我闭上你那臭嘴。”陈冲气的都骂人了,“给我把她绑到祠堂去,谁敢乱来就给我滚出老狼洞去。”陈冲说完就往前院跑,大声招呼儿子,“老三,快去套车,去镇上。”

    “哎呀,金宝这是咋地了?”

    梁家前院一大堆的人,看到梁田田抱着嘴角挂血的金宝出来就嚷嚷上了。

    “让让,让让。”梁田田抱着金宝大步往村口跑,一边跑一边交代小花道:“家里你帮着看好,打井的事儿交给守望大伯,看好我二哥和球球,叫菊花婶子帮忙准备午饭。”一口气说了一堆,梁田田脚下不停,抱着金宝嗖嗖就跑远了。

    球球本来还在后面跟着,结果几步就被甩开了。

    “啊,我知道了,你放心吧,肯定没事儿的……”小花话还没说完,梁田田都已经跑下山了。

    这速度。

    跑到人看不到的地方,梁田田道:“金宝乖,闭上眼睛,咱们一会儿就到韩大哥那了。”

    金宝乖巧的闭上眼睛,虚弱的道:“田田姐,我会不会死掉?”

    梁田田忙就把金宝收到空间里,空间里顿时变得漆黑一片,她威胁道:“不许胡说,不过吐口血,上次不是也吐了,不就没事儿吗。”抱着他安慰道:“金宝这么乖,一定不会有事儿的。”

    嘴上安慰着,心里却没谱,梁田田默默的祈祷:好人有好报,老天爷你不能老这么对一个孩子啊。

    “我想娘了。”金宝突然哭了,低声的呜咽,“娘肯定不会打金宝。”

    “放心吧,娘在天上保佑金宝呢。”梁田田鼻子发酸。

    “真的吗?”小家伙疑惑道。

    “嗯,真的。”梁田田笃定道:“金宝的娘和我们的娘在一起,他们托梦给我了,说都在保佑金宝快快长大呢。”

    “娘还说啥了?”小家伙轻声道。

    “还说让金宝乖乖的,好好努力。长大了做有出息的人。”

    远处有马车的动静,梁田田抱着金宝出了空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金宝的气色好多了。

    陈家三叔和三婶在车上,陈冲到了跟前就跳下车,“田田你抱着金宝去看病,跟韩大夫说,别怕花钱,一定要治好金宝。家里你放心,陈爷爷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会保护住你们家。”陈冲怒了。在他眼皮底下几个孩子被人这样欺负,这不是欺负几个孩子,这是在打他的脸。

    “陈爷爷放心,金宝肯定没事儿的。”梁田田跳上马车,陈家三婶忙接过金宝,发觉梁田田的胳膊都在发抖。

    一个八岁的孩子。再本事那也才八岁,抱着一个五岁的孩子跑了快两里地,不说别的,这份心思就不是旁人能比的。

    陈家三叔尽快赶着马车,陈家三婶尽量把胳膊抬高,让孩子好受一点儿。梁家孩子的心思让她敬佩。她也要努力做到最好。

    到了镇上,韩恩举正好在医馆。看了金宝的情况吓了一跳。

    “咋吐血了?谁又伤了这孩子?”韩恩举怒道:“不是说好了不让这孩子做剧烈运动吗,就是走路都不能多走,这是咋回事儿?”他是大夫,最见不得病人不听话了。不过金宝才五岁,他也不能冲金宝发火,这股火气就有点儿冲着梁田田的意思了。

    梁田田心里也有火气,不过知道不是发作的时候。就道:“我也没想到,金宝就跟球球待在后院。就突然这样了。”难道真是累着孩子了?梁田田有点儿自责,早知道就让金宝跟二哥一起躺着了。

    韩恩举当即一蹙眉,不对啊,正常玩耍不会这样的。他这些天也知道金宝这孩子,不是那种整天疯跑的,相反这孩子很安静,跟球球挺像的,看鸡崽两个孩子都能安安静静的看上半个时辰。按理说不应该的。

    韩恩举脸色不定,金宝拉着他的衣袖小声道:“韩大哥不怪田田姐,是吴家婶子撞了我,摔了就疼了。”

    “你被人撞了?”韩恩举脸色一变,愧疚的看了一眼梁田田,心里挺难受的。“你咋不早跟我说。”这话是对梁田田说的。

    梁田田没吭声,她心里还有气呢。哪有这样莫名其妙就对她发火的?

    金宝以为跟他说,小声道:“田田姐不让我多说话,让我休息。”

    韩恩举这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不过这会儿也不是解释的时候,抱着金宝就进了后院,“我给孩子扎针。”

    梁田田怕金宝害怕,尽管生气还是跟去了,在一旁哄着金宝。

    陈家三叔把马车放到一个熟人那,也跟陈家三婶进了后院。

    半个时辰后韩恩举满头是汗的出来,轻声道:“孩子睡了,情况不是很好,病情反复了,还是好好休养吧。我的意思是先住在我这,我这里安静,几个小徒弟也懂得照顾孩子,别来回折腾病情再反复了。”

    “方便吗?要不带我家去吧,我也能照顾。”陈家三婶母爱泛滥,看到金宝也觉得可怜。

    “还是在这待几天吧,没事儿,孩子跟我也熟了,我这几天也留下照顾他。”昨儿是不知道,梁田田家现在房子紧张,他再过去就得避嫌了。

    虽然心里有小心思,可韩恩举是正人君子,并不想传出啥闲话来。

    扎了针,梁田田把空间里的水拿出一点儿给金宝喝,看他气色好多了,就道:“金宝愿意不愿意跟韩大哥一起住?”韩恩举之前就给她说了,她虽然觉得麻烦韩家,不过这样似乎对金宝更好,这孩子病的比他们想象中的重,还是放在大夫跟前稳妥。

    “我想跟球球一起。”金宝小声道:“可以吗?”

    或许,孩子也是孤单吧。

    梁田田笑着点头,“当然可以了。回头我就把球球送来,你们一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