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073凌旭的消息【第一更】

    一斤多的蘑菇,卖了八钱银子,梁田田兄妹离开福满楼的时候背篓里又放了好多吃的。

    梁满仓直到走出福满楼还有一种做梦的感觉,那么一点儿青菜和蘑菇,就卖了二两多银子,这赚钱……也太容易了吧。

    梁田田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揶揄道:“大哥是看钱来的太容易了?”也不等梁满仓回答,梁田田直接抓起他肿的通红的小手,心疼道:“大哥你自己看看,你这手都冻成什么样了。”这些天为了捡柴禾,梁满仓和梁满囤早出晚归的,两人的手都冻出冻疮了。

    “没事儿,不疼。”梁满仓下意识的抽回手,不想被妹妹看到。

    梁满仓这样让梁田田又是心疼又是自责的。都是自己,为了避嫌非要弄出什么暖房,结果害的两个哥哥小小年纪就要跟大人一样整日里捡柴禾,那山上岂是那么安全的?

    梁田田有时候都忽略了他们的年龄,他们一个九岁、一个才八岁,在现代,那正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如今却已经开始为了一个家忙碌了。

    “大哥,以后咱们不捡柴禾了。”没经过大脑的话脱口而出,说完梁田田就后悔了。

    果然,梁满仓诧异道:“不捡柴禾难道不种菜了?”那可是二钱银子一斤啊,这要是不种了,多可惜啊。“小妹没事儿,以后我小心点儿,肯定冻不坏手的。”

    “不行,柴禾还是不要捡了。”梁田田想到山上有野兽。这事儿还真不是说笑的。

    “可是没柴禾,咱们不说种菜,自家也得吃饭啊。”梁满仓开始讲道理。

    梁田田却摆摆手,“等等,大哥,难道那些大户人家都要人捡柴禾……”不对吧,记得前世柴禾都是自家地里的秸秆,这一世一般家里也是烧这个。不过因为今年秋天突厥人放火,没有秸秆烧罢了。那那些大户人家是怎么过的?

    梁田田这边思索呢。就听梁满仓郁闷道:“人家大户人家有钱买柴禾,当然不用人去捡。”

    梁田田“哦”了一声,恍然大悟。“那我们家也买啊。”

    梁满仓瞪大眼睛,“我们家又不是地主,哪有银钱买柴禾?”小妹莫不是看到赚了银钱就想过富人的日子吧?这可要不得,他们这才有几个银钱啊?

    梁田田却不管那个。买柴禾总不会比卖菜贵吧,为了他们的身体,宁可多卖一斤菜她也不想他们辛苦了。真是的,以前怎么没想到这个。

    “大哥听我的吧,咱们现在不差那几个钱,这柴禾还是买的好。我看你和二哥有时间还是多读读书吧,银钱的事儿你就放心。咱们多种菜,到时候还差买柴禾的银钱吗?”一句话把梁满仓堵的哑口无言的。可他还是觉得这样奢侈不好,就咕哝道:“可是泉叔说了,粮食要涨价了,咱们的银钱明年要用一年呢。”不到秋天地里可是没有产出的。

    “放心,粮食肯定够吃,大哥你就好好读书吧。等着明年开春和二哥一起去私塾。”梁田田不想他们被生活所累,直接打破他抠门的想法。

    梁满仓还想说什么。梁田田直接走到一个布庄门口,“先把棉花买了,咱们再做几床被子。”天愈来愈冷了,那个老房子四处漏风的,炕烧的再热也挡不住冷风。手里有了银钱,梁田田可不想亏了自己。

    这一次梁满仓没拦着,梁田田一口气买了半两银子的棉花和棉布,末了还跟人家伙计套近乎,“小哥,你们这不用的边角料给我几块呗,我这正学绣花呢,准备练练手。”

    小伙计一看小丫头买的东西多,又是个嘴巴甜的,就找了十几块碎步,不过巴掌大小,平日里都是一包一包卖的。

    “喏,别看这些边角料,平日里也是要卖钱的,看你买的多就送你几块了。”小伙计显然也是个会做事儿的。

    梁田田忙不迭的道谢,“小哥放心,下次我还光顾你们家。”喜滋滋的抱着东西走了。

    梁满仓不由奇怪道:“田田真要学绣花啊,那咱们去买绣线吧。”绣线价钱可比柴禾贵多了,绣花也不是一般人家都会的,这刚学的时候由其费布费线,那可都是银钱。别看他舍不得买柴禾,但对于弟妹他是真舍得。

