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19败家孩子

    感谢【东方风云】亲的平安符么么哒。

    -----------分割线------------

    “可是之前守山兄弟没有消息的时候守望大哥就去,咋没听说有啥呢?”那会儿梁家兄妹可是穷的掉渣啊。

    “那是……”梁王氏词穷了,骂道:“跟你有一文钱的关系咋地,先吃萝卜淡操心。”说着气鼓鼓的走了。今儿出门可真是忘了看黄历了,诸事不顺。

    气不顺是气不顺,可一想到大家伙都求自己,对自己那个奉承啊,梁王氏这心情又是大好。

    一路哼哼着不知道什么调子,梁王氏去了干姐妹——吴王氏家里。大外甥女吴山花就要嫁人了,梁王氏也准备过去瞧瞧,看看有啥帮得上忙的没有。

    再说梁守望,到了梁田田家一看菊花婶子在厨房忙活炖药膳,他只是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就进了屋。毕竟是寡妇的身份,都要避嫌,两人谁都没吭声。对于梁守望的友好菊花婶子也是点了下头,连眼皮都没撩一下。

    不过这样的方式谁都不会挑理就是了,毕竟身份尴尬。

    菊花婶子蹲在灶台口炖药膳,仔细看着火候,对于梁家几个孩子的事儿她可没有想插手,她知道,几个孩子精明着呢。

    倒是梁守望,看到梁满囤一脸的青紫就是不住的叹气。他倒是聪明的没有提梁王氏的事儿,双方已经势同水火了。就没有必要再加一把柴禾了。

    “满囤啊,不是大伯说你,你这孩子也太冲动了……”梁守望这话匣子打开,对梁满囤又是心疼又是恨铁不成钢的一顿数落。末了道:“要说你们兄妹啊,那都是好孩子,就是你这冲动的性子啊,也不知道随了谁了,下次可不敢这样了,你瞅瞅这伤的。小孩子打架没有个准头,这要是出了点儿事儿,你让你爹回来咋活啊。”家里媳妇没了,孩子再出事儿,梁守望都不敢想。

    梁满囤也知道守望大伯是为了他好,咧着嘴笑也不吭声。更没有生气。

    梁守望倒是看得生气,“你小子还笑,瞅瞅这,打的你亲爹都要不认识你了。”

    “本来就不认识吗。”梁满囤小声咕哝了一句。虽然没有说,但他们兄妹对那个消失了四年多的老爹还是有怨言的。

    如果爹在家,或许娘就不会没吧。

    梁田田洗了黄瓜、柿子进屋。笑着道:“守望大伯歇口气再训我二哥,他啊。就是缺人训。”

    梁守望也觉得自己一个外人说了这么多不大好,可他就是忍不住。“满囤啊,你也别怪大伯说你,大伯也是怕你这孩子长歪了。”毕竟跟前没个大人,让人担心啊。

    “守望大伯,你是好心,我啥都知道。”梁满囤才不是那不知好歹的人呢。实际上他聪明着呢。

    “唉,你们都是聪明的孩子。大伯也不说啥了。”说了这半天话,梁守望还真是渴了,拿了一个黄瓜吃,不住的点头道:“田田你这黄瓜种的可真不错。”下来的也早,自家的还没开花呢,人家的都吃上了。

    “还不是守望大伯这些日子给挑的水多。”梁田田不忘捧对方一句,“对了守望大伯,我让你找的那打井的人咋样了。咱们这住的离村里远,老让你挑水这也累挺不是,我合计还是打一口井靠谱。”

    “田田啊,我辛苦点儿没啥,打水是挺远的,可捡柴禾还近了呢,都是一样的。”梁守望是个实在人,就劝道:“打井的人我倒是找到了,正想跟你说这个事儿呢。打井可是个技术活,这不是啥人都能做的,这个活计也累人,得打几天。这也不是哪里都有水线的,我跟他们说了你家这个地方,人家说得来看了才知道,可不一定能有水。”

    梁守望顿了顿,“田田啊,大伯还是那句话,打水的事儿你别操心,大伯也不用你加钱,这都挺照顾我们家了。那打井我问了,最少的也得十两银子,像是你们家这住的高,水线只怕更低,那打井还要加钱,毕竟得深挖,一个弄不好十五两银子都打不住,我看这事儿还是算了。”

    十五两银子啊,这在哪都不是个小数目,这年头,买田地都能买上几亩了,就是买个下人都够了,要不是家里真富裕,谁家能舍得打井。没看村里也就里正家,和那几个特殊富裕的人家才有水井吗。这没有井的还不是一样的过日子。

