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092全村总动员【第一更】

    自打听说梁守林是跟狼打架弄伤的以后梁田田心里已经有了谱,可是当她看到梁守林的伤势时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此时梁守林身上那身血葫芦似的衣服已经被扒下去了,众人这才看清,肩膀上、胳膊上、脖子上都有好几道伤口,脖子那一处看着凶险却不深,好歹不致命。最严重的就是大腿,硬生生的被撕下去一条子肉,怪不得这满身是血的。

    梁守林就像是已经失去了知觉,整个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梁田田开始担心,这么严重的伤势,这人还能活吗?

    狠狠吸了吸鼻子,梁田田眼睛发酸。

    梁守林才十三岁啊,他还那么年轻,那么善良。

    梁田田想到他第一次给自己送野鸡,“田田,我上山打猎了。喏,这只野鸡小些,晚上你们烧着吃了。”梁田田至今仍记得第一次见到三叔时他冲自己傻笑。

    这样善良的人难道真的就要挂了?

    不,不行。

    自己既然遇到了,怎么都不能让这种事儿发生。

    “都别动他,你们赶紧的,谁家有马车,这就套车去镇上,去韩家医馆请了韩大夫来,要快,不然我三叔的命就保不住了。”失血过多,可不是谁都能保住这条命的。梁田田也有点儿犯愁,她空间里是有好东西,可她怎么敢用?

    梁王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嚷嚷道:“去。去镇上,请大夫,听田田的,听她的。”村里的黄大夫刚进门就听到这样一句话,这老梁家什么意思啊?请了他来,这还没等他看病呢就给否决了,眼里还有没有他这个人了?

    如果不是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他就要发作了。

    黄大夫脸色不善的进屋,在看到梁守林严重的伤势时闭嘴了,“赶紧套车去镇上请大夫。我先给他简单包扎一下。”这样的伤势已经不是他能处理的了。

    房间里也没人注意到黄大夫的异样,当即有人道:“我家有马车,我这就去。”庄户人家都实在,别看平日里争争吵吵的,可真遇到事儿了就看出大家的乡土观念了。

    当即就有人道:“晚上容易遇到狼,我也去。人多好办事儿。”当即好几个后生嚷嚷着一起去。

    梁田田忙道:“你们就说老狼洞梁家的人,韩大夫他们肯定会来的。”梁田田怕大半夜的人家不爱出诊,虽然信得过他们人品还是不忘交代一句。

    不一会儿屋里的人就都走得差不多了,梁王氏哆哆嗦嗦的在旁边看着,不时的抹一下眼泪,嘴里还嘟嘟囔囔的。

    “我的铁锤啊。我的守林啊,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呢。两个儿子都出事儿了,老天爷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吧……”一边哭还一边拍大腿,跟打拍子似的。

    别说梁田田听不下去了,黄大夫都受不了了。

    “行了,这人还没死呢,让你哭的也烦死了。”黄大夫五十多岁。平日里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没想到今天还发飙了。

    实在也是梁守林伤的太重。黄大夫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凶险的外伤。

    “黄大夫,我三叔没事儿吧?”梁田田问这话的时候自己都心虚。

    黄大夫已经简单包扎过了,闻言就摇头。“我也不知道,这大腿虽然没伤到筋骨,可这伤的实在太重。这人你摸摸,已经开始发热了,唉,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梁守林这孩子也是黄大夫看着长大的,人憨厚,如果就这么没了,还让人挺难受的。

    梁王氏一听这么说,哭的就更起劲了。

    黄大夫蹙眉,屋里这味儿让他作呕,就道:“这人都病成这样了,有没有个干净屋子,守林这伤可闻不得这味儿。”

    梁王氏赶紧擦了一把眼睛,“有有有,西屋没人住,这就把守林挪过去。”咋咋呼呼的就要找人来抬梁守林。结果刚刚那群人都去镇上请大夫了,那还有谁。梁王氏就把目光盯在梁田田身上,“田田啊,满仓,还有黄大夫,都搭把手,咱们把守林抬过去。”也亏她好意思开口。

    梁田田这个无语啊,这梁王氏脑子真是个秀逗的。

    “那西屋都没人住,这大冬天的冷冰冰的跟冰窖似的,我三叔咋能住?”梁田田都要气死了。遇到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娘,也是梁守林倒霉。

    “这可咋整啊?”梁王氏直拍大腿,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梁田田看了一眼炕上面如金纸的梁守林,跟大哥交换了一个眼色。

    梁满仓就道:“去我们那吧,我们屋就我们兄妹四个,也能照顾照顾三叔。”平日里三叔没少照顾他们,三叔是三叔,梁铁锤母子是他们,不能混为一谈。

    对于大哥的做法梁田田是很赞同的,不过她也担忧。“我三叔这伤到底能不能治好?”别到时候出了啥事儿梁王氏再赖到他们头上。虽然梁田田不希望梁守林出事儿,可希望是一回事儿,事实是另外一回事儿。

    “不好说啊。”黄大夫叹气。

    梁王氏的心都提起来了,“黄大夫啊,你可不能不管守林啊,我可就这么两个儿子啊。”抓着黄大夫的手就不撒手了。

    梁田田感叹,古人不是讲究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吗?梁王氏这是干啥?

