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099赚了银子好过年吗【第二更】

    梁守林醒了,梁家四个孩子都掩饰不住的高兴。

    梁满囤嘿嘿的笑,“三叔,你醒了可真好。你不知道,都要吓死人了,听说你大腿都被狼咬掉了一块肉。”

    梁守林咧嘴想要笑笑,结果伤口疼,表情有点儿怪异。

    梁满仓忙道:“满囤别让三叔说话了,赶紧帮我扶着三叔,田田你快喂三叔喝粥,这都快三天了,好人也要饿出毛病了。”

    一口香醇的米粥入口,梁守林甚至来不及咀嚼就吞了下去。

    这味道,可真是好吃啊。

    明显跟娘做的不是一个味儿,是田田做的吧,上次她做的大饼就很好吃。可惜当时让二哥抢去大半个,他自己就吃了一小块。

    想到娘和二哥,梁守林目光在屋子里搜寻,居然没看到他们。

    再看看自己待的屋子一堆杂物堆在炕稍,明显是堆杂物的屋子。难道自己被嫌弃了?

    梁田田勺子递过去,梁守林突然发呆,她似乎懂了。虽然不想为那娘俩说话,但她也不想三叔这个时候难受,就轻声道:“三叔你生病了,大家都累坏了,昨儿是我和大哥守着你的,他们许是累坏了还没过来。哦对了,梁铁锤这几天也不舒服,怕把病气过给你,还是黄大夫让你住到这屋来。说是三叔的病要静养。”

    是这样吗?

    梁守林一脸疑惑。娘难道不是嫌弃他了?

    他是知道的,一直都知道娘其实更喜欢二哥一些。自己的性子太闷了。

    梁满仓也符合道:“三叔,是这样的,一会儿黄爷爷就能过来,他这些天也在守着你,都熬的眼窝深了。”

    “三叔,球球想你。”球球不敢扑过去,就在炕边巴巴道。

    梁守林的注意力被几个孩子吸引,顿时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毕竟是大病还没痊愈,一碗粥梁守林吃的很慢。也只是吃了半碗就吃不下了。不是没胃口,实在是伤口太痛了,大腿那一动就疼的他想晕过去。

    梁王氏打着哈欠出了门,一出屋就道:“饭呢,我闻到香味了都,咋没人把饭给我送过来?”昨儿吃了那死丫崽子做的饭。真是好吃啊,也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好东西。

    梁田田兄妹对视一眼,梁满仓就道:“满囤,你带着球球回去。”给他使了个眼色。满囤这小子脾气大,再闹起来也对他们兄妹不利,经过韩老伯昨儿一番教育。兄妹几个愈发会办事儿了。

    梁满囤本就是个精明的小子,他平日里也是怕自家兄妹吃亏罢了。跟梁守林交代一句。“三叔你好好歇着,待会儿我们再过来。”

    梁守林扯扯嘴角算是说过话了。

    梁田田看看碗里还剩下一个碗底,就道:“三叔还吃点儿不?”

    梁守林嘴唇蠕动,说了一个“不”字,很艰难的样子。

    梁田田三两下喝了剩下的米粥,道:“三叔饿了我再做,你先歇着。我们回去了。”端着碗,跟正要进屋的梁王氏走了个对头碰。

    梁田田兄妹让道。梁王氏可没想就这么算了。

    “田田,你那屋做饭了吧,正好我们还没吃呢,给送过来点儿,整点儿好吃的啊,你两个叔叔可都病着呢。”一副长辈的姿态吩咐着。

    哈,还真把自己当跟葱了。

    兄妹两个没吭声,梁满仓突然道:“奶,三叔醒了,你快去看看吧。”

    “啥?老三醒了?”梁王氏还是关心儿子的,这一听忙往屋里去,也顾不得吃饭的事儿了。

    梁满仓拽着妹妹赶紧离开,等两人回了屋子,第一反应就是锁门。

    “大哥、小妹,瞅瞅你们这样,咋地,那老太太追来了?”梁满囤刚把粥盛出来,正拿碗筷呢。

    “别一口一个老太太,让人听到不好。”梁满仓就道。

    梁满囤挠头,“这不是没外人吗。”

    “那说习惯了也不好,万一在外面说走嘴了让人抓住把柄就不好了。”还别说,梁满仓这一副认真的小模样,还真有长子的风范。

    梁满囤不吭声了,不过看他撅着嘴明显一副不服不忿的小表情就知道他心里没这么妥协。梁田田了解这个二哥,聪明是聪明,就是有时候太好冲动了,容易吃亏。就柔声劝道:“二哥,大哥也不是让你真心对她好,就是怕你说顺嘴了在外面说出去,你想想啊,你和大哥是要读书考功名的人,为了那么一个老太太耽误自己的前途不值当,咱们啊,还是闷声发大财的好。二哥记不记得我说的那个酸菜,这两天没啥事儿就去村里问问,咱们买点儿白菜先试试,自家腌制一缸吃吃看。”反正有空间这大杀器梁田田是啥也不怕,不过多条赚钱的路子总是好的。

