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182新媳妇不简单【第二更】

    感谢【cpl1 39】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书友140418085308498】、【小莫明察】亲的平安符群抱么么。

    刚看了一眼订阅,大家居然跳章的时候跳过了【梁铁锤的噩梦】这一章,让我很不理解⊙﹏⊙b汗难道我标注的不是很明显?

    ---------分割线----------

    一辆灰色小毛炉身上挂着一朵大红花,拉着一个青布小车就过来了。

    不会吧,这就是接新娘子的车?

    八抬大轿呢?吹拉弹唱神马的呢?

    梁田田看着大家伙走过去把新娘子迎下车,根本没有电视里的大场面,更没有什么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她有点儿小小的失望。

    难道古代的婚礼都是这个样子滴?

    梁田田有些意兴索然,再看看周围人似乎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架势,她愈发不懂了。悄悄拽住小花,“咋这么没意思啊,你看啥呢?”

    小花一愣,“这还没意思啊,成亲啊,不是啥时候都能看到的。”

    梁田田再次感慨古代孩子的可怜,这结婚都成了一个西洋景了,孩子们真真是太单调了。

    也没有太多繁复的过程,新娘子很快被人接进屋子,不一会儿又迎了出来认人。

    “这婚礼就算是结束了,待会儿新娘子再敬酒就没啥了。”小花道。

    梁田田嘴角抽搐一下,“这就完事儿了?”是不是太简单了点儿。她都没瞧到啥热闹。

    “不然你以为呢,一个再嫁,还能咋风光。”小花轻声道。

    梁田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的确,新娘子那边都没来几个人,不过她注意到人群中一个穿着打扮都不差的胖小子,想来就是那新娘子带来的儿子吧,小花跟她提过,好像说是八岁了。那个刘瘸子的儿子金宝好像跟球球差不多大,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欺负。

    “走。咱们过去瞧瞧。”虽然没随礼,不过他们都是小孩子,梁田田就想看看那个新娘子啥样。这来了一晚上看到的根本没啥意思,她还准备瞧瞧去。

    不远处球球跟铁蛋在人群中跑来跑去的,梁田田也不用担心他。

    刘家并不富裕,但也还算殷实人家。两间正房也算结实,还有两间偏房做了仓房。这样的人家在村里也算是不错的。

    金宝今天特意穿了一身红彤彤的衣裳,胖嘟嘟的显得很可爱。他跟在奶奶身边忙着整理贺礼,小家伙还不知道有了后娘意味着什么,脸上始终都挂着笑容。

    梁田田和小花跟着人群往小院里挤,院子里已经开始摆上席面了。来随礼的人家都挑了位置坐着,就等着开席了。

    新娘子在门口跟新郎官说着什么。新郎官似乎面有难色,梁田田跟小花悄悄走近了就听到这样的对话。

    “相公,我嫁过来之前咱们可是说好的,这个家可是让我做主的,咋地,我这第一天嫁过来就想说话不算话啊?”一个白净妇人一脸笑意的道,那口气怎么听都有点儿冷。

    梁田田看清楚了。这个新娘子看起来三十四五岁的年纪,高鼻梁小眼睛的。一般姿色,不过因为面皮白净倒是看起来挺不错的。一白遮百丑吗,再加上这人靠衣裳马靠鞍的,这一身礼服也给她增色了不少。

    刘瘸子是个老实木讷之人,闻言就道:“可是家里都是娘管着,你这刚嫁过来就要管钱,说不过去吧。”

    “那相公是不想让我当家了?”妇人悠悠叹了口气,“这还没怎么着呢就想反悔,相公是看我一个寡妇带着个孩子嫁过来好欺负吗,呜呜……”这妇人,竟然说着说着就哭起来,只是她声音很小,凄凄惨惨的,倒挺惹人怜爱的。

    三十多岁的老鳏夫了,这骤然间得了一个白胖媳妇,这再哭得梨花带雨的,哪个正常男的受得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看你哭啥啊?”刘瘸子就有点儿着急了,这一双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那妇人哭的愈加悲切,梁田田很佩服她居然能够不引起别人注意,真是个高手。

    刘瘸子唉声叹气的,实在是没法了,忙道:“让你管让你管,求你别哭了……”

    “你说真的?”妇人抽抽噎噎的,却是不再哭了。

    “骗你干啥玩意。”刘瘸子说完就有点儿后悔,这话要怎么跟娘说呢?这家可是一向都是娘做主的。

    “我就知道相公你对我好。”妇人白嫩的手指伸出去轻轻勾了勾男人的手心,眼睛一撩,“死鬼,瞧你那傻样儿。”刘瘸子当即闹了个大红脸,小花和梁田田都傻眼了。

    尼玛,真是高明!

