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074条条大路通的是银子

    郭家镇当地的百姓许多人都知道韩家医馆。

    这里药便宜,对庄户人家也照顾,遇到那特殊困难的,药费也可以先赊欠着,轻易也不会开那种贵重的药材给人吃,口口相传的韩家医馆虽然没有杨家医馆名头大,却是有个很好的名声。

    进了医馆先是药铺,两个小伙计麻利的给几个客人抓药,脸上始终挂着热情的笑容。

    看到韩恩举回来,一个小伙计迎上来接过他的药箱,道:“师傅回来了。”

    梁田田看着那小伙计十一二岁,却恭敬的叫着一个十四岁的男孩做师傅,当即表示凌乱了。

    韩恩举却似乎习以为常,一本正经的应了一声。“爷爷呢?”梁田田彻底凌乱,这都什么世道啊?好吧,自己还有的东西要学,表示慢慢接受好了。

    “老爷在后院,有人送了药材过来,老爷在亲自验收。”小学徒很是恭敬的答道。

    韩恩举点点头,对柜台里正抓药的小伙计道:“仔细点儿,千万仔细了分量。”

    那小伙计忙不迭的道:“知道了师傅,您就放心吧。”

    梁田田强忍着笑,嘴角抽筋。

    韩恩举看到她的表情,很是奇怪道:“梁姑娘你不舒服吗?”

    “没,没有。”梁田田强忍着笑,眼角弯弯。

    韩恩举眉头微蹙,一本正经的道:“梁姑娘身体不舒服可一定要说,讳疾忌医可不好。”

    哈……

    梁田田再也受不了他那故作老成的模样。咯咯直笑。“韩大夫,敢问您高龄啊?”梁田田真看不下去了,你说韩恩举小小年纪的,怎么弄的跟个老夫子似的。

    韩恩举:“……”

    梁满仓很是厚道的碰了小妹一下,“韩大夫,对不起啊,小妹年纪小喜欢玩笑。”白了自家妹子一眼,韩大夫那可是大夫,咋能这么不尊重人呢?不过……是挺好笑的。

    梁满仓翘起嘴角。也觉得小韩大夫很有趣。

    韩恩举想到爷爷平日里数落他的话,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有点儿不自然。

    穿过药铺直接到了后院,就看到韩老伯正聚精会神的检查药材。两个陌生的中年男子时不时的递过去新的药材,韩老伯仔细观察后都要放在口中品尝一下。

    梁田田他们知道韩老伯在验药,也不打扰。这样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韩老伯终于验过了所有的药。看到梁田田他们。韩老伯微微点头,伸手招过韩恩举。“恩举,你来看看这些药材。”显然是存了考校的心思。

    韩恩举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儿,答应一声,又开始新一轮的验药。

    大概一刻钟后韩恩举停下动作。韩老伯笑眯眯的问道:“如何?”

    韩恩举点点头,“这一批药材总得来说品质不错。尤其是这关苍术,都是上等。应该是野生的。相对来说这五味子和穿山龙的品质就要差一些,不过质量尚可,那地黄……”韩恩举本是个不善于说谎的人,可最近被爷爷带在身边时常教导,知道虽然是实话可有时候却是会伤人的,就有些犹豫。

    果然,韩恩举这边一犹豫。那边的药材商人忙道:“哎呀韩小大夫,这不能怪我们啊。今年这地黄产量低,就是这些已经是我们费劲巴力收来的,可不容易啊……我这上有八十岁的高堂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儿,这日子可艰难啊,您可得多照顾啊。”

    这商人多次和这韩家医馆做生意,知道这韩家不差银钱,那老爷子更是有心提携孙子,所以这医馆的大多数事儿都是面前这位小大夫做主,中年人顿时把自己说的很惨。相对于那位精明的老爷子,韩小大夫显然更好对付一些。

    韩恩举为难的看了一眼爷爷,他从小家境富裕,并不能理解普通人家的生活。不过在见识了梁田田兄妹的辛苦后他也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

    韩老伯很不负责任的摇摇头,“我说了,医馆的事儿你自己负责,不要问我。”

    中年商人一听忙道:“韩小大夫,您看,我们这次关苍术可都是上等的,就是这地黄差了些,可里外里也能勾的差不多了不是,您就当可怜我们生意人不好做,多多担待些。”

    梁田田冷眼旁观,无奈的摇摇头。这个韩恩举,看病倒是好手段,可是这做人方面还真是单纯呢。眼看着韩老伯不管,韩恩举显得有些为难,梁田田就忍不住上前。

    小丫头长的明眸皓齿,大眼睛滴溜溜的像是会说话一样,故作天真的凑到中年人跟前,扬着小脸笑眯眯的问道:“这位大叔,您今年高龄啊?”