    “这样啊。”梁田田没想到打井还这么麻烦,找水线神马的听起来就是个技术活。前世乡下也是家家户户有井,也没听说这谁家还得看水线啊。

    好吧,前世毕竟技术先进,大不了多打个几十米咋都出水了,跟这个落后的时代自然不一样。

    “这样,守望大伯,你先把人带来看看有没有水线再说。”她还是准备打井的,不然总去村里挑水可真心不方便。就算是用守望大伯那也不行。要知道他们家可是十几亩地要浇水呢。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事儿。”梁守望苦笑一声,“打水井虽然贵,可这方圆几百里之内就这么一份打井的人,倒是不缺活计,他们师徒现在活计都排到十月份了,这还是我认识人家才通融说是可以给往前排排,但是想要让他们来看看水线,也是要三两银子的,就这还是看在了往日的面子上。”梁守望以前是做铁匠铺生意的,跟这打井的也算熟识,不然还真的难请动人家。毕竟这打井,最主要的就是找水线,要三两银子都是少要了。

    梁田田一愣,“这打井这么贵,活计还排到十月份了?”不会是坑人吧。就像是现代社会那些卖房子的,你去问了保准说没剩下几套了,卖给你的还是边边角角的不好格局,实际上好的人家都囤积起来等着奇货可居了。

    难道古人也这么有商业头脑?

    “田田你们是有所不知,这打井不像别的,都是体力活,一般人不愿意做,还是师傅带徒弟的,多年才能学会了这个手艺,所以会这门手艺的人其实并不多,再加上有那天赋不好的根本不会找水线就更完了。你别看打井贵,那也是对于咱们小门小户来说的,那些大户人家,家里几十亩、上百亩地的,一般都会在地里打几个井抗旱啥的,所以这活计还真是不少。”

    梁守望仔细给梁田田说了这里的门道,末了道:“你呀,也别让人看啥水线了,多花那三两银子也不值,你要是真决定打井,那干脆我就让人挑个时间过来,他最近正好准备歇几天,你们家这井也小,估计有个三五天也干完了,真要打我这就去找人。”与梁田田接触也有大半年了,这孩子别看平日里笑眯眯的,骨子里却是个倔强的,梁守望知道劝不住,只好想法子帮忙省钱。

    梁田田早就决定打井了,别看十五两银子多,她还真没看在眼里。

    “成,守望大伯,那就麻烦你走一趟,尽快让人家里来吧。”早点儿打井也好省事儿,不然这浇菜也是个糟心的事儿。

    “嗨,田田,还真打啊。”梁守望一听都愣住了,“那十五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啊,人家打井可是先要收一半银子的。”他怕梁田田到时候拿不出来,大家伙尴尬。

    梁田田微微一笑,“守望大伯就放心吧,我早就准备好了。”她假装去西屋翻找了一下,拿了两块碎银子过来。“守望大伯,这里是十两银子,是我家的定钱,让人尽快过来吧。”

    直到离开梁家梁守望都晕晕乎乎的。

    早就知道这几个孩子不简单,却不想不声不响的赚了这么多银钱。

    唉,跟几个孩子比起来,他这岁数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梁守望没敢耽误,趁着时候还早直接去镇上找人了,希望这两天就能把打井的事儿定下来吧。

    送走了梁守望菊花婶子才进屋,叹了口气道:“田田啊,不是婶子说你,这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相比于梁守望,菊花婶子多少知道梁田田兄妹手里有些银子,特别是梁守山还让人稍回来一百两,这事儿她也是知道的。

    可有钱是有钱,败家就不对了。

    “田田啊,不是婶子说,你们兄妹也不小了,可得为以后考虑考虑了。”几个男孩既要读书,那将来也是要娶媳妇的,还有梁田田,这嫁人也是要嫁妆的,虽然凌旭家人口简单吧,那也不能太寒酸不是,不然将来嫁过去会被屯里亲戚啥的笑话的。

    几个孩子不懂这些,菊花婶子是过来人,哪能不操心呢。

    梁田田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菊花婶子这心都操碎了,唉,他们好像还不是很大吧。

    “婶子你放心吧,我都有打算的。”梁田田知道菊花婶子过日子俭省惯了,就道:“婶子就瞧着吧,这笔银子我肯定能赚回来的。”

    “就是,婶子,小妹可聪明着呢,那小脑袋里面都是赚钱的点子,我们家啊,根本不用我们哥俩操心,都是小妹做主,我们都相信她。”梁满囤也忙劝道:“小妹说能赚回来肯定就能,婶子咱们就瞧好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