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181一场男人引起的动乱

    感谢【东方风云】亲的平安符群抱么么。

    亲们端午节快乐,感谢伟大诗人屈原。

    月初,求票!

    -------------开启全新一天,早安亲们-------------

    梁田田也没理会,王寡妇和梁铁锤的事儿她本就不看好,再加上一个吴山花整个一个古代版的三角恋,真心是闹心。

    旁边的王寡妇突然喘息粗重,像是在运气。梁田田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就看到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少女。

    咦,那不是吴山花吗。

    梁田田秒懂了。

    感情这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哈,有热闹瞧了。

    “小骚蹄子,打扮成这样又想勾搭谁啊?”王寡妇声音不大,却依然可以让身边几个人听到。

    梁田田眉心一跳,尼玛,不会吧,王寡妇难道真的知道了梁铁锤和吴山花的好事儿?

    这……这……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吗?

    旁边有个妇人凑趣道:“哎呦,王家嫂子这是说谁呢?”就左右打量寻找那小骚蹄子,最后目光轻容易的就落在吴山花身上。原因无他,这里一个个的都是庄户人家的普通人,穿的就算是不是粗布衣裳料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有那个吴山花,一身明晃晃的粉嫩绸子衣裳,大家想不注意到她都难。

    “王家嫂子可要小心点儿啊,人家可是跟地主订了亲的。下个月就要成亲了,看看人家身上的料子,啧啧,这个新鲜啊,那是绸子吧,我这还是成亲的时候置办了一套,这么多年都没摸过了,也不知道摸起来是不是比脸蛋还滑溜。”说话的妇人一脸的艳羡,她那身压箱底的也因为年纪大了身材不好穿不了了。那花一样的年纪。花一样的衣裳,无疑是她所艳羡的。

    “嫁给一个老棺材瓤子,有啥好显摆的。”王寡妇撇着嘴说着风凉话,“要我说啊,这趁着年纪轻轻的不如找个年轻的嫁了,省的嫁过去守活寡。这要是守住了还好,要是那作风不检点的守不住还得被浸猪笼,这到时候丢的可还是咱们老狼洞的人。”她声音没有刻意压低,那边吴山花又离得不远,早就听到了,一张敷粉的小脸气的铁青。

    吴山花之前都忍了。她就当没听到,可现在人家都这么说了她可忍不了了。

    “哼。有些人就是嫉妒,看我嫁到地主家了那不知道多眼红呢,没事儿到处说风凉话,还不是自己男人死了她才守不住了,不然干嘛嘴里不干不净的说别人。就一根独苗还给送走了,谁知道是不是方便她在家里勾搭男人呢。”吴山花也是个牙尖嘴利的,你要当她跟其他小姑娘一样腼腆还真想错了。

    梁田田心里默默点了一个赞。这吴山花,刨出作风和人品不提。这个勇于反击的尽头她喜欢。

    有热闹瞧了。

    梁田田偷偷拽了一把小花,两人远远的离开王寡妇,却找了个更好的角度看热闹。

    “小骚蹄子你放啥罗圈屁?”王寡妇一听就不乐意了,再看周围人的反应,明显就是怀疑她吗。要说她做的也不是多隐蔽,这事儿连梁田田都看过,人群中更是有几个妇人有所耳闻,当即看她的眼神都不对劲。

    王寡妇一看就更气了,这个小骚蹄子,当谁不知道咋地,她是什么好东西啊,竟然有脸说她。

    吴山花一看王寡妇不吱声了,还以为她是福气了,当即冷笑道:“又想当婊子又想立贞洁牌坊,什么东西呢?一把年纪了还学人家出来现眼,我都替她脸红,赶紧找个地方抚平你那满脸的褶子吧。”

    “啊……”王寡妇一声尖叫,年龄是她的硬伤,不然她早就算计着嫁给梁铁锤那个小心肝了。自从意外知道吴山花跟梁铁锤也有了一腿她就憋着一口气,处处想着跟吴山花比较吧,偏偏这年龄是硬伤,此时听着她的嘲讽都要气急攻心了。

    “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让你嘴里不干不净的。”不就是仗着一张年轻的脸蛋吗,看挠花了你还得瑟啥。

    都说被嫉妒蒙蔽双眼的女人是可怕的,这两个女人还没同时嫁给一个男人呢,就因为跟同一个男人偷情,啧啧,这架打的。

    王寡妇作为年长的,这斗争经验一看就是丰富,扑上去就直接挠吴山花的脸蛋。

    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吴山花当即一声惨叫,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心疼的。“你个不要脸的老货敢挠我,看我不踹死你。”可惜她裙子太长,刚一抬脚又被绊住了,差点儿跌倒。

