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34桃色事件

    梁田田听动静就是眉头一皱,怎么还带着哭腔呢?

    也听不出来是谁,梁田田就往大门那边走,一边走一边道:“谁啊?”他们家现在白天也插着大门,进来都得先叫门,要不是有元宝和铜钱在院子里跑,有时候大门这边声音敲小了都听不到。院子实在是太大了。

    “田田,是我。”外面的声音哽咽,梁田田也没听清楚是谁。

    打开门一看,咦,没人。

    闹鬼了?

    梁田田眨眨眼,“有人没啊?谁啊?”他们家门前就是一条大路,通着出村的路。

    呜呜……

    大门后头有人哭,梁田田转过去一看……“小三子,你咋在这呢?”原来是陈家三叔他们家的小三子,抱着头蹲在地上哭呢。

    “呜呜……田田……”小三子一抽一抽的,就是哭。

    “这是怎么了?”梁田田一头雾水,忙拽着他进院,“快,进院再说,咋哭成这样呢?”梁田田有点儿好笑,这小子比自己还大呢,怎么哭成花猫了。

    小三子两手揉着眼睛,被梁田田拽进了院子。

    球球听到动静也跑了出来,“小三子哥哥你咋哭了,谁欺负你了?”自从上次小三子把球球从大泡子里救出来,两人就结了非同一般的友谊,差了四五岁,也算是“忘年交”。球球喜欢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小三子这孩子性子好,跟谁都能玩。也不欺负球球,两人倒是玩的挺好的。

    结果球球这么一问小三子眼泪流的更凶了。

    梁田田直皱眉,“快别哭了,到屋里坐。”梁田田把人让到东屋,梁满囤看了又是一阵问。

    小三子也不说话,梁田田打了水给他擦把脸,这才发现小三子脸颊肿了。“这是谁打的?”打的还挺重的。怪不得之前一直低头呢。

    “别……碰,疼。”小三子捂着脸哽咽道。

    “这是谁把你打成这样啊?”梁田田看了又气又恼的,打人不打脸。再说一个孩子,咋下了这么重的手。

    “爹娘打的。”提到这事儿小三子似乎很伤心,又呜呜的哭起来。

    梁田田愣住了。

    爹娘打的?

    陈家三叔、三婶可不是那胡搅蛮缠的人,这小三子挨打,不会是做了啥天怒人怨的事儿吧?

    梁田田张了张嘴,看小三子哭的伤心。又不知道这话咋问。

    还是球球那边天真的道:“是不是小三子哥哥不乖了,球球不乖大哥也打屁股。”小家伙小声道:“不过不疼,大哥都不使劲。”

    小三子哭的人心烦,梁满囤忍不住了,就道:“哭,哭。哭,就知道哭。哭有用吗?”语气不咋好,“做错事儿就得承认,小三子,不是我说你啊,是男人的就别没事儿学女人老哭鼻子,丢人!”

    梁田田瞪了他一眼,就他爷们。让人打的猪头一样,害的大家伙担心。

    梁满囤似乎明白了小妹的意思。讪讪的笑了一下,“我这不是怕大热天的,小三子再哭坏了吗。”对于梁田田,梁满囤也说不好,真是又疼又怕,有时候说话比大哥还好使。

    还别说,听了这话小三子还真不哭了,只是精神不大好。

    梁田田也知道他挨打了,肯定是有原因的,不过也不着急问。

    “快中午了,我下点儿挂面,咱们吃过水面。”又凉快又下饭的。

    “姐,打个鸡蛋做卤子。”球球忙追出来,“我去给姐姐摘黄瓜。”想想又跑回屋子里,拽着小三子,“走,咱们去摘黄瓜,我们家柿子可好吃了。”

    看着两人出去,梁满囤笑骂了一句,“还不够你忙活的呢。”

    不一会儿两人摘了黄瓜和柿子回来,小三子嘴里还啃着一个柿子,这会儿也不哭了,还挺不好意思的看着梁田田。

    “田田我给你烧火。”小三子主动拽柴禾。

    梁田田也没拦着他,等水烧开了,挂面也下锅了,梁田田这才道:“咋回事儿啊?你是不是闯祸了,不然咋挨打了?”

    提到这事儿小三子明显情绪不高,低头一边烧火一边道:“说错话了,就挨打了。”

    就因为一句话被甩了两个大嘴巴?梁田田有点儿不相信。

    “你说啥话了?”

    小三子抿着嘴不吭声,就在梁田田以为这小子矫情的不会说的时候,他开口了。

    “我就说韩大宝他娘去我家的时候都露出粉色的肚兜了,说让我娘也买一个,爹爱看。然后爹就给了我一巴掌,后来娘也给了我一巴掌……爹和娘吵起来了,大伯娘来劝架,结果越打越厉害。爹还踹了我两脚。”小三子很委屈,“我啥也没说,明明爹上次就看了大宝娘。”这小子还觉得挺委屈的。

    梁田田听的迷迷糊糊的,“等等,你说你爹看了韩大宝他娘的肚兜?咋回事儿?”梁田田眼皮直跳,尼玛,不会闹出什么桃、色新闻吧?

