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149打上门来了【第一更】

    亲们,今天依然三更,每天九千字哦,亲们有票票的支持一下吧。

    一浊感激不尽。

    -------------分割线--------------

    梁田田觉得挺怪异的,别人家都是严父慈母的,这陈家三叔他们家怎么像是调过来了。

    “我解释了,我娘根本不听。”小三子哭丧着脸,他那娘亲平日里是亲娘,等他们兄弟犯了错就化身后娘,那下手叫一个狠啊。在家里他们都不太怕严厉的父亲,看似和蔼的母亲才是他们兄弟最怕的。“我娘说了,球球落实是事实,解释都没用,又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梁田田听了“噗嗤”一笑,这陈家三婶还挺有趣的。

    陈家三婶在东屋,小三子就道:“你扶我到你家西屋趴一会儿,我这太难受了。”把全身力气都压在梁田田身上,这小子也没感到脸红。

    梁田田奇怪道:“这一路上你咋来的?”怎么现在疼的像是走不了路似的。

    “被我娘拎着来的,要不是我奶说让我娘先来看看球球,估计我娘能把我屁股打烂了。”这小三子也是个自来熟,爬到炕上撅着屁股还一阵抱怨。

    梁田田看他那模样估计被揍的狠了,就道:“我家里有药,你涂一点儿吧。”就找了一盒韩爷爷一起送的外伤药膏过来。

    小三子比划了一下,感觉好像够不到。就嘟囔道:“要不你给我,回家我让大哥他们帮我涂。”

    “你不疼了?”梁田田白了他一眼,“过来我给你涂吧。”她也没多想,这小子还小屁孩一个呢,还没大哥大呢。

    小三子一听忙拽住裤子,像是梁田田要把他咋地似的。“男女授受不亲,我可不能用你涂药。”这小子,没看出来还挺迷信的。

    梁田田“呸”了一声,“你算哪门子的男人?小屁孩一个。没事儿哭鼻子,你也好意思说你自己是男子汉。”这么屁大点儿的孩子,就算是此时满屋子人看着也不会有人说啥闲话,他自己倒是能瞎整。

    坐在炕边梁田田直接去扒他裤子,小三子总觉得别扭,一顿挣扎。梁田田警告道:“不想疼的就乖乖趴着,你再乱动我就让婶子过来给你涂药。”

    老娘那气还没消呢,这要是过来保不齐他屁股又遭殃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小三子决定忍了。

    裤子扒下来梁田田倒吸了口气,尼玛,这是亲娘能干的出来的?

    小三子的屁股通红一片肿的老高。几处地方都有血道子了,这得下多种的手能打成这样啊?

    梁田田咧咧嘴。这陈家三婶可真狠,她看着都揪心。

    药刚涂上去小三子就一阵哆嗦,梁田田就想转移他注意力,忙道:“三婶子用啥打的啊,咋这么厉害呢?”越看越惊心。本来还以为说那两个小子动不了不过那么一说,这么一看小三子能坚持到这都是奇迹了。这也难怪这小子哭鼻子了。

    “鸡毛掸子,我娘专门用来打我们哥三个的。”提到这事儿小三子直叹气。

    “那你们家没人管管啊。就看着你们兄弟被这么打?”这可揍的挺狠的,陈家那些人可是住在一个院子里。咋就没人拦着。

    “咋没人管啊,可是娘说慈母多败儿,不能惯着我们,做错事儿就得罚,不打不长记性,这不,爷爷奶奶都不管了,大伯、二伯他们更不好管了,我们哥三可倒霉了,只要犯错就是一顿竹笋炒肉。”

    竹笋炒肉?

    梁田田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这形容还挺贴切的。

    这小子也是个皮实的,都这会儿了还能说笑,梁田田倒是觉得,陈家三婶虽然下手狠了点儿,可这教育方向还是对的。

    想到这她就问了一句,“你们兄弟这么挨打不恨吗?”

    “恨啥?”小三子一愣脱口而出,随即恍然,道:“你说我娘啊,她那也是心疼我们,每次打完我们都自己偷偷抹泪,以为我们不知道似的,我们都不跟她一样。娘有气打了就打了,谁让我们兄弟老是闯祸呢,爹娘养活我们兄弟不容易,啥好吃的都给我们留着,闯祸了自然要挨打。”这货小词一套一套的,还挺有见解的。

    “你不知道,这挨打也是有好处的。”趴在炕上涂了药似乎没那么疼了,小三子就巴巴的道。

    梁田田看了一眼门口的人,陈家三婶冲她摆摆手,她就笑道:“哦,挨打还有好处,我还是头一回听说。”起身把药膏递给陈家三婶,示意她来上药。

    小三子趴在炕上并没有意思到来人了,双手托着下巴道:“挨打就会越来越不怕打啊,就像是今天,我们跟蔡包子的人干架,别看我们没他们大,他们也没讨到啥便宜,我们哥几个可都是被打出来的,他们那几拳头可打不坏我们,等我好了的,还得找他们干架……哎呦你轻一点儿,疼死我了。”小三子正说得兴起,背后的手一用力,痛的他“哎呦”一声。

