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20球球的小伙伴

    感谢【秋天的艳子】、【657muzi】、【精品之作】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清清水柠檬】、【花志】亲的平安符群抱么么。

    我还是挺靠谱的,总算没断更。

    亲们,粉红票还差十几票就又能加更喽,这周末咱们三更走起,大家加油哦!

    ---------分割线--------

    之前那挂面,还有那酸菜,小妹说了,将来都是要做的,只是暂时没那条件罢了。

    人家兄妹都这么说了,菊花婶子还能说啥?

    “你啊,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菊花婶子一听就故意板着脸训斥道:“不说拦着点儿田田,你这还在旁边煽风点火的,真是该打。”作势预打,其实不过吓唬吓唬他罢了。梁满囤这个活宝却故意缩了缩脖子,“哎呦,婶子我错了,瞧我这一身伤,你真舍得打我啊?”

    看他那一脸的可怜相,菊花婶子哭笑不得。“你这孩子啊,真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合适的词说他,只是摇头出去了,“你们兄妹的事儿我也懒得管,我去熬药了。”颇有些恼羞成怒的味道。

    房间里兄妹两个对视一眼,互相挤挤眼,他们当然知道菊花婶子这是默许了他们的做法。对于这样关心自己的长辈,他们感到很幸福。

    菊花婶子蹲在灶台口看着那药膳,据说这里面都是上好的药材。菊花婶子不敢大意。天气已经快进入五月了,闷热异常,菊花婶子蹲在灶台边,可以想到有多辛苦。

    梁田田兄妹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谁都没有说什么,却默默的记在了心里、

    许是到了自己家里,梁满囤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梁田田坐在炕边绣花,突然想起一件事儿。“婶子。你看到球球没?”这小子,可是半天没看到人影了。

    “啊?刚才我还看到在院子里呢,是去了后院吧。”菊花婶子抬头看院子里没人,就道。球球那孩子很听话,她也没多想别的。

    梁田田眉头蹙起,她感觉到球球不在家里。

    放下东西。“婶子,我去看看球球。”她先去了后院,果然没人。

    这臭小子,不是让他不要乱跑吗,这是去哪了?

    梁田田想到那个带走了梁铁锤的人,莫名的有点儿心慌。

    院门欠开一条缝。果然,这臭小子跑出去了。

    还好。梁田田没走多久就听到元宝那稍显霸气的叫声,还有小狼铜钱的呜呜声。声音里竟然有难掩的愤怒。梁田田心里一惊。

    糟了,不会又出事儿了吧。

    这里是院墙外的一处小山坡,梁田田快步走了几步,就绕过了自家院墙,很快就看到山坡一棵树下两个小屁孩,旁边两条狗、and狼围前围后的。

    “金宝不哭。金宝不哭,我给你吹吹。一会儿就不疼了……”球球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随即就听他唠叨道:“二哥受伤了都是我给他打扇子,一会儿就不疼了,你看看,是不是……”

    竟然是遇到金宝了,这金宝不是刘瘸子的儿子吗,今年才五岁啊,咋一个人跑出来了?

    “可是球球……”金宝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带着很重的鼻音,“我还是疼,呜呜……”

    “哪疼啊?给我看看。”球球小家伙还挺好奇的。

    “肚子疼。”金宝也没避讳他,直接掀开上衣,球球一声惊呼,“都黑了……”小胖手碰了碰,疼的金宝直吸冷气,“疼,疼,呜呜……”

    “啊?”球球吓了一跳,“我不摸了,我不摸了,金宝不哭,金宝不哭……”小家伙大眼睛里也全是泪水。

    梁田田听得直皱眉,这两个小屁孩,在这干嘛呢?

    “球球,你怎么跑出来了?”球球背对着她坐着,一听吓了一跳。“还有金宝,咋自己跑山上来了,你跟家大人来的?”这山上有野兽,一般小孩子都被家长告知,是很少过来的。

    “姐,金宝不想在家里待了,是逃出来的。”球球巴巴的道:“金宝可可怜了,都两天么吃啥了,我刚才给他送黄瓜来了。”小家伙极力显摆。

    两天没吃饭?

    梁田田一看可不是,金宝小脸垮垮着,看起来很憔悴。她还记得刘瘸子成亲那个晚上,喜气洋洋的金宝白白胖胖的,这才多了几天啊,小金宝就这么憔悴了。

    金宝眼睛里都是泪水,看到梁田田就叫了一声,“田田姐。”声音里带着哭腔,像是有无数的委屈要倾诉。

    “唉。”梁田田的心一下子就软了,眼泪差点儿下来。“金宝走,田田姐带你吃饭去。”天可怜见的,这么小的孩子两天没吃饭了,可别饿出个好歹来。

    早就听说那刘田氏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也没想到这么苛待孩子。还有那刘瘸子,是死人吗?就让金宝这么饿着?

