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06球球撒泼【第三更、求粉红票】

    感谢【无言mo】、【阿萍 11】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hao19780107】亲的评价票群抱么么。亲们记得订阅满十元是有免费评价票的,球球卖萌求诸位姐姐手下留情,请投票哦。

    --------分割线--------

    这之前太高兴了,梁王氏这都快走到村口了才想起来忘记带银钱了。

    怎么办?

    回去取吧。

    梁王氏刚要往家走,一抬头看到半坡上梁田田他们家的院子。

    这不是眼目前就有有钱的人吗,干嘛回家取自己的银子。

    也不知道他们那个死鬼爹给他们拿回来多少银子。梁王氏想想就心头火热。

    像是个骄傲的老母鸡,梁王氏腆着脸就往梁田田家的院子去。

    梁王氏乘胜而来,不想院门竟从里面锁上了,当即骂道:“没良心的死丫崽子,干啥大白天的锁门,干了啥见不得人的事儿了,你把门给我开开。”

    院子里没人应声儿,有路过干活的人就道:“铁锤娘,许是家里没人呢,你干啥啪啪拍门,别再把人家大门拍坏了。”梁家的事儿大家伙都知道一些,就有人看不惯她的做法。

    “我是他们奶奶,上自家孙子这来还被堵在外头,有这么说的吗?”梁王氏也不让份。

    “那也没看谁当***没事儿就来找茬。”大门突然从里面打开,凌旭阴沉着脸站在门口。“你有事儿啊?”这老太太又来干嘛,难道早上还没闹够。

    梁王氏一看凌旭在这,还真就有点儿打怵。不过还是硬气道:“咋地,我上我自己孙子这来,还得跟你说话咋地?”一胳膊拐了凌旭一下就进了院子,大咧咧的道:“大白天的关啥门,做了啥见不得人的事儿了这是?”如果不是梁田田年纪太小她实在说不出啥,这嘴里说不定还要说啥难听的呢。

    凌旭看外面有人抻脖子看,就故意大声道:“这院子守着道边。总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往里面闯,这院子里住着的可都是孩子,干啥不得小心点儿。”说明了关门的理由,也暗自嘲讽梁王氏。

    过路的人想想也是,就道:“那会儿还看一伙人进了院子,是啥人啊?”

    又有人道:“我也瞧见了。高头大马的,我还以为田田他们家来了亲戚呢。不过看着可挺吓人的,不是好说话的。”

    庄户人家,农忙后就闲了,这个季节也没啥大农活,去地里的也不过是勤快的人看看地里长草没有。这有人起了话头。大家伙就在道边唠上了。

    凌旭也乐得有人接话茬,就道:“不是来找满仓他们的。说是找梁铁锤的,咦,那伙人是去找梁铁锤了吧,你咋来这了?”按理说他是梁田田的未婚夫,该叫梁王氏一声奶奶。不过凌旭膈应这人欺负小娇妻,这个奶奶他可叫不出口。

    “可不是去俺家了,不然谁家能有这样的阔绰亲戚啊。”梁王氏一耿耿脖子。一脸鄙夷的看着凌旭。“瞧着也是个穷鬼,田田呢。让她出来,家里来客人了,我身上没银子,她爹不是拿银子回来了吗,让她给我拿点儿银子去买菜,客人来了还等着吃饭呢。”

    “没听说过分家的后奶还来找孙女要钱买菜的,这可真是新鲜。”凌旭声音不大,道边那边听不清,梁王氏可是听的清除。

    “你个死小子,你当你是谁,我们梁家的事儿你少管。”梁王氏一听就火了,当即骂道:“你个臭不要脸的,跑这来装人了,你当你是谁啊。”

    凌旭似乎受了惊吓,后退两步,故意大声道:“你咋这么说话呢?我说错啥了?田田他们家日子也不好过,这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就四个孩子艰难度日,你们当***不说照顾点儿吧,咋还能挂扯几个孩子呢,就是后奶也不能这样吧。”那一副委屈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梁王氏把他怎么地了呢。

    梁田田在屋里看着偷乐,没想到这家伙还挺腹黑的。别人听不得凌旭他们的对话,她可是听的一清二楚的。

    小花也捂着嘴咯咯的笑,打趣道:“田田,你这小夫婿可真知道心疼人。”

    “姐,咱们不出去啊。”球球趴在床边偷偷看着,怀里还抱着跃跃欲试的元宝。

    “看看再说。”梁田田冲小花做个鬼脸,没接话茬。

    “还说瞎话,那不是去私塾了,当谁都是傻子呢,去私塾一年要七两银子的束脩,没钱能去上?”梁王氏一寻思这事儿就肝疼。七两银子啊,两个人就是十四两银子,这四个小崽子,背地里不知道藏了多少钱呢,不然咋就分家就有钱读书了?

