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175密谋【第一更】

    感谢【baobao1024】、【0616蕊蕊】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東方風雲】、【蓝魔vs天使】、【奇葩至上】亲的平安符,群抱么么。

    早上陪朋友去医院了,刚回来,咔,要中暑了。更新晚了,见谅啊。

    ------------分割线------------

    下午梁田田、梁守林坐着陈家三叔的马车去了凌家村,小花依旧帮忙在家带球球。

    一打听说谁家卖木头,凌家村的人都知道。

    凌虎半路碰上梁田田,一问之下知道她是来买木头的,忙亲自带人去了那家。

    “四叔,四叔在家没?”来到一个高大的院墙人家,凌虎啪啪的拍大门。

    “啥事儿啊?”不久一个老头迎了出来。

    “四叔,有个亲戚来你家买木头。”凌虎笑眯眯的。这个凌家村大多数人都姓凌,即使不姓凌的也是沾亲带故的。

    “亲戚啊,那进来吧。”老头脸上没啥表情,一身粗布衣衫也看不出身份。

    梁田田跟着大家伙进了院子,入目的就是堆在各处的粗细不同的木头。“自己挑吧,想要啥样的。”老头也不废话,直接道。

    梁田田看了那种不过比拇指粗一些的,长短也合适,看着能有上千根。还别说,这木头处理的都挺好的,分门别类的,这一眼就能知道自己挑的是啥样的。

    “就要这个吧。”左右搭架也用不着那太粗的。拿着都费劲。

    “你是干啥用?”老头一看竟然是梁田田这小丫头说了算,还愣了一下。

    “搭架,黄瓜架和豆角架。”梁田田忙道。

    老头点点头,“那这个就够用,不过也弄几个粗点儿的支撑着,省的来大风给吹倒了,那边有粗的木头,都够用,你到时候每五颗选一个粗的也就差不度了。”老人显然是这方面的行家。

    “老人家说的有道理。田田你就听他的吧。”陈家三叔低声道。

    梁田田忙点头,“嗯,谢谢大爷了。”

    “不用谢,你们来我家买东西,那粗的也贵,我也是赚了的。”这老头似乎还不领情。不过看他那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梁田田觉得还挺好的。

    就是不知道这老头酱紫做生意,他的家人知道吗?

    吓!

    真是闲操心。

    梁田田算了一下,细的那种选了一百根,粗的就选了二十根。

    凌虎忙道:“四叔,这可是亲戚,你可得给算便宜点儿。”

    “你小子又啥亲戚?”老头难得还挑挑眉。

    “不是我的亲戚。这个女娃,你看到了吧。她是小旭未过门的媳妇。”凌虎忙指着梁田田。

    梁田田恶寒,买个东西,至于吗。

    “小旭的媳妇?老狼洞的那个?”老头还挺了解行情的,当即很认真的看了梁田田一眼,“长的倒是挺精明的。”

    梁田田大汗,这精明不精明感情是从长相上看的,长知识了。

    “小旭的媳妇。那就便宜点儿,给五十文钱得了。”老头大手一挥。

    五十文钱真心便宜。梁田田忙道谢。“谢谢四叔。”她也从善如流。

    “没啥,下次再买木头自己过来就成了,别用这小子,我看到他就来气。”老头难得多说了两句。

    “哎呀四叔,你这么说我会伤心的。”

    “滚蛋!”

    那边叔侄两个说笑话,陈家三叔和梁守林忙着装车。谁也没想到这木头这么便宜,弄得陈家三叔都想买点儿,不过一想到自己那园子暂时还是公用的,就打消了念头。

    出了四叔的院子,凌虎就笑道:“四叔这人跟别人不一样,家里特有钱,他可好,一个人就守着一堆木头过日子,四叔家的儿子在镇上做买卖,要给他送几个下人过来老人还不让,接他过去也不去,就愿意没事儿上山砍木头,看到院子里那些木头了吧,都是四叔一个人砍的,四叔都五十岁了,身体可好了,一般小伙子都比不过他。”

    有钱不花?典型的葛朗台吗。不过老人要的价钱还不高,倒也不是那抠门的。也不知道老人这样图意个啥,真是闹不懂。

    告别了凌虎,梁田田他们一行回了老狼洞。

    “这木头都买来了,干脆把这架也搭上吧。”陈家三叔正好今儿没啥事儿,就道。他们家的地也忙完了,就等着出苗铲地了,所以这还有几天清闲。

    “那就太麻烦三叔了。”梁田田忙道谢,这个她自己还真不知道怎么弄。

    “成,我先把马车送家去,你找点儿旧衣服拆了,整点儿布条待会儿绑架子。”陈家三叔就嘱咐了一句。

    梁田田答应一声,忙进屋忙活。

    家里日子紧吧,这旧衣服也没两件,梁田田还是翻了两套梁满囤他们打着补丁的衣裳,刚要拆,一看这衣裳上细密的针脚她就犹豫了。也许这是那个娘留给孩子们不多的回忆……梁田田干脆收起这些旧衣裳,找到当初买的那一大包碎布头开始剪布条。

