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056终于忍不住了,梁王氏的算计

    感谢【笑脸掌声】的粉红票。

    -----------分割线--------

    几个孩子围坐在桌前,眼看着大盆的狍子肉上桌,一个个眼睛亮晶晶的。就连凌旭也不例外,虽然前世吃过许多好东西,可架不住这一世够穷啊。

    “小心烫,我煮了些青菜,别光吃肉。”虽然肉够吃,但还是不要太单一的好。

    青菜?

    还不是白菜萝卜这种冬天容易储存的青菜,凌旭若有所思的夹起一颗青菜,以他的阅历居然没看出那是什么。

    “这是什么菜?”凌旭狐疑道。

    “那是西兰花。”梁田田随口答道。

    西兰花?那是什么花?

    凌旭疑惑的看着,绿油油的食物很养眼,可怎么看都跟花沾不上边吧。吃到嘴里有一股特殊的清香,味道真不错。

    梁田田在开口的瞬间就后悔了。糟糕,西兰花这东西也不知道这个世上有没有,自己不会弄巧成拙吧。

    最近几天,她时不时的捣鼓出一些新鲜蔬菜,家里的几个孩子也没在意,她本以为男孩子粗心都不会伤心,谁曾想凌旭这家伙这么细心。

    凌旭又夹起一筷子青菜,这是球球就道:“那是甘蓝。”

    紫色的甘蓝?

    凌旭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梁田田,这个小娇妻,似乎真的不一般呢。

    梁田田暗叫糟糕,这个书呆子。不会是看出了什么吧。

    “那个,其实这些菜……”梁田田本想说是菊花婶子给的,又觉得不妥,就顿了一下,结果就听到外面的拍门声。

    “出来,都给我出来!”梁王氏在外面啪啪砸门。

    真是阴魂不散啊。

    梁田田示意凌旭他们别动,皱眉去开门,冷声道:“又来做什么?”结果看到满院子的人就愣了。

    尼玛,这个死老太太。居然敢跟她玩阴的。

    “田田啊,听说你们把你二叔烫伤了,不是我这做大伯的说啊,咋地你二叔都是自家人,咋能为了一口吃的就烫伤了人呢,哎。这可是你们不对啊。”一位大伯开口埋怨,语气还算和善。

    旁边一位妇人脸色可不大好看了。

    “田田,你们这眼里没有老人可不行,不管咋地那都是你们二叔,哪有小孩子这么不懂事儿的,你们要是这样。我可不敢让你们跟我家狗蛋玩,再带坏了我们家狗蛋。”

    “谁不是说呢。本来看着田田他们几个挺好,谁曾想为了口吃的这么狠心,我可看着了,铁锤那手上都是大泡,这得多疼啊。就为了口吃的啊。”

    ……

    众人说什么的都有,反正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说梁田田他们兄妹不对。

    梁田田脸色数变。尼玛,这死老太太这么一会儿就捣鼓出这么多是非来。真是个祸害。最后强忍着没骂出来。垂着头,梁田田吸了吸鼻子,委屈的道:“奶奶刚刚已经骂过了,二叔的手是他自己到锅里抢肉烫伤的,我们家就几个孩子,谁也不能按着他的手往肉锅里下,奶奶你又何必抓着这事儿不放呢。”先下手为强,梁王氏能找人,她就能装可怜。

    众人先还是因为梁田田那句话不满,可随即又觉得这番话在理。大家都是被梁王氏喊来的,都是左右的邻居,听说这几个孩子眼里没有长辈,敢烫伤人,就上门来瞅瞅。

    哪想到还另有隐情。

    “哎呀,她大婶啊,到底是咋回事儿啊,你这把我们忽悠来可不是这么说的,不是说田田他们故意烫了铁锤吗,咋地,是铁锤到人家锅里捞肉烫的啊?”有个大嗓门的女的当时就嚷嚷开了。“这我们可不能帮你们,再冤枉了人家孩子。”

    “谁说不是呢,我就说嘛,我们狗蛋天天跟满仓他们玩,那可都是仁义的孩子。”

    “哎,我就说,看着田田他们长大的,咋都不是那坏孩子。”

    “三岁看到老,球球那孩子都是个仁义的……”

    梁王氏一看众人口风变了,心道不好,这便宜还没占到,咋就让风向变了呢?

    这死丫崽子,天生就是来跟她作对的。

    “小丫崽子,你胡说什么。”梁王氏大怒,“你们这边炖肉,眼里没有老人长辈,也不知道长辈没吃自己不能吃,你们倒好,有娘生没娘教的玩意。还把你们二叔烫伤了,可怜我的儿啊,都要说亲的年纪了,那手烫的呦,都是大泡,也不知道会不会落下疤,谁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干活了,可怜我的铁锤啊……”梁王氏突然往地上一坐,大冷天的她也不嫌拔屁股,拍着大腿就干嚎上了。

