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22谋划

    感谢【玉枫之迷】【卡哒】、【我是天上一片云】、【阿萍 11】、【花家露水】、【鹫恋】、【猫猫很小】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sujiaren】、【東方風雲】亲的平安符群抱么么。

    感谢【无言mo】亲的十张更新票,下次咱们别一万二的许愿了,控制六千以内就好,不然这钱真打水漂了⊙﹏⊙b汗话说有点儿心疼的感觉【是不是感觉特抠门,那就对了嘎嘎】

    -----------分割线-------------

    梁田田家里一波又一波的乡亲来探望的时候,郭家镇肖家也是热闹异常。

    肖家仆妇、奴才并不多,可上上下下的也有二十来号人。

    现在整个肖家都忙活起来,鬼哭狼嚎的。

    “去,把富贵给我叫出来,锁在屋里算怎么回事儿?”肖八斤拄着个拐棍戳的地砰砰响,脸上更是恼怒异常。

    “老爷,叫不出来啊,少爷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了,谁叫也不听。”一个小厮苦着脸道:“我们要撞门,少爷说我们敢撞门他就自己撞死,我们不敢啊。”

    “你们就说我让他出来的,多大的事儿啊,不出来算怎么回事儿?”不就是鬼剃头吗,都说了去道观看看,老猫在家里算怎么回事儿。

    “说了,可是少爷不听,少爷说到处都有鬼,他不要出去。”小厮苦笑。

    “反了反了。这是反了。”肖八斤气的直跺脚,偏偏拿这个孙子没办法。都是他把这个孙子惯坏了。

    一个妇人哭哭啼啼的跑过来,“爹啊,你快去看看吧,富贵他都一天没吃没喝了,就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呜呜……我这心啊,真疼啊,我的富贵啊。让娘替你挨饿吧……”来人是肖八斤孀居的儿媳,一看到这个儿媳穿红挂绿的他这心里又是一阵不舒服。

    儿子死了,你一个寡妇穿成这样要勾搭谁去?

    “行了!”肖八斤大喝一声,“我还没死呢,你哭什么哭?”整天涂脂抹粉的,咋没看出来她像是个母亲的样子呢。儿子出事儿了知道怕了,哼……肖八斤后悔啊,早知道这么不让人省心,当年就应该……算了,就当时给孙子积德了。

    妇人一听公爹生气了,还真就不敢哭了。只是抽噎道:“我这不也是担心富贵吗。”

    “担心富贵到我跟前哭什么?”肖八斤看不上她,就怒道:“你平日里要是关心他一点儿也不至于这样。你看看好好的孩子都被你教成什么样了。老人的话都不听。”

    妇人挑眉,平日里儿子都不让她见,现在说这个了?

    “爹,富贵可是爹从小教育大的。”妇人弱弱的开口,言外之意就是:可不是我教育坏的。现在推卸责任,哼哼。

    死老头子没按好心,真以为谁都那么好拿捏啊。

    “你……”肖八斤没想到儿媳敢顶嘴。气的胡子乱翘。

    “老爷老爷,不好了。少爷在房间里上吊了。”突然一个小厮跑进来大吼道。

    肖八斤眼前一黑,好悬没晕倒了。

    小厮忙扶住他,“老爷你可要保重啊。”

    “怎么好好的要上吊?”肖八斤声音嘶哑,想到那些乡邻的指责。难道真是报应?

    “老爷,少爷说他这副样子没法见人了,就上吊了,还好被小八发现了,现在已经没事儿了。”小厮忙道。

    “哦,快去看看。”肖八斤急着往外走,也懒得搭理那儿媳妇了。“小八,哦,我知道了,是不是昨儿跟富贵一起被鬼剃头的那个?”

    “是是,就是他,那小子现在正在劝呢,少爷还听他的……”

    肖家闹得鸡飞狗跳,梁田田并不知道,她不过惩罚性的给人剔透就闹出这么多的事儿来。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即使是知道还是这样的结果,谁让他们做了缺德事儿呢,活该。

    梁田田此时正在家里跟陈家三婶说着金宝的事儿。

    “身上都是伤,胸口被踹了一脚,都踹黑了,一碰就疼的直冒汗,也不知道是不是伤了内脏……全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好地方,屁股都被打肿了,就因为小孩子洗衣裳把水弄洒了,金宝在家里呆不下去了,都两天没吃饭了,饿的直哭,还是我们家球球听到他哭跑出去才知道的,听说金宝奶奶那腿摔坏了,也两天没吃饭了。”

    陈家三婶都听傻了,“这是金宝说的?”要不是孩子的话,她真是不敢相信啊。

    一个小孩子饿了两天没吃饭,这人咋这么狠心呢?再说这庄户人家的孩子是从小就干活,可那都是力所能及的活计,挖个野菜捡个鸡蛋啥的,那也得是七八岁的孩子才去做,没见谁家五岁的孩子让洗衣服的。这可真是后娘啊,就是心狠。