    “田田,这好布你也剪啊。”小花进屋就看到她剪布条,一看那布还是个绸子的,挺大一块,这也太糟蹋东西了。

    “没办法,家里没啥旧衣裳,爹娘的不能动,大哥他们的也是娘缝的,留个念想吧。”梁田田叹气,这家还是底子太薄了,啥都没有。

    “还是我回家找两件旧衣裳吧,你别剪这个了。”小花一听就知道她的心思,忙道。

    “别折腾了,左右也不是啥好东西,你看这么一大堆呢。”一共也没花几个钱。梁田田还真不在乎。

    “成,那你挑那不好的剪。算了,还是我来吧。”小花抢过剪刀就开始忙活。

    不一会儿陈家三叔回来了,还带着家里三个小子。

    “田田我抱着木头去地里看看,让这几个臭小子给扶着,我和守林搭架。”陈家三叔干活也是一把好手,这就把啥都考虑到了。

    正巧这下午梁守望过来挑水,一看这搭架呢就要过来帮忙。

    “守望你先打水吧,这有我们两个大人也就差不多了。你忙完了再过来。”陈家三叔知道梁守望在这是赚钱,就没让他帮忙,左右也没多少。

    等陈家三叔到了后院一看那开了花的黄瓜时都愣住了,“田田你家这黄瓜是咋种的,结的这么早?”这都神了,他们家那还没出苗呢。

    “爹。田田席苗了,我不是说过吗,你还说我瞎说。”小三子不满的嚷嚷一句。

    “你小子哪天不胡说,我哪知道你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陈家三叔脸上挂不住,笑骂了一句。

    小三子做了个鬼脸跑了。

    “这田田可真是聪明,居然想到了这个法子。”陈家三叔看着这满院子的绿色秧苗。心里又是羡慕又是感慨的。梁家几个孩子都不比他们家孩子大,可他们家孩子疯玩的时候人家已经想着养家糊口了。甚至两个男孩都去了私塾读书。不想这些还不觉得,仔细一合计,太让人震撼了。半年前这几个孩子可是吃饭都困难呢。

    “我这不是种了一冬天的菜吗,想早点儿让菜下来就想到了这个法子。”梁田田腼腆的笑笑。

    这哪里是随便能想到的法子啊,这么多人,咋就别人没想到呢。

    陈家三叔愈发觉得梁家这几个孩子不简单,看来真该让自家几个孩子没事儿多过来。这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没准自家儿子也能变得聪明呢。

    布条扯好了。陈家三叔和梁守林量好了距离,粗的木头就挖坑埋了,那些细的直接插土里完事儿,不过两边的还要用布条绑在一起。

    人多力量大,两个大人负责干细致活,几个孩子帮忙递个布条,或者干脆就扶着,大家伙说说笑笑的时间过得也快。

    梁田田家后院不远 的山坡上,两个半大小子一脸愤恨的盯着这里。

    “铁锤哥,就是梁田田那死丫头,还打了我一顿嘴巴,牙齿都给我打松了。要不是他们兄妹去告状我也不会被全村人看着打了一顿板子,哎呦,我这屁股到现在还疼呢。”这两个人正是梁铁锤和蔡包子,按理说他们两个差了好几岁,这也不知道咋就凑合到一起了,也许真就是臭味相投。

    “那几个死孩子我这么多年都没讨到啥便宜,兄弟不是我说你啊,你也是太好欺负了,咋还让个小丫头给打了一顿嘴巴。”梁铁锤这明显有点儿幸灾乐祸的味道。

    “我……”蔡包子一手扶着树一手扶着腰,这脸色就不大好看。“我那是让着她,我一个爷们不跟她一般见识,看下次再敢打我,我不踹死她我。”恶狠狠的说着狠话,就像是有多大仇恨似的。

    “不是我说啊,包子,你这事儿也就那样了,这个仇我看是难报喽。”梁铁锤眼珠一转突然道。

    “为啥?”蔡包子也是个点火就着的脾气,当即就瞪眼了。

    “为啥你还看不明白吗。你瞅瞅,那院子里都是谁。”梁铁锤就指了一下。

    “不就是陈家老三和他儿子吗,哦,还有你兄弟。”蔡包子突然笑了,“我说铁锤哥,你家守林哥跟你好像不是一条心啊。”

    “那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早晚把他赶出去。”提到这事儿梁铁锤就气不打一处来。

    “行了,你也别卖关子了,说吧,找我啥事儿。”这蔡包子也不是傻子,他跟梁铁锤平日里也没啥交往,今儿突然来看他,还把他叫到这明显是有事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