    王寡妇眼疾手快的扶住她,可别当她心好,而是快速在她脸上抓了两把。那速度,那准头,一看就是经过多次实践经验熏陶过得。

    吴山花又是尖叫又是骂的,“啊,你敢挠我,看我不打你……”闭着眼睛挥舞手臂一顿猛抓,还别说,乱拳打死老师傅,还正让她的手了两次。

    场中一片混乱,来看热闹的人都搞不清楚是咋回事儿,一时间大家都傻眼了,也不知道该不该拉架。

    远处梁田田倒是看得兴致勃勃,这古代女人不是都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吗,还说啥,说话都不敢大声啥的,就这样的还是说话不敢大声的?啧啧,这打的可真叫一个热闹啊。

    周围乱哄哄的都是人,看热闹的有之,担忧者有之,说风凉话者有之,顾忌者有之……看众生百态,梁田田拉着小花站在高处,像是个局外人,不停的品评着。

    梁田田不停的砸吧嘴,还道:“唉唉,这下挠的狠了,也不知道下个月能不能长好,耽误成亲可不好。”又撇撇嘴,“这吴山花怎么回事儿,抓头发啊,抓头发啊,那么长的头发你不抓干啥……嗨,这王寡妇真狠啊,抓、奶、神功啊,绝招啊,果然还是姜还是老的辣啊……哈,吴山花这招戳眼神功用得好,嗨,一招制敌一招制敌啊,王寡妇居然败了,可惜了了…….”

    梁田田嘴里念念有词,跟体育场上的解说似的,突然一拍大腿,“哈,吴山花被挠了个满脸花,王寡妇这也不算失败吗,典型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啧啧,女人间的战争,果然是过瘾啊。”

    小花听的脸都黑了,这死丫头,说什么呢?

    “喂喂,田田,你小声点儿,小心别人听到了。”小花这个无语啊,平时看着挺靠谱的一个丫头,怎么……呃,好吧,谁都好奇。这天黑了她也看不清楚,要不是梁田田一直在说,她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梁田田搂着她的胳膊笑道:“放心,我看着呢,咱们身边没人,我告诉你啊,吴山花被挠了一个满脸花,王寡妇也没好到哪去,眼睛被戳了,现在两人被拉开了……”梁田田笑的没心没肺的,果然,梁铁锤这事儿就是有弊端的。

    哼,让你得瑟,没钱没势还学人家一脚踏两只船,让人爆菊了吧。呃,好吧,爆菊跟一脚踏几只船都没关系。

    梁田田突然发现,梁铁锤这货桃花真心多啊。

    那边吴山花和王寡妇被人拉开了,有人开始和稀泥,“这一个村子住着,有啥话不能说开了啊,咋还动手了呢,瞅瞅这打的,哎呀,山花这脸都花了,不是我说你啊王寡妇,你一把年纪了跟个孩子计较啥啊,山花这下个月还要嫁人呢,你让她咋整?”这人嘴里说着王寡妇,还不忘最后数落吴山花两句,“你说说你这孩子,咋地都是你的长辈,咋能下这么重的手呢,这眼睛也不知道戳的咋样,要是看不到了咋整?她一个寡妇家家的,难道你要养着她一辈子啊?”

    “我养着她,凭什么啊,我呸呀。”吴山花也气急了,脸上火辣辣的疼,一想到毁容,她恨不得扑上去挠死王寡妇。

    王寡妇也不甘示弱,“小骚蹄子你过来啊,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让你得瑟,我告诉你,老娘的眼睛要是瞎了,这辈子你都得养着老娘,不光是老娘,老娘的儿子你们也得给养着,老娘就住你家了。”

    “你想的美吧,我打不死你我。”吴山花那边也跳脚骂,要不是有人拦着,说不定又扑过去了。

    王寡妇也不甘示弱,这眼睛看不到了还冲那边使劲呢。

    “小骚蹄子你来啊,你来啊。”王寡妇也嚷嚷。

    “你们放开我,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她。”

    “你就得色吧,看老娘不挠死你……”

    两人虽然吵的凶,可周围有人拦着,就再也没打到一起去。说来也是怪了,两人这么打仗也没提及梁铁锤。王寡妇那边是不敢,毕竟她一个三十几岁的寡妇跟村里的小后生,传出去她名声也完了。而吴山花那边也不知道是不知道王寡妇和梁铁锤的事儿是咋的,反正两人谁都没提这茬。

    梁田田看着两人披头散发的就摇摇头,“要说这女人打架真是没看头,唉,瞧瞧,都不美了。”

    小花忍不住笑骂道:“你啊,消停点儿吧,我可告诉你啊,你可别学他们那么跋扈,女人那么疯会嫁不出去的。”

    “知道了管家婆。”梁田田笑眯眯的道。

    “来了来了……”人群中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声,大家伙齐齐的往大道那边看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