    “可不是咋地,金宝那孩子才五岁,咋地也不能说谎,再说那一身的伤。”梁田田掀开小被子,金宝正光洁溜溜的趴在炕上,那小屁股即使涂了药还是红肿的。

    陈家三婶看的直挑眉,“我可真没看到过这样的。”

    “谁说不是呢。”梁田田也叹气。

    正说话的功夫,炕上金宝突然嚷嚷一声,“娘,别打我……”声音里带着哭腔。

    球球吓了一跳,凑过去一看小声道:“姐,金宝说梦话了。”

    陈家三婶听的这个心酸啊。“瞅瞅,这得把孩子打成啥样,做梦都挨打,唉,可怜了金宝这么乖巧的孩子。”又道:“看着金宝爹也是个老实的,咋就让自己儿子这么挨打,怪不得人家都说有了后娘就有后爹,这话可真不假。”

    “金宝爹似乎去省城了。估计不知道。”梁田田就道。

    “一次两次的不知道,金宝都被打成这样了,他能啥都不知道?”陈家三婶才不信呢。“唉,金宝这孩子以后的日子可要难过了。”

    梁田田就是要引起陈家三婶的同仇敌忾,“谁说不是呢,这一次金宝脑袋上开了个口子,这要是撞的狠了金宝的命都要没了。我合计着,是不是跟陈爷爷说一声,让他跟金宝爹说说。再这样下去,金宝这孩子……”梁田田欲言又止。

    陈家三婶更直接,“说说能有啥用?要我说啊,这样的毒妇就该修了,谁家媳妇这么对人家孩子啊,就算不是亲生的吧。那人心都是肉长的呢,咋就能下得了手呢。”陈家三婶越说越气愤,“不行,这事儿不能这么算了,我回去跟你陈奶奶说说,你陈爷爷去县城了。怕是要晚上才回来,到时候让你陈奶奶想个法子。”这就是想让婆婆劝劝公爹了。

    梁田田松了口气。“婶子。那金宝的事儿可就麻烦你了。”有了陈奶奶开口,梁田田相信这件事儿应该能好解决。毕竟女性天生的母爱泛滥都是心软的,像是刘田氏那样心狠手辣的真是万中无一了。

    “放心吧,这件事儿婶子就办了。”陈家三婶小声道:“就让金宝先在你们这待着吧,我看他回家去也得挨打。”

    梁田田送她出门,“嗯,我也这么想的。正好晚上韩大哥要过来,让他再帮金宝瞧瞧。”

    “韩大夫啊?”陈家三婶有些感慨。看看人家四兄妹,不但把日子过得红火了,这还认识了不少人脉,那些人,可不是有钱就能结识的。

    “嗯。”梁田田没想那么多,把陈家三婶送出了院子。

    梁田田想着跟福满楼的生意,也不知道明儿福泉大掌柜会不会来取菜,左右无事就去后园子摘菜。太阳快落山了,好在这天气也不热。

    球球自告奋勇的提着个篮子,梁田田没让他去地里,到处都是垄沟,怕再摔了他。小家伙就接着菜,梁田田摘了一把他就接到篮子里。

    “姐,豆角摘了一筐了。”球球肉滚滚的身子提着个篮子,里面大概能有十来斤的豆角,还真有点儿提不动了。

    “嗯,那边不有个大筐吗,倒进去,咱们再去摘茄子。”梁田田准备了一把剪刀,茄子上面都是小刺,扎手,还是用剪刀比较靠谱。

    他们家的茄子都是那种紫色的茄子,味道好,梁田田每颗茄秧上都挑那大的摘了一两个,因为种的多,这一摘下去就差不多有几十斤了。

    黄瓜、柿子都结了不老少,梁田田每样都摘了二十多斤。因为刚接,还长得不是很大,就寻思着好好养养,别一次性摘完下一茬就不知道啥时候了。

    梁田田想着可持续的采摘,就保留了那些不太大的。

    前世在东北农村住了几年,梁田田也跟当地人学了不少伺候菜的法子。就拿着剪刀把那些茄子、黄瓜啥的老的黄的叶子剪掉,特别是黄瓜那些细蔓儿剪掉一些,只留下那些爬木头的。

    “姐,剪掉黄瓜蔓儿不会死掉吗?”球球蹲在旁边看热闹。

    “当然不会了,剪掉他们吸收的水分就少,这样就能接更多的黄瓜。”这些经验可只有那些会伺候庄稼的老庄稼把式才知道。

    球球有样学样,也去摘那些老叶子,结果差点儿把整棵秧苗拽下来。“行了,你那小胖手啊就不适合干这个。”梁田田忙拦住他,“去看看金宝醒了没,给他送去点儿黄瓜、柿子。”

    小家伙痛痛快快的答应一声就跑了,梁田田把东西简单的归拢一下就收到了空间里。如果明天早上福满楼没来人,那她就让大哥去一趟告诉他们来取。放空间里也好保鲜。

    梁田田随即又摘了一点儿留着晚上吃,就提着篮子回了前院。

    突然院门口小狼铜钱突然发出“呜呜”的警告声,梁田田一愣,这是来人了咋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