    果然,黄大夫一把甩开她的手,怒道:“好好说话,哭有用吗?”这个梁王氏,平日里就是个混不吝的,果然现在也闹不清楚。

    “我看也别搬动这守林了,你赶紧把那西屋烧烧炕,明儿一早搬过去不迟。”一个村里住着,谁家有啥事儿能瞒过人?黄大夫心疼梁田田兄妹,就没说让梁守林搬过去的话。实际上也是他拿不准梁守林到底能不能救活,别到时候真出了事儿给人家孩子找麻烦。

    既然黄大夫都这么说了,梁田田也就没再坚持。心里却合计着,该想办法把药给三叔灌下去,不管咋地先退烧再说。那么大的伤口,破伤风也得打,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单独的机会。

    梁田田有点儿捉急,真担心梁守林撑不过去。

    一听要挪到西屋,梁王氏就道:“那屋乱七八糟的还没收拾呢,还是去满仓他们那吧。”还省事儿了,到时候这四个小崽子也得帮忙伺候着。

    黄大夫一听就不乐意了,“人家四个孩子能懂得啥?你再把守林给耽误了。那屋子乱就赶紧收拾,还有那炕也抓紧烧。”真见不得这种人,到底是不是做娘的?

    梁田田这次没有看笑话,和梁满仓主动去烧炕。好在上房柴禾不少,都是梁守林一趟一趟辛苦背回来的。

    梁王氏看梁田田他们主动烧炕,就道:“烧炕也不用两个人,那个满仓去把西屋收拾出来,我去看看守林。”这会儿了还不忘指使人。

    梁田田暗自磨牙,自己之前怎么就抽风的觉得她可怜呢?这种人,就该一边看她笑话。心里气归气,梁田田还是去帮忙收拾,她也希望梁守林能有个好点儿的养伤环境。

    “守林不用你管,你去忙你的吧。”黄大夫不想看到梁王氏,就招手叫梁田田,“田田丫头你来给我帮忙,给你三叔降降温。”这人都高热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黄大夫这也发愁,自然不想看到梁王氏在跟前晃悠。

    梁田田本以为黄大夫有啥好法子降温,结果就看到他弄了雪进来给梁守林搓身上。梁田田以手触额,能不能再坑点儿。这人是高烧了,又不是冻僵了,用雪有用吗?

    没文化太可怕了。

    梁田田赶紧拦住他,“黄老伯,这也不成。”

    “嗯?”黄大夫一脸狐疑,“这给他降温呢,田田丫头,你听我的吧。”他一个大夫难道还不如一个小孩子懂得多?

    黄大夫这做法却提醒了梁田田,“用酒,酒能降温,比雪好。”见黄大夫一脸狐疑,忙解释道:“是镇上的大夫说的,真的,很管用。”

    黄大夫半信半疑,“真的?”

    梁田田重重的点头,“嗯。”

    “那就去拿酒来。”黄大夫倒是个好说话的人。

    可问题来了,梁家哪有酒啊。

    “黄老伯,我家也没有酒啊,”梁田田一脸尴尬。这方法是她说的,麻烦也是她说的。

    正好这时候梁守望收拾干净从家过来,正好听到这话,就道:“我家里还有二斤酒,我这就去拿。”说完风风火火走了。

    梁田田看看梁守林脸蛋不正常的红润,愈发的着急。真想给他打一针啊,可惜这么多人盯着呢。借口出去接梁守望的功夫,梁田田偷偷回空间一趟,把退烧针和破伤风什么的都弄好了,就等着没人的时候给梁守林扎上,咋地都比这个时代的药见效快吧。

    “水……水…….”炕上梁守林突然发出声音,听了好半天才听清他说的什么。

    黄大夫一脸惊喜,“快,快拿水来。”还有意识,这就是还有救啊。

    梁田田也似乎松了口气,到厨房拿个空碗,趁着天黑在空间里装了水端进屋。

    刚喂了水,梁守望就抱着酒坛子来了。黄大夫和梁守望两个人又开始按着梁田田的指挥忙活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