    梁满囤一听这个当即就露出了笑脸,“还是小妹会说话。”还冲梁满仓做鬼脸。

    梁满仓失笑,“你就是个顺毛驴。”

    “姐,咱们吃饭吧。”球球趿拉鞋从屋里跑出来,哥哥姐姐没上桌他也没吃,这馋的都要流口水了。姐姐做的东西就是好吃。

    “好了,咱们吃饭,球球多吃一点儿,好快点儿长大。”梁满仓一把抱起弟弟,故作叹息道:“还是弟弟小时候乖啊,不像是长大了、懂事了就开始顶嘴了。”

    梁满囤起初听着还笑眯眯的,听到后来就不干了。“大哥不带你这样的,太欺负人了。”

    “我怎么欺负你了?”梁满仓故意板着脸道。

    “还不是欺负我?”梁满囤跳脚,“同样是弟弟,凭啥就对球球有笑脸,就数落我了。”

    这次还没等梁满仓说话,球球就道:“二哥不知羞,跟球球比。”一边比划着一边做鬼脸。

    梁满囤龇牙,“你个小没良心的。”

    “瞧瞧,球球都懂得道理你都不懂,回头抄十篇大字去。”

    “又是这个,大哥你能不能换个花样啊。”这次轮到梁满囤苦笑了。知道大哥向着自己,可也不用都把纸留给自己用吧。

    梁田田自然也看出了梁满仓的用意,就道:“大哥,咱家暂时还不缺银子,大哥别太省了,明年就要读书了,还是趁早多练练字的好。”

    这一顿饭吃的很消停,梁王氏没过来闹,梁田田想着估计是梁守林醒了那老太太激动的。不过梁守林醒了他们也不准备继续去上房伺候人就对了。那样只会让梁王氏愈发认不清自己。他们是想梁守林好,可那不等于就要纵容梁王氏。

    “我和满囤出去看看谁家有白菜,多买点儿回来。球球是跟我们去还是在家?”梁满仓吃过饭就问。

    “大哥你还是在家补觉吧。小妹也是,球球我就带出去了。”梁满囤穿好衣服,就把收拾好的球球也抱到地上,“跟二哥走,咱们去买白菜去。”

    梁田田一听就点点头,“嗯,大哥在家睡觉,我去一趟陈家三叔那。”昨儿她没过去,去问问看他们还啥时候去县城自己搭个车啥的。

    兄妹几个说定了,梁满仓送走了弟弟、妹妹就锁了门补觉。其他几个人各忙各的。

    梁田田带着一包干蘑菇去了陈家三叔那屋,屋里三婶正坐在炕上做衣裳。

    “三婶这针线活真好。”梁田田看着那细密的针脚就夸了一句。

    “好啥好啊,我这也就做点儿粗活,不像你菊花婶子,那绣活在郭家镇都是一把好手。”村子就这么大,梁家兄妹经常往菊花婶子家去的事儿谁都知道。

    “咋没看见三叔呢?”梁田田就道。

    “你三叔去上房了,商量明儿去县城的事儿。”三婶子也是个爱说的,就自顾自的道:“你是不知道啊,这官家的人可不像咱们,说话那也是没谱的事儿。前两天这去县城,突然说粮食没了让咱们等着。你说说这,要是早说没有这也不用惦记不是,也不用把这整村的人都折腾起来了。现在好了,大家伙都知道有这么一批粮食了,可没取到。就有人这时不时的来家里问,幸好当时去的时候村里男人都去了,不然还不得以为我们家把这粮食私吞了啊。”

    提到这事儿三婶子就闹心。这两天都不敢出门了,一出门就有人问,弄得像他们家把那粮食藏起来似的。她这还跟着着急上火的,这个里正当的太闹心了,以前别人家当的时候哪有这么多事儿啊。

    村里人爱八卦,梁田田这是知道的,她也没啥好劝的,就道:“那到底是咋回事儿啊,咋突然就没粮食了呢。”难道是让人贪污了?

    梁田田觉得很有可能。可惜这话她可不敢乱说。

    “还不知道呢,前些天去也没见到主管粮食的大老爷,爹说明儿还去,你三叔这不得跟着吗。”三婶子突然想到什么,“对了田田你还去不?上次你三叔出事儿你也没去上,明儿你要是想去就跟着一起去。哎呀瞧我这记性,你三叔咋样了?”

    “三叔已经醒了,镇上的大夫说醒过来就没啥事儿了,就是没精神……”梁田田简单说了两句,就道:“婶子,我明儿跟三叔去。”空间里那些水果啊,咋地都得变成一部分银子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