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11提着砍刀杀上门

    梁田田一看到来人心就沉了下去。

    “大哥,二哥人呢?”没看到梁满囤,梁田田顿时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小妹,我……”梁满仓一开口眼泪就下来了,这么久了,他还是第一次不顾及大哥的形象脆弱的落泪,一边哭一边道:“我没保护好满囤,他被人带走了。”

    “怎么回事儿?”梁田田眼睛都红了,“谁带走了二哥?为什么带走他?”

    “田田你别激动。”凌旭一把按住她,“你听我说。”

    “我不要听你说。”梁田田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凌旭,窜到梁满仓跟前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大哥,不许哭!”哭要是能解决问题,那他们兄妹一起哭好不好?

    “我……”梁满仓木然的看了她一眼,猛的反应过来,“嗯,我不哭,小妹我不哭。”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泪。他是大哥,是家里的顶梁柱,怎么能哭呢。

    “大哥、姐,球球也不哭。”小家伙凑过去刷存在感,说出的话却让人心酸。

    凌旭看着他们兄妹互动,眼泪好悬没落下来。

    原来他们一直过得是这样的日子,前世自己早点儿过去,是不是就不会让那么多的悲剧发生了?好在,今生这一切还不晚。

    凌旭深吸口气走过去,“放心吧,爹已经过去了,肖家的人不敢把满囤怎么样的。”

    梁田田这才知道,感情是肖家把人带走了。

    原来肖富贵在私塾里跟梁满囤起了冲突。肖富贵是个跋扈的性子,肯定不能忍啊,早就看梁满囤不顺眼了,正好借着这机会揍人。他身边平日里有四个小厮跟着他,今儿有一个拉肚子没来,三个小厮就一起上去揍人。

    上阵父子兵,打仗亲兄弟。

    梁满仓一看弟弟被欺负,自然不能忍,就冲过去。

    要说梁满仓兄弟也是凶猛。两个人竟然把三个人揍的惨叫连连,后来梁满囤更是冲过去把罪魁祸首肖富贵一顿胖揍。

    肖富贵被揍了,他哪里吃过这亏,当即让一个小厮回去叫人。

    可惜小厮回来的晚了,他们家少爷已经被人揍的满脸是血带走了。那小厮也是个机灵的,怕回去被老爷惩罚。当即把梁满囤抓走了,根本不顾私塾里是不是能这么胡来。

    凌旭去的时候已经晚了,要不是同窗帮忙,梁满仓怕是都要被带走了。饶是这样少年也是一脸的伤,可惜此时也顾不上了。

    他们打仗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先生们都去休息准备吃午饭的时候。就没有人发现这事儿,等凌墨轩听到消息出来的时候也晚了。不过他一听说肖家的人把梁满囤带走了。大叔也是个冲动的性子,忙就冲到肖家去了,当时还有一位私塾的先生跟着去。

    凌旭担心梁田田着急,就先把梁满仓带回来了。

    人被肖家带走了,这件事儿果然还是闹大了。

    梁田田一听脑子就嗡的一声,肖家把人带走了,不用想都知道。梁满囤肯定得挨打。

    这是谁给肖家的胆子,居然敢跑到私塾带人。真当他们梁家没人了是吧。

    就算是地主也不能这么干吧,反正梁田田是没听说郭家镇住了啥大官,她也不怕,当即道:“大哥你看着球球,让韩大哥帮你看看伤,我去去就来。”小丫头杀气腾腾的,傻子都看出来她要干嘛去。

    凌旭一把拽住她,“田田这事儿咱们从长计议,我爹已经去了,放心吧,满囤肯定不会有危险的。”记忆中梁满囤一生虽然遇到不少危险,却没有危及生命的,所以凌旭并不是特别担心。

    不想梁田田一把甩开他,“没有危险那也会遭罪,我们梁家的孩子,没谁可以欺负。”梁田田怒气冲冲,“你们在这等着,我去去就来。”说着就跑出去了。

    梁满仓一看急了,“小妹你等等我。”

    凌旭忙拦住他,“满仓你赶紧治伤,我跟着田田去,放心,我肯定不会让她再有事儿的。”凌旭有些自责,自己就不该带满仓过来,应该先去肖家的。说来道去还是自己前世经验作祟,觉得梁满囤不会有危险才这样的。

    韩恩举也想跟着去,可一看梁满仓的伤就停下了,不过他想了想,还是道:“去,请爷爷过来,就说这边出事儿了。”小伙计走了,韩恩举忙拿了药箱亲自帮梁满仓包扎。

    梁田田一路打听着,很快就找到了肖家。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肖家你们有辱斯文啊……”离的老远就看到凌墨轩衣衫凌乱被几个小厮赶出来,旁边还有一位年纪四旬左右的先生同样是一身狼狈。

