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146缺德带冒烟【第一更】

    今天三更,亲们要记住哦。

    咔周一了,亲们,求推荐票。

    争取本周都加更,亲们有票的支持一下。

    ----------------开启全新一天,早安亲们----------------

    大泡子边上,两伙人剑拔弩张的对峙着。

    “呦,仗着自己有个当里正的爷爷就拽的二五八万的,真当自己是县太爷孙子啊,小爷还告诉你们了,小爷跟着镇上的虎哥混的,再敢得瑟扒了你们的皮。”

    要说这庄户人家,平日里还真没有几个不畏惧里正的。别看他这官不是什么朝廷正经的官员。可人家能跟县衙的捕快啥的说上话啊。这对于乡村里有时候一辈子都没出过村子的人来说,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事儿了。所以这庄户人家多数都畏惧里正,彪悍如梁王氏,见到里正那不也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老老实实的吗。

    可这蔡包子自认自己在外面混过有几分见识,还真就没把里正看在眼里。他这个年纪的半大小子正是青春懵懂的时候,有好人往这正道上一引领也就学好了。可惜他的成长路上竟往赌场、妓院这种乌七八糟的地方去了,那能遇到啥好人,自然而然的就染上了一身不良风气。吹牛皮、说大话,这谎话说多了自己都相信了,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多大本事呢。

    他跟着镇上的一个泼皮叫什么“虎哥”的人混,据说这虎哥跟县衙的捕快是拜把子兄弟。平日里就拽的什么似的。这蔡包子年纪轻轻的也会借势,竟然还知道威胁人了。

    那叫蔡包子的并不怕里正,他这一嚷嚷背后几个半大小子也跟着起哄道:“怕你们个球,我们人多,不服就再干一仗,看不把你们揍的满脸开花。”

    十几个孩子分成了两伙,背对着梁田田这边一个细高挑的大个人扯脖子嚷嚷道:“兄弟们别怕,打死这帮混蛋,小爷请你们去镇上吃肉包子。”

    “蔡爷英明。蔡爷好样的。”顿时几个半大小子就乐的直嚷嚷。肉包子啊,家里一年半载的也吃不上一回啊,赶上这样的灾年就更别提了,还是跟着蔡包子这小子混有好处啊。

    看着面前这一群分不清善恶的半大孩子,梁田田微微蹙眉。领头的那人她知道,村子里蔡宝瓦匠的儿子。今年十二岁了,叫做蔡包子,是村里出了名的混世魔王。

    别看他年纪小,可这蔡宝是个瓦匠,家境也不错,这小子平日里有了银钱就往镇上跑。小小年纪赌场都是常客,却也因此有了许多不良习气。

    都是乡里乡亲的。这小子张嘴就带脏字,因为有银钱身边又聚集了几个臭味相投的半大小子,整天一副拽拽的模样,老把自己当流氓老大似的。

    也是他爹当年娇惯的,听说那蔡宝倒是个老实人,不过四十岁头上才得了这么一个儿子,媳妇又难产死了。他平日里多在外面做工,倒是对这个儿子很疼。久而久之这小子就养成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

    都说慈母多败儿,看来这爹要是太娇惯了孩子也未必是啥好事儿。

    古人都说严父慈母严父慈母的,可见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一个家庭,总要有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不然小孩子都不怕个人,这小时候不好好管教长大了就更难以管教了。

    蔡宝面临的就是这样的问题,如今他已经五十多岁了,也不大出去做工了,整天里守着这个儿子,看着他那些不良嗜好就想给他板过来。

    可你想啊,这人的毛病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况且这蔡包子年纪也不小了,蔡宝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骂也骂了,是打也打了,可惜啥效果都没有。

    这蔡包子又是个惯会做戏的性子,也不知道这随了谁了。每每闯祸被老爹知道了肯定跑路,等老头子气消得差不多了他再跑回来。蔡宝也是年纪大了,人老了心就软,过后这儿子一哭诉,抱怨自己从小没娘疼没爹管的,这蔡宝一想到就剩他们父子相依为命了,这心里也是不落忍,就愈发让这小子骄纵了。

    平日里为了这个混账儿子蔡宝是没少跟乡亲们赔礼道歉,大家伙都很同情他,可对他这儿子是真心看不惯。

    没想到今天陈家的几个孩子居然跟这小子起了冲突,只怕事情不好解决了。

    陈家的几个半大小子也不是怕事儿的,被人这么欺负,这要传出去他们兄弟还咋混,当即也嚷嚷道:“打就打,谁怕谁啊!”

