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154兵者,诡道也【第三更】

    感谢【老珑出发】、【依娜君子】、【书友1007252358'888】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蘭妮】、【別再胃痛】亲的平安符,别再胃疼这个名字让我一下子想到我的陈年老胃病,o(n_n)o哈哈~。

    断了一天的,第二更还是拜托岚子大人帮忙发的,吓坏我了,还以为今天不能三更了。

    --------------------分割线-----------------

    里正奶奶回了屋,就把事儿简单给陈冲说了,也没避讳那两兄弟,直接道:“老头子,这事儿我跟你说清楚了,这也不是我偏心,不过话我给你撂到这了,守山那孩子是个好样的,当年离家也是被那梁王氏逼走的,说啥让他出去赚钱,这兵荒马乱的还不知道人咋样呢。你以前不是里正咱们也管不着这事儿,可既然你是里正了就得给这几个孩子做主,不能让人家说咱们老狼洞没个礼法规矩。让人戳脊梁骨的事儿咱可不能干。”

    那蔡包子平日里没少欺负她孙子,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小孩子吗,谁不打架。可这往大泡子里推人可就太缺德了,要不是自己孙子那孩子可不就得没命了。一想到大泡子里死过人,水那个深呦……里正奶奶这又是一阵后怕。这要是把自己孙子再搭进去,那可就太可怕了。

    “这蔡包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陈冲一听也是气的够呛。“那蔡宝也是越活越回去了,他那儿子是啥样的他也不是不知道,咋能这么糊涂呢。”发泄完了,一看两个孩子还跪着呢,忙道:“快起来吧,地上凉,你们也是的,就为了这事儿啊,有啥话不能直接说的。快点儿起来。”

    梁满囤刚要动,一看大哥没动弹忙又跪好。

    梁满仓认认真真的磕了一个头,终于开口了。

    “陈爷爷,不是我们兄弟给您添麻烦,实在是这日子不好过。您也知道,我们兄妹的娘不在了。爹也不知道啥时候回来,我们这也分家了,总算是被大伙帮衬着有了一个落脚之地,想着大家伙都相安无事的挺好。可谁知道……”

    梁满仓眼圈含泪,“我们兄妹不想惹麻烦,可这麻烦偏偏找到我们头上来。这是欺负我们没娘的孩子没人管啊。今天球球被人推下水,田田气不过打了那蔡包子两巴掌。他们就敢颠倒是非找上门来,要不是村里叔叔婶婶帮忙,我弟弟妹妹还不知道出啥事儿呢。

    家里我是老大,按理说应该在家里照顾弟弟妹妹……我们兄妹省下银钱读书就是为了能更好的保护这个家,可这才搬出来几天啊就出这种事儿了,这要是我们爹娘还在,谁敢这么欺负我们?明明是他们的错还能打上门去。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陈爷爷,今天说了这么多也不是为难您的意思。当初我们兄弟去镇上读书是您送去的,我和满囤已经想好了,书也不读了,不然弟弟妹妹在家我们也不放心,这哪天被人弄死了都不知道是咋死的,我们兄妹没爹护着没娘疼的,死了也是活该,可就算是死我们兄妹也要守在一起死……”

    梁满囤傻眼了,大哥这是咋地啦?

    来之前可没说不念书啊,事情都到了这份了?那干嘛不让自己去砍人?

    梁满仓继续道:“私塾的先生知道我们没长辈护着,对我们多有照顾,我们这不读书就已经对不起先生的教导了,今天来也不敢说让陈爷爷您给讨回公道,就求您跑一趟,麻烦给先生说,两个不肖学生不能在先生跟前聆听教诲了!”说完又是重重一个头磕下去。

    梁满仓这番话说的陈冲倒吸一口气,里正奶奶是女人,年纪大了就容易多愁善感的,一边抹眼泪一边催促陈冲道:“老头子你倒是说句话啊,就让几个孩子让人这么欺负?难道真要被人逼死了你这个里正才站出来咋地?”下地去扶梁满仓,“来满仓,起来,听***,这事儿就是你陈爷爷不管,奶奶我也管了。老狼洞是个讲究王法的地方,不能平白让你们受这么大的委屈。”

    “我带弟弟妹妹先谢谢奶奶了。”梁满仓又是一个头重重的磕下去。这三个重头下去脑门都红了。

    陈冲若有所思,一脸深沉。

    里正奶奶催促道:“你倒是说句话啊,就让两孩子这么跪着?”平日里挺关心这几个孩子的,今天咋这么狠心呢。

    陈冲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这女人啊,就是多事儿。

    再看看梁家这两个孩子,陈冲一脸复杂。什么时候开始,这两个孩子已经成长到这一步了,居然跟他玩起了以退为进的把戏,这是逼他表态啊。不表态那就是要逼死他们兄妹,可是表态……陈冲是觉得这事儿蔡家做的过分,他也有心护着这几个孩子,可要是让人逼着做事和主动去做什么心里总是不一样的。

    罢了罢了,几个孩子也是活的太艰难了,且帮他们一把吧。

    “你们起来吧,这件事儿我会处理的,咋地都得给你们一个交代。”陈冲终于吐口了。

    梁满囤看看大哥,梁满仓犹豫一下,“那陈爷爷可得给我弟弟妹妹讨回公道。”

    陈冲脸色一沉,自己都说的很清楚了,这满仓还说这话,是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儿啊。当即道:“我是里正,说话自然算话。”

    梁满仓一看老爷子生气了,这才意识到自己过分了。他再沉稳也是个十岁的孩子,哪里有那么多的心机。一想到得罪了里正,他们兄妹以后在老狼洞的日子只怕是更难过了。当即就有点儿着急。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嘴唇动了动,什么都没说出来。

    里正奶奶一看人家孩子吓得脸都白了,就嗔怪道:“你那么大声干啥,瞅瞅把人家孩子吓得。满仓啊,快起来,你陈爷爷不是故意吓唬你们的。”

    梁满仓小心翼翼的看着陈爷爷,没敢动弹。

    陈冲苦笑,这还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了。

    “好了好了。算我怕你们了,赶紧起来吧。”这就有点儿玩赖的意思了,不过房间里的气氛总算是松缓了。

    梁满仓兄弟起身,因为跪的时间长了,就趔趄了一下。

    陈冲本来被逼着表态还有点儿生气,一看他紧紧抿着唇的倔强模样。这才想到他还没自己孙子大呢。心里暗骂自己越来越回去了,就劝道:“我知道这个事儿了,你们兄妹就放心吧,咋地也不能让你们兄妹被欺负了。”声音就放缓了许多,又道:“前几天我还特意去了一趟私塾,见到你们先生 就问问你们的功课。先生说你们做的很好,也够刻苦。咱们老狼洞多少年都没出个秀才了。我还指望你哥俩谁考个秀才回来,这也是咱们老狼洞的荣耀,你们可别给我辜负了。要是手头银子不够就跟我说,这不读书的话可不敢再说了。”

    梁满仓兄弟眼泪好悬没落下来,在被人欺负后,又有人这样关心他们,心里都说不出是啥滋味儿。

    “陈爷爷您放心。我们兄弟一定给您考个秀才,不。考个举人回来。”梁满囤一边擦眼泪一边道。

    陈冲好笑,心道:那举人是那么好考的?真当秀才是大白菜呢。不过他没打击两人,笑着道:“好,好。”

    兄弟两个离开了陈家,天已经黑了,今晚的月光有点黯,前方的路黑漆漆的看不到尽头。

    两兄弟往一起靠了靠,梁满囤低声道:“大哥,你刚才咋说不读书了?”他始终没闹明白。

    梁满仓小声道:“我那是骗人的。”

    梁满囤一声惊呼,“啊?”里正也敢骗啊?

    “嘘。”梁满仓忙捂住他的嘴,“大晚上的你鬼叫什么?”多吓人啊。

    “啊?大哥,你咋敢骗里正呢?”梁满囤还是一脸不解。

    梁满仓轻轻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不过临出门前小妹告诉我一句话。”

    “啥?”

    “杀鸡儆猴!”

    梁满囤还在咀嚼这四个字,梁满仓那边低声道:“咱们兄妹就像是那无根的水草,想要杀鸡儆猴哪那么容易啊。我之前在陈家三叔那还在想到底要怎么做,突然想到凌旭大哥跟咱们讲过的那些战场上的兵法,我就想到了办法。”

    梁满囤眼睛一亮,恍然道:“是以退为进。”这个凌旭大哥早就给他们讲过。

    不同于私塾里先生死板的授课方式,凌旭的教育方式都来自于实践,其实说起来和梁田田教育球球有异曲同工之妙。因为两人都是活了半辈子经历了太多,梁田田虽然没凌旭年龄大,可架不住前世资讯发达啊,说起来她懂的并不比凌旭少。这两人都深知死学硬背没啥效果,两人都从实际出发,往往都是一个小故事就讲了许多的道理。

    梁田田比较侧重于生存之道,相比较凌旭更喜欢谈论官场和军事,所以梁满仓才有了今天这么一出。

    “大哥你真厉害。”梁满囤由衷而发这个感慨。两人一起听凌旭讲的道理,结果大哥就能活学活用,他事后居然还没反应过来。

    “唉,我跟凌旭大哥比还差得远呢。”越是跟先生学得多他们就发现和凌旭的差距,别看就差了两岁,可那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儿。

    梁满囤摇头晃脑的,“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夜晚,少年清朗的声音传出老远,天空中一颗星星跃出,继而两颗、三颗……漫天的星光洒落,田地似乎一下都亮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推荐凤轻轻的新书《贵女拼爹》 穿越成侯门未婚媳,可高贵的继母与未来婆婆长公主视她如眼中钉肉中刺,

    一心除了她为心仪世子的继妹开道。

    不怕,未来侯爷公公可是她前世爱女如宝的老爸,

    有老爸护着,看她如何斩五关过六将,为已造一世福运绵长。

    这拼爹的时代,宅斗也悠闲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