    梁田田冷笑,心道:这老太太终于忍不住了。自己家里日子好过了,这是看着眼馋了啊。

    不过他们家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惦记的。

    “奶奶说什么我不明白。”梁田田一脸懵懂,她才七岁,这个年纪的孩子做这种表情那叫一个恰到好处。

    “我们这肉还没炖好,二叔上来也不问,上来就下手到锅里捞肉,我都告诉他烫了,他也不信,结果就把手烫伤了。”随即又叹气道:“球球都知道不能到开锅里去拿东西,怎么二叔那么不懂事儿,奶奶,是不是你没教他不能到热锅里拿东西啊。”

    周围有人忍不住笑出声儿,这个梁王氏,可不就是不会教儿子吗。

    “你个死丫崽子,你胡说什么。”梁王氏一看情形不对,忙道:“要不是你们眼里没老人,铁锤能忙着下手去拿肉麻。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这么多的狍子肉,也不说给我们送去点儿。你们这眼里还有老人吗?”院子里冻了许多块狍子肉,这可是瞒不了人的。

    众人一看,可不是吗,这么多的狍子肉,可有几十斤呢。这几个孩子这么独,居然都不说给老人送去一块。

    众人看向梁田田的目光当即又变了。

    “那狍子肉不是她的,她自然不能拿着送人。”凌旭咳嗽一声走出来,团团一礼,“小子凌旭见过诸位乡亲。”

    “哎呀妈呀。吓我一跳。”之前那个大嗓门道:“你小子是谁啊,咋在田田他们家呢。”

    梁王氏一看到凌旭就气够呛,就是这小子,也跟着那丫头一个鼻孔出气。当即阴阳怪气的道:“说是田田的未婚夫婿,我都不知道我孙女啥时候定下的这么一门亲事,别是孩子年纪小不懂事儿做出啥丢人的事儿。我们老梁家家风可正着呢。私定终身这事儿,可丢不起这人。”

    梁王氏这话可够难听的,别说还是梁田田的奶奶,就是外人,这话也得有仇才能说得出口吧。对一个小丫头说这种重话,那是要毁掉一个孩子的名声啊。

    梁田田恨的牙根直痒痒。强压着怒火做出一副天真的模样,“奶奶说啥亲事不亲事的?你给二叔定亲了。那我们是不是要有二婶了?”做出一副欢喜的模样,“二叔是啥私定终身啊,奶奶,到底咋回事儿?”小姑娘一派天真烂漫,实在让人跟污秽联系不起来。

    之前那大嗓门是梁家的邻居,二柱子媳妇,要说人也不是啥坏人。就是有个毛病,听风就是雨的。嗓门也大,所以村里一般都不爱搭理她。

    二柱子媳妇一听,当即就哈哈道:“哎呀婶子,田田一个七岁的小丫头懂啥啊,到底是咋回事儿你说啊,真给铁锤兄弟定了媳妇啊?”又像是压低了声音道:“还是私定终身的,咋地,把人家闺女睡了?”

    梁王氏气的直哆嗦,这个二柱子媳妇,咋能毁坏他儿子名声呢,这要是传出去,谁敢嫁给铁锤。“没有的事儿,你别听她瞎咧咧。你那大嘴巴还不给我闭上,再说我家铁锤坏话,我可不饶你”

    梁田田心里冷笑,小样,也让你尝尝被泼脏水的滋味。她突然觉得还是年纪小好啊,可以卖萌可以撒娇可以童言无忌。

    “哎呦喂,这咋还冲我来了。”二柱子媳妇摊摊手,转而又盯住凌旭,“你这小子是咋回事儿啊,还真是田田的未婚夫婿咋地?哎呦呦,瞅瞅这小后生啊,面皮白净的,一看就不是庄户人家,可别是啥大户人家的少爷来找人做妾吧?”二柱子媳妇也不知道脑补了什么,目光在梁田田和凌旭之间转动,哈哈大笑。

    凌旭知道乡下无知妇人就是喜欢嚼舌根子,他暗自告诉自己,这里不是凌家村,他不能把人得罪了,不然小娇妻可就没法过活了。

    微微一笑,凌旭淡然道:“这位婶子说的不错,我正是田田的未婚夫婿,不过我们之间的事儿是我爹和梁大叔当初定下的,具体细节我们做子女的不是很清楚。”这就说明了他们不是私定终身,梁王氏想泼脏水可没那么容易。

    “那你爹是?”年长的老伯就道。

    “家父是凌家村的秀才。”凌旭恭敬道。

    “可是凌墨轩凌秀才?”那老伯就住在这附近,当即问道。

    凌旭点头,“正是家父。”

    那人一拍大腿,“哎呀,我想起来了,田田满月的时候守山说过,给他定了秀才儿子,没想到这孩子都这么大了啊。”他这么一说众人也就释然了。虽然都是小孩子,可私定终身的事儿传出去也不好听。

    本以为这事儿到这就结束了,可凌旭接下来的话却让战斗升级了。

    -----------------------分割线---------------

    不好意思,本来昨天应该有第二更的,结果病情加重去医院了,又是抽血又是化验的,折腾了快两个小时,说了一大堆我也没听懂,反正最后告诉我挂吊瓶......

    这次真是彻底爆发了,大家见谅,我尽量多写些,如果耽误了亲们理解一下,下周双更,我保证【打针再不好我就不治了⊙﹏⊙b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我似乎缺一个副版主,不知道有没有哪位亲有时间的,可以申请一下,多谢亲们帮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