    他们家铁锤那么聪明都没说读书呢,那个该死的女人,死了也不消停。

    “束脩银子是里正找了私塾的先生帮忙说情的,都是按月交的,再说我父亲还在那私塾当先生,怎么就是田田他们发财了?人家老人都是盼着子孙好,就是你不把自己个当成梁家的人,也不能盼着梁家不好吧。”凌旭这话就有点儿诛心了。

    梁王氏一听果然又害怕了,她毕竟是个寡,妇再嫁,怕的就是别人提起这件事儿。

    “没法活了啊,老头子你睁开眼看看吧,都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啊,我们没法活了,让个小辈指着鼻子骂啊……”梁王氏就坐在梁田田他们家院里干嚎。凌旭真恨自己手脚勤快,不然那鸡粪不收拾……呃,好吧,太恶心了,他也看不下去。

    女人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毛病,还别说,有时候很管用。至少此时凌旭就拿她没法子。这要是个男人敢在他面前耍赖,他早大拳头砸过去了。可当事人换成了梁王氏。凌旭就抓瞎了。

    果然,这男人对上女人,有理都说不清了。

    外面看热闹的人并没有走远,大家伙指指点点的,梁王氏也不是一次两次这样了,大家伙早就见怪不怪了。不过你让她这么闹下去,对梁田田他们也不好。

    凌旭蹙眉,“你就不怕丢人,还在这闹腾。你们家还有客人呢。”凌旭想把梁王氏打发走。

    “哎呀我的老天……”梁王氏声音顿了顿,随即骂道:“不给我钱就别想让我走。”

    还真是认钱的人。

    梁田田一看不出去不行了,就抱过球球,“教你的都记住了?”

    球球很认真的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熬着头道:“瞧我的吧姐。”小家伙跃跃欲试的。

    梁田田觉得自己有点儿不善良,拉着球球的小手嘱咐道:“别怕。有姐呢,她不敢欺负你。对付恶人咱们就得用点儿非常手段,别管他是不是君子作为,结果是好的,咱们也没丢人,这就是好的。”

    球球似懂非懂的点头。“姐,我不怕。还有旭哥哥呢。”在家里没有家长的情况下,凌旭无异于成为了梁家孩子心目中半个家长。不管梁田田愿意承认与否,凌旭早就与他们家分不开了。

    “好吧。”梁田田鼓励道:“加油,回头姐给你做好吃的。”

    “说话算话。拉钩钩。”

    “臭小子!”房间里一片轻松气氛,等球球走出去,小花就道:“还跟球球说什么君子不君子的,他听得懂吗?”她觉得梁田田有点儿小题大做。

    “球球听得懂的。”梁田田骄傲道:“他聪明着呢。”一副与有荣焉的架势。

    球球在外屋门那深吸口气。看了一眼身后,梁田田忙对他做了一个加油的架势。

    球球“嗷”的一嗓子就冲了出去。

    “老天爷啊。你快看看吧,都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啊 。”梁王氏在干嚎,突然背后冲过来一个肉滚滚的小家伙撞了她一个趔趄。

    梁王氏刚要开口骂,球球就先发制人的嚎上了,“你还我姐姐,你还我姐姐,你早上来我家打我姐姐,现在还来我家干啥,你打死我得了,我们姐弟也不活了,给我娘作伴去,你打死我吧,打死我吧,呜呜,球球不活了…….”小家伙拽着梁王氏的肩膀甩啊甩的,还别看他人小,那力气真心不小,把梁王氏甩的脑袋都迷糊了,愣是没搞清楚状况。

    凌旭微微蹙眉,小娇妻这是搞的什么乌龙。

    房间里梁田田和小花相继傻眼。“我……我好像不是这么告诉他的吧?”梁田田有点儿摸不准了,难道自己的话让小家伙产生了歧义。她明明告诉他放狗咬人的。

    小花苦笑道:“田田你发现没有,球球在学你奶呢。”竟然也学会了撒泼。

    看着院子里上蹿下跳肉滚一样的小家伙,梁田田不忍直视。

    天啊,那个熊孩子肯定不是她乖巧可爱的弟弟。

    梁王氏气的脑袋都大了,伸手就要去扯球球,小家伙早有准备,先一步跳开,旁边小狼龇牙就要扑过来,吓得梁王氏“妈呀”一声就往后挪。

    “你们要干啥?还想让狼咬死我咋地?”嘶声裂肺的。

    球球也不示弱,嗷的一嗓子,“你还来我们家干啥?是不是想打死我们兄妹,呜呜……姐姐都被你打病了,你是个坏人。”

    面对小孩子的指控,外面看热闹的人终于明白了,感情梁田田没出来是早上被这老太太打了。就有男人看不下去了,出来道:“铁锤娘啊,没有你这么办事儿的,就算是你不喜欢老大家的孩子,可不管咋地这都是梁家的孩子,你咋能下死手呢?”

    “就是,这心也太狠了,你就不怕你家老梁半夜来找你?”

    ……

    梁王氏:“……”尼玛,难道受害人不是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