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21虐童事件

    感谢【无言mo】亲的香囊,么么哒。

    这两天公司有个培训,更新也许不定时,给亲们带来的不便见谅。

    这两天打雷打的啊,电脑被劈的黑屏了都不记得几次了,稿子写完就丢,写完就丢,我要疯了⊙﹏⊙b汗

    我讨厌打雷,更讨厌断电( ⊙ o ⊙ )啊!

    -----------分割线-----------

    金宝似乎被打怕了,有点儿危机意识,显得小心翼翼的。

    菊花婶子温柔一笑,“我是小花姐姐的娘,你记得不记得小花姐姐啊,小花姐姐去找过球球的。”声音很柔和,很怕吓到小家伙。

    金宝乖巧的点点头,“小花姐姐,绣花。你是菊花婶子。”小家伙居然还知道。把个菊花婶子又是高兴又是心疼的,连说了几个好。“好,好,好啊,金宝真好,真聪明。”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落。

    “婶子不哭,金宝不喝鸡汤了,给婶子喝。”

    小家伙懂事儿的啊,让梁田田眼睛泛酸。

    “金宝喝吧,我们家还有。”球球小心翼翼的舀了一勺子给他,金宝下意识的含住,香的他恨不得吞了舌头。

    真是好久没有吃到这么香的东西了。

    “我来吧。”梁田田怕球球弄洒了,干脆自己接过去。

    金宝乖巧的喝了一碗鸡汤,梁田田又给他吃了一块鸡肉,看着意犹未尽的小家伙。嘱咐道:“金宝两天没吃饭了,不可以一次吃太多,不然胃会撑爆的。”

    小家伙也不管听懂没听懂都乖巧的点头。

    那边菊花婶子去准备热水,梁田田就帮金宝脱衣服。

    “田田姐,我自己来。”小家伙还害羞呢,还穿着一条小犊鼻裤不肯脱。

    梁田田笑着刮刮他的鼻子,“乖了,洗澡要脱光哦。”故意忽视金宝身上那些错综复杂的新伤、旧伤,眸子里似乎有一团火焰在跳动。

    “快脱吧金宝。我也是姐姐给洗澡。”球球小家伙显摆他的“丰功伟绩”。

    金宝最后还是都脱了,可怜兮兮的站在那儿。

    梁田田看到小家伙红肿的屁股又是眼皮一跳,“这是怎么弄的?”明显被揍的啊。

    “娘让我洗衣服,我弄洒了水,娘打的。”金宝垂着头,“金宝没用。不会洗衣服,都弄脏了。”

    让五岁的孩子洗衣服,还真干得出来啊。

    菊花婶子年纪大了,哪里看的了这个,一看金宝身上的伤这眼泪又要落下了。“作孽啊,作孽啊。咋不怕报应呢。”菊花婶子舀来水,低低的骂道。

    “不是不报时刻未到罢了。”梁田田冷冰冰的开口。一脸杀意。

    菊花婶子一愣,拽了她一把,小声道:“田田,金宝这孩子是可怜,咱们能照顾就照顾一点儿,可这是人家的家事儿,里正都不好说啥。你可别胡来啊。”就怕这丫头像上次似的再把人给揍了,那可就真出乱子了。

    菊花婶子有她的考虑。梁田田毕竟是个女孩子。虽然跟凌旭订了亲,可人家男方的门槛高,凌墨轩可是秀才老爷呢。

    女方这边本就比人家低一头,要是再传出啥不好的名声,弄不好这好亲事可就没了。

    “田田啊,你都八岁了,可不敢再冲动了。”菊花婶子很怕她再做啥,就又叮嘱了一句。

    梁田田苦笑,说的像是她多不靠谱似的。“婶子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呢。”拍拍她的手,随即抱起金宝,“来,咱们洗澡了,洗完澡田田姐给你擦药。”

    “嗯。”小家伙有点儿害羞的缩成一团坐在木盆里,即使洗澡弄疼了伤口也咬牙忍着,那副小模样看的大家伙更加心疼。

    这么可爱的孩子,那刘田氏咋就下得了手呢。

    洗了澡,梁田田和菊花婶子帮金宝涂了药,许是觉得这里安全了,小家伙趴在炕上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梁田田看着金宝红肿的屁股,一阵沉默。

    她不是救世主,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不平的事儿,她管不了也不能去管,可是有些事儿……梁田田觉得她无法违背自己的本心。就像是金宝这件事儿,你让她袖手旁观看着一个孩子被人活活打死,梁田田真心做不出来。

    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并不是什么事儿你都能插手的。

    要怎么办呢?

    梁田田突然想到了凌旭,如果这家伙在,或许会有办法吧。

    她突然惊觉,原来不知不觉间,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吗。

    凌旭这家伙,也不知道这次受了什么刺激,他到底做什么去了呢?