    “金宝你奶奶呢?”梁田田记得老太太是护着小家伙的。

    “奶奶摔了腿,在家躺着呢,娘不给奶奶饭吃,我给奶奶拿饭,被二娘踹了一脚。”五岁的金宝已经会学话了。

    梁田田听着就是眉心一跳。“你奶奶摔了,那你爹呢?咋不管呢?”还让老人饿着,这刘田氏是想干啥?赶尽杀绝怎么的?

    “爹被娘赶到府城去了。”

    “去府城干嘛?”梁田田愣了。府城离老狼洞可不近啊,许多人一辈子别说府城了,县城都没去过,刘瘸子一个残疾人,跑那么远干什么?

    金宝毕竟才五岁,哪里能知道那么多,当即摇摇头。

    球球突然道:“金宝你肚子那黑的是你后娘踹的?”小家伙大惊小怪的。

    金宝点点头,“嗯。踹的金宝好疼,摔在门槛上,脑袋磕了一个包就睡着了。”随即小心翼翼的道:“不让叫后娘,叫了要打屁股,可疼了……”

    看着小家伙那小心翼翼的模样,梁田田却恨的牙根直痒痒。

    踹了孩子一脚,这得踹的多重啊。还有……睡着了?小孩子不懂事儿不知道,那哪里是睡着了,是摔破了头晕过去了。

    梁田田看着这个比球球大不了多少的孩子。心疼的恨不得撕了那刘田氏。

    “金宝乖,给姐姐看看,踹哪了?”梁田田担心他有事儿,就忙不迭的道。

    金宝乖巧的掀开衣服,“踹在肚子上了。”

    说是肚子,那么小的孩子能有多大肚子?刘田氏那一脚整个踹中了金宝的胸口。整个胸口乌青一片,也不知道受没受啥内伤。

    这一脚踹的也太狠了吧。

    梁田田暗自磨牙,又摸向他的脑袋,金宝疼的就是一缩脖子,“疼……”小家伙喊疼都不敢大声,显然是被打怕了。

    入手黏糊糊的。梁田田掀开头发一看,瞳孔顿时一缩。

    后脑有一个口子。那里出了不少血,如今已经凝固了,不过那口子也不小。

    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毒手,刘田氏你还真是做得出啊。

    梁田田一把抱起金宝,“乖,跟姐姐去家里。”看来得带金宝去瞧瞧了,好在晚上韩恩举说要过来。希望小家伙没事儿吧。

    “姐,后娘跟后奶一样讨厌。让金宝也分家吧。”球球看到金宝脑袋的口子,就愤恨的道。自从知道梁王氏那么对他们是因为不是亲的,小家伙就记恨上了“后奶”。现在看到金宝被后娘打,这就更气了。

    让金宝也分家?

    亏他说得出口。

    当分家是那么简单的事儿呢。

    梁田田很无语,“你个臭小子不要乱说。”这小家伙,对“后”字一辈是充满了厌恶。

    三人回了家,梁田田随手把大门关了。

    菊花婶子看到他们回来松了口气,“球球啊,以后可不敢乱跑了啊,你咋跑出去也没跟婶子说一声呢,害我们担心,你这孩子啊。”平时可是很懂事儿的。

    “我在后院菜地捉虫子,听到金宝在外面哭,我就去看看。”小家伙垂着头一副认错的样子,“我就是想看看是不是有人欺负金宝了。”他和金宝是玩伴,以前总在一起玩,也就是他们搬家到这边才玩的少了。不过两个人感情却很好。

    菊花婶子这才注意到梁田田怀里的金宝,“金宝这是咋地了?”

    刘田氏心思很重,金宝浑身上下都有不少伤痕,偏偏小脸看着完好无损,除了憔悴点儿还真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就是身上的衣服也还干净。看来也是个注重面子工程的。

    “金宝受伤了,婶子,烧点儿热水给金宝洗洗吧。”梁田田想给这孩子检查一下。

    “唉,锅里就有热水,我这就舀出来。”菊花婶子想到村里那些传言,就怜悯的看着这孩子。

    唉,没有娘的孩子真是太可怜了。

    “先不急,金宝两天没吃饭了,先别给他吃太多,把中午那鸡汤先给他盛一碗,一会儿再给他吃点儿核桃酥垫点儿,待会儿再给他吃饭。”小孩子胃口小,梁田田担心金宝两天没吃一下子再撑坏了。

    “唉,鸡汤还温着呢,我这就去盛。”菊花婶子偷偷擦了一下眼角。两天没吃饭了,这刘田氏,也真做的出来啊。

    鸡汤的香味儿飘过来,不用人说,金宝就瞪大了眼睛盯着,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两天没吃东西,他就偷偷吃了几口剩饭,都要饿死了。

    “金宝你快喝,菊花婶子炖的鸡汤,可好喝了。”中午球球也跟着喝了一碗,那味道,真香!

    金宝有点儿局促的看着菊花婶子,他不认识她。这也是菊花婶子很少在村里走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