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17举头三尺有神明

    感谢【dragon_318】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推荐主站【炖肉大锅菜】的新书《无敌药尊》 一个少年崛起与微末,靠着脑海中神秘气流,披荆斩刺,最终站在异世之巅!

    神级的作者,玄幻力作,亲们可以去看看哦,嗯,新书,顺便投点儿主战票过去。

    -----------分割线-----------

    都说深山育俊鸟,这话果然不假。

    虎哥做的就是人口的买卖,一眼就看出梁田田的不俗来。

    “啧啧,你们老狼洞的风水真是养人啊,没想到还有这么漂亮的小丫头。”这哪里像是村姑啊,就是一般的大户人家小姐也不过如此吧。

    虎哥眼睛很毒,这样的小丫头,可是好货色。无论是卖给那些大户人家留着做妾,或者干脆卖到窑子里,这可都是赚钱的买卖啊。

    梁铁锤听了这话却是一愣,“虎哥认识?”怎么梁田田这死丫头谁都认识啊?难道她跟虎哥有交情?也不怪梁铁锤这么想,在梁田田兄妹那就没讨到过好处,他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见过那孩子。”虎哥也没隐瞒,笑着道:“走吧。”眼下还不是时候,回头他慢慢打听,有的是时间。那边的马车走了,虎哥多少猜到梁铁锤是不想让乡里乡亲的看到,这才扶着他下车。

    梁铁锤万万没想到这医馆竟然是韩恩举家的,进了里面悔得肠子都要青了。特别是听到要脱裤子。等到真脱了裤子,再看韩恩举的目光,他总觉得被人发现了什么似的。

    虎哥却不知道,他的“新玩具”正受着莫大的煎熬。

    韩恩举却像是没事儿人似的,完全当做不认识梁铁锤,给他开了药,又讲了一堆注意事项就把人赶走了。事后却是一脸的若有所思,叫来一个小徒弟,“你去跟着。看看那是什么人。”梁家的事儿他基本上都知道,他总是担心梁铁锤这人对梁田田兄妹不利。

    不得不说,自从接触了梁家兄妹,韩恩举这情商也在直线上升。

    梁田田那边却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小插曲。

    眼瞅着就到中午了,梁田田先让马车去卖肉的摊子,她买了不少的大骨头回去熬汤。又买了几斤瘦肉。如果不是怕车夫怀疑。她恨不得买上几十斤。好在空间里还有不少羊肉,够吃一阵子了。

    担心颠簸到梁满囤,马车缓缓走在路上。

    车里梁满囤吃了药就犯困,这会儿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就不知道疼痛了。

    外面天气热,担心梁满囤受风马车又是密封的。球球也是迷迷糊糊的,在梁田田有意催促下。小家伙也睡着了。

    梁田田小心翼翼的把梁满囤收到了空间,随即抱着球球脸冲车外,随时注意这会着小家伙会不会醒来。梁满囤那边她不担心,吃了药不到晚上人是不会醒过来的。

    好在一路上小家伙睡的很踏实,虽然有几次迷迷糊糊的要醒过来,不过又睡过去了。眼瞅着到了家门口,梁田田把梁满囤从空间里放出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二哥的神色可好多了。

    听到动静小花和菊花婶子就迎出来了。梁田田无奈的看了一眼小花,苦笑道:“咋还让婶子知道了?”这不是白白担心吗。

    菊花婶子就道:“你这孩子呀,家里出了这么大事儿也不跟婶子说一声,这是拿我们当外人了咋地?”又道:“满囤咋样了?”

    车夫把马车直接赶到院里,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抱出昏睡不醒的梁满囤,菊花婶子的眼泪就忍不住落下来了。“这咋打成这样呢,还有没有王法了?”孩子娘要是活着,还不知道怎么伤心呢。

    “婶子,这都好多了,就是吃了药睡了,人没事儿了。”梁田田忙劝道。又对车夫道:“大哥就留下吃个饭吧,这几天没少麻烦您。”

    车夫说啥都不留,“少爷那边怕出诊,我还是回去吧。”

    梁田田给了车夫几个大钱,谢了又谢把人送走了。

    “我锅里炖了鸡汤,等满囤醒了就喝。我给你和球球盛出点儿鸡肉来,你们兄妹赶紧把饭吃了。”菊花婶子擦了把眼泪就道。

    梁田田忙道:“等等,婶子,你哪来的鸡?”自家的鸡那么小肯定不能炖,难道是……在小花那得到肯定答案,梁田田心疼道:“就那几只鸡婶子还留着下蛋呢,咋就给杀了呢。”要说菊花婶子对他们兄妹真是没的说,亲娘也不过如此吧。

    “这有啥,养鸡还不是给人吃的,早吃晚吃都一样。”菊花婶子就道。

    早吃晚吃能一样吗?