    不动声色就把掌家大权拿在了手里,梁田田直觉这老娘们不是一般人。这女人要是个心地善良的还好,要是个心术不正的,只怕这刘瘸子家怕是有热闹看了。她直觉这老娘们不是个省油的灯。

    “大宝,来见见你爹。”刘田氏招呼自己的儿子韩大宝过来,“这就是你爹了,来叫爹。”

    韩大宝八岁了,是个圆滚滚的小男孩,眉宇间带着一股不耐烦,看着她拉长了音调,“娘……”明显不想叫。

    刘田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严肃道:“娘是怎么跟你说的?都忘了吗?这是你爹,要叫爹。”说着就掐了他一把。

    “哎呀娘你掐我干啥?”韩大宝皱着眉头躲开,一脸的不耐烦,“他才不是我爹呢,我不要一个瘸子做爹,我不要……”说着就跑开了。

    刘田氏气的跺脚,“这个死小子,看我回头不打死你。”不经意间瞟到刘瘸子一脸的黯淡,心里咯噔一下,忙换了一个自责的表情,“相公对不起,都是我没把这孩子教好,也怪我一个妇人家不懂事儿,这平日里忙着生计就忽略了孩子,倒把他养成这样一个不懂事儿的模样,幸好我嫁给了相公,相公以后可要帮我好好管教他才是,大宝他,也是相公的儿子啊。”说着就悲悲戚戚的抓住刘瘸子的手,根本不顾及一院子的人。

    刘瘸子哪里经过这个,一听就心疼道:“你放心,我肯定像是对待亲儿子一样待他,他以后就是我的儿子了。回头请里正给上了我们刘家的户贴。”

    刘田氏并没有接话,而是道:“这个不忙,相公,那个穿红衣裳的就是金宝吧,金宝金宝,跟我们大宝一看就是有缘分,快叫过来我瞧瞧。”妇人又作出一副慈母的表情。

    刘瘸子不疑有他,忙招呼金宝过来。“金宝,过来认认你娘。”

    金宝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到了跟前却有点儿发生,拽着刘瘸子的衣袖躲在他身后。

    妇人努力挤出一副慈母的笑容,笑眯眯的道:“金宝吧,这孩子长的可真漂亮,一看就是长得像相公。”

    梁田田翻了个白眼,心道:你骗鬼吧。金宝白白嫩嫩的,大眼睛双眼皮的,哪里跟刘瘸子像了?刘瘸子瘦的麻杆一样,还单眼皮很明显好不好。

    睁眼说瞎话,这女人真是不靠谱。

    “金宝叫娘亲。”刘瘸子就把儿子拽出来。

    “娘。”金宝抿着嘴,有点儿紧张的搓着衣角。

    “真乖。”妇人笑眯眯的掏出一个红包,“给金宝的,金宝去玩吧。”

    “谢谢娘。”金宝眼睛一亮,这次没用人告诉。

    “去玩吧。小心别摔了啊。”妇人似乎真心有做慈母的潜质。

    倒是刘瘸子看到刘田氏给金宝红包,就尴尬的道:“你想的真周到,瞧我,都没给大宝准备一个。”

    “自家父子,说啥那外道话,我的还不就是你的,何必分那么清楚,再说你的迟早也就是大宝的,他不会介意的。”眼波流转间给了他一个媚眼。

    刘瘸子被那一眼看的骨头都酥了,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不过他也没多想。

    小花和梁田田在不远处看的一愣一愣的,小花突然叹了口气。“唉,这金宝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只要不是个瞎子,谁都能看出这个刘田氏心思多,希望金宝不会受太多委屈吧。

    倒是周围吃饭的人说啥的都有。

    “唉,这新媳妇一看就是个良善的,瞧瞧对金宝那个亲热呦,肯定不能给金宝气受。”这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在说话。

    旁边桌上一个妇人却道:“那可不好说,看这模样长得这么水灵,哪里像是咱们庄户人家的媳妇啊,也不知道咋就看上刘瘸子了,还带着个儿子,谁知道她按的啥心思,别到时候再跟人跑了,平白丢咱们老狼洞的脸面。”说这话的明显是羡慕嫉妒恨啊,根本不可信。

    另外就有人中肯的道:“唉,哪个当娘的没私心啊,你看看人家那儿子都八岁了,到时候这娶媳妇啥的不得刘瘸子拿啊,不然这刘田氏能干?这金宝啊,要我说也是可怜,本来是刘家唯一的孙子,那啥玩意不都是人家金宝的,现在平白多了个哥哥分家产的,唉,真不知道以后咋说清楚这些罗烂事儿。”

    “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人家那孩子叫韩大宝,你没听到吗,咋能分人家刘家的家产呢,他可不是刘家的子孙。”就有人打抱不平道。这明显是守着老理儿的。

    “不是刘家的咋了,人家娘是刘家人就得了。到时候改了姓氏还不容易。”

    “不能改,我听说了,人家韩家可还有人呢,都说了,她改嫁可以,这孩子要是敢改了姓,到时候就饶不了这妇人。”有人小声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