    肚兜啊,女人贴身的内衣,你别说古代了,就是现代社会……好吧,人性开放啥事儿都有可能。

    扯远了……

    “到底咋回事儿啊?你快说清楚。”梁田田有点儿迫不及待。出了这样的事儿,也难怪挨了爹娘打呢。陈家三叔肯定想要隐瞒啊,至于陈家三婶,估计那是在气头上。

    也是,自家男人看了别的女人的肚兜,这事儿搁在谁身上都得多想。

    “也没啥啊,就是那天韩大宝他娘被村里人追,她去我们家找爷爷,结果爷爷在你们家,她就待了一会儿,然后我和爹都看到她穿着粉嫩的肚兜了,也没啥啊。”**岁的孩子,根本不懂得这种事儿多么严重。

    梁田田听明白了,她也想起来了,上次刘田氏过来的时候可不是衣衫不整的,好像是被抓的时候拉扯的。

    不过这事儿说起来怪不得陈家三叔,他也不是有意的。这件事儿陈家三婶是咋知道的呢?当时可就两个人在,难道……“你跟你娘说了这事儿?”不然陈家三叔肯定不会说啊。

    小三子头摇得拨浪鼓一样,“爹不让我说,我就没说。”

    “那你娘咋知道的?”陈家三叔不会老实的跟媳妇说吧。梁田田有点儿怪异。

    “是我跟大爷家的大哥说了,让大娘听到了,就问我咋回事儿。爹只是不让跟娘说,又没说不跟大娘说,结果大娘就去找娘了,然后娘问我,我说了,娘说我瞒着他,气哭了,就给了我一巴掌,打的可疼了,娘都没打过嘴巴子,呜呜……”小三子又哭了,作为家里最小的儿子他平时最受宠,这一下是被打伤心了。

    梁田田听得眉心直跳。“那是你大伯娘找你娘说这事儿了?”果然,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啊。那天抓刘田氏陈家的几个媳妇都在,按理说陈家老大媳妇也应该明白事儿,咋还挑拨人家夫妻吵架呢?

    这事儿不用想都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儿,梁田田听的就不住摇头。

    人啊,最难猜的就是人心。

    明白了咋回事儿,梁田田还真有点儿担心了,为了刘家这些烂事儿,无论是他们家还是陈家,其实都是好心帮忙的,结果刘家事儿还没处理呢,这自家就弄得一身骚,这可真是得不偿失。

    梁田田想到刘田氏嫁过来那个夜晚村里就不消停,这个女人啊,还真是个搅屎棍子。

    梁田田以为事情到了这里就告了一段落,就劝道:“你放心,等你爹给你娘解释清楚就好了,这事儿不怪你爹,是那个刘田氏自己的问题。”梁田田怕孩子心理落下阴影,就劝道:“你爹娘打你也是气头上,再说你都不知道咋回事儿就跟外人乱说,害的家里吵架,挨打也是应该的。”

    “可是,家里都打翻天了。”小三子又道。

    “咋回事儿?”梁田田都懵了,“你爹娘还打起来没完了?你爷爷奶奶呢?还有大伯、二伯他们呢?”

    小三子忙道:,爹以为是我说的,也给了我一巴掌,后来爹和娘就吵起来,爹被娘把脸都挠破了,娘吵着要和离呢,爷爷和奶奶都不在家,大伯娘在拉架,被娘骂了,大伯出来了,打了爹,家里都吵翻天了,我害怕就跑出来了。”

    梁田田听明白了,感情是陈家三婶回过味儿来,就知道是大嫂故意使坏,又看到男人一脸的怨气,她这脸上挂不住,就跟大嫂吵了起来。

    陈家老大媳妇也不肯吃亏啊,就装糊涂。

    自家打了给罗罗烂,陈家三婶哪里会让她得了好,当即就说了几句难听的,最后干脆动上手玩了全武行。陈家老大媳妇理亏也没敢下死手,反观陈家三婶就不管那给了,下手那叫一个狠啊,结果打出事儿了……惊动了陈家大哥,兄弟两个又打起来了。

    一个刘田氏,居然引起了一场家族内部矛盾。

    梁田田突然有点儿佩服她,这娘们,在乡下真是可惜了了,就应该送到宫里祸害那些没事儿见不到男人,闹心的抓心挠肝的女人们。你说你没事儿祸害老狼洞这个穷地方算啥本事儿啊?

    “好了,你也别哭了,赶紧看看你爷爷、奶奶在哪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