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186贱、人【第二更】

    感谢【0953996 3】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无言mo】亲的香囊、【粉红票】和【评价票】么么哒。

    感谢【蓝莲火】的平安符群抱么么。

    感谢【小莫明察】亲的平安符和长评“一生一世一双人”很感动谢谢。

    找个时间咱们爆发一下(*^__^*) 嘻嘻……

    -------分割线-------

    老狼洞的日子不好过,家家日子都是紧紧巴巴的。

    这庄户人家随礼也没那么多的讲究,都是穷苦人家,谁家能拿出啥样像样的东西来,左右都是乡里乡亲的大家伙也早就习以为常了。还真能拿这个赚钱咋地。

    这刘田氏以前日子也算不错的,这到了老狼洞一看礼物竟是这些不值钱的东西,本来就一肚子气呢。

    结果这么一看可好家伙么,东西没几件也就算了,根本没多少人来随礼来,可看看着吃饭的……咋比随礼的多了那么多?

    刘田氏本就不是一个善茬,又是个爱算计的,当即问清楚了几家人是拖家带口的,还有几个人干脆啥都没带就来白吃白喝的,这老脸吧嗒就撂下了。

    那话说的才难听呢,也不忌讳是自己大喜的日子,反正是一场喜宴吃的不欢而散,最后还是里正陈冲看不下去了,让大家都消停消停这个事儿才没闹起来。

    不过有了这件事儿,刘田氏也算是在村里出了名了。

    哪有新嫁娘刚到屯子里就把人得罪了个遍的。

    “你是没看到。大家伙三三两两的聚在一处今儿都在说这个事儿呢。”小花就道:“我怕那刘田氏那么邪乎再来找你的麻烦,就听了一会儿,你猜咋地?”

    小花也不卖关子,直接道:“听说刘田氏一大早就抱着韩大宝在村里的打谷场一顿破口大骂,说老狼洞的人熊人,欺负他们孤儿寡母啥的,她也不认识村里人,不知道是谁打的。这村里人本来就不看好她,也没人告诉她。结果她骂了一早上也没人吭声。”

    小花说的口渴,梁田田忙把凉凉的白开水给她。小花喝了一口才继续道:“结果村里人还没人说啥呢,金宝奶奶听不下去了来找她理论。”

    “金宝奶奶看来也是个明事理的人。”不然这么让她闹下去,丢人的还是自家儿子。看来这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话果然没说错。

    “哪啊。”小花似乎看穿了梁田田的心思,好笑的笑了一声,“我跟你说吧。我今天也算是见识了咱们村里的人,不然这没有事儿还真不知道谁都是啥样人呢。”小花倒是有点儿哭笑不得的。

    难道自己猜错了?

    “那是咋地了?”那金宝奶奶不会糊涂的跟那刘田氏一样破口大骂去吧?

    “金宝奶奶和刘田氏打起来了,就在打谷场,说是先是骂仗,后来金宝奶奶气不过就给了她一巴掌,本来就是拍了一下。哪家媳妇不受气的,结果那刘田氏也是个厉害的。愣是打了回去,结果两个人就打到了一起,要不是村里人看不过去了担心出人命才去拉架,他们婆媳还不知道要闹到啥时候呢。”

    梁田田都傻眼了!

    怪事年年有,今年有其多哈!

    新嫁娘嫁过来第一天跟村里人干架,第二天跟婆婆干架,这还真是新鲜事儿。

    这样的事儿在前世那么自、由开放的年代都不容易发生。却没有想到发生在这样封建的古代。

    这件事儿再一次颠覆了梁田田对古代的认知。

    尼玛,谁说媳妇都是熬过来的。看看人家这刘田氏。

    吓,真是“我辈楷模”啊,好一个“不畏强权”,不向“恶势力”低头。

    梁田田心里恶毒的想着,就发现小花一脸怪异的看着她。“咋了,我脸上有花啊?”梁田田心情大好,像是刘田氏那种人一看就不是善茬,她也看不惯呢。现在好了,不用自己教训她,她自己就惹了一身的麻烦。来村里两天就闹出这么多事儿,看以后她咋在村里立足。

    梁田田觉得这又是一个奇葩。

    “我看你笑的跟个黄鼠狼似的,你咋不问问金宝奶奶干啥跟她打起来了?”

