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43想吃我们家的,也得你牙口够好

    感谢【飓风的中心】、【吾小猪的家】、【qiuning】、【绝噬小妖】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无言mo】亲的香囊。

    感谢【東方風雲】亲的平安符,群抱么么。

    月末最后三天,求粉红票。

    ----------分割线----------

    “可不是,我们家那院子我挖了几次都没出水,这地方可是半山坡,要是能出水还不怪了。”

    “谁说不是呢,还没看过半山腰出水的呢,又不是有泉眼的地方。”

    大家伙七嘴八舌的,又是一片质疑声。

    于大伯也不恼,笑着道:“家传的手艺,几辈人都指着这个吃饭,还能假了?”又道:“要是不出水我老于也不要一文钱。”

    一提到银钱,大家伙就起哄道:“您老人家挖一口井要多少银钱啊?”肯定不便宜,不过到底多少钱大家伙心里也没谱。梁家几个孩子打井,这还让大家伙挺怀疑的。几个孩子吗,看来这打井也用不了几个钱。

    于大伯慢悠悠的道:“这得看是啥井了,深水井就贵,浅水井就便宜。遇到那水脉不好找的也贵一些,不过一些人家图便宜也让我看水脉,看好了水脉自己挖井那就更便宜了,这都不是固定的,得具体看地方。”

    大家伙一听,当即就有几家条件还不错的人家动心了。“要是请您老给看个水脉多少银钱啊?”

    “本来看水线没有五两银子我是不看的,不过都是老狼洞的乡亲。我给大家个折扣,只要不是那太难的,看一个水脉就三两银子。”于大伯故意这样说,这是准备招揽生意了。挖井他们师徒暂时没时间了,不过走几步看给水脉啥的他还是愿意去的。

    放着银子不赚的,那不是傻子吗。

    “看水脉就要三两银子啊。”果然,有人嫌贵了。

    “挖井最浅的还要十两银子呢,这看水脉可不都是谁都会的。”于大伯这种话听多了,也不恼。只是阐述道理。

    “啥?挖井最浅的也要十两银子?那梁家这井?我的天,他们家这得挖多深能出水啊?这得多少钱啊?”大家伙面面相觑的。

    男人们这边的事儿自然就惊动了女人那边,就有人拉着梁田田道:“田田啊,你们家这井花了不少银子吧?”

    还有人更直接,“你们几个孩子是哪来的钱啊?是发了财还是咋的?”

    “看你二叔跟镇上的贵人搭上了,是不是你们也借光了?”

    反正说啥的都有。梁田田应付完这个应付那个,头都大了。

    不过她把一切都推脱到大哥身上,反正梁满仓不在家,大家伙也问不到人。

    陈冲在院子里没事儿走走,倒是也看住了不少人。

    “师傅,土不散了。”挖了一会儿。一个小徒弟又喊人,惹的大家伙都围拢过去看热闹。

    于大伯千呼万唤始出来。慢悠悠的踱步过去,捏了一把潮乎乎的土,的确已经结块了。他就拿给周围的人看,“看看,看看,这水汽这么大,这地下肯定有水。咋样。我老于的话靠谱吧。”

    “靠谱靠谱。”有人就动了心思了。十两银子打个井他们舍不得,但是要花三两银子给自家打个井可挺方便的。不知道家里人能不能同意。

    有人就悄悄的离开准备回家商量商量。

    有人走了,也有更多的人听到消息过来的,梁家的人始终是不老少。

    梁田田说的嗓子都干了,小花过来帮她准备中午饭,梁田田找个由头躲到屋里,大口的喝了一碗水,梁田田这才道:“说了一上午了,嗓子都冒烟了,这人这个问啊。”

    梁满囤愧疚道:“小妹,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还是去帮帮忙吧。”家里人都忙着,就他一个人躺着,他也躺不住啊。

    “别介。”梁田田忙拦住他,“韩大哥不是说了吗,你这伤看着是不重,可伤的也不轻,得好好养着,你可别乱动。家里这点儿事儿还难不倒我。”怕他多想,又道:“你就算是身体好也得跟大哥去私塾,还是啥也帮不上,所以你就安心养伤,现在这才是你的大事儿。”说的梁满囤直叹气。“唉,我们两个当哥哥的却要小妹你来养活,我们这心里啊……”

    看他要煽情,梁田田忙打住。“二哥,行了啊,我还等着你们考上状元我好跟着享福呢。现在可别说这些有的没得,这些都是小事儿。”

    梁满囤重重的点头,“嗯,我肯定好好读书,咋地都得给我小妹考个秀才回来。”

    “瞧你那出息,人家球球都说给我们田田考个状元回来。”小花就打趣道。

    “球球多聪明啊。”梁满囤当即苦了脸,“要实在不行我就考个举人吧,状元太难了,这事儿还是交给球球吧。”

    “好。”梁田田笑眯眯的答应着,道:“要是让球球听到这话,肯定说二哥又欺负他。”

    “那小子才听不到呢。”梁满囤信心满满的道。

    正说话呢,突然后院一阵狗叫,随即响起球球奶声奶气的声音,“不许你摘我家的菜,你放下,黄瓜秧都让你拽坏了……”小家伙语气很不好,随即金宝也道:“你摘菜也别拽秧子啊,你这样秧子该死了。”

    这是谁这么缺德啊!

