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004横的怕不要命的

    里正死了。

    这是梁田田万万没有想到的。

    看来,这次突厥兵过来抢粮食,不仅仅是他们家遭了难,估计全村人的日子都不好过。

    现在已经秋天了,没有了粮食,这整个冬天可怎么过?

    梁田田看着还算结实的大房子,这样空的房子,没有暖气,没有电,冬天……只要一想梁田田就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

    相比于未来的麻烦,眼下反而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只是,棺材,却必须争到手里。

    “大哥,找人,把仓库里的棺材抬出来上漆,把娘放进去。”梁田田根本就没有要征求梁王氏的意思。

    梁满仓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梁王氏,欲言又止。

    梁满囤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当即大声道:“我这就去村里叫人来。”

    梁田田赶紧叫住他,“二哥,记得请几位年长的,德高望重的长辈过来。”说这话的时候歪着脖子看着梁王氏,“既然里正过世了,这个村里总还有说了算的人吧。”一个家族如此,一个村庄也如此。前世出生大户人家,梁田田对这一套再熟悉不过了。

    梁满囤不明白妹妹的意思,不过他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小子,一看梁王氏的脸色就有几分明白了。

    “小妹你放心,我把岁数大的都请来。”

    德高望重可不等于岁数大。

    不过梁田田懒得去纠正他。

    梁王氏气的哆嗦,“那棺材是给我准备的,我看谁敢动。”又对身边的儿子道:“铁锤你去仓房守着,我看谁敢动我的棺材。”

    “你的棺材?”梁田田哼了一声,“你的棺材那你现在就用啊,那我娘尊老,也不会跟你抢的。”

    “你个死丫崽子,咋说话呢。”梁铁锤上前推搡一把,“我告诉你,这个家里没你一个丫崽子说话的份,你吃我们的,喝我们的,还住着我们的,一个赔钱货,早晚卖了你了事。”

    梁田田一个躲闪不及被他推了个正着,一屁股坐在地上。怀里的球球也摔倒在地,蹭破了额头,“哇”的一声哭了。

    梁田田又是气又是心疼的,“你还是不是个爷们,咋能打人呢。”心疼的抱起球球,一看他脑门蹭破了皮顿时怒目而视。

    “你个死丫崽子,我就是打你了,你能把我咋地。”十五岁的梁铁锤跟个小流氓似的,一脸的痞相。

    “奶奶,你管不管他。”梁田田瞪了一眼旁边看热闹的梁王氏,“咱们梁家就是这样的家风?欺负弱小?”就是前世的家族,即使坏事做尽了那还得顾着脸面呢,至少表面上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当然,私底下的阴私更多。

    “现在知道叫奶奶了?”梁王氏冷笑。

    晚了!

    “铁锤,教训教训这丫头,让她知道知道,这个家里到底谁说了算。”

    梁铁锤大声的答应。“好咧,娘,你老就请好吧。”

    随手抓起一根竹条,梁铁锤嘿嘿冷笑,“死丫崽子,我还教训不了你了。”说着就要往梁田田的身上招呼。

    “你还真就教训不了我。”梁田田突然咧开小嘴,露出一口齐整整的小白牙。

    “球球,拿绳子,跟姐走。”还没等梁铁锤反应过莫来,梁田田拉着球球就跑,随手抓起院子里捆柴禾的绳子就跑到大门口。

    远远的看到大路上有人往这边来,梁田田抓过球球,郑重道:“球球,哭,大声哭知道不知道,啥也别说,就哭。”

    “姐?”三岁的球球不解的看着她。

    “球球,你看,娘都死了,奶奶和叔叔还欺负咱们,二哥也被打了,你的头也破了,疼不疼啊?”

    球球瘪着小嘴,委屈的点点头。“姐,我疼。”

    “疼就哭。”梁田田循循善诱,“哭出来就不疼了。”心中暗暗祈祷:满天神佛,我是在帮助这些可怜的孩子,可千万别怪我诱导孩子啊。

    “姐,呜呜…….球球疼……”

    一连串的变故早就让小小的孩子积压了许多委屈,梁田田再这么一引导,可怜的球球哇哇大哭。

    梁田田松了口气,把手里的绳子往门前的树枝上一挂,也不考虑那根小细树枝能不能撑住她,匆忙系了一个扣,就哭诉道:“这日子没法过了,娘刚死就要逼死我们兄妹啊,娘啊,你慢点儿走,等等田田啊,呜呜……爹啊,你啥时候回来啊,娘死了都没有个棺材,你打的棺材也不让用,娘死的好冤枉啊……呜呜……让我们四个咋过活啊……”

    说着说着真情流露,梁田田想到这个家徒四壁的地方,还有小不点的球球,还有那两个小哥哥,顿时悲从中来开始嚎啕大哭。

    “大白天的这是在这嚎啥丧呢?”梁王氏听到动静赶紧出来,就看到梁田田手里拽着个绳子,像是要上吊。把她吓了一跳。

    这死丫崽子,是真想死咋地?

    虽然不喜欢这丫崽子,可要是真活活吊死在眼前,梁王氏还真没铁石心肠到这个地步。

    “铁锤你快去看看,别真死到这。”

    梁铁锤却代答不理的,“娘啊,她要死就让她死呗,一个赔钱货,将来嫁人还得要嫁妆,咱们家哪有那么多的粮食养活他们啊。”这粮食可都让突厥兵抢的差不多了,谁家也没啥余粮了。四个孩子啊,那就是四张嘴,得吃多少粮食啊。

    梁王氏一听,可不是吗。家里就剩下那么两袋子粮食了,他们娘三儿还不够吃呢。

    提到娘三儿,梁王氏顿时皱眉。

    “三儿呢,铁锤,你弟弟守林去哪了?”这个闷葫芦儿子,真不像她,一天连个动静都没有。

    “老三都十三了,娘,你管他干啥,还能饿死咋地。”梁铁锤向来不喜欢娘偏心那个小儿子,闻言翻了个白眼。

    当娘的,从小看着他长大,梁王氏哪里不知道他的那点儿心思。

    “你瞎说啥,那是你亲弟弟,你还不去找找。这突厥兵谁知道走远了没。”

    让抓走了更好。

    梁铁锤翻了个白眼,当然这话他不敢说。不过他不想动弹,就指着在那干嚎的梁田田,“这死丫头我先抓回去再说。”

    抓回去?想的美吧。

    眼瞅着村里人过来了,梁田田豁出去,大喊一声,“娘啊,田田来了。”脖子就挂到了小绳上。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