    “我正想问呢,这不姐姐你就说了吗。”梁田田笑眯眯的撒娇,“好姐姐快说说,我可好奇了呢。”女人对八卦都有一种天生的兴趣,梁田田这个活了两世的人也不例外。

    小花也没有卖关子,“还能是啥,就是因为刘田氏说了她儿子呗,不然我看就是刘田氏闹破了大天她也不会说啥的。”

    小花显然看不惯刘家的做法,语气有点儿冲。

    都让小花这么乖巧的女孩子说了这话,可见刘家不大得人心。

    菊花婶子可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女人,小花就更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了,这事儿梁田田就有点儿诧异了。

    “不能吧,我看金宝奶奶对金宝护的跟眼珠子似的,金宝那孩子也不娇惯,倒像是个好孩子。”梁田田觉得能带出一个不错的孩子,这老人咋地都不能太差了吧。

    “你知道啥啊?”小花叹了口气,“你是没看到那金宝奶奶之前是啥人,你当他对金宝咋那么好,一来金宝是她嫡亲的孙子,二来她是怕金宝娘做鬼也不饶了她。”

    “咋回事儿?”八卦之火熊熊燃烧,梁田田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像是看到食物的饿狼。

    小花有点儿无语,平日里看着这丫头挺稳重的,怎么就经不住事儿呢。不过她也是个半大小丫头,根本藏不住话。

    “我还记得金宝娘是个挺温柔的女人,以前他们家里啥活计都是她做,金宝奶奶是个厉害的,在外面跟人客客气气的,在家里却不少戳磨媳妇,金宝娘累的一身毛病,挺大岁数也没有孩子。

    金宝家过的困难,可就是这样金宝奶奶还鼓捣儿子休了金宝娘。

    也是刘瘸子还算有点儿骨气,没有真的休了金宝娘,后来金宝娘怀了金宝,这日子就好过了点儿,可听说金宝娘挺着大肚子还要干活,也是累的伤了元气,生金宝的时候难产没了……听老人们说,当时血流了好多,金宝娘临死的时候死死的抓着金宝***手,眼珠子瞪得老大,就是死不瞑目啊,最后还是金宝奶奶发誓肯定会照顾好金宝的,这才让金宝娘闭了眼……”

    不用问也知道,小花这些事儿肯定都是听菊花婶子说的,不然哪能分析的这头头是道的。

    听着这过往的血腥史,梁田田不但没有了八卦之心,反而心里酸酸的。

    这就是这个年代的女人,一个大好的生命就是这么没的。

    金宝娘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啊!

    “这么说金宝奶奶也是个邪乎的人了。”梁田田叹了口气。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刘田氏和金宝奶奶也是登对了。

    “那可不咋地。”小花说了这些过往心里也不好受。“金宝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从小就没有娘,是金宝奶奶挨家挨户的求人把金宝给奶了几个月。听说大家伙本来都不爱搭理她,还是看金宝那孩子可怜才喂喂他,不然那孩子能不能长这么大还不好说呢。不过金宝那孩子大家伙都说随了他娘,是个乖巧懂事儿的,没有随他奶奶那么跋扈。”

    “也许是金宝娘在天保佑他吧!”小花最后道。

    “谁知道呢。”梁田田想到刘田氏的凶狠,也不知道金宝以后的日子咋过,有了后娘,不用想都知道这日子要不好过了。

    “到底刘田氏说了啥金宝奶奶不依不饶的?”梁田田想到之前的问题。

    “还能是啥,说他儿子了呗,不然你以为她会跳出来?你没见昨晚儿刘田氏闹成那样她一句话都没说,还让村里人脸上都不好看。就是那话她自己不好说,现在有人做了恶人了,她巴不得的呢。”小花不喜欢金宝奶奶,就又多说了两句,这才发现又跑偏了。

    “不就是说了一句‘孤儿寡母’这话吗,金宝奶奶就不愿意听了。”小花叹气道。这些事儿也都是她听来的,不过她都这么大了,也有了自己的判断。

    梁田田也听明白了,感情是老太太不乐意了。也是,这事儿放谁身上都不能高兴,你刘田氏都嫁过来了,还说啥孤儿寡母的,这不是诅咒人家一大家子人吗。这金宝奶奶本就为掌家的事儿不高兴呢,刘田氏再说了这话可不就是点了火药桶吗,也难怪两人会打到一起去。

    不过梁田田觉得也都是活该,就像是小花说的,昨儿刘田氏闹的时候金宝奶奶一句话都没说,怪不得村里人有气不帮忙拉架呢。

    这庄户人家吧,你别看大家伙平日里吵吵闹闹的,可拿感情也来得质朴。啥都放在明面上计较,刘家昨儿闹腾这样一出,多打脸啊。就算是有些人家不知道深浅去吃饭了,那又能咋地。你们家办喜事儿,就算是村里人不花钱吃一顿又能咋地啦?

    谁也不是那心里没数的人,还真能不记得咋地。

    梁田田觉得,这人啊,有时候真不能心胸太狭窄了。

    “这刘家的日子啊,以后只怕就更不消停了。”小花显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

    “消停不消停能咋地,左右日子都是他们自己过得,还真能影响了旁人咋地?”别人她梁田田是管不着,但如果刘田氏不开眼的敢欺负他们兄妹的话,她绝对会让她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