    “给我滚蛋,我们家少爷在你们私塾被打了咋没看到你们出头,现在想要那臭小子,等着收尸吧。”肖家的小厮得了吩咐,很是嚣张的道。

    梁田田耳朵好使,一听这话就怒了。

    旁边正好有个卖肉的摊子,梁田田一把摸起一把砍刀,“大叔,我借你砍刀用用。”也不等人开口就冲了过去。

    “唉,唉,小丫头……”卖肉的大叔在后面嚷嚷,凌旭忙过来递上几个铜钱,“大叔你别急,一会儿就给你还回来。”担心梁田田出事儿,忙飞奔过去。

    梁田田都没顾得上跟凌墨轩说话,举着砍刀就往肖家院子里冲,“不想死的就给我靠边站,姑***砍刀可不长眼睛。”她看似一顿乱抡吓得众小厮“妈呀”一声四下里散开。

    这是从哪冒出来一个疯丫头。

    梁田田不管不顾的,大声骂道:“臭不要脸的,把我哥放出来,仗着有两个臭钱就可以恃强凌弱,真当郭家镇是没有王法的地方吗?”她声音老大,又故意喊的高亢,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过来。

    梁田田就是要借势,她们梁家的力量太微弱了,她担心时间久了梁满囤有危险,不得已才用了这样的法子。

    左右她还是个孩子,怎么做都挑不出大错来,谁让肖家先动手抢人的呢。

    “唉,田田,这是干啥?”凌墨轩一看梁田田这副架势就傻眼了,想要上前去劝,却被凌旭一把拦住,“爹,你别管,让田田闹一闹,未必是坏事儿。”凌旭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当然不能拖后腿。

    “哎呦,这里是咋的了,那小丫头拿个刀干啥?”周围看热闹的人就问道。

    凌旭正好发挥了作用,忙把私塾的事儿添油加醋的说了,故意歪解道:“没想到朗朗乾坤之下还有肖家这样为富不仁的人家,这样的恃强凌弱,以后让咱们这小老百姓怎么活命?不过是两个孩子打闹,肖家就敢闯到私塾里去抓人。私塾啊,那是什么地方?里面都是学子,是准备参加科举的人,将来保不齐里面就有两个朝廷大员,那是要给郭家镇长脸的,他们肖家这么胆大,居然敢闯到私塾里,这是没把郭家镇的父老乡亲放在眼里啊,置朝廷的脸面何在,还有没有王法了?”借势这种小事儿对于凌旭来说太简单了,他巴巴几句话就把事情上升了一个高度,很快就引起了大家伙的同仇敌忾。

    “这肖家也太不像样了,哪有这样的,还抓了人家孩子,咋地,是想私设公堂吗?还有没有王法了?”就有人附和道,显然也是个仇富的。

    凌旭一脸悲愤,“就是,看看,私塾的先生都被他们大棒子打出来了,看看,看看,哪有这样的,先生啊,教书育人,多么高尚,居然就被他们这样打,这是没把天下的读书人放在眼里啊。”凌旭看到周围有几个穿着文士衫的人,忙大声道。

    果然,那几个人也蹙眉。

    有人听凌旭这么一说又拉着凌墨轩和那先生了解情况,一听事实果真如此也跟着骂上了。

    凌墨轩还是第一次被人像是围观动物园的猴子一样盯着,顿时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毕竟他现在装束不是那么整齐,这可真是……有辱斯文啊。

    他觉得儿子的话似乎很有道理,可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可也说不上来。

    不过这事儿,似乎发展的走向不大对劲。

    梁田田提着砍刀一直盯着周围人,一听这舆论导向都过来了,忙大声道:“肖家,你们不要仗着自家有钱就这样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还敢去私塾里抢人,还有没有王法了,真当这天下是你们肖家的,我告诉你们,识相的赶紧把我哥哥放了,不然这事儿我是不会罢休的。”她故意要把事儿闹大,大不了就让大家伙评评理,看肖家是不是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周围就有人叫好,大声附和道:“肖家,放人!”

    梁田田松了口气。

    肖家那边小厮也傻眼了,一看这么多人围在门前,也知道这件事儿不是这么简单,忙有一个小厮进里面禀报去了。

    外面大家舆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凌旭一脸紧张,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成。

    凌墨轩倒是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那个小丫头,给儿子找这样一个厉害的小丫头,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