    唉,算了,先不管了,等晚上韩恩举过来帮金宝看了病再说。

    球球中午睡了一觉也不困,小家伙极力秀存在感,拿着个扇子,一会儿给满头大汗的梁满囤扇风,一会儿又去给时不时哼哼一声的金宝扇风,小家伙大眼睛乱转,也不知道打什么主意呢。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小花扶着陈奶奶,手里还提着个篮子来了。“娘,这是咱家的二十六个鸡蛋,奶奶让我都拿过来。”

    “陈奶奶,你咋还来了,这么老远的。”梁田田忙迎了出去,看到那鸡蛋更是叹气。“你们家就那几只鸡,这下蛋都送我们家来了。”时不时的就送来十个、二十个的,四只老母鸡,一共才下几个蛋啊。怕是他们自己家都没舍得吃。

    “满囤病了,我能不来看看吗。”陈奶奶直叹气,“你们啊,都不该瞒着我的。”要不是看媳妇上午没回家,她也不能怀疑,还以为出啥事儿了呢。还好。只是被打了。

    “不是怕您老担心吗,没有要瞒着您的意思。”梁田田在另一边扶住她,“婶子也是担心我一个人照顾不好,就在这帮我炖药膳呢。”虽然陈奶奶开明,可梁田田也担心人家别再因为自家事儿有了隔膜,忙解释了一句。

    陈奶奶活了一把年纪,她这点儿小心思哪里还看不出来,当即就笑骂道:“就你个鬼精明。”

    到了屋里看到满囤这一脸青紫,脸上几块青肿还没消。陈奶奶又是一阵抹眼泪。“唉,可苦了这孩子了。”

    “陈奶奶,你眼睛刚好,可不能哭啊。”梁田田忙劝住。

    菊花婶子也进屋,“娘啊,我抓了一只鸡过来。也没告诉您,娘可别怪我。”嘴上说着,面上并没有害怕,她知道老人不是那小气的人。

    果然,听了这话陈奶奶就虎着脸,“说的啥话。你那鸡也没给了外人,给满囤吃了我还能心疼咋地。”又道:“这孩子遭了这么大的罪。回头给好好补补,家里那几只鸡都两年了,下蛋都少了,都给满囤吃了吧。”

    “这可使不得。”梁田田忙打住,“这两年的鸡可不老,下蛋正是时候呢。陈奶奶,婶子。我这也买了不少的骨头回头,回头家里吃的不够了我肯定跟你们说。”她撒娇的抱住陈***胳膊。“这鸡可别杀了,我还惦记啥时候吃两个鸡蛋呢,都杀了可就没得吃了。”

    “就你嘴馋。”陈奶奶点点她的鼻子,其实她也舍不得。不过他们家没能帮上几个孩子的忙,相反还不少占人家的便宜,老人也想做点儿啥。

    “姐姐不馋,球球才是小馋猫。”小家伙笑眯眯的凑过来卖萌。

    “满囤病了,球球要是没人带就送我那去吧,正好也跟我作伴。”陈奶奶随手抱起小家伙垫垫,她眼睛虽然恢复的不错,可跟常人还是差一些,这才看到炕上还有个孩子,“哎呀,我眼花没看清楚,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这是金宝。”菊花婶子进屋就给小花使眼色没让她说话,就是怕老人知道事儿难受,这会儿也是含糊其辞的,“是来找球球的,睡着了。”

    “哦,是刘瘸子那儿子啊。”陈奶奶虽然没见过,却知道。“他那后娘对他还好?”老人随口问了一句,不想屋子里都沉默了。

    球球奶声奶气的道:“后娘和后奶一样都是坏人,球球不喜欢。”小家伙气鼓鼓的,别提多招人稀罕了。

    后娘,后娘,这后娘就没有招人待见的,一来是有那么几个心狠手辣的属于一条鱼腥了一锅汤那种,另外这后娘一旦有了自己的孩子,谁能没私心呢。

    陈奶奶没看到金宝的伤势,她也没多想,还以为球球说的是梁王氏,就哄着他道:“球球乖,咱们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儿,咱们球球好好读书,将来也考秀才去。”

    “我要考状元,将来保护姐姐。”小家伙小声嚷嚷,很怕吵醒了人。

    陈奶奶稀罕的什么似的,“好,好,咱们球球乖。”这样的孩子,咋能不让人稀罕呢。

    陈奶奶坐了一会儿就回去了,菊花婶子和小花把她送到家。老人眼神跟正常人还是没法比,两人不放心,小花又留在家里陪着老人。

    菊花婶子回来的时候带来一个人,梁田田看到她的时候也愣了一下。

    “三婶你咋来了?”来人正是陈家三婶,提着一篮子鸡蛋,看来也知道了梁满囤被打的事儿。

    “你这孩子啊,家里有事儿也不说一声,我这还是听屯子里人说的。”虽说要亲近梁家几个孩子,可陈家三个孩子也有功课,并不是每天都过来,还真就不知道他们出事儿了。“这是三十个鸡蛋,给满囤补补,前几天刚卖了一批鸡蛋,等下了我再送过来,可别舍不得吃。”

    陈家三婶看看满囤的伤,感叹了一番,随即看到炕上的金宝就是一愣,“这金宝咋在你们这?”梁田田心中一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