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30梁田田的阴人拳【 龙之莫视和氏璧加更】

    三更,似乎木有调动起来亲的热情,难道是因为周末?

    呃,好吧,明儿还加更,还欠一章粉红票三十加更呢。

    ----------分割线----------

    这个闺女可是倾注了吴家太多的心血。

    吴王氏是越想越生气,“你还有脸叫我娘?我可没有你这丢人的闺女,你咋不替那好人死了呢。”

    吴山花捂着脸呜呜的哭,她从来没有想到,一向疼着她的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哭,哭,哭,你还有脸哭?”吴王氏被哭的心烦,大声骂道:“你自己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儿,害的我和你爹丢人也就算了,下个月就要成亲了,你说,到时候咋整?那肖家知道你有了身孕,还不得把咱们全家都戳磨死了,你还有脸哭呢,我要是你死了干净。”

    “行了!”一直没说话的吴棒槌吼了一嗓子,声音嘶哑。

    吴王氏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没说出啥来。虽然自家男人平时老实巴交的不爱说话,但绝对是个厉害的,她还是不要惹毛他的好。

    梁田田在空间里小嘴张的老大,好半天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强,强,真是强啊!

    未婚先孕,啧啧,这种事儿放在开放的现代社会都是让人诟病的,还别说这种封建的古代了。这吴山花,她果然没看错啊,是个“引领风骚”的人啊。

    梁田田冷笑,早在梁铁锤和吴山花勾搭的时候她就知道迟早要出事儿。果不其然。现在看看他们这两家好姐们会不会反目成仇吧。

    不是还要算计他们兄妹吗,现在看看你们咋处理这事儿。

    梁田田乐颠颠的看热闹,也忘了要去吓唬刘田氏母子的事儿。

    “你吼我干啥玩意?”好半天吴王氏又憋不住了,“你看看她这样,现在咋整吧。”吴王氏把问题推给了自家男人。

    吴棒槌也头疼,看了一眼哭的梨花带雨的闺女,痛苦的道:“花儿啊,那事儿……是真的?”当爹的来问这种事儿,总是让人难以启齿的。

    吴山花顿了顿。知道纸里包不住火,轻轻点了点头。

    “你呀,你呀……”一瞬间,吴棒槌老泪众横。最后的一点儿念想破灭了,一想到肖家的报复他也哭了,“花儿啊。你让爹娘咋活啊,你可是跟肖家订了亲的,人家那样的人家,你做出这种事儿,是要被浸猪笼的……”

    等等……

    肖家?

    梁田田愕然的张大小嘴,怪不得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肖家。是了,就是肖八斤那个肖家。感情吴山花定亲的那个地主就是肖八斤。

    梁田田想到肖八斤走路还颤颤巍巍的拄着个拐棍。突然有点儿理解吴山花了。这嫁过去跟守活寡似的,也别怪人家闺女想不开……要怪啊,这事儿还得怪吴家夫妻,谁让被银子晃花了眼睛呢。

    一听要被浸猪笼,吴山花都吓傻了。也不哭了,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

    “现在知道怕了,晚了!”吴王氏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吴山花猛的扑过去。“娘啊,你可得救救我啊。我还不想死啊,我今年才满十五岁啊,娘啊,闺女还不想死啊,你救救我,救救我吧……”吴山花抱着吴王氏大哭。

    吴王氏推了她一把没推开,就拍打着她后背骂道:“现在知道怕了,早你快活的时候寻思啥了?”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打的啪啪响。

    从小到大,这还是吴山花第一次名义上的挨打呢。吴山花不敢反抗,一把抱住老爹,“爹啊,你救救闺女吧,闺女还不想死啊。我要是死了,谁给爹娘养老送终啊。”

    “你这样的闺女,我们宁可不要。”吴王氏说着气话,眼泪也不争气的落下了。

    吴棒槌毕竟是男人,很快就擦干了眼泪。

    “花儿啊,你给爹娘说,那个混账小子到底是谁?”吴棒槌恨的牙根直痒痒,恨不得杀了那小子。敢祸害他闺女,这不是捅他心窝子吗。

    吴山花看着老爹那副恨不得杀人的模样,吓得直往后缩。目光躲闪就是不吭声。直到吴棒槌气的抓住她问第二遍的时候,她才嗫嚅着道:“我……我不能……”她不能说啊,要是说了,铁锤哥还不得被爹打死了。

    “你说是谁?”吴王氏也过来问。

    “我……我…….”吴山花吞吞吐吐的。

    “你说,到底是哪个孽畜,看我不活劈了他。”吴棒槌恶狠狠的道。

    吴山花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的道:“我……我不……不知道。”吞吞吐吐的。

    “不知道?”这种鬼话也就骗骗那些没见识的孩子罢了,吴家夫妇哪里肯相信。

    吴王氏眼看这个时候了闺女还护着那个搞大她肚子的混蛋,当即骂道:“你袒护他能袒护出个啥好来?他是能娶你还是能给你的孩子一个名分?现在受罪的是你自己,还有你的爹娘,可你想想,他人在哪呢?人家说不定在哪个女人的肚皮上快活呢,你可好,傻乎乎的还护着人家,你觉得你这样就是贞洁烈妇了咋地?我告诉你,你啥也不是,要是让人知道你没成亲就怀了孩子,你就等着被人叫做烂货吧,到时候你爹还有你娘我都跟着抬不起头来,你肚子里那个野种,生下来就是个野种,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你自己想想,你还护着那混蛋啥用?”

