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25心肠【第一更】

    感谢【燕尾服6806】、【*海盗路飞*】、【旖旎v】、【】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小莫明察】亲的评价票。

    感谢【東方風雲】、【伊人老公】亲的平安符,群抱么么。

    感谢【无言mo】亲的香囊和催更票,悲催的,六千都没更到恶⊙﹏⊙b汗

    今儿三更走起,亲们,我们一起加油哦。

    ---------分割线---------

    金宝的事儿对韩爷爷触动很大,老头心中气愤难平,这话就是大声吼出来的。

    结果他话音刚落,院外就响起一个不悦的声音:

    “韩老哥这么说话,可是要打我的脸啊。”

    梁田田一愣,随即苦笑,今儿到底什么日子,这些平日里的大忙人居然凑到一起了。

    “陈爷爷,您怎么过来了。”梁田田装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笑着迎了上去。

    来人正是里正陈冲。

    老头板着一张脸,像是谁欠了他多少钱似的。

    也是,被人在后面这么诋毁,老头要是不生气就怪了。

    “哼,我要是不来这一趟,还不知道有人要告我老狼洞呢。”陈冲语气很冲,看着是冲梁田田,实际上冲谁,大家伙都心知肚明。

    梁田田吐吐舌头,这事儿难办了。

    韩爷爷这背后说人被人听到了,她就担心的看向韩爷爷。

    结果老头没事儿人似的,根本没有一点儿被抓包的尴尬。相反还理直气壮的道:“怎么,有不平事儿还不兴人管了?我要是再不管才是害了你们老狼洞,到时候真出事儿你这里正第一个被吐沫星子淹死。”说话很冲,不过总算有一个要谈谈的心思了。

    “那也不用吼那么大声。”果然,陈冲的脸色好看了几分,不过还是不忿道:“像是谁不知道似的。”幸好他听了信儿就过来了,不然这件事儿还不知道要闹的多大呢。

    真是不省心啊。

    陈冲既怪刘家招个心狠手辣的媳妇上门,又怪韩爷爷这多管闲事儿。

    “我就是怕你不知道,要是知道那孩子也不会差点儿被人打死。”

    两个老头话里火药味儿十足。可苦了跟在老人身边的人。

    陈家三叔追过来。跑的气喘吁吁的,“爹啊,你都没听娘说完就跑出来,把娘吓坏了,还以为你去刘家了呢。”他都跑了一趟刘家了,看人没在那边才松了口气。这才跑到梁家来。

    “咋地,怕我去闹事儿啊?”陈冲明显心气不顺。“你们一个个的,要是早关心村里的事儿,也不会差点儿被人告到官府。”这是把陈爷爷都给记恨上了。

    韩爷爷也不是吃素的,“瞅瞅,这还把我给记恨上了。狗咬吕洞宾不是。”他是跟孙子说的。

    韩恩举苦笑,“爷爷你就少说两句吧。”没看人家田田脸色不大好看吗。这可是人家。你们这么闹算咋回事儿。

    “你个臭小子,胳膊肘往外拐。”韩爷爷嘴上骂着,可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陈冲出来管这事儿,可比他插手合适多了。

    陈冲气不顺是气不顺,却也知道韩爷爷肯管这闲事儿在某种程度上讲也算是帮了老狼洞的忙,并没有真的跟他生气。

    两个老人本就算旧识了,互相看了一眼都呵呵的笑起来。

    “你这个老东西啊。还跟我来这一套。”韩爷爷笑眯眯的勾住他肩膀,“走走。走,来了就别走了,让田田丫头做点儿好吃的,咱们喝一杯。”

    “你这老东西,要告我,我才不和你喝呢。”陈冲嘴上说着,却是指挥儿子,“去,回去把我藏在后院杏树下那坛子好酒挖出来。”又对韩爷爷抱怨,“我那坛子酒可是当年有我家老大的时候埋下的,这都几十年了,可便宜你个老东西了。”

    “哈哈,谁让咱人品好,有口福呢。”韩爷爷乐的胡子一翘一翘的。

    梁满仓听到屋里的动静出来,就没闹明白眼前这一幕是咋回事儿。走到一脸怪异的梁田田身边,“小妹他们怎么了?”明明听着是吵架,怎么觉得两个老人的关系似乎更好了。

    梁田田笑眯眯的道:“老人的世界咱们不懂。”

    陈冲进屋先看了梁满囤,听说都是外伤也就放心了,再看刚穿上衣裳的金宝,特别是胸口那一个漆黑的印子,这脸当即就撂下了。

    “这个毒妇,我们老狼洞怎么能要这样的媳妇。”上次就已经教训过了,告诉她如果再敢打孩子就把她休了,没想到还变本加厉了。

    金宝认识陈冲,小声的道:“陈爷爷,我奶奶两天没吃饭了。”他也知道这人厉害,是想着求人帮忙了。

    陈冲一听这话就是心酸,他都听说了,金宝也是两天没吃饭了,还是偷偷给奶奶送东西的时候被那毒妇踹了一脚。

    “金宝乖,你陈奶奶去看你奶奶了,放心吧,你奶奶肯定饿不着的。”这么懂事儿的孩子,放在别人家疼都疼不过来,竟然这样被人毒打,陈冲一想就像是胸口有一团火在烧。

    “老哥哥,咋样,这孩子他……”陈冲想问能不能治好,不过一看金宝巴巴的看着他们,他到了嘴边的话就咽回去了。

    “不好说,有点儿重,怕落下毛病。”连韩爷爷都没把握,可见金宝伤的有多重。其实说起来还是这孩子太小了,内脏伤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调养好。