    “学啥啊,我压根就不是那块料。”梁田田笑眯眯的,“这些布头我是准备回去做鞋的,别看块小,拼接出来肯定好看。”既省了买布的钱还好看,何乐而不为。

    梁田田觉得绣花费时又费力的,还不赚多少银钱,压根没那个必要去学。有那功夫还不如赚钱来的实在。

    倒是梁满仓,开始上心了。

    小妹迟早是要嫁人的,哪有女孩子不会女工的,小妹做鞋的手艺可比小花差多了,以前他不知道,现在家里也不缺这点儿银钱,咋地都该让小妹把绣花学起来。

    梁满仓想到这就道:“小妹你等会儿,我忘记个东西没买。”匆匆回了布庄。

    幸好他身上揣了二钱银子,梁满仓一股脑的都买了绣线,准备让小妹跟菊花婶子学绣花。要知道,菊花婶子的绣花手艺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

    梁田田不知道大哥去做什么,等看到他手上拿的一堆绣线时真是哭笑不得。

    “大哥你买这么多,是准备卖头绳吗?”说的梁满仓尴尬异常,不过却倔强道:“小妹你为了我们好,我们都知道,可也不能苦了自己,这绣花你咋地都得学,宁可我们少吃点儿好的呢,这买绣线的钱可不能省。”

    尼玛,我不学绣花是苦了自己?

    这是什么道理啊?

    梁田田既感动又郁闷的。第一次觉得,有人对你太上心了,其实未必是一件好事儿。

    不知道为什么,梁田田的脑海中自动浮现凌旭的身影。少年单薄却坚毅的背影浮现在脑海中,似乎总是挡在她身前。

    远处一道视线投来,梁田田下意识的抬头,入眼处是一双明亮的眸子。

    “这么巧啊。”少年温润如玉的声音响起,带着一股让人亲近的好感。

    “韩大夫。”梁田田客气的打过招呼。

    来人是韩家医馆的大夫,韩恩举。说起来他们跟韩老伯相熟,跟这年纪不大的韩大夫反而显得有些生疏。别看韩大夫人不大,却总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如果忽略他的年纪,为人做事倒像是老学究,总是一板一眼的。

    梁田田想到前世那些书呆子……天可怜见的,韩大夫比他们能强点儿。

    “梁姑娘和梁公子这是来赶集。”韩恩举是个寡言少语的人,可是看到梁田田依然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他也说不好为什么,就是觉得这小丫头跟旁人不大一样。他如今十四岁,想到爷爷有意无意提过的要给他选一门好亲的话,少年脸皮发烫。鬼使神差的就让他叫住了梁田田。

    “是啊。”梁满仓看到韩恩举也是格外的热情,看他背着个药箱,就道:“韩大夫这是出诊了?”

    “镇上郭员外的老母亲身体不适,我去瞧瞧。”韩恩举似乎不只是打个招呼这么简单,看到梁满仓背篓里的东西,就道:“这买了不少东西,是准备年货吗?”

    还有十几天就小年了,可是看郭家镇年味儿并不足。

    无他,经过了一场突厥兵的劫掠,附近的村子多多少少都有人过世。这家里死了人,谁家也不会有心情在节庆里大操大办的。再加上粮食别劫掠,如今这冬天又是家家户户日子最艰难的时候,所以今年的冬天集市都显得有些冷清。

    要不是郭家镇处在交通要道,只怕现在的繁荣都没有。

    “郭员外?”是个做官的?梁田田对官员品秩什么的不是很了解。

    梁满仓刚要开口,不想韩恩举却道:“郭员外是咱们郭家镇上的大财主,大家平日里都这么称呼。”像是在刻意解释什么。

    感情这个时代不是那种正员以外的官员才称呼为员外,而是一般的地主豪绅都这么称呼。

    梁田田想到这个镇子叫做郭家镇,想必这个郭员外不是一般的富户乡绅。

    “你们这是急着回去吗?”韩恩举又道。

    “不,还要再看看。”梁满仓道。

    韩恩举点点头,“最近粮价波动,还是多买些粮食吧,爷爷说这粮食价格只怕要涨。”提到爷爷,韩恩举忙道:“爷爷最近常念叨你们,今天我出诊他在医馆坐堂,你们要是没什么事儿就跟我过去瞧瞧?”

    梁田田也觉得好久没看到韩老伯了,人家收蘑菇的时候没少帮他们兄妹,就点点头。“那好,左右我们也好久没见韩老伯了,还怪想他的。”梁田田兄妹跟着往韩家医馆走。

    韩恩举突然道:“对了,凌家村你们那亲戚病好的差不多了,药再吃几服就可以停了,剩下的靠养就好了。倒是他们家凌旭,最近病了,前几日还高热不退,傍晚把我拉去了,瞧着可挺凶险的。”

    凌旭病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