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32休妻【第二更】

    感谢【1】、【yh_yh1166】、【恋上胡飞跃】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冒牌的书迷】亲的评价票.

    感谢【伊人老公】亲的平安符,群抱么么。

    粉红票过六十,又有一张加更喽亲们。

    ----------分割线------------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儿不是有梦想而达不到。

    而是梦想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可却要眼睁睁的毁于一旦。

    那种希望破灭的感觉一定不好受吧。梁田田想到浑身是伤的金宝,眸子里冰冷一片。

    梁田田很好奇刘田氏母子想要逃到哪里去。

    她就冷眼旁观,也不阻拦他们逃跑,相反还笑眯眯的看着,要不是刘田氏身上那味儿,她甚至想要帮一把。

    终于,韩大宝的绳子解开了。

    呼!

    臭小子松了口气,一脸厌恶的离开一些,“娘你这身上都是啥味儿啊,熏死我了。”

    “快别说了,赶紧给娘解开,娘带你逃跑。”刘田氏催促道。

    韩大宝不情不愿的凑过去,夜晚没有光,费了好大劲才把刘田氏的绳子解开。

    刘田氏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拉着韩大宝就往外走。“小声点儿,虽说这个时间都睡熟了,也别大意。”她可不想再被人捆死猪似的捆回来了。

    韩大宝也吓坏了,就点了点头。难得他这么乖巧。

    梁田田看着他们娘俩一路小心翼翼的往村口跑。笑的愈发得意了。

    眼看着离村口不远了,梁田田捡了一块大石头。瞅准了一家有狗的,狠狠的把石头扔过去。

    “砰”的一声,随即就是一阵狗叫。

    “汪汪……”这一个狗叫,一下子像是惊动了全村的狗似的,所有的狗都跟着叫起来。

    “怎么回事儿?什么人?”各家各户的男人们都出来,大声的问道。

    刘田氏脸都绿了,“坏了,快走。别出声儿。”他们倒是想悄无声息的离开呢,却不知道头顶还飘着个梁田田呢。

    顾不得埋汰,梁田田伸脚就踹了刘田氏一脚,正好踹在她后心处。

    缺德带冒烟的,不是踹金宝吗,先替金宝收点儿利息。

    “哎呦。”这冷不丁的刘田氏被踹了一个狗吃屎。好巧不巧的,嘴边就是一坨牛粪,这把她恶心的啊。

    韩大宝还算是有心,就过去扶她,结果也摸了一手的牛粪,顿时尖叫起来。“啊,娘。你又摔在牛粪上了。”

    刘田氏都吓坏了,“你个死小子,还嚷嚷……”再想警告已经晚了。不知道是谁先发现了刘田氏,很快大半个屯子都惊动了,吵吵嚷嚷的把刘田氏母子又揪了回去。

    梁田田没有参与接下来的行动,回到了家里,她没急着出空间。先去看了小屋里的球球和金宝。

    小床上两个孩子搂在一起,似乎这样能有安全感。

    金宝的脸上终于有了血色。许是空间灵力的缘故,这孩子也没有再痛苦的蹙眉。

    梁田田摸着金宝的脸蛋,轻轻叹了口气。

    她不是救世主,或许挽救不了这个世界。这天下间有太多的不平事儿她也管不了,可既然遇到了……能管一个是一个。

    不为别的,只为心安。

    接下来的几天,福满楼每天早上来拿青菜,另外带着两个小伙计,有时候看梁田田他们菜没摘完还能帮帮忙。

    韩爷爷跟韩恩举来住了几天,发现梁满囤和金宝的伤势都见好,就把给两人看病的事儿交给了孙子,人就没再过来。

    倒是韩恩举,每天晚上必到。即使医馆有事儿忙,天彻底黑下来之前也总能赶到。

    金宝恢复的不错,比韩恩举想象中的还要好。他当然不知道是梁田田空间的缘故,还以为这孩子身体不错。

    梁田田每天都带金宝回去看看奶奶,那边陈奶奶每天照顾着,金宝奶奶只是崴了脚,这刘田氏一被抓起来她反而恢复的挺快,眼看着都能下地了。

    不过不知道金宝奶奶打的啥心思,竟然没说让孙子回来。所以金宝一直住在梁田田家里,直到五天后,刘瘸子从府城回来。

    刘瘸子这去了一趟府城也累得够呛,不过好在还是买到了媳妇说的那种料子,希望媳妇能高兴吧。

    满心高兴的回来,结果还没等到家,就被人给劫到里正家了。

    等他从里正家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傻掉了。

    村里有路过的看到他这副样子就直叹气,不过也知道这不是个值得可怜的,他要是再分是那负责任的人,那老娘和儿子能被那么虐待?