    陈冲一听更是气的不行,看到儿子抱着酒坛子回来了,他就道:“你去,告诉你媳妇,找几个妇人,把刘田氏给我关到祠堂去,先别管她。也饿着她两天,等刘瘸子回来再说。”这就是要严惩了。

    老狼洞的祠堂,梁田田一想到曾经看到过的那个四面漏风的房子,那哪里是祠堂啊,根本就是个鬼屋。这陈冲爷爷看来是真动怒了。

    也是,刘田氏这种人,你不严惩还真是反了天了。

    陈家三叔愣住了,“爹,这样不好吧。”村里的祠堂。当年是村里大家伙一起建的,后来年久失修,没有人肯出钱也就那么地了。

    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要在祠堂里审问人,这事儿可就闹大了。

    “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陈冲一听儿子当面质疑他。顿时这脸就撂下了。

    陈家三叔不敢违逆,忙道:“是,我这就去找大哥商量。”大哥是长子,虽然爹没明说,却也打算让大哥做下一任的里正,陈家三叔并没有想过要替代。

    “嗯。去吧,顺便告诉你娘。好好照顾一下金宝奶奶,告诉她别担心,金宝在这呢。”金宝奶奶有多在乎金宝,村里人没有不知道的,陈冲也是怕老人担心了。

    陈家三叔走了,梁田田和小花在厨房忙活,梁满仓也过来帮忙。

    陈冲就对金宝道:“好孩子别怕。让这个爷爷给你瞧瞧,我们金宝就不难受了。”

    小家伙很懂事儿的凑过去。又回头看看球球。

    球球把胸脯拍的啪啪响,“金宝不怕,球球陪你。”

    韩恩举失笑,知道爷爷是准备用针,就抱过球球,“咱们在远处看着,别打扰爷爷。”

    “哦,球球不说话。”小家伙忙捂住嘴示意自己不会打扰。

    果然韩爷爷拿过韩恩举的医药箱,找到银针。“金宝乖,爷爷扎了针就不疼了。”

    “嗯。”金宝怕的要命,看到那明晃晃的针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往下落,眼睛直往球球那瞄。

    球球看到那针也是哆嗦了一下,往韩恩举怀里缩了缩,又觉得自己这样挺不够义气的,就道:“金宝不怕,不会疼的。”这话说的他自己都没底气。

    金宝哭丧着脸,眼泪像是不要钱的珠子似的噼里啪啦的往下落,也不出声,弄得韩爷爷都不好扎针了。就求助性的看向旁边的陈冲。

    “金宝乖啊,陈爷爷在这呢,不疼的。”本以为这样劝了金宝会好,谁曾想小家伙哭道:“娘扎针,疼。”

    娘扎针,疼!

    陈冲的脸当即就黑了,“那个毒妇,她扎你哪了?”感情孩子还被扎针了,这得多狠毒的心思啊。

    “脑袋。”金宝指着自己的头,“疼。”

    陈冲眼睛都瞪圆了,拿针扎孩子脑袋,这是想干啥?

    亏得人家发现了金宝的伤,不然这孩子还不得死了啊。陈冲有点儿后悔之前对韩爷爷的态度。

    韩爷爷听了倒是一愣,随即道:“快,快,恩举,那吸石带来没有?”他当年在宫里看到过太多腌臜的手段,这一下子就想到了不好的地方。

    “爷爷,我带来了。”韩恩举脸色也变了,当即想到不好的事情。

    梁田田在厨房听到动静也紧张的跑到屋里,她脸色也变了。之前听金宝喊头疼她以为是那伤口的事儿,也没想那么多,现在看来,还是她低估了那刘田氏的狠毒啊。

    梁满仓和小花也感受到房间内的紧张,忙不迭的过来。

    韩爷爷接过了那石头,其实就是一块吸铁石。刚要抱过金宝,突然看到瞪大眼睛的球球,忙道:“恩举你把球球抱出去,满仓你们都出去,这事儿孩子别看。”别再给吓坏了。

    梁满仓接过球球就出去了,小花也有点儿担忧的出去,倒是梁田田,随手关了房门,根本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韩恩举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陈老弟,你帮我抱住这孩子。”韩爷爷一脸严肃,轻声问道:“金宝乖,哪里痛,告诉爷爷。”

    金宝皱眉,指了一处。韩爷爷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发现只是磕破的地方,就又问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