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40农家乐【第一更】

    感谢【书友0907011 958060】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无言mo】亲的香囊,群抱么么。

    有个错误,改正一下,见谅!

    月末最后几天,亲们,求粉红票支援!

    ---------分割线----------

    都赶上饭口了,梁田田哪能让人走。

    “三叔,正好我还有事儿跟你说呢,你和三婶就留下吃饭。”梁田田笑着道:“家里那边放心,让小三子和球球去把两个哥哥带来,正好一会儿韩大哥也过来,他们正好在一起背书。”

    一大家子都跑人家来吃饭,人家家里还有客人,陈家三叔一看就不同意,倒是陈家三婶,犹豫道:“他爹,我今儿也不想回去,田田也不是外人,咱们就在这吃吧。”她实在是不想回那个家,一想到住了十几年的地方不是自家了,这心里就难受。

    陈家三叔叹了口气,“可爹、娘那…….”这刚说分家他们就不回去,让老人咋想啊?

    梁田田知道他担心什么,忙道:“放心吧三叔,一会儿我大哥他们回来,让我大哥去请了陈爷爷、陈奶奶过来,正好我们家打井的事儿还要跟他们说呢。”

    陈家三叔松了口气,这样好,不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爹娘。要是误会他这做儿子的对爹娘有意见可就不好了。“田田,可真是麻烦你了。”这一宗宗的。自家没帮上几个孩子,倒让人家孩子帮他们了。陈家三叔觉得挺难为情的。

    “这有啥,明天我们家打井,还想让三叔过来帮忙呢。”打井光靠于大伯师徒肯定麻烦不过来,本来梁田田也这么打算的。

    陈家三叔忙不迭的点头,“没问题,我肯定给你干的妥妥当。”随即反应过来才道:“田田啊,你这咋突然要打井了,这打井可得不少银子吧?”这孩子。出手可越发大方了。

    “还好,守望大伯的熟人,给便宜了不少。”梁田田笑眯眯的,并没有说具体数字。

    “那这打井也不是小事儿啊。”陈家三婶都直咋舌。

    “是,可不就是个大事儿吗,本来早就寻思给陈爷爷打招呼。一直也不知道于大伯他们那边有没有功夫过来,正好今儿有时间就过来了,看明天是个黄道吉日,就想着照顾我们先把井打了,正好待会儿跟陈爷爷说,打井这种大事儿还得陈爷爷给拿个主意。”梁田田说的一本正经。心里却不以为然。也就是这个年代吧,啥事儿都得跟里正说。整个跟管制似的,真麻烦。

    不过规矩是这样,她也没准备违背。

    小三子和球球溜溜达达的出去了,准备叫了陈家三叔家那两个小子过来吃饭。

    因为临时又加了人,所以梁田田这饭就得多准备一些。

    红烧肉炖的豆角、土豆是主菜,炖了两大盆。茄子炖土豆也有一大盆。还有拌黄瓜丝、西红柿拌白糖,这样的凉菜夏天里谁都喜欢。

    梁田田也没多弄。就这四样菜,在这个季节里就是足够好的了。

    家里有一张大桌子。还有一张炕桌。梁田田把大人们的桌子放在地上,炕桌准备摆孩子和女人的饭菜。

    两大桌子饭菜刚摆上,那边韩恩举的马车就拉着梁满仓回来了。

    看到家里这么多人,梁满仓还愣了一下,待听小妹说就要打井了,也激动够呛。

    “大哥去请了陈爷爷和陈奶奶过来,过去你啥也别说,就说咱们家有事儿跟他们商量。”这样也省的陈家那两房多合计,梁田田可没带出他们一大家子的饭菜来。

    梁满仓听了陈家分家的事儿,表示明白。眼看着球球跟陈家三叔的三个儿子回来,干脆又背着球球去了陈家。

    梁满仓到陈家没费啥力气就把陈家老两口请来了,因为梁满仓吞吞吐吐的,两个老人还挺担心的,特别是陈奶奶,就道:“是不是家里有啥事儿啊,满仓啊,你可不许瞒着我们啊,有啥事儿可得跟我们说。”

    因为陈家大伯他们都在旁边看着,梁满仓就支支吾吾的,“没啥大事儿,去了你们二老就知道了,其实是有事儿商量。”

    看他这样,大家也不好多说,陈冲老两口就跟着到了梁家。到了地方一看,好家伙,可真热闹啊。

    陈家三叔正在院子里跟于大伯说水线的事儿,看到爹娘过来忙迎了上去,“爹、娘。”一开口眼圈就红了。对于分出去单过,他这心里还是不好受。

    老两口一看到儿子一家子就明白了,陈奶奶抓着儿子的胳膊,“老三啊,让你们家受委屈了,你可别怪爹娘啊。”这样单把老三一房分出去,老人的心里其实才是最不好受的。

    “娘,你说这话就是折杀儿子了。”心里再多的不满,看到爹娘这样,陈家三叔的也没有啥了。

    梁田田迎出来,“陈爷爷、陈奶奶,就等你们了,快屋里坐。”