    听说金宝那孩子都咳血了,要不是韩家小大夫给治,怕是命都要没了。就这,都没给人家一分钱的医药费呢。

    大家伙都有点儿看不上刘瘸子,这样的男人实在是没有担当。

    要说金宝咳血的事儿还要从韩爷爷给他针灸开始,孩子内脏受了伤,本以为要调理十天左右,结果两天后韩爷爷给扎了针金宝就咳出一口黑血出来。

    当时可把陈冲吓坏了,后来知道这是淤血,吐出来就好了,还是担惊受怕了好久。不过这事儿就这样被陈冲传了出去,他这样做也是想将来对刘田氏处置的时候村民们都站在公平的立场,另外也就是想让大家伙都认清楚他们的嘴脸。

    刘瘸子来接金宝,梁田田百般的不愿意,却也知道金宝是人家儿子,她没有理由留下他。不过还是道:“晚上韩大夫过来还要扎针,到时候再把金宝送回来吧。”能留着住下就更好了。这样金宝好的也能快点儿。

    刘瘸子含糊的应了一声,抱着金宝就走了,也不管儿子愿意不愿意。

    梁田田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背影,既觉得可怜又觉得可恨。

    一点儿都不顾及孩子的想法,也难怪金宝看到他也不亲呢。五岁的孩子或许还小,可他们已经有了分辨是非的能力。

    不过这是人家自家的事儿,梁田田也不好过多干预。

    梁满囤从屋里出来,“小妹,凌旭大哥也走了十来天了吧。咋都没有个信儿送回来呢。”恢复了这些天,梁满囤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要不是脸上还有点儿青紫,他就回去读书了。

    提到凌旭,梁田田也有点儿担心,“我也不知道凌旭大哥做什么去了。他走的时候就跟球球说了。”那个混蛋,都没跟她打个招呼。

    最初梁田田还挺理解的,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越来越担心,就有点儿放不下了。

    难道不知道人家会担心,就不能留个消息吗。

    “感谢凌旭大哥跟球球那臭小子最好。”梁满囤开玩笑道:“我去看看那臭小子。又干嘛去了。”

    “一个人去后院了,金宝走了。他不咋高兴。”梁田田就道。

    “臭小子还闹情绪。”梁满囤去了后院,嘴上数落,实际上是去安慰弟弟了。

    刘瘸子抱着金宝回家,看到炕上坐着的陈冲媳妇和老娘,先叫了一声“婶子。”又道:“娘我回来了。”

    “金宝,奶的大宝孙子,快让奶奶看看。”金宝奶奶心里有气。没搭理儿子,反而是眼泪把擦的看着孙子。“奶的大宝孙子,快让奶奶看看,可被那个毒妇欺负坏了,奶的宝贝孙子啊。”

    金宝看到奶奶倒是很亲,过去就抱住老人的脖子,小声的哭了起来。

    “这孩子可是遭了不少罪,脑袋里都被扎了三根针,唉,这得多狠的心肠啊。”提到这事儿陈奶奶也是一阵愤恨。

    “呜呜,奶奶,我怕……”金宝一想到那针就不停的哆嗦。

    “金宝不怕,咱们不用再受气了,那个毒妇被关起来了,回头咱们就把她休了,敢出老狼洞,咱们金宝再也不会被欺负了,金宝乖,咱们不怕啊。”看到孙子一抽一抽的哭,金宝奶奶这个心疼啊。

    一听说让他休妻,刘瘸子就叫了一声,“娘……”不情不愿的。

    “咋地?”金宝奶奶一听就火了,“那个毒妇都差点儿害死金宝和我,你还想护着她?我告诉你,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要是舍不得那个小骚、蹄子,你就去跟他们娘俩过,你就从这个家滚出去,我和我孙子用不着你。”老太太声色俱厉的,显然被气到了。

    “娘啊,我也没说啥,你这样是干啥?”一听这话刘瘸子也急了,“再说大宝娘她也是金宝的娘,打孩子两下能咋地?”

    “打两下能咋地?金宝都吐血了你咋说?”老太太瞪着眼睛,恨不得吃了谁。

    “那……那许是没注意吧。”说这话的时候刘瘸子自己都心虚。

    “没注意?”金宝奶奶冷笑,“那她欺负我咋说?故意把黄豆撒地上让我踩,我多大岁数了,这摔的,差点儿丢了半条命,居然还不给我饭吃,这个毒妇!”

    刘瘸子讷讷的说不出话来。不过让他休了媳妇还是舍不得,光棍了好几年了,这刚尝到媳妇的好处,一下子让他舍了媳妇,只要一想他这心里就跟猫抓似的。

    人家娘俩吵架,陈奶奶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外人。

    “奶奶,大宝哥用针扎我,脑袋里有针。”金宝看着爹,小心翼翼的道。

    金宝奶奶刚要发作,刘瘸子就蹙眉道:“小孩子打架不是常事儿,咋你就这么金贵呢。”这孩子,以前咋没看出来这么多事儿呢。

    金宝奶奶气的直哆嗦,“谁家小孩子往脑袋里扎针了?也就那样的毒妇才能教出那样的毒崽子,我告诉你,不休了那个毒妇,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