    梁田田明知道菊花婶子是不想让她有负担,可这心里还是热乎乎的。

    梁满囤迷迷糊糊的还在睡觉,即使屋里屋外的来回有人进出他也没醒。现在天气热了,梁满囤有几处外伤,怕见风,屋子里热乎乎的。梁田田找了一把扇子给他扇着,球球下车就醒了,看到了就抢过扇子,“姐你歇会儿,我给二哥扇风。”还别说,小家伙有模有样的,并不是说说就了事儿。看他时不时累的换一只小胖手,梁田田只觉得暖心。

    鸡已经炖了一上午,炖的就差不多了,梁田田偷偷挖出空间里的人参,虽然没有长的那么夸张,但也有手指粗细了。她也看不出年份啥的,总之这是个好东西。

    洗干净了人参,梁田田没敢多放,先切了几片放到鸡汤里,告诉菊花婶子这是韩恩举开的药材,她也没多想。

    鸡汤盛出来放在阴凉处留着给梁满囤喝,菊花婶子在锅里又添了汤。梁田田就放了两个土豆进去,又摘了一把小白菜,等开锅的时候放进去。

    许是闻到了厨房的香味儿,梁满囤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就咕哝一句,“真香啊!”

    球球咯咯的笑,“二哥是馋猫,大馋猫。”

    “我是大馋猫你就是小馋猫。”不得不说,梁满囤这心态不是一般的好。还有心情天天欺负弟弟呢。

    “你们兄弟快别闹了,满囤醒了,鸡汤刚盛出来,正好你先喝一碗,待会儿先吃点儿鸡肉,下晌婶子给你熬药膳。”菊花婶子端着一碗鸡汤进屋。

    梁满囤挣扎着坐起来。“婶子,还麻烦你过来了,我这……”他挺不好意思的,毕竟是打仗吃亏了,这说出去都丢人。

    菊花婶子这么大岁数了啥看的不明白啊。“这人啊,谁没有走下坡路的时候。再说你们小孩子谁不打架。”菊花婶子宽他的心,却也道:“不过满囤啊。打架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不是婶子说你,你啊,也太冲动了,瞧瞧把自己弄得一身伤,你啊,这多让人心疼啊。”

    “我不是故意的。”梁满囤也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他骂我,骂我也就算了。还骂我家人,我就不想忍他,早就合计狠狠的揍他一顿了,可让我逮到机会了。”提起这个梁满囤就恨的牙根痒痒,说他什么都能忍,骂他家人就是不行。

    梁田田正好进屋听到这话,就道:“二哥,你倒是出气了,可让我们一阵担心。你是没看到,大哥那自责的。就是球球都哭了好久,你可不能再这么冲动了。”梁满囤张了张嘴,狡辩的话还是没说出口,他昨儿虽然昏昏沉沉的,但是还是知道身边的事儿,也知道大哥小妹他们都替自己担心了。

    梁田田看他一脸自责的样子,也怕他有心理负担,就道:“再说了,打架你也不能一个人往上冲啊,人家那么多人,你就一个不是傻吗。要不是大哥后来发现了,你不是被人欺负了。就这也没打赢了,要我说啊,下次再有这事儿你也学聪明点儿,多叫两个人。”

    梁田田其实是说笑的,梁满囤却眨眨眼,“是,我下次听小妹的。”这次可不就是人少吃亏了。

    菊花婶子气的骂道:“你们两个没一个省心的,丫头不像丫头,哥哥不像哥哥的,哪有鼓动打架的,这要是真有个好歹可咋整?”一看梁满囤这脸还肿着呢,这眼泪就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怎么还哭了呢。

    梁田田一看急了,忙劝道:“婶子,我们说笑呢,你看看,你这是干啥啊,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我们家受啥委屈了呢。”

    梁满囤也道:“婶子,我下次不打架了,你别哭了。”

    兄妹两个都不傻,谁对他们好他们还是看的出来的。

    菊花婶子拽着梁满囤的手,语重心长的道:“满囤啊,听婶子的,这人啊,到世上走这么一遭有谁是不被人欺负的,吃点儿亏没啥,老话不是说吃亏是福吗。你们娘没了,爹也没回来,可不敢再这样了,婶子都要被你们吓死了,昨儿一晚上都没睡好,就梦到你娘她怪我没照顾好你们,可不敢再这样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梁田田心猛地一跳。

    那个梦……

    举头三尺有神明,梁田田的心莫名的一安。或许,这个世界上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吧,不然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都说好事儿不出门,坏事儿传千里。这话果然没错。

    梁满囤被打的事儿不知道怎么的就传到大家伙的耳朵里,老狼洞人议论纷纷,特别是那不知道详情的就更是说啥的都有。

    好在梁家兄妹不在村里走动也不知道,梁守望和菊花婶子谁都不是那多嘴的人也不会说啥,更不会到梁田田他们兄妹跟前学话闹他们耳朵。

    可有人心善,就有人不地道的,梁王氏这家伙又开始不安分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