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169都是有私心的

    感谢【广寒宫主a】亲的桃花扇,希望乃的桃花对我有用⊙﹏⊙b汗

    亲们,早上不要忘记投票哦。

    ---------------开启全新一天,早安亲们-------------

    “田田别难过了,瞧你这眼睛都红了,再有啥委屈跟婶子说,再不成就跟俺家你三叔说。”陈家三叔的马车上,陈家三婶揽着梁田田柔声道:“好孩子,有我们家呢,咋地也不能让你受了委屈。你里正爷爷也能给你做主。”

    “嗯。”梁田田垂着头,嘴角在抽筋。

    完了,装大发了。

    果然这一个谎言就是需要更多的谎言来维护的。

    感受着陈家三婶无微不至的关怀,梁田田真心感慨……说谎真心不好。

    就比如现在:

    “这个梁铁锤,什么玩意呢,一天吊儿郎当的,我都不爱说他啥,十几岁的大小伙子了,你看看村里谁像他那样没正事儿,一天竟撩拨小姑娘了,这还想欺负田田,就算他不是梁家人吧,可也姓了梁家的姓氏,咋就不知道对田田他们好点儿呢……这良心都被狗吃了吧。”

    马车上就是陈家三叔一家人外加梁田田,陈家三婶这样毫无顾忌的开口,让梁田田再次见识到了她除了揍人之外的另一面——“豪迈”

    梁田田默默的想,自己以前咋就被她温婉的外表给骗过了呢。果然张无忌妈妈说的是对的,漂亮女人不可信。嗯。真心不可信。

    “田田你别哭了,下次你二叔再欺负你,你告诉我。”小三子恨恨握拳道。

    他们哥三今天还是第一次出门,显然是屁股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陈家三婶正骂的起劲,闻言就瞪了他一眼。“你个臭小子能干啥?蔡包子你都打不过还想打梁铁锤?”看到漂亮小姑娘就去献殷勤,这还没娶媳妇呢就忘了娘,看来还是管教少了。

    小三子不知道怎么的扫到老娘、的眼角余光,顿时有一种屁股一抽的错觉,难道又要挨揍?他下意识的离老娘远点儿。结果惹的陈家三婶怒目而视。

    小三子这个揪心那,到底哪里不小心得罪了老娘。

    那哥俩早就习惯了老娘的不定时发威,眼观鼻鼻观心做心无旁骛状,根本不理这边。

    梁田田装了一会儿自然就恢复了,开始说笑。“陈家三婶你们这全家去镇上是干啥啊?”看着不像有啥正经事儿。

    “这不换季了吗,去给孩子、大人买点儿料子做衣裳。许久不出来正好带上自家这几个臭小子,正不是自家有马车吗。”陈家三婶别看对孩子管教严格,但是在一些方面还挺惯着孩子的。

    这个时候家家都是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可陈家还能买料子做衣裳,可见这日子是不错的。

    陈家三叔家两个大的比梁满仓大,按理说也到了去私塾的年纪。可之前陈家没分家,家里孩子多。这一下子要是送去好几个家里也负担不起。就只把老大家送去一个,老二家送去一个,其余十二岁以下的都是陈冲自己教的,说得好听是先打好基础,其实还是舍不得那一年七两银子的束脩。

    不过现在分家了,陈家三婶准备明年就送两个大点儿的儿子去读书,按理说今年就该送去。不过这去年糟了灾,谁也不知道那突厥兵啥时候再来。陈家三婶这也是担心,所以就没送去。

    明年先送去两个,今年再赚一年钱后年把老三也送去。他们家可是小儿子最有读书的天赋,她还指望家里能出来一个秀才呢。公爹是个童生都比人高一等,自家儿子要是秀才,那这老狼洞她可不就是妇人里面的头一份了吗。

    谁说这古代女人大多没野心的,这野心只是不用在自家身上而已。

    “田田,听小三子说小花那丫头还跟你学认字呢?”陈家三婶突然道。

    这事儿她咋知道的?

    梁田田一愣,还是答道:“哦,是的,小花愿意学,我跟哥哥们认得几个字,胡乱教的。”这陈家三婶不会也想学吧?这么上进?

