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095满脑子小算计,可惜你打错算盘了

    梁田田万万没想到,韩老伯一个说教还让他们知道了一个大秘密。

    别人或许不大懂太医署这种存在,但是梁田田却知道,那里面出来的哪个不是的大国手级别的。

    谁能想到一个堂堂大国手会待在郭家镇这种小地方。

    自家这是走了什么大运道?

    可真是赚到了。

    梁田田这次确信,即使没有自己,三叔那家伙的这条小命也保住了。不就是被狼咬了两口抓了两下吗,又没伤筋动骨的,这种小事儿一个太医还搞不定的话,梁田田真要怀疑这个国家的水平了。

    韩老伯万万没想到,教育人家没成,这边还引起了孙子的反弹。

    不过有些事儿不是一两句能说清楚的,就像是这梁家的事儿,他自认为了解的很透彻了,可谁想到还有这些事情。

    韩老伯又想到自家事儿,家族大了事儿就多。他这么多年躲在这小小的镇上不出去,可不就是为了躲避家族吗。

    索性孙子争气,他也活的滋润就是了。

    至于梁家的事儿,果然人家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根本不是自己一个外人能插手的。不过他看好这几个孩子,不想他们将来的人生有什么瑕疵。

    “有些话本来我这个外人不该说,可既然都说到这份了,我就跟你们说说。”韩老伯顿了顿,“我听说满仓和满囤明年要去读书。”

    梁田田点点头,“如果可以。大哥、二哥明年回去镇上读书。”

    韩老伯闻言就道:“那是想走科举还是只简单的认几个字?”如果是后者,那他接下来的话就没有必要。

    梁田田挑眉,“当然要走科举。”他们家的兄弟都是聪明的,为什么不走科举。

    果然!

    “既然走科举,这一个人的名声很重要,尤其是孝道……”韩老伯很认真的给他们解释了一下。这个年代的人尤其注重官声,名声这事儿对一个人太重要了,就有人因为名声不佳被罢官、甚至免职的。所以即使有些委屈,韩老伯也希望他们兄妹能够忍下来。

    梁田田兄妹一听这话脸色就都不好看。梁满囤更是气道:“如果让我忍着她,那我宁愿不读书了。”凭什么他们那么欺负人自家兄妹还得孝顺他们啊。

    梁满仓虽然没说话,可一脸悲愤显然也不会委曲求全。

    梁田田眉头微蹙,没想到这事儿这么麻烦。“难道我们真要孝顺他们吗?他们那么欺负我娘,对我们娘那么苛刻,我们做子女的难道就不该替娘争气?”这天底下没有这道理吧。

    “应该。可是凡事都要掌握一个度。你们要让人知道你们委屈过,可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即使你们将来发达了也不是那种不认穷亲戚的人。”韩老伯意有所值,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梁田田松了口气,她懂了。

    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这事儿她也不是第一次干了,不就是让人同情他们兄妹。顺便打击一下上房的嚣张气焰吗。好歹她也是穿过来的,要是真被这对母子拿捏住了。梁田田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梁满仓和梁满囤也是若有所思,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接触这些事儿,梁田田做的他们也都看在眼里,兄妹几个心里都有数。

    “韩老伯,谢谢你。”梁满仓突然郑重道。

    韩老伯一愣,随即一笑。

    “你们能想明白就好。”他没想到几个孩子这么聪明,他愈发看好这几个孩子了。也许。他们将来真的能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来。

    时候不早了,梁田田也知道今天去县城的事儿是泡汤了。好在昨晚就有不少要去县城的人。梁田田让人帮忙传话,陈家三叔那边也知道梁家出事儿她不去了。

    韩老伯又去了一趟上房,梁守林被挪到西屋,梁王氏两个屋子忙活着照顾儿子。看到韩老伯祖孙过来,就道:“大夫,我瞧着守林这也不高热了,可这人咋还是不醒呢,这也不吃东西咋受得住啊。”又道:“铁锤这也是,白天也是个睡,晚上总算不做噩梦了,可这人也不醒过来,大夫,要不你给我这铁锤也瞧瞧。”

    韩恩举听了梁田田兄妹的委屈事儿,对这梁王氏本就不抱什么好感,当即沉着脸道:“看病可以,先把你这个儿子的看病银子拿来吧。还有昨儿的药钱,你要是不出银子今儿你儿子可就没钱吃药了。”

    啥,管她要钱?

