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16不是冤家不聚头

    亲们,周一了,求推荐票、粉红票。

    加油工作,吼吼吼。

    进入下旬了,亲们手里有票的千万不要吝啬的说。

    ----------开启全新一天,早安亲们---------

    一直以来梁田田都把韩恩举当成大哥哥一样的存在,压根没有想过旁的,可看着韩恩举别有深意的目光,她却突然有一种错觉。

    或许……呃,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梁田田转念一想,韩恩举是什么身份?别看明面上只是个小镇大夫,实际上这可是大家族里的少爷,爷爷还是宫廷太医,人家一出生就注定了比她身份高贵。

    这里可不是现代社会讲究个自由恋爱,现在这里可太注重出身了,结亲都讲究个门当户对。韩恩举一个大户人家的少爷怎么能看上她一个小小村姑。

    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感动很多人,因为故事本身就是故事,人们都知道不可能实现所以才会向往。

    再说自己才多大?

    八岁的小毛孩子,就算是长的清秀一点儿吧,可韩恩举还不至于饥渴到看上自己吧。

    梁田田越分析越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就笑着道:“不是客气,是真的感激。”

    难道自己表达的还不够明白?

    韩恩举眸子有些黯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丫头就已经在他心里了。本来他粗线条的没有注意这件事儿,可是昨儿。就在他看到她把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心都跟着提起来了。

    当看到脖子上的血迹时,那一瞬间的慌乱让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内心。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喜欢了这个精灵古怪的小丫头。

    初尝爱情滋味儿,韩恩举这个向来淡定的少年人也难以保持一颗平常心了。

    可现在看小丫头,似乎……自己是不是太急了?

    韩恩举有点儿自责,一想到梁田田的年纪就更觉得脸红。

    “我看你脖子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再给你涂些药,小心别落了疤痕。”韩恩举借此掩盖自己的尴尬。

    “好啊。那就麻烦韩大哥了。”梁田田大大方方的,倒是让韩恩举少了几分尴尬。

    指尖触碰着少女脖颈细腻的肌肤,韩恩举做了多年的大夫,这一瞬间就有了一丝异样的心思。但他马上警醒,暗骂自己:韩恩举啊韩恩举,你是大夫。医者父母心,怎么能有那么龌龊的心思呢?再说田田才多大,你真是不应该啊。

    梁田田觉得脖颈处的手动作缓慢,就抬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韩恩举神游天外呢,顿时奇怪道:“韩大哥你在想什么?”看他眼睛通红的。难道昨儿没睡好?

    “啊?”韩恩举吓了一跳,心虚出乱子。差点儿弄疼了梁田田。“你没事儿吧?”韩恩举愈发自责,今儿这是怎么了?

    脖子上的伤口不长,却挺深的,之前忙着别的事儿倒还不觉得,这一精神集中还真挺疼的。梁田田不由自主的蹙眉,让韩恩举更是自责,恨不得把手剁下来。

    梁田田看他忙中出错就忍不住笑道:“还是头一次看到韩大哥这样。”真是有趣。平日里总是一副老头子的模样。难得看到他少年人的一面。

    “啊?”

    韩恩举傻呵呵的看着她。

    梁田田更觉得有趣,咯咯的笑着。

    二哥没有大碍。她心情大好。

    上了药,又问了梁满囤的伤势,梁田田就道:“韩大哥,我想把人接家里去。这里毕竟是医馆,我想着还是在家静养比较好。”

    韩恩举急了,“满囤这每天还要上药,还有这熬药的活计、药膳什么的,要是回家你一个人咋弄啊?”那还不得忙死啊。

    “放心吧,有小花帮我呢,这点儿事儿忙不倒我的。”梁田田想着,二哥吃的药里有安神的成分,等他睡熟了还能收到空间里调养身体,总比在医馆闹哄哄的强。

    韩恩举还想坚持,梁田田却打断他。“放心吧韩大哥,要是二哥觉得不舒服我就来找你。”彻底堵住了他的嘴。

    因为之前没想着梁满囤会这么快离开,韩恩举忙去亲自配药。

    宫廷秘制的药膏还好说,家里有存货。不过那汤药和药膳可不是现成的。

    梁田田为了尽快掌握就跟去前院抓药,她也认识不少药材,这一看不要紧,当即吓了一跳。“韩大哥,原来二哥吃的药膳是用人参炖的。”怪不得这气色看起来这么好呢,感情这人参都用的三十年份的。

    韩家,这一次她的人情可欠大了。

    “满囤伤的重,我担心他以后落下病根,还是调养好。”韩恩举这人虽然固执,却也有固执的好处。他心里认定了梁田田他们一家人,就全心全意的对他们好,一点儿都不惨假。

    当即又把这药膳怎么熬炖、火候和注意事项都跟梁田田说了,末了道:“暂时店里就只有三十年份的人参,不然肯定恢复效果更好。”