    梁田田压根没往这几个孩子身上想,一来陈冲是童生,几个孙子都跟他读书呢,二来这她毕竟还顶着个孩子的面具,也得人家信得过她才是。

    “你这孩子还谦虚,小三子都说了,你把球球教的可好了,球球认的可多字了,还能背弟子规呢。”他们家小三子今年也才把弟子规全学完,球球那小子还不满四岁就会背那么多书,咋能不叫陈家三婶震撼。

    感情是球球那露馅了,梁田田无奈。小孩子难得有个玩伴,啥都挺爱显摆的,幸好小家伙没说旁的事儿。梁田田再次觉得自己利用空间少是对的。

    “那是球球跟着我两个哥哥学的,我一个女娃娃能知道啥。”梁田田打了个哈哈道。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谁说女人就不能认字了,我就是小时候家里穷,不然读书肯定也是一块好料子,你看我儿子就随我,都聪明。”

    梁田田抿着嘴偷笑,这个陈家三婶,都是三个孩子的娘了,还这么有童心。

    “不过我觉得啊,这还得去私塾读书是正经,我们家这两个小子还比你家满仓大呢,还没去上私塾,倒是满仓他们先去了。也不知私塾里都讲了啥,跟他们爷爷讲的一样不一样,这明年两个孩子去私塾也不知道能不能跟上……”

    陈家三婶一顿感慨,梁田田总算是听明白了,感情是打自家两个哥哥的主意啊。

    “大哥、二哥他们每天吃了晚饭都要读书,如果两个哥哥不嫌我们家简陋,就一起学呗。”梁田田觉得这都不是啥事儿。虽然陈家三婶有私心,不过这样的私心可以理解。

    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

    试问哪个当娘的能不为子女考虑呢?而且这样人多比着学,也能相互促进。

    陈家的几个孩子啥样她不知道,自家两个哥哥读书那叫一个认真,如果陈家孩子不是来学习而是捣乱的,那肯定也玩不到一起去。

    不过就看陈家三婶对自家孩子管教这个力度,估计这三孩子也不是那种淘气捣蛋的,看小三子就知道了,都那么大了还能哄着球球玩,是个有大哥哥样儿的。

    “啥嫌弃不嫌弃的,你们兄妹不嫌弃我们家几个臭小子闹腾才是。”陈家三婶顿时笑眯眯的。这村里的孩子都是看着长大的,梁家兄妹可都是好样的,就往上说梁家也本就是老实本分的人家,那梁守山更是个有本事的人,就是梁守林都是好样的。梁铁锤那个继子压根被她漏掉了。

    一路上说说笑笑的,陈家三婶问梁田田赶集要买啥。梁田田也没瞒着,“我家今年种了黄瓜和豆角,这也得搭架啊,就寻思着买点儿木头搭架。”她留了个心眼,可没说都已经开花了。

    “搭架买木头你来镇上就来错了,凌家村就有个卖木头的,就专门有这种搭架的木头梢子,卖的还便宜,回头有功夫我跟你去一趟就拉回来了。”一直没开口的陈家三叔突然道。

    “啊?凌家村就有卖的?”这还真不知道。

    “是个地主家,自家包的山,那木头都是每年修理砍下来的,卖给周边的乡亲搭个栅栏、或者就搭架啥的,卖的也便宜。你要是着急要,咱们下午就去一趟。”陈家三叔也是个热心的人,一来想帮帮这几个孩子,二来也是看清了自家媳妇的意思,算是投桃报李吧。

    “那可就麻烦陈家三叔了。”梁田田一听忙道谢,不然咋拉回来还真是个麻烦事儿。

    到了镇上梁田田说是随便看看,就跟陈家三叔他们分开了。

    她想想许久没见到韩爷爷了,就找个没人的地方装了一捆新鲜的小葱,又装了点儿西红柿和黄瓜去了杂货铺。这些东西都是她木箱里种的,也不怕有人怀疑。至于小葱,谁让韩爷爷就好这一口呢。

    到了杂货铺小伙计一眼就认出她,把她让到屋里,“梁姑娘这是来看掌柜的吧,不巧这几天掌柜的在医馆那边坐堂呢。”

    医馆坐堂?

    “医馆不是有小韩大夫吗?”韩爷爷可是很少插手医馆的事儿,说是为了历练孙子。

    “嗨,姑娘还不知道吧,咱们少爷去考科举了,说是要考个秀才回来。”小伙计一提这茬满脸都是得意,就像是他自己考了秀才似的。“这不医馆那边没人坐堂,掌柜的就先过去了。”

    韩恩举去考科举了?

    怪不得最近一个多月都没去他们家蹭饭呢,感情是在备考。

    自家居然不知道这事儿。

    梁田田想到科举考试五天都在那么憋屈的地方,韩大夫这生活琐事也不大会做,也不知道这五天能不能习惯,那饭吃的应不应当。

    梁田田有点儿后悔,早知道就应该多做点儿挂面的。咋地都比别的方便。

    唉,现在说啥都晚了。

    梁家和韩家关系近,梁田田又下意识的跟这老太医一家搞好关系,自然想韩恩举能够高中。其实高中是肯定的,毕竟人家韩恩举家学渊源,那可是从小就启蒙的,比这些乡下人家的孩子不知道强多少。

    如果韩恩举这次熬的太厉害,梁田田想着到时候让大哥他们多送一点儿空间的产出,也能补补身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