    梁王氏往后退了一步,“那个,你们的钱不是田田那丫头给吗。”人是她请来的,咋管她要钱呢。

    韩老伯刚查看了梁守林的情况,听到这话鼻子好悬没气歪了,即使他养气功夫好也受不住这样没脸的。要说之前还有疑虑,现在是彻底相信梁田田他们兄妹的话了。

    “我们是给你儿子看病,这住在人家吃在人家的,人家没收我们银子我们已经是感激了。咋能管人家要这看病的银子。你要是不给看病钱,你儿子这病也就不要治了。”韩家祖孙本不是这样没钱不看病的人,可一想到那四个孩子受的委屈,就对梁王氏公事公办了。

    韩恩举更是背起药箱,板着个小脸。大有一副你不出钱我们就走人的架势。

    梁王氏一看真要不管她儿子,当即急了。可要她出钱那可跟割她肉似的,她就咕哝道:“这请人的是那几个孩子,你们也管我们要不着银子啊。”

    韩老伯都懒得搭理她,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梁满仓一边看的着急不已,这真要是走了自家三叔咋办啊?看了一眼妹妹,有些不忍。

    梁田田都要笑出声来了,果然这姜还是老的辣。看看韩老伯这对付人的从容,肯定宫斗神马的没少看。当即给自家傻哥哥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稍安勿躁。

    梁满仓对这个妹妹最是信服,当即也不吭声。

    梁田田却道:“这银子管我们可要不着,我们帮忙请人还错了?有没有这个道理,要不我们找族老来评评理。”梁家现在就韩家祖孙,也没啥外人,梁田田这声音不大,却也足够大家听清楚。

    韩老伯一副欲言又止,显然又觉得这丫头说话太直接了。

    倒是韩恩举,很是赞赏的看了一眼梁田田。自己当年要是能保护娘亲,也许她就不会那么早的离开自己。这个小丫头可真是厉害。

    梁王氏狠狠的瞪了梁田田一眼,“大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立马就没有了昨天求人时的温柔。

    梁田田早就见识过她的嘴脸,当即也不介意,只是笑眯眯的道:“奶啊,我可提醒你,我三叔伤的重可拖不起,这早上的药还没吃吧。唉,被狼咬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啥后遗症。韩老伯可是镇上最好的大夫了,这你要是把人给气走了可哪找这么好的大夫去。”煞有介事的模样。

    梁王氏也是着急,她也知道,这大夫的银子可不能拖欠。谁知道自己哪天有个头疼脑热的用到人家啊。一看事情拖不得,梁王氏就跺跺脚,“那个大夫,你说多少银钱吧。我给。”跟割她肉似的,咬牙切齿的,还不忘哭穷道:“不过我们这破家大夫你也看到了,可没多少银钱啊。”她寻思着岁数小的容易哄骗,就拽着韩恩举的胳膊哭诉。结果不小心露出胳膊上两只银镯子,看那粗重的样子足足有十两银子都不止呢。

    梁田田也是错愕的瞪大眼睛,这梁王氏没看出来啊,还挺富有的,居然还有这种隐形资产。

    韩恩举很不善良的看了一眼她的穿戴,“我看出来了,你们家日子是不大好。可是你这头顶、手上的银子也够付医药费的,放心,我们可不是那黑心的大夫。”他不是那种满肚子弯弯绕的人,就有啥说啥的性子。

    梁田田抿着嘴笑,这个小韩大夫真是别致。

    梁王氏吓得当即收回手,讪讪道:“我……我家挺穷的。”

    那白花花的银簪子、镯子,当谁都傻子呢?

    韩恩举哼了一声,懒得搭理他。

    韩老伯慢条斯理的道:“看在田田丫头的面子上,我们也不多要你的,这出诊的银子按理说就得一两银子,还有那药钱,加在一起往日里得三两银子,今儿就收你们二两银子吧。”韩老伯并没有假公济私多要钱,实在是梁守林那药里面有人参等贵重药材。他伤的那么重,一般的药怕没效果,昨天那样危急的时刻,谁敢耽误啊。

    “啥玩意?二两银子?”梁王氏一听就嗷的一嗓子。“你们这黑心肝的,也太……”

    韩老伯当即哼了一声,“无知妇人!”居然说他黑心肝,要不是看在梁田田的面子上,这些药材加上出诊费,没有五两银子还想了结?

    韩老伯脸黑的跟锅底似的,梁田田不愤道:“人家这是大夫,是治病救人的,你不懂就别瞎说。你要是能眼睁睁的看三叔死,你就别给钱。”心里打算好了,如果梁王氏真不给钱,大不了这笔钱她偷偷给了,咋地也不能让人家大夫白跑一趟就是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