    “嘿,小子你还来劲了是不是啊?”蔡包子当即声调都变了,骂了一声,“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哥几个,给我往死了揍,打死了小爷负责。”都乡里乡亲的,谁都不能下死手,这些孩子毕竟不是真混混,也就跟着瞎起哄罢了。

    两伙人这嚷嚷了半天还是没打起来,不过看情形也很不妙。

    梁田田就在这时候跑过来,一下子冲到人群里就叫道:“球球,球球。”

    火堆边上,一个满身是泥的小家伙在一堆大孩子中间显得孤苦无依的,满身的淤泥散发着一股恶臭,小脸上都是泥道子,许是哭过的缘故,脸上有两条泥沟。小家伙浑身被淤泥湿透了,三月的老狼洞气温不过十度左右,小家伙即使在火边也是瑟瑟发抖。

    梁田田一眼就看到小家伙,当即眼睛就红了。

    “球球这是怎么了?”一把就抱住小家伙,也不怕那满身淤泥弄脏了裙子。

    紧紧的抱着他,一看那深深的大泡子梁田田就猜到了什么,心里这个恨啊,怎么就把球球放出来了,自己应该跟着他的,他还这么小,还不到四岁啊……

    球球似乎被吓傻了,愣了那么一瞬,等到感受到姐姐身上的温度,“哇”的一声就嚎啕大哭,“姐你咋才来了……”小家伙哭的撕心裂肺的,那声音传出老远,像是要把心中的委屈都哭出来似的。

    这是受了多大委屈啊!

    梁田田鼻子一酸眼泪跟着噼里啪啦的往下落,紧紧抱着小家伙,“姐姐来了,姐姐在这呢,球球不哭,不哭了,姐姐来了……”不断的拍着小家伙的后背,结果球球哭的越来越大声。

    梁田田这心哪,跟针扎了似的。

    虽然她的身体才八岁,可她毕竟是个三十岁的成年人了,球球这么小,在她心灵深处那是当儿子一样养的。哪有母亲不心疼儿子的,此时看到球球这样,梁田田只觉得胸口有一团火在烧,都要把她烧着了。

    心疼的无以复加,梁田田一边流泪一边咬牙。

    这件事儿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梁田田的突然出现让两伙人有那么片刻的宁静,小三子一脸歉意的站到梁田田跟前,哭丧着脸道:“田田对不起,是我没看好球球,让他掉到泡子里了。”猛的对上一双通红的眸子,小三子吓得一个激灵。这梁田田的眼光也太吓人了,跟刚下完崽子的母马似的,像是要踢死他。

    小三子想起小时候家里母马下小马驹,他不懂事的去逗弄小马驹,结果差点儿被发疯的母马踢死。那件事儿是他的童年阴影,小时候的事儿许多已经模糊,可这件事儿他却牢牢的记得,多少个夜晚甚至被噩梦吓醒了。不错,梁田田的目光特别像当年的母马。

    并没有因为对方年纪小就原谅他,梁田田抱着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球球,冷声道:“球球是怎么掉到泡子里的?”明显不是不小心玩那么简单。

    许是从小家庭变故,球球向来是个懂事儿的孩子,他们兄妹交代的事儿球球绝对会听话。更主要的球球很胆小,他绝对不会冒险去泡子边上玩的。何况……梁田田看到球球后脑勺上的那些淤泥,小家伙这是差点儿被淤泥淹死啊,这得掉下去多久?虽然看小三子也是一身的淤泥,可梁田田这会儿心思大乱却是把他都恨上了。

    提到这事儿小三子的眼睛也红了,回首指着那个细高挑的身影骂道:“就是这个混蛋王八蛋,他把球球推到泡子里的,我要是不跳下去早点儿,球球都没命了。”这大泡子很大,几个孩子之前也是分散着玩的,他抓了两只青蛙给球球,小家伙就乖巧的蹲在岸边玩青蛙,小三子看小家伙挺乖巧的就离的远了点儿,都是半大的孩子,谁也没那么细心。

    另外一边的陈家几个小子就找来干草啥的准备烤青蛙吃,大家伙忙忙碌碌的谁都没注意到球球是一个人在玩。

    球球乖巧懂事儿的,知道那泡子深也不敢过去。本来也没啥事儿,谁知道蔡包子也领着一伙人过来玩,庄户人家的孩子,烤青蛙这东西谁都没少吃,在这家家户户没啥油水的年代这更是美味。

    蔡包子一看球球手里拿着青蛙,也觉得小孩子好欺负。他也着急吃,就管球球要。球球也是死心眼的孩子,你说你看人家比你大就给了呗。他偏不给,还说:“这是小三哥让我拿的,不能给你。”在他心里那青蛙都不是自己的,当然不能做主。

    要说这蔡包子也真是个缺德带冒烟的,连小孩子都不放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