    球球抱着陈爷爷的胳膊撒娇,“姐姐做了红烧肉,可好吃了,陈爷爷多吃点儿。”

    “唉,好。”这样漂亮懂事儿的孩子撒娇,谁能忍住。陈爷爷弯腰抱起他,“我们球球又沉了。”

    小家伙很怕谁说他胖了,忙道:“球球长个了,长了这么……”伸出小胖手比划一下,最后比划一节手指头,“长了这么多。”

    “是吗?”陈爷爷心情明显不错,儿子没有埋怨他,他心里比啥都高兴。“那球球可得多吃点儿,再长高。”

    “嗯。球球吃的可多了。”小家伙悄悄告诉陈爷爷,“二哥非说我胖,不让我吃肉。”

    陈奶奶正好听到他说话,就道:“胡说,能吃是福,我们球球才不胖。”

    “就是,不胖。”陈爷爷也道。说完摸着那一手的胖肉哈哈大笑。

    球球笑眯眯的,大眼睛眯成一条缝。“回头我就告诉二哥,我也要多吃。”逗的大家哈哈大笑。

    小花装了两大碗菜回家了,梁田田知道她不会回来,就嘱咐道:“明儿打井,家里人多,小花你来帮我好不好?”

    小花自然答应,梁田田就告诉她明天别准备饭菜了,回头直接从他们这拿。小花想拒绝,梁田田当即板着脸不说话,小花最后妥协了。

    “你啊,真是怕了你了。”送走了小花,梁家这边也准备吃饭了。

    陈冲、陈家三叔、韩恩举、梁满仓,梁守望,还有就是于大伯和他的三个徒弟坐在大桌上吃饭,梁田田和陈奶奶、陈家三婶等人坐在炕上一桌。

    陈家父子同韩恩举本就认识,倒是于大伯师徒几个,梁满仓介绍了,就道:“陈爷爷,正要跟您说这事儿呢,我们家要打井,也是临时决定的,于大伯他们难得抽出时间,也没能提前跟您说一声。”一副腼腆大男孩的模样。

    “打井?这是好事儿啊。”听梁满仓一说,陈冲就感慨道:“村里都多少年没打井了,以前天旱的时候也打井来着,不过挖的挺深水也没出多少,后来大家伙也就绝了打井的心思,反正村里那口井的井水也够吃,种地的话就指不上了,也离地里太远了。”

    陈冲想到自家的井,就笑道:“要说这打井可真不是普通的活计,就说我们家那口井,挖了十几次才出水,这没个专门干这个的还真是不行。”陈冲顿了顿还想说什么,可看着坐在桌子上的于大伯,话就咽了回去。

    他可是知道的,这打井可不是一般的活计,要的银子可老多了,这梁家的几个孩子啊,没有大人真是不行,这么大的事儿咋就敢自己决定呢?

    陈冲想着回头再说这事儿,大家伙这顿饭倒是吃的挺高兴。

    吃过了饭,于大伯和徒弟早早就休息了,说是明儿一大早就准备起来干活。

    倒是陈冲,没有急着走,等西屋那边休息了,才拉着梁满仓道:“满仓啊,你别嫌陈爷爷老了墨迹,你家这地方地势高,可不容易打出水来。再说这打井咋地都得十两银子吧,都快够你们兄弟的束脩银子了,这可不是小数目啊,就算是你们种菜赚了点儿银钱,那也得攒着给你们兄弟将来娶媳妇啊,咋就敢乱花呢。”陈冲说这话又看了一眼梁田田,“不是我说你啊田田,你这孩子啥都好,就是主意太正,这么大的事儿就敢自己决定了?”白天满仓可是没在家。

    梁田田笑着没说话,心里却腹诽着:又是娶媳妇?我大哥才十岁啊,娶媳妇是不是太早了点儿?

    “陈爷爷,打井是我的主意,早就想好了,就是一直没请到人,你别怪小妹。”梁满仓可不想人说自家兄妹。

    陈冲叹了口气,“唉,你呀,还是年纪小。你说你花钱找人打井,这要是不出水,回头村里人还不知道说啥难听的话呢。再说这打井也太费银子了。”说了半天还是心疼那银子。“唉,人老了,你们兄妹也没嫌我墨迹。”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儿,陈冲一想到自家事儿都没管明白呢,还管人家的闲事儿,心里又是一阵不是滋味儿。

    “陈爷爷,您这话怎么说的?您一心为我们好,我们兄妹还能不知道?”梁满仓忙把话接过去,这半年的历练,他也愈发的懂事儿了,说话更是拿捏着分寸。“您放心吧,我们这次找的于大伯他们是专门打井的,说了我们家这院子里有水脉,肯定能打出水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