    中年人一愣,一打量梁田田的装束就知道不可能时韩家的人。他与韩家做生意也不是一天两天的,韩家是什么家底多少知道。一打眼梁田田的衣着打扮就知道是个乡下丫头。

    他本不想搭理这小丫头,可不经意间瞥到韩恩举眸子里一闪即逝的笑意,就心中一动。莫非这人是韩家什么人?

    “小姑娘,我今年二十有七了。”男子笑眯眯的道。

    梁田田腹诽了一句,“长的可真够着急的,还以为快四十了呢。”真是的,不是说古代人二十八才开始留胡子吗,这货出门难道都不知道收拾收拾?看他那一脸络腮胡子,真是壮观。

    不过这样正好,年轻更方便。“哦,原来大叔二十七岁了,那您刚刚说上有八十岁的高堂老母,那你们家子孙真是旺盛。”说完就怪异的看了男人一眼。

    男子还没反应过来,疑惑道:“我们家就我一个,要说这子嗣还真是单薄。”这糊涂家伙还没反应过来。

    韩老伯哑然失笑,表示不准备继续参合。摆摆手招呼梁满仓,“满仓还没吃饭吧,来,跟我老头子一起吃。”这么一大摊生意说不管就不管了。

    韩恩举还好,早就习惯了爷爷的处事方式。倒是梁田田,表示很无语的鄙视老人。你锻炼孙子我没意见,可眼见孙子吃亏就不好多提点几句啊。这种放养的方式她真是不敢苟同。

    韩恩举也不是傻子,梁田田都提醒的这么明显了,他自然明白这男子是在骗他。当即蹙眉道:“做生意,有一是一,有二是二,关苍术品质好我们多付钱,至于那地黄,你们还是拿回去吧,这种品质我们韩家医馆可不敢留。”竟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眼瞅着那中年男子脸色不好看,梁田田暗自叹气,果然人无完人。

    “韩小大夫,要不咱们再商量商量。”中年男子一脸讨好。那地黄品质不好他当然知道,可那也是花了银钱收上来的,本想着糊弄了这韩家的小大夫,没成想半路冒出个小丫头,真是碍事儿啊。

    不过东西都送到这了,难道还真送回去?

    “要不这样,我降二成的价钱,韩小大夫只当顾念我上有八十岁的高堂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婴孩了。”感情他这话还是说顺溜的。

    韩恩举更是气恼这人不实在,蹙眉道:“价钱就是这样,你愿意卖就卖,不愿意卖我们韩家自然还有旁的渠道进货。”说起来这种事儿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人,难道真以为自己年幼好欺负不成?

    韩恩举有些懊恼,怪不得爷爷总说他不能埋头诊病,还需要多出去走动呢。今天要不是梁田田,只怕自己还真的又被糊弄了。

    中年人脸色不好,却也不敢真得罪了这尊小财神。最后嘟囔了几句,见韩恩举一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架势,也就不再劝。

    韩恩举人还是比较实在的,药铺的小伙计把那些药材过了秤,韩恩举按照市价付了银钱,那关苍术还多给了银钱。

    中年男子一算,比预期中的还多了银钱,那地黄虽然没收,可他们这一趟却也没亏本。顿时又喜笑颜开的。

    梁田田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响起那句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利益,果然是人与人之间交流最大的仪仗或者说是障碍。

    收了银钱,中年男子也不多留,笑眯眯的道:“韩小大夫缺什么只管跟我吱声,我在东北还没有收不到的药材。”梁田田这才知道,感情这些药材都是东北所产。

    等到那中年男子离开,梁田田突然问道:“这些药材多少钱一斤?”她心中隐隐有个想法,药材肯定比粮食值钱啊,如果她种药材,空间的时间反而会加快,那样岂不是赚钱更容易了。

    “你说哪个?”韩恩举正同小伙计整理那些药材,就随口应了一句。他虽然出身富贵却不是那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公子哥,在医馆里,许多事他都是亲力亲为的。相比于人情世故,他在其他方面真是没得说。

    “每样都说说。”知道韩恩举是个实诚人,梁田田也没客气。

    韩恩举随手拿起关苍术,“这个算是上等的关苍术,价钱高一些,一斤可以卖到四钱银子,这是五味子,一斤也要三钱银子,这还是普通的,要是上等的价钱更贵……”(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