    “别说了。”吴山花知道娘说的对,抱着头呜呜痛哭。

    梁田田觉得吴山花挺可怜的,这也是一个被骗的失足少女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梁铁锤也没强迫她,他们两个你情我愿的,这事儿也算是两情相悦吧。

    人家常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梁田田愈发觉得这话有道理了。

    房间里吴家两口子还在逼问那个搞大吴山花肚子的人,外面梁王氏挥舞着双手不停的赶着蚊子,心里却乐开花了。

    好吗,不嫁给我儿子,到底还是被人搞大肚子了吧。

    真是活该啊!

    唉,让你显摆,没事儿就显摆自己闺女嫁得好如何如何的,还看不起我生了两个儿子的,我呸呀,我儿子能去搞大别人肚子,可你闺女只能等着被人搞……梁王氏越想越是开心,别看她平日里跟吴王氏交好,其实背地里也存着比试的心思呢。

    以前吴王氏动不动就拿吴山花的亲事说事儿,看这以后她还说啥。

    一个蚊子围着梁王氏嗡嗡的叫,梁王氏赶了几次都没敢走,下意识的拍了一巴掌,结果……

    “谁在外面呢?”吴王氏气的脸色铁青,居然还有人偷听,“是哪个臭不要脸的,给我站出来。”

    吴棒槌也气坏了,这种家丑怎么能让人知道呢?

    吴山花更是吓惨了,糟了糟了,被人知道了,她会不会被人浸猪笼?

    天啊,她不要死啊,她还这么年轻,她还没嫁人呢,她还要过锦衣玉食的生活……吴山花傻眼了,直勾勾的看着门口。

    糟了,被人发现了。

    梁王氏爬起来就要跑,她动作飞快,可一点儿都不像是五十多岁的人。

    梁田田冷笑一声,如果今天她不在场,还真让梁王氏得逞了呢。

    不过遇到自己是她的倒霉。

    梁田田控制着空间飘出去,飞到梁王氏跟前,伸出小手一拳头砸过去。

    梁王氏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东西砸在鼻子上,又酸又疼的。“哎呀妈呀,可打死我了,谁,谁呀?”梁王氏气的大骂。

    “谁敢跑我们家偷听,我活劈了她。”吴棒槌提着斧子追出来,吓得梁王氏也顾不上喊疼了,忙招呼道:“妹夫,是我啊。”平日里她跟吴王氏称呼亲昵,这一声妹夫也不突兀。

    “谁?”吴棒槌皱眉,仔细一看,可不是梁王氏吗。“你来干啥玩意?”一想到媳妇的这个干姐姐在偷听,吴棒槌就气的不行。早看出来这女人不是啥好东西,偏偏媳妇不听自己的话,瞧瞧,偷听的事儿都干出来了,她还有啥事儿干不出来的。

    “我这不是白天看山花儿不舒坦,寻思着过来看看吧。”梁王氏打个哈哈,说着一早就编好的瞎话。

    不过这种话三岁小孩子都不会相信,就更别提气头上的吴家夫妇了。

    “姐姐还真是好兴致,这大半夜的,还阴天,竟然还惦记来看山花儿,怕是整个屯子的狗都睡了吧。”自家的事儿被发现了,吴王氏也就没好气了。这要是传出去他们家就不用做人了。再说,她暗地里一直有一种高梁王氏一头的感觉,现在被她发现这种丢人的事儿,不用想都知道,以后这人还指不定的讽刺她呢。

    梁王氏却像是没听懂她说的话似的,“谁说不是呢,我这也是睡不着,就合计着来看看我大侄女,要说啊,还是我大外甥女命好,这可是要嫁到大户人家去了,妹子啊,不是我说,有些事儿啊,得从长计议。”目光有意无意的扫向吴棒槌手里的斧子,梁王氏小心翼翼的挪到吴王氏跟前,一把抱住她胳膊,努力陪着笑脸。

    吴王氏没想那么多,听了梁王氏的话却是心里一动。

    或许,能想个 法子搪塞一下呢?

    吴王氏深深的看了一眼梁王氏,“姐姐啊,你大外甥女的事儿,你是都听到了吧。”很肯定的语气。

    吴棒槌哼了一声,手里的斧子就攥紧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