    梁田田眉头当即就竖起来了,眯着眼睛就出去了。

    “谁跑我们家欺负我弟弟来了。”梁满囤猛的坐起,起的太急了就抻了一下,疼的他脸色煞白。

    “满囤你快躺下。”小花忙扶着他,“我去看看。你别担心,外面陈爷爷他们都在呢。”说着也追了出去。

    前院太闹了,后院的动静谁都没听到,不过小花出门的时候还是拽上了没事儿闲逛的陈冲,“陈爷爷,你快过去看看,后院好像出事儿了。”小花声音不大,却也有人听到了。

    “咋地?有人偷菜啊?”陈冲可是知道那一院子青菜的,一听就急了。忙往后院去。当即就跟了几个没事儿的人过去看热闹。

    小花暗自后悔,也不知道给田田家招了多少记恨的目光。看到那一院子的菜,肯定会有人动歪心思的。

    刚走过院墙就听到梁田田的怒骂,“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来偷菜不说。祸害了人家菜地还打人家孩子,你可真本事啊。”

    还打人了?

    陈冲一听就怒了,“哪个不要脸的过来闹腾,给我站出来。”到了后院不堪入目的一幕,陈冲忙转过身。

    吴王氏衣服掀着,兜了一堆的茄子、黄瓜、柿子啥的。地上还有一大堆,还有七八颗秧苗都被她拽坏了。倒了几颗搭架的木头,园子边上乱糟糟的。

    “有辱斯文啊,不要脸的,偷菜还掀衣裳,吴王氏,你可真不怕给你们老吴家丢人。”陈冲气的直跺脚,“你还不把衣裳放下。”虽然哪都没露。可女人这么掀开衣裳露出内衣,即使是一把年纪的吴王氏。陈冲也是有避讳的。

    一堆人这男男女女的,都在后院这看热闹,别人可没有陈冲这么好脾气。

    二柱子媳妇挤过来拍着手哈哈大笑,“哎呦,吴家婶子这是来的哪一出啊,偷菜偷的衣裳都脱了,啧啧,这要是让你家我大叔知道,这绿帽子可就戴定了。”二柱子媳妇说话嗓门大,当即又引得附近的人过来看热闹,有人在后面看不到,就嚷嚷道:“啥绿帽子啊,谁和谁搞破鞋了咋地?”

    谣言都是这么传出来的。

    吴王氏闹了个大红脸,忙把衣裳放下,顿时茄子、豆角、黄瓜啥的掉了一地。

    梁田田眯着眼睛,气的脸色铁青。庄户人家自己种菜,谁摘菜还不挑那成熟饱满的摘,这吴王氏可好,小拇指粗细的黄瓜扭都摘,这是想给他们家彻底祸害了啊。

    “吴家婶子,你这是啥意思?”梁田田冷冷的看着她,声音老大。“我们兄妹辛辛苦苦种这点儿青菜,自家都舍不得吃一口,卖了银钱是要供我两个哥哥读书的。你可倒好,冲到院子里偷菜,被球球和金宝堵住了,居然还动手打了金宝,那孩子身上有伤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咋下得了那重手?”

    众人这才看到,金宝躺在地上,脸色不好看,球球眼泪把擦的抱着金宝,瞪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吴王氏,恨不得咬她一口。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吴王氏讪讪的道:“再说,啥偷不偷的,我看你们家这菜地种的好,乡里乡亲的我摘你们家点儿青菜咋地了?再说了,我们家和你们家也不是外人,我可是你***干妹妹,吃你们家点儿青菜咋地了?你这孩子眼里咋没长辈呢?”

    还真他么跟梁王氏一套耗子。

    梁田田怒极反笑,“我们家长辈?你啥时候嫁给我们老梁家的,咋地?婶子你也改嫁了?”梁田田故作天真,说出的话可十分难听。

    人群中顿时一阵哄笑,有那不怕事儿大的就道:“哎呦喂,这是跟吴家大叔和离了咋地?”

    还有人干脆道:“看上人家几亩地的青菜就改嫁了啊?哎呦,可真是能耐啊。”

    吴王氏气的脸色铁青,“死丫头,你瞎说啥,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不就是几颗破菜吗,还惹出这么多麻烦。要不是看闺女最近没胃口,她也不至于这么丢人的过来偷菜吃。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死丫头种的青菜可挺好的。

    梁田田冷笑,想惦记她家的东西,也不看看你长没长那牙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