    梁田田听得心中一动,“韩大哥,那要是有更好的人参是不是对二哥更好。”

    “那是自然。”韩恩举点头。年份足的当然药效更好。

    梁田田想到空间里的人参,也不知道现在大概是个多少年份,不过空间里药材成熟期跟外面不一样,肯定不会短了就是了。

    说来也奇怪,这空间里似乎特别适合高阶药材生长。普通蔬果什么的还不大看的出来,可这药材一种下去总是成熟的特别快。现在梁田田都不记得那人参开了几次花了。不过空间最近又变大了一些,似乎作物成熟的时间更加缩短了。

    “那韩大哥,我大哥他也受伤了,吃些人参熬的药膳也有好处吧。”她想着回头拔了人参给大家伙都补补。

    “嗯,是有用,我今早就给满仓也吃了。不过要控制好量,毕竟你们年纪都小,补多了可就虚不受补了。”韩恩举又说了许多注意事项,梁田田表示都一一记住了,拿了药材就准备离开了。

    “韩大哥,韩爷爷那边回头你帮我说一声,我就先带二哥回去了。”

    韩恩举让家里的马车去送,梁田田也没有拒绝。

    梁铁锤最近痛并快乐着,怎么说呢?虎哥把他接到了镇上,他总算是过上了梦想中那种锦衣玉食的生活,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再也不是梦境。甚至铺床叠被洗衣做饭都有人替他做了,就是拉屎房间里都有恭桶,他根本就不用挪动一步。

    洗澡都有人给搓澡,当然了,如果不是顺带着把那尴尬的地方给清洗了,他会更高些。

    每日里绫罗绸缎,身上的料子软的啊,啧啧,比山花妹子那皮肤还好,这样的日子顿时晃花了梁铁锤的眼睛。就算是虎哥再抱他的时候都觉得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甚至隐隐的他竟然从中找到了快乐。

    就是吧,快乐是快乐了,可这事后的后遗症也不少。

    这不吗,虎哥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每天不折腾他两次就跟吃了多大亏似的。梁铁锤后头那尴尬地方是好了又坏,坏了又好,肿就没消过。

    终于虎哥也发现了问题,为了避免出现糟糕的后果,虎哥就陪着梁铁锤来看看病。

    本来吧,他的人让人看那地方他还挺不高兴的,可一想到大夫啥没见过啊,估计看的病人多了也就习惯了,他也就释然了。

    作为地头蛇,虎哥自然知道哪里的大夫好,自然而然的就把梁铁锤带到韩家医馆来了。

    刚下马车,就看到韩家医馆正往出抬人,虎哥注意的不是病人,一眼就看到人群中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啧啧,这不是老狼洞那个漂亮孩子吗,还真是有缘啊。

    看来虎哥和这个小子很有缘分,该着这小子应该落到虎哥手里。

    虎哥这人别的毛病没有,就是看到漂亮的男男女女下意识的想到的就是买卖,像是看上梁铁锤这样的纯属意外,平日里他都是包戏子更多一些。毕竟专业的吗,懂得伺候人,像是梁铁锤这样生疏的……也就闲着没事儿尝尝鲜,当做开胃小菜了。

    不过眼下,这个开胃小菜他还没吃腻就是了。

    梁铁锤可不知道虎哥正惦记着做球球这宗生意呢,他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人群中的梁田田身上,心道:她怎么来这了?

    真是的,怎么每次自己倒霉的时候都遇到这丫头啊。

    梁铁锤觉得梁田田就是来克他的,就是命中注定的克星。

    他不想被梁田田知道来了医馆,就道:“虎哥,我有点儿不舒坦,咱们一会儿再下车好不好?”声音隐隐带了撒娇的意味儿。

    虎哥最近正宠着他呢,哪里有不同意的,当即上车揽住他的腰,笑眯眯的道:“哪不舒坦啊,让虎哥给你通通就舒坦了,小家伙,是不是想爷了?”这么赤果果的话让梁铁锤莫名的心虚。他那都要坏了,再通通会不会漏掉他不知道,不过他会死掉这事儿他敢肯定。当即就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梁铁锤也不说话,他知道说什么都白说,这位要是兴致上来根本就是不管不顾。

    虎哥当然没有玩车、震的心思,当即笑眯眯的摸了他一把。“瞧把你吓的,爷逗你玩呢。”

    梁铁锤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透过车窗看到梁田田抱了一堆药材包上车,就轻“咦”了一声,这是谁有病了咋地?

    虎哥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顿时眼睛一亮。(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