    梁田田捂着嘴哧哧的笑。

    陈家三婶没好气的道:“好你个混蛋小子,还跟人打架了,我说的怎么一身伤,还以为你救球球摔的,你个混蛋小子,我让你跟人打架,我让你打……”大巴掌毫不留情的就落下去,疼的小三子不敢躲,直喊疼。“娘,娘,我错了我错了,快饶了我吧,再打屁股成八瓣了。”声音隐隐带了哭腔。

    能不疼吗,那屁股肿的老高,估计没个十天八天的别想好。

    要不是知道这是亲妈,梁田田都要怀疑陈家三叔是不是娶小了,这也太狠了吧。

    陈家三婶毕竟是做娘的,这老话说得好,打在儿身疼在娘心,一看儿子那红肿的屁股这眼圈也跟着红了,不过还是咬牙切齿的道:“要是下次再敢跟人打架,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

    小三子撇撇嘴,心道:这都已经烂了。

    “家里还有事儿,我就先回去了。”上完药陈家三婶就告辞,“球球这没啥事儿我也放心了,田田你这有啥需要就吱声,千万别跟婶子客气。”

    梁田田点点头,“婶子你就放心吧。”

    小三子挣扎着起来,梁田田看他那动作都不利索,就道:“要不你先在这趴一会儿,等待会儿好些再回去。”别陈家三婶气头上再把他揍一顿。

    小三子就巴巴的看着他娘,陈家三婶道:“还没吃饭呢,还是回去吧,我背着。”说着竟真的蹲下来背起了儿子。

    梁田田看着远处的母子两个身影走远了,心里空落落的。也许这就是娘亲吧,为了教育你肯狠心打你,可当你真的病了她还会咬牙坚持着背着你、照顾你……她突然有点儿盼望那个素未蒙面的老爹了。如果他回来了,也会这么宠着他们兄妹么?

    梁田田中午没吃饭,就拿出核桃酥,和小花每人吃了两块。这东西糖分太高,梁田田也没敢多吃。

    中途球球睡醒了,梁田田喂了他喝点儿水,又放了一次水,小家伙迷迷糊糊的又睡了。

    “球球这样没事儿吧?”小花有点儿担忧的道。

    梁田田摇摇头,“这孩子吓坏了,应该没啥大事儿。”看看实在不成半夜再弄到空间里睡一晚,有灵气调养应该没啥大问题。

    到了现在梁田田还一阵后怕,自己当时真是太莽撞了。这幸好是小三子机灵啊,可哪孩子才九岁,万一他吓傻了,那球球……越想越害怕,梁田田就把这蔡包子记恨上了。

    “这事儿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等大哥他们回来就让他们去找里正。”那蔡包子在村里这样肆无忌惮的,是该给他点儿教训了。

    “那人就是个混蛋,哪有这么欺负人的。”小花也很气愤。

    老话常说不能在背后讲究人,这不,梁田田和小花正唠着这蔡包子,院门再次开启,这当事人可不就来了。进了院子就有恃无恐的嚷嚷道:“梁田田你给我出来,小爷找你算账来了。”

    梁田田听出是蔡包子的声音,气的猛的跳到地上。“这个混账,没等我去找他算账呢,他倒是来了。”大步就往外走,“小花你帮我看一会儿球球。”非得再狠狠揍他一顿不可。

    小花一看梁田田来真的,忙拦住她,低声道:“哎呀我的小祖宗,人家那是个半大小子,你一个小丫头逞能啥啊,快听我的,躲起来,我去打发他,等满仓他们回来再说。”那蔡包子都十二岁了,梁田田这八岁的小丫头哪里是对手啊,这小花也是怕她吃亏。

    “谁倒霉还说不定呢。”梁田田却有恃无恐。

    “死丫头,你躲哪了,给我滚出来。”蔡包子在院子里骂街,院子里响起小奶狗元宝的汪汪声。蔡包子的声音陡然响起,“你个畜生敢咬我,看小爷不打死你炖了。”

    梁田田一听糟了,忙推开小花跑出去。

    元宝正咬在蔡包子的裤腿上,蔡包子正甩脚呢。这要是被他甩开了元宝,那一下还不得摔死啊。

    梁田田目眦欲裂,大喝道:“蔡包子你敢动我们家元宝试试,看我不打掉你满嘴牙。”

    蔡包子猛的捂住红肿的脸,一看